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章 神圣意志与裁决

第一百三十章 神圣意志与裁决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郑清与邓小剑并没有在猎队管理办公室呆太长时间。

    所以,当他们走出校工委的办公楼时,月亮还没有升太高。

    远处临钟湖畔隐约传来舞会的喧闹声,不时还能看到一朵朵璀璨的烟花缓缓的从夜空中升起,挂在树梢间,仿佛一朵朵盛开的鲜花。

    优美的音乐随着夜风飘来,让人闻之心底自然而然生出许多美好的画面。

    通往学府的长廊之内非常安静,除了一些在睡梦中鼓起肚皮洒下微弱光线的灯火虫,以及偶尔穿廊而过的阴风之外,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由于身边跟了一位高年级的学长,郑清走在这种阴森森的环境中,并没有感到不安。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身边这位蓝袍巫师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说话,驱散了周围阴森森的气氛,令他的感觉没有那么敏锐罢了。

    也许是因为邓小闲来信的缘故,邓小剑对郑清比一般学长更上心一些。因此回程之时,他以一位‘老猎手’的身份,向身边的学弟滔滔不绝的传授着各种隐秘的经验。

    比如针对沙漠、雪地、密林等不同地形环境,猎队需要提前准备好各种不同的符箓、阵盘与炼金用品,每个猎手身上除了必备的疗伤药丸与符箓之外,还需要在各自法书扉页间烙印一道用于急救的法术。

    又比如,当猎队遭遇妖群的时候,严禁一窝蜂的围上去,眉毛胡子一把抓——对于成群的妖物,应该优先击杀群落的野妖王。失去妖王的群落,就是一盘散沙,很容易各个击破。

    再比如,在猎场上,猎队猎手之间相互称呼的时候,尽量不要使用真名。

    “那些妖物都是非常敏锐的怪胎,也许一不留神,就会被它们抓住你的名字,凭借冥冥中那丝联系,给你们降下恶咒。”邓小剑严肃的叮嘱道:“在猎场上,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所以正常来说,猎队的每个猎手都有自己的代号——比如我叫邓子,戚青岚叫岚子,霍夫曼叫浪子——因此你们猎队的每个人也需要尽快明确一下自己的代号。我希望过几天训练的时候你们已经可以熟悉的使用代号互相称呼了。”

    鉴于目前没有空闲猎场的使用权,所以宥罪猎队的集训时间还需要等裁决猎队同意之后才能确定。

    但邓小剑对于这件事显然很乐观,按他的猜测,如果老姚真的能够出马,那这件事十有八九是没问题了。

    当然,除了上述那些有理有据的经验之外,邓小剑还给郑清传授了一些听上去就奇奇怪怪的禁忌——比如猎赛前一天不能洗脸,狩获第一头妖魔的时候要祭祀一下天地,以及猎月期间要严格禁欲——尤其是最后一条,郑清听到后除了傻笑几下,竟不知说什么好。

    身为一个男生,尤其是还有一丁点自尊心的男生,他实在耻于向身边的学长承认自己还是个小处男的事实。

    干笑几下之后,年轻的公费生想起不久前感到困惑的一件事。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郑清看了看邓小剑,最终问道:“为什么你们的社团叫‘神圣意志’,但是猎队起了个‘裁决’的名字?”

    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宿舍的几位男生,但即便是萧笑,对此也语焉不详,甚为隐晦。

    这让他愈发好奇。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问题之后,邓小剑的脸蛋皱成一团,看上去有点纠结。

    “如果不方便说没关系,”郑清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有点好奇……”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邓小剑摆摆手,犹豫片刻,才说道:“你是九有学院的公费生,这件事迟早会知道的……只不过这个问题有点麻烦,你要有耐心。”

    郑清立刻点了点头。

    今天晚上他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就是有时间。

    邓小剑沉吟片刻,才慢慢说道:“两个名字不同,实际上与神圣意志的历史有关。”

    “‘神圣意志’是诞生于九有学院的学生组织。但他最初的时候,并不叫这个名字。最初,她只叫‘意志’,是一个传承九有学院‘公正平等’意志的学生组织。”

    “因为一代又一代聪明睿智的‘雷哲’,以及一代又一代为了‘意志’做出无数努力的组织成员,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学生组织逐渐成为了第一大学最为强大的学生社团。”

    “以至于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九有学院的‘意志’被整座学校的学生们认可,甚至有了‘第一意志’这样的说法。”

    郑清咽了口唾沫,忍住了打岔的冲动。

    在他看来,如果九有学院的‘意志’真的被全校的学生们都认可了,那么第一大学另外三所学院为什么还会存在——年轻的公费生把这个问题记在心底,打算邓小剑讲完之后再一并提出来。

    然后他继续竖起耳朵,继续听讲。

    “但正如凡俗间有千年的世家,但没有千年的帝国一样。”

    “缺乏血脉为枢纽,仅仅凭借那些松散的制度,很难让‘意志’始终辉煌灿烂下去……任何传承在时间慢悠悠的冲刷下,最终都会变样。”

    “你可以认为组织被腐化了,变质了;也可以说随着世事变迁,‘意志’原本的理念有些落伍;还有可能只是单纯因为学生们厌烦了第一大学只有一个意志……”

    “总之,曾经有一段时间,九有的‘意志’无人能够彻底继承‘雷哲’这个名号……这个拥有漫长光辉历史的社团一度陷入四分五裂,高级干部们各自为政、相互攻讦的程度。”

    “我想想,嗯,那段时间距今应该也就不到一百年……因为当时的混乱,‘意志’险些从第一大学彻底除名。”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凉亭间。

    这是长廊中用来歇脚休息的地方。

    亭子呈八边形,雕栏画栋,斗拱飞檐,八根粗大的立柱安静的拱卫着这座精美的世界。

    阴风拂过,立柱上隐隐闪过清濛濛的光彩,那些雕琢在上面的细密符文仿佛小蝌蚪似的,在月光中欢快的流动,从一根柱子,游到另一根柱子,牵扯出一道道如丝如雾的青烟。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