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校报的号外

第一百七十一章 校报的号外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本报布吉岛巫元九月廿三(白丁历10月21日)周一午间急报:

    巫师界久负盛名的女巫,月下议会现任上议员,第一大学优秀毕业生,青丘苏氏当代杰出代表人物苏施君女士今日于学府正式确认:孩子乳名尼普顿,现与其父亲一同生活在第一大学之中。

    苏施君女士近日应本校邀请,作为月下议会贵宾,前来参加一年一度的‘学院杯’开幕仪式。受九有学院姚小米院长的进一步邀请,于今日上午在教学楼东601教室举办了一次简单的见面会,就大家近期关心的一系列问题做了相关说明。

    天文08-1班的大一新生们有幸参加了此次见面会。

    苏女士今天穿了一袭红色长袍,轻车简行,身后只跟随了一位贴身女仆,彰显其平易近人的一贯风格。

    此次见面会由苏女士的贴身女仆,苏芽主持。

    苏芽是一名典型世家的女仆。作风严谨,说话认真。虽然身材矮小,但气场强硬。在主持见面会的过程中,她始终能够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为苏议员阻挡所有不必要的骚扰。

    ——“神秘人物”存在最终确认。

    在八月初一对米尔顿公爵的回应中,苏施君女士首次透露了自己已婚且育有一子的消息。但在诸多记者多方查证中,并未发现进一步的证据可以证明上述言论。因而坊间一度传闻,苏施君女士只是因为不堪追求者的困扰,故出此下策,以流言遏制流言。

    今天的见面会中,苏女士再次确认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孩子的父亲,我是不会透露他名字的……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他就在第一大学。”

    这番回答是在见面会后半程,第五次提问的时候发生的。

    苏施君女士的表情非常认真,语气也非常肯定,丝毫没有因为在场巫师们的年龄与身份而有任何敷衍。

    “我认为女神的这个回答已经充分说明了一切!”天文08-1班的某段姓男巫在见面会后的采访中,激动的对本报记者表示:“那些怀疑苏女神在故弄玄虚的所谓‘消息人士’现在应该可以彻底闭嘴了!”

    当然,在此次见面会中,苏女士并未就男方身份做出进一步说明。

    本报特约评论员,天文08-1班特招生萧笑同学在随后的分析中表示,按照苏施君女士的标准,第一大学大约有二十七位年轻男巫具有成为‘神秘人物’的可能性。(文章后附有相关人员名单)

    “如果考虑到‘带孩子’这一属性,符合条件的男巫可能会更少一些。”萧笑同学进一步表示:“第一大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有许多醉心魔法研究的年轻巫师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我认为他们成为‘神秘人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当然,按照巫师界大部分巫师的标准来看,不要说第一大学,便是整座布吉岛,甚至整个巫师世界,都没有一个能够达标的人选。”在采访结束时,萧笑同学笑着做出了这样的说明。

    ——孩子乳名‘尼普顿’。

    此次‘生子事件’中,公众关注的另外一个焦点,就是苏施君女士那刚刚出生的孩子。这也是今天见面会的重要内容之一。

    “孩子有一个乳名,尼普顿……他一直是跟他的父亲在一起的。”苏施君女士在回答同学们提问时告知了上述信息。(因为语言的缘故,本报记者无法通过苏女士的回答判断孩子的具体性别,但根据乳名判断,此处暂采用‘他’,特此说明)

    尼普顿(Neptune)拉丁名词‘Neptūnus’,是罗马的十二主神之一,神庙于西元前二十五年,在赛马场附近建立。司掌海洋、风暴、地震、马匹,是海王星的辞源。

    在占卜学中,这个词具有很强的感受力,代表了朦胧与模糊的幻想,预示了牺牲与救赎,象征那些精灵般的神秘主义者,是双鱼座的守护星。

    在星相学中,尼普顿大约一百六十四年绕黄道宫一周,在每个星座停留一十四年。巫师们用三个箭头的叉子来指代这个神秘的存在。

    在魔药学中,尼普顿指代一些难以诊断的失调症状。诸如异常过敏症状、根源于精神方面的身心失调、睡眠失调、季节性的幻觉以及灵视现象等。同时在某些巫医研究中,它也指代了‘脚’与‘松果腺’这两个身体器官。

    综上所述,这是一个词义丰富,指向意义不够明确的名字。

    仅仅通过这样一个词语,我们很难了解更多的信息,也许这正是苏施君女士为孩子起这样一个乳名的缘故——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判断这个孩子是否真实存在。

