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时之歌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时之歌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作为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郑清对于‘种子’的概念并不陌生。

    但他没有料到,在魔法世界也能接触到蕴含相似概念的‘种子’——当然,与互联网上记录下载地址的索引文件不同,魔法世界的种子具有‘真正的’种子形态。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

    年轻的公费生瞅着胖子手心那两颗青灰色、花生米大小的种子,啧啧称叹。

    “真长见识……大概猜到胖子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了。”他连声感慨:“我一直以为巫师们不存在这方面的消遣……只不过,我们这么多人集体观看真的好吗?这种小视频,我觉得还是单独私下观看比较合适……”

    “……总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胖子虚着眼,语气显得有点古怪。

    “谁的种子?”迪伦扯开帐子,晃晃悠悠的从棺材里爬出来,一边给袖口塞着袖扣,一边问道。

    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发青,眼睛下面还吊了两个大大的眼袋。

    “月下议会的上议员,青丘苏氏的掌上明珠,巫师世界第一大美女……”对于这个问题,胖子显然期待许久,所以他毫不吝啬堆砌着名词,目光灼灼的扫视着宿舍里的每一张面孔,希冀看到他想见到的表情。

    “嘶!”迪伦非常配合的倒抽一口气:“苏施君?!”

    “女神的片子??”郑清也不由睁大了眼睛:“学校竟然没有发生暴动?”

    他仍旧清晰的记得,几周前,仅仅因为一份报纸上捕风捉影的报道,天文08-1班的许多学生便如丧考妣,哀嚎遍野。

    因此,当他听到胖子拿回来的是苏施君的种子时,第一反应不是片子的清晰程度,而是学校会不会因此发生暴动。

    “所以说,你是不是对种子有什么误解……或者‘成见’?”萧笑眯着眼,重复了一遍辛胖子之前的问题。

    郑清皱着眉,考虑要不要向几位同伴普及一下有关‘种子’与‘老师’的一些常识性概念。

    很显然,迪伦没有耐心听他们在这里闲扯。

    他打破瞌睡虫的重重阻拦清醒过来,是为了某些更明确的目标。

    “哪里来的种子?什么时候的?多少钱?有没有‘育籽儿’?清晰度怎么样?声音呢?”他语速飞快的抛出一大堆问题,然后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布袋:“我有一包东茅青土,最适合投影草生长了,给给给……”

    说着,他手中的布袋一斜,一捧湿润的青色泥土呼啦啦倒进了辛胖子刚刚准备好的花盆里。

    “恰好,我刚刚还在犹豫要不要随便去外面挖点土呢,”胖子乐呵呵的拍拍手:“月下贵族就是豪气,种点草都这么讲究……”

    当然,他也没有继续吊吸血狼人先生的胃口。

    “种子是我从编辑部搞到的,具体谁弄来的,我也不清楚……虽然没花什么钱,但这些种子应该都被下了禁制,没有办法继续繁育了。”

    迪伦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种子还很新,据说是苏大美女上周末在维尔茨堡的留影,好像是她去阿尔卑斯山阻止威廉王子与米尔顿公爵决斗前留下的。”

    “至于清晰度跟声音效果,我也不清楚……这不是刚刚弄到手,就急忙忙回来了嘛!”

    说着,胖子得意的环顾左右,强调道:“除了美食,其他方面我向来不会吃独食的……有我的一份,肯定有大家的一份!”

    这番说辞赢得了403宿舍其他成员的一致好评与热烈欢迎。

    说话间,两枚青色的种子已经被戳进了花盆的泥土中。

    “关灯关灯!”胖子用力向后挥着手,眼睛一刻也不离花盆:“还有窗帘!谁把窗帘拉上!”

