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六十章 大嘴咕噜

第二百六十章 大嘴咕噜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温热的血水滴滴答答从黑漆漆的天花板滴落下来。

    落在地上,溅出一片星星点点的图案,仿佛是一朵绽放开的烟花,又像是一蓬盛开的满天星——当然,在铁灰色的地板背景下,这些血滴在色彩方面的视觉冲击力略显不足,但它们温热的触感与飞溅的动态,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缺点。

    表现出来,就是血水落下的那一大片区域,所有学生都惊慌失措的避让开,唯恐沾染分毫,仿佛那滴落下来的不是鲜血,而是浓硫酸。

    慌乱只持续了几秒钟。

    黑暗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快跑!去喊教授!’,许多人终于反应过来,脑筋稍微清醒的,撒腿就向小礼堂大门所在的方向跑去。

    “啪!”

    主席台上再次传来一声清脆的响指。

    一层泛着血气的半透明的薄膜从四面八方涌现,悄然封锁了所有出入口。

    礼堂很小,大门距离学生们也很近,但所有试图靠近那丝光亮的年轻巫师,都被天花板落下的一根根青灰色的触角——也有可能是藤蔓——卷起,丢回小礼堂的中央。他们甚至没有机会靠近门口那层光膜。

    反复四五人被狠狠的砸回地板上之后,其他人终于学的聪明了一点,不再盲目向外冲去。一些人掏出了怀里的符箓、法器,一些人则抽出了腰间的短刀、背上的长剑,还有的干脆掏出法书,大声吟诵起咒语来。

    一时间,狭小的礼堂里咒语并刀剑齐飞,符箓共法器一气乱砸。

    主席台上,戴着高帽的木偶主持人不仅没有制止学生们慌乱的逃窜,反而像一个乐队指挥一般,探着身子、眯着眼,挥起胳膊、打着节拍,不时还侧着耳,仿佛聆听哪一片学生的尖叫或者符咒的爆炸更加悦耳。

    当然,不论学生们砸出多少咒语,丢出多少符箓,堵在大门口的那层光膜都纹丝不动,连一丝颤抖都没有。甚至那些刀剑戳在光膜上,也只能带起一溜火光。

    与大部分年轻巫师的选择不同,宥罪猎队并没有跟着乱糟糟的人群向外冲,也没有掏出符箓、法器攻击那层光膜。而是在郑清的要求下,原地摆出了三角防御阵。

    这是猎赛中最常见,也最有效的一种防御类战阵,由三名猎手等边而立,构成外围防线,然后剩余两名猎手在内线做辅助与支援。

    “在情况混乱或者情报收集不足的时候,如果已知对方拥有较大优势,那么我方的应对原则应该是‘不动如山,以静制动’。”年轻的公费生盘腿坐在防御阵内,喃喃着,对其他人说着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拥有这种意识的猎队终究是少数。

    毕竟这只是一场新生猎赛,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参与的心态来涨涨见识,许多参赛者甚至没有完整背诵过《猎赛基本规则》。所以,突然遭遇这种异常情况,自然是手足无措,一片混乱。

    “很有道理。”萧笑站在他旁边,手中捧着一个龟壳——他与郑清作为三角防御阵的阵眼,负责战力补充与辅助,张季信、辛、以及蓝雀则站在外围,作为防御阵的基础支撑点。

    博士斜乜了郑清一眼,语气略显惊异:“……只不过,这个选择听上去不像是你能做出来的。按照你平常的表现,现在应该率领大伙儿并肩子上才对。”

    郑清脸色一黑,最终没有反驳博士的话。

    确实,在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确想着与其他年轻巫师一道冲上去,用一沓符纸炸破那层薄膜。但脑海中有个声音反复的、不厌其烦的劝说他,应该理智一点,不能盲目随大流。

    所以,他最终有了这个保守的选择。

    “并肩子上,那是长老喜欢做的事情。”年轻的公费生不动声色的黑了一把张季信,随即抬起胳膊,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问道:“刚刚那是什么东西?”

    他问的是刚刚吃掉那个发出嘲笑声男巫的仿佛一张大嘴的东西。

    如果宥罪猎队打算原地坚守待援,那么必须对这间礼堂中所有对他们有威胁的‘存在’做到心中有数。即便不能消灭,至少也要找到抵御的法子。

    “速度太快,没有看清。”博士摇摇头,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但是根据现场残留的麝香味,还有天花板落下的那些仿佛触角一样的藤蔓,我猜上面有一棵变异的大嘴咕噜。”

    “大嘴咕噜?”郑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脑海中立刻闪现出一连串的资料——大嘴咕噜,又称咀嚼者,是原产于阿拉伯半岛的一种魔法植物,由蛇蛋中长出的食人花,吞噬一头食尸鬼之后诞生的。因为拥有一张堪比饕餮的大嘴,因此得名。

    它的花茎仿佛一条蛇一样,可以匍匐、缠绕、弹射攻击;它的巨嘴中充满獠牙,能够一口吞下一头五百斤的野猪;此外这种植物还长有数目不等‘触角’,这些仿佛蛇身一样的藤蔓能够灵活的捕捉大嘴咕噜感觉范围内的一切生物。

    与这些充满攻击性的外表相反,大嘴咕噜的涎水能够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麝香,具有极强的安定静神功效,一些品味独特的巫师就喜欢在屋子里用铁笼子圈养这么一株咕噜,代替市场上那些昂贵的定神香,以及效果短暂的静心符箓。

    时至今日,这种从阿拉伯半岛流传开的魔法生物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也诞生了无数品相各异的亚种。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东京喰种,一种可以寄生在人体中的全新亚种。

    想到这里,郑清忍不住用力晃了晃脑袋,试图将脑子里那些密密麻麻的资料全甩出去。

    虽然脑海里的信息非常全面、详尽,但他非常确信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有关这种植物的书籍。

    只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细节的时候。

    与此同时,萧笑也结束了自己的分析:“……这株大嘴咕噜非常完美的隐匿在我们头顶的天花板中——准确说,是天花板的阴影中。这意味着它有极大可能被改造成了一株阴影植物。拥有这种技术的人,或者组织,非同小可。”

    郑清微微点头,同意博士的观点。

    无论是改造一种成熟的生物,还是熟练掌握阴影生物的性质,都不是普通巫师所能接触的范畴。

    从这个角度看,前景不容乐观。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