    本轮问答中,还发生了令人感动的一幕。

    天文08-1班的女生代表,蒋玉同学,代表第一大学苏施君后援团的诸位女巫,向那未曾谋面的‘尼普顿’小朋友送上了一份诚挚的祝福,一个包含数百只纸鹤的祝福瓶。

    “大家都希望为您送上最美好的祝愿。”蒋玉同学在呈上祝福瓶时如此说道。

    苏施君女士大为感动,但拒绝了另一位李姓女巫趁机要求她透露男方姓名的要求。

    ——对于我来说,他们都太老了。

    本次见面会中,苏女士还回应了一系列有争议的话题。

    “对于米尔顿公爵与威廉王子,您更喜欢哪一位?”九有学院公费生,著名的梅林勋章获得者郑清同学在特别提问环节向苏施君女士提出了这样刁钻的问题。

    众所周知,出身卡伦家族的米尔顿公爵与出身塔波特家族的威廉王子,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是的追求苏施君女士的最强竞争对手。

    虽然现在两人不幸落败于某神秘男巫,但不得不承认,这两位月下议会出色的年轻贵族无论是身份还是能力都在伯仲之间,难分上下。

    对于这样的为难,苏施君女士机智而不失礼貌的回答道:“对于我来说,他们都太老了。我都不喜欢……相对而言,我更欣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

    这样的答复令我们年轻的梅林勋章获得者措手不及,并因此在见面会后,被诸多年轻巫师调侃与嘲笑——我们很难分辨其中多少是羡慕的反应,多少是嫉妒的心理。

    必须承认,一位十八岁的梅林勋章获得者,有资格获得苏议员这样的评价。

    同样就读于九有学院天文08-1班的马修·卡伦是米尔顿公爵的侄子,在见面会上表现中规中矩。就苏施君女士的上述言论,他不予置评,并表示‘相关情况仍在了解之中’。

    卡伦家族在第一大学就读的年轻巫师一共有两位。

    另一位是人称‘爵士’的弗里德曼·布莱克·卡伦,继承了布莱克家族与卡伦家族两个高贵姓氏的年轻的杰出巫师,他现在同时担任第一大学阿尔法学院学生会副会长,第一大学老牌社团血友会的副会长,以及极端血脉派巫师社团‘3A社团’总干事。

    我们的记者未能在上述协会与社团的驻地寻找到爵士的身影。据说他正在为‘学院杯’即将进行的猎赛做猎队的战术训练。因此,记者随机采访了部分阿尔法学院的学生。

    阿尔法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男巫表示:“对于月下贵族来说,巫师们的年龄划分对它们丝毫没有参考性。”

    “比如僵尸族新生儿按肉体年龄,往往有数十、乃至数百年,但其心理状态,白纸一张,与刚刚出生的巫师婴儿毫无区别。同样的,还有纯血血族,比如它们的幼儿,仅仅幼儿期就长达百年,根本无法在十八岁的时候进入第一大学……狐族自然也是这样。”

    虽然在月下议会公布的个人简历中,苏施君女士的年龄填写的是‘二十五岁’,但根据众多专家的分析,这一年龄并不完全符合苏女士的个人情况。

    “十年前,苏家那小丫头(指苏施君女士)来第一大学上学的时候,就是这幅模样……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性格了。当年那个小丫头还是很天真的。”

    上述说辞来自贝塔镇步行街的流浪巫师,虽然他的名字一直被挂在第一大学校工委‘疑似黑巫师红色名单’中,但不可否认,他在第一大学外开店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了。因而,许多事关第一大学学生的旧闻,可以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我们在档案室查不到的内容。

    见面会上,面对记者有关年龄的质疑,苏施君女士与其他女巫一样,报以神秘的微笑。

    作为补充,苏女士在后续的回答中与第一大学的年轻女巫们愉快的分享了一些保养与美容的秘诀。

    (因篇幅所限,相关分享的内容不在本期号外呈现,将于下期校报中完整刊出)

    也许对于许多之前仍旧心存侥幸的年轻巫师来说,今天将是彻夜难眠的一天。但对我们第一大学,乃至整个巫师世界,苏议员最坚定的支持者们来说,今晚将是值得祝贺的一天。

    让我们一同举起酒杯,祝福尼普顿:

    “梅林保佑你!”

    (本报记者辛·班纳·施密特-拜耳于巫元九月廿三日午时一刻发)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