    迪伦打了两个响指,天花板上的日光灯立刻熄灭了,原本半掩着的窗帘也呼哧呼哧的自动扯紧关上了。

    宿舍里陷入了一片昏暗中。

    橘猫团团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它蹲在花盆前,板着脸,默不作声的看着周围几张兴奋的面孔,黄澄澄的眼珠子看上去格外瘆人。

    小精灵们七零八落的坐在几位男巫的肩膀上,抖动着翅膀,不时发出好奇的兮兮声。

    “一包时之沙,半盏定型水。”

    辛胖子念叨着,从自己的优盘里掏出一小包晶莹的颗粒与一只寸许高的玻璃瓶。

    “慢点,慢点,定型水要完全洇了时之沙。”迪伦凑上前,紧张兮兮的指挥道:“时之沙没有铺匀!时之沙没有铺匀!!左边比右边厚了一分……怎么还没有反应?你刚才戳的洞是不是有些深了?是不是你的时之沙过期了?那个瓶子里真的是定型水吗?你没有倒错吧!”

    “闭嘴!我种过的种子比你的袖扣还多!”辛胖子忍无可忍的低声咆哮道:“种子发芽不要时间吗?”

    “长出来了!快看!”郑清瞅见土里冒出一点淡蓝色的尖芽,连忙叫出声。这句话立刻熄灭了两位同伴间涌动的火气。

    在魔法的作用下,这些嫩芽长势迅速。

    只是眨眼间,花盆里的泥土便被一片三色的小草所覆盖。小草只有寸许高,每根细矮的草茎上都分出三片草叶,分别呈现红绿蓝三色。

    淡淡的三色荧光从草叶上浮现出来,随着枝叶微微的晃动,交织在一起,混合出一层淡薄的白色光晕。

    紧接着,花盆边缘探出了一根藤蔓,藤蔓绕盆一周后,便伸展开叶子,挤出了一朵朵粉色的花骨朵。

    “一串喇叭花,三色投影草。”迪伦服气的拍了拍辛胖子的肩膀:“果然老农民,侍弄的一手好种子!”

    “投影草有一叶、两叶、三叶的区别。喇叭花也有一朵、两朵、一串的区别。”萧笑习惯性的给郑清解释道:

    “一叶投影草展示的影像很像幽灵,双叶投影草的影像是黑白的;只有三叶以上的才能还原本来的影像。同理,一串喇叭花的音效也比一朵喇叭花强很多。”

    “单声道,双声道,环绕多声道么。”郑清忍不住吐槽。

    辛胖子一脸严肃,郑重其事的戳了戳喇叭花的叶子,喇叭花里传来了‘噗噗’的声音。

    “嗯,音效不错。”他拍拍手,一屁股坐在圈椅上,顺手将椅子上的团团扔到自己肩膀上:“大家可以欣赏啦!”

    投影草叶上慢慢飘起了一颗颗细小的光点,恍若浮尘,又像星空。

    光点慢慢拼接在一起,勾勒出远方的古堡、葱郁的树木,还有近处平缓的河流、古朴的雕塑。

    最后,画面凝固在一座沧桑的石桥上。

    石桥青砖铺地、上面印满了历史的锈迹。桥两侧是大块整齐的砂岩砌成,看上去粗糙而又厚重。

    喇叭花里传来河水宁静的流淌声,风儿送来树叶哗哗的鼓掌,远方似乎还有孩童的嬉闹。

    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轻轻搭在砂岩砌成的石栏上,伊人披着大红色的斗篷,腰带随意的揣在口袋里,默默的看着流淌的河水。

    “画质还行……但是情节有点太寡淡了吧。”郑清小声评价道。

    “能够近距离欣赏一番苏大美女的风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辛胖子斜着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们两个,闭嘴!”迪伦低吼着。

    未几,轻柔的歌声从河面飘荡起,通过喇叭花,注入几位观众的心田:

    滴滴答答钟表

    踢踢踏踏脚步

    时间轻轻在我耳边响

    淅淅沥沥雨声

    嘻嘻哈哈回忆

    它们牢牢将我绕

    冬去春来又一年、又一日

    夏末秋至又一日、又一年

    不管我如何放慢脚步

    它都那样

    随随便便、漫不经心的滑过

    滑过

    撑着回忆的长篙

    在粼粼的时光里

    留下淡淡的痕迹

    踢踢踏踏、嘻嘻哈哈

    那终将消逝的回音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