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木偶殿下的开场

第二百五十九章 木偶殿下的开场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女士们,先生们!”

    “时间线上的小偷们!”

    “还有世界之外的觊觎者,灵魂的摆渡者,未来的窥伺者们!”

    “不论你们是嗜血的长生种,墓地里长毛的还魂者,还是芬里尔与阿努比斯宠爱的小崽子——总之,你们这些迷恋月亮的变态,请容许我说一句……”

    “大家中午好!!!!”

    仿佛是为了增强说话者的气势,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空旷安静的小礼堂中骤然响起一阵狂暴杂乱的音乐,原本熄灭的灯光也重新开足马力亮了起来,还闪了几下,将所有人又吓了一跳。

    灯光闪烁之后,聚拢在一起,打在小礼堂最前方的讲台中央。

    一个瘦高的身影跳着踢踏舞从阴影中滑了出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

    “啪啪啪啪啪啪!”

    四根手指打着清脆的响指,与它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

    旋转、滑步,它扭着胯。

    之所以用‘它’,是因为这位出现在聚光灯下的身影是一个面色惨白、眼睛狭长,嘴角还奇怪上扬的木偶人。

    它还有一根又细又尖的长鼻子。

    这个木偶人头戴黑色的高顶丝质礼帽,身穿笔挺的黑色燕尾服,神色条纹裤子,脚蹬一双锃亮的尖头皮鞋,手中滴溜溜转着一根细长的文明棍。

    如果单看穿着打扮,它就像一位来自马戏团里的魔术师。当然,所有站在礼堂里的年轻巫师们并没有这种错误的想法。

    “你是谁的木偶?!为什么在这里捣乱!”辛相边——就是猎委会的那位高级干事,负责赛前检查的那位老生——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你这属于严重扰乱猎妖比赛的行为,如果被校工委知道,唯一的结局就是被拆成木柴塞进壁炉里!”他愤怒的挥舞着探测器,冲到木偶耳边厉声喝道:“让你的主人出来!不要觉得隔着一个滑稽的木偶就可以高枕无忧!!”

    戴礼帽的木偶没有理会这位猎委会的高级干事,只是微微歪了歪脑袋,小心避开男巫嘴里喷溅出的口水。

    它甚至没有斜眼瞅一眼这位老生,而是始终用它那双狭长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台下穿着各色猎装的年轻巫师们。

    “…只有猎委会的工作人员才允许待在这儿!现在,你!立刻,马上,离开这里!”说着,辛相边用力一挥胳膊,用探测器指着小礼堂大门所在的方向。

    “啪!”

    木偶抬起胳膊,打了一个响指。

    “呼!”

    一道阴影从黑暗中弹了出来,裹着辛相边的腰用力一拽,把他扯进了讲台后的阴影中。黑暗中隐约传来几声惊叫与挣扎的声音,但很快便消弭不见。

    台下的年轻猎手们微微骚动了一下——截止现在,大部分人都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许多人以为这是猎委会为了帮大家降压而给猎手们准备的某个赛前小品。

    毕竟这是一号猎场,位于第一大学深处。

    没有人会向某些糟糕的方向去想。

    除了九有学院的公费生,刚刚从‘失魂’状态清醒过来的郑清。只不过,他也没弄清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除了那个站在台子上做表演的木偶之外。

    如果只是一个木偶,似乎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况且墙外就是看台,周围一百米范围内有不止一打的资深注册巫师,甚至老姚都可能在外面,能有什么危险!

    思虑至此,他决定暂时观望一下。

    当然,在此之前,他已经与周围的年轻巫师们悄悄沟通了一下,确保大家都提高警惕。

    “没有人打搅了,很好,很好。”木偶小声嘀咕着,顺手一丢,把那根文明棍丢进黑暗中,然后神经性的笑了两声:“小插曲,不算,这段不算,cut!”

    小礼堂里一片安静,台下的人都迷茫的看着它。

    木偶一动不动,保持丢手杖的姿势几秒钟,然后‘咔咔’扭了扭脖子,重新‘活’了过来。

    它走到台子最前方,张开手臂,微微抬着脑袋,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说道:

    “非常荣幸见证今天的生死猎赛!”

    “我是你们的主持人,夜?幻の影?傀儡师?木偶殿下……当然,这个名字稍微有点长,所以我不介意你们简单称呼我‘木偶殿下’或者‘主持人阁下’。”

    说着,它把自己的脑袋连同高帽一起摘了下来,在半空转了两圈,行了一个华丽而标准的‘摘脑袋礼’:“正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木偶!”

    木偶的脑袋在它的指尖滴溜溜转着,表情一片模糊,简直让人无法分辨哪里是鼻子、哪里是嘴巴——连带着,它说话的语调也多了几丝颤音。

    但这一切丝毫不显得有趣。

    反而给人一种诡异、可怕的感觉。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奇葩,总有一些粗枝大叶、脑回路奇特的家伙缺乏对敏感气氛的把握。

    “噗。”台下的人群中传来一声低低的笑声,听上去像是个男巫:“这个小木偶的主人怕不是刚刚中学二年级?起的名字也太逗了吧!”

    郑清听了立刻赞同的点点头。

    但又忍不住摇了摇脑袋。

    点头,是因为这个名字确实有点中二,只不过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种羞耻度爆表的名字说出来,已经不是一般中二能够解释的了——在郑清看来,重度中二患者已经属于大脑功能失调导致的认知障碍与行为偏差,是病,得吃药。

    摇头,是因为他觉得现在不是吐槽这位木偶心态的时候。

    “啧啧啧,”木偶主持人扬起尖尖的长鼻子,小幅度晃了晃,嘴里发出一连串咂嘴的声音——在刚刚打完招呼之后,它就把自己的脑袋又重新按了回去。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木偶举起一根手指,在半空晃了晃,然后睁大眼睛,瞪着台下的年轻巫师们,咧开嘴,绽出一个巨大的、充满恶意的笑容:“我刚刚已经说了,你们可以称呼我‘夜?幻の影?傀儡师?木偶殿下’,也可以称呼我‘木偶殿下’或者‘主持人阁下’。”

    “这是规则。”

    “RULE-NO.1,在猎场上,主持人说的话就是规则!”

    “违反规则的……”

    木偶抬起手,轻轻搓动手指,又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巨大的嘴巴从天而降,‘啊呜’一口将刚刚发出嘲笑声的男巫吞了下去,而后嚼了嚼,洒落一地温热的血水。

    女巫们几乎同时尖叫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