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宠物苑的值守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宠物苑的值守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詹雨辰皱着眉,用鸡毛掸子把一条滑腻腻的大蛇从大青石上挑开。

    大蛇吐着信子,目光不善的盯了年轻男巫几分钟,最终摇头摆尾的滑入了草丛深处离开了。

    詹雨辰晃着脑袋,叹了一口气。

    虽然身为一名男巫,但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种阴森森的长虫作为宠物,而且他还听说这条大蛇的主人是一位小姑娘。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他咕哝着,把怀里的鹿皮毯子铺到这块大青石上,然后在毯子旁边摆了一小碟油炸花生米,以及一小壶琥珀光——值夜的时候,喝两口醇厚的琥珀光,浑身暖洋洋的,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詹雨辰是九有学院大三的学生。

    在大部分大三学生都因为校猎会的缘故忙的脚不沾地之时,詹雨辰能优哉游哉的躺在月下喝小酒,得益于他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身份——第一大学宠物苑的值守。

    原本这件事是由校工委的人负责的。

    但十多年前,不知为什么,教授联席会议以‘动物伙伴对年轻巫师学习有积极影响’为由,将宠物苑的部分管理权限划归第一大学的学生会管理,只余下‘洒扫’‘规整’‘喂养’‘清洁’等粗使工作,仍旧交由校工们负责。

    当然,因为是学生的缘故,值守无需全天候在这里看守,也无需每日点卯签到,只需每周在苑里呆上一段时间便可以了,余下的事依旧交付校工。

    即便如此,在许多贵族巫师看来,‘值守’依然不算什么光彩的身份,就仿佛与‘洒扫’‘看门’之类的工作一样,都是仆人们的活计。

    为了平衡这种微妙的落差,第一大学的学生会特意在学生会主席之下特设了一个‘巫师伙伴管理委员’,职级与其他几位学生会的副主席相等,只不过没有下属,无需操心学生会其他事宜,而是日常担任宠物苑值守。

    “啧,湖那边今天一定很热闹。”詹雨辰伸了一个懒腰,半躺在这块斜斜的大青石上,对着半空中那轮明月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干杯……祝大家舞会玩儿的愉快!”

    亘古长存的明月自然不屑于理会地面某位尘埃般的小巫师。

    她依旧安静的悬挂在天边,洒下清凉的月华。

    宠物苑的值守大人一边嚼着花生米,不时兹一口小酒,懒洋洋的瞅着四周那些在草地间撒欢儿的小动物们,感觉人生惬意不过如此。

    酒过三巡,花生米还剩几粒。

    值守同学瞅了一眼计时器,估摸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然后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举起手中的法书,在半空中抖的‘哗啦哗啦’作响,腾起一片柔和的亮光:

    “点卯啦……”

    懒洋洋的声音仿佛要催人入睡似的,却奇迹般的把那群四处乱跑的小动物们都召了过来。

    詹雨辰坐直了身子,熟练的吩咐道:

    “老规矩,公左母右,不确定的站中间……点完名的就可以回窝了,精美的口粮与暖和的小窝正等着你们呐!快点快点,麻利的,我还要回去赶个觉……”

    话音未落,苑里的小动物们已经整整齐齐的站成一团,而且还按照高低大小排着队伍。

    这令值守大人甚是满意。

    “胡利亚尼猪‘奔奔’…特征明确,身体健康,过。”

    一头小花猪哼唧着,飞快的跑向它的猪窝。

    “獒犬‘大壮’……铁包金,身体健康,过。”

    一头大狗慢吞吞的跟在小猪身后,向宠物苑深处走去。

    ……

    点完名,大部分宠物都按照詹雨辰先前的指引,回了各自的小窝。但仍旧有几只小动物徘徊在周围,迟迟不肯离去。

    宠物苑的值守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花貂,一条毛毛虫,一头老枭,还有一只红腹锦鸡。

    “咕咕,咕咕咕咕…”那只红腹锦鸡对着詹雨辰就是一顿乱叫,让酒意上涌的值守一阵头大。

    原来,按照宠物苑的规矩,入夜之后,苑里的宠物们便可以分批次出去,在校园里溜达一阵子。

    这锦鸡花貂最是喜欢四处乱逛,每天这个时候都最积极了——天知道一只毛毛虫为什么喜欢四处乱拱。

    “今天不行,”詹雨辰连连摆手,非常明确的拒绝道:“今天校猎会开幕式,临钟湖那边还在开舞会……学府来了许多陌生人……如果你们现在出去,怕是会被人捉了去吃炖肉…”

    这番恐吓连那只毛毛虫都吓不住。

    毛毛虫努力蠕动着,一会儿在草叶上摆出S形,一会儿在草叶上扭出B形。

    “嘎嘎……”老枭也声音嘶哑的抗议着。

    “它们不一样,”詹雨辰连连摆手,辩解道:“那几只小狐狸是被苏家的人借走了,有院长的手条……只要你们能搞到某位教授的字条,我就放你们出去耍个痛快!”

    这显然是在为难宠物嘛!

    貂虫枭鸡没有手条,只能继续锲而不舍的骚扰宠物苑的值守。

    但值守大人的态度非常坚决,貂虫枭鸡折腾了半天,仍旧没有拿到外出许可,最终只能愤愤然离开。

    临走前,红腹锦鸡假装无意的在詹雨辰的脚边丢了一泡鸡粪,而那只花貂则毫不客气的用爪子在他的鹿皮毯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刻痕。

    “真不是人干的事情……”詹雨辰苦笑着,翻动法书,清理掉身边那点肮脏。

    理论上,不论是‘值守’还是那劳什子‘委员’,实际上都只负责一件事:管理第一大学宠物苑里的那些小祖宗们,并且防止它们随意溜进未经允许的区域。

    但实际工作中,詹雨辰发现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经常有某些贵族子弟,拿着家里长辈的手条,在他值班的时候大剌剌闯进苑里,想要随随便便带走他们的伙伴——这种时候,就非常考验值守的‘能力’了。

    大部分时候,这位来自九有学院的值守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减少那些世家子弟的手续,但无论如何,该走的程序必须一丝不苟的完成,毕竟这关系到他的学分奖励与期末考评。

    就像今天傍晚时分,詹雨辰遇到了的那件棘手事一样。

    几个明显不是第一大学学生的女巫,带着院长的手条,声称要从宠物苑里借几只小狐狸用一阵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