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九十章 援军

第二百九十章 援军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这是混乱咒的咒式,与束缚咒‘葛之覃兮’以及疲劳咒‘我马虺隤’一起,构成了猎场常用的三大辅助性咒语,都是第一大学一年级新生必学的咒式。

    不久前,在与苏施君见面的那堂魔咒课上,老姚就曾向天文08-1班的年轻巫师们讲授过这道咒语。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原意是凶狠的妖魔前行时踩到了自己的胡须,后退时踩到了自己的尾巴——本质上,这是一道令妖魔陷入混乱,丧失平衡感与方向性,产生惊悸、坐立不安效果的咒语,尤其在面对妖群的时候,效果非常突出。

    这道咒语最初就是针对狼妖开发的,因此直到现在,虽然咒语的使用范围大大增加了,但在咒文中,仍旧可以看到‘狼’这个字眼。

    伴随着远处传来的合颂咒语的声音,一道和煦的微风拂过草原,草叶们轻轻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响,这让狼妖群中传出的惊嗥叫声显得更加突出了。

    原本围攻宥罪猎队的狼妖们像是喝醉了酒,一个个眼歪口斜,东倒西歪,在原地绕圈打转。情况严重的,甚至还有各别狼妖把脑袋埋进草窠子里,只露出一根毛茸茸的大尾巴在外面,瑟瑟发抖。

    不仅仅是狼妖,甚至那两头狰狞的猴妖、还有那群横冲直撞的猪妖、以及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雀妖们,都在这道咒语下乱了方阵。猴妖重新缩小身形,尖叫着,抱在一起,躲在一株灌木的阴影下;雀妖们则像下锅的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落到地上,被反应过来的蓝胖子一脚踩成一片肉泥。

    一时间,整片草原之上,也就只有那头白色的狼妖王还能保持清醒。

    “不要恋战,向西北方向退走!”郑清轻喝一声,立刻指挥猎队摆脱与狼妖们的纠缠,往发射这道混乱咒的方向撤退。

    面对缺员两人、妖魔围困的窘境,他别无选择,只能寄希望于不远处的那支猎队。

    “真是可惜。”蓝巨人咕哝着,惋惜的扫了一眼那些东倒西歪的狼妖们,最终没有乘势追击,而是用力抡了一圈手中的大棍子,把附近几头靠近的狼妖砸飞之后,便按照郑清的指示绕过小山丘,开始撤退。

    张季信也没有抗命,在咬着牙,最后打断一头灰狼的腰椎之后,低头闷声跟上了蓝巨人的步伐,一齐向西北方向撤去。

    作为猎队的主猎手,他知道,趁着这道咒语混乱效果还没有消退,脱离战场,进行休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双头米诺陶拖着那根沉重的图腾棍走在队伍的最后方,警戒着,防止那头白色的狼妖王狗急跳墙——拥有两个脑袋的它在担任这个角色的时候显得异常得心应手,毕竟不是谁都能够一边紧紧盯着妖魔,一边紧紧跟在队伍后面不掉队。

    白色的狼妖王逡巡再三,自保的心思终于占据了上风,没有缀上去。

    ……

    郑清的转移命令非常及时。

    宥罪猎队刚刚脱离狼妖群的包围圈不久,混乱咒的效果就急剧下滑,然后在狼王的嗥声中迅速终结。

    当然,此时郑清等人也看到了那支使用‘混乱咒’的猎队。

    “我一猜就是你们!”

    隔着老远,一个粗鲁而熟悉的声音就在郑清耳边响起。

    是安德鲁·泰勒,阿尔法学院的一年级新生,衔尾蛇猎队的队长。

    他穿着银灰色的龙皮夹克,歪戴着一顶猎鹿帽,站在一旁低矮的牛筋草间,正满面春风的向郑清挥舞着胳膊,同宥罪猎队的几位猎手们打着招呼:“整个第一大学,就你们猎队有个蓝巨人,我们的混乱咒怎么样?够劲儿吧!现在这片猎场上,像我们一样给力的盟友几乎没有了。怎么样,我当初的提议现在还是有效的……”

    他说的几天前,在猎画展上,他向郑清提出的联盟建议——两支猎队合作驱逐其他猎队之后,再一决胜负。

    说实话,如果能在十秒钟之内拿出一份条款完整的联盟契约,郑清会眼睛都不眨的签掉它。对于宥罪猎队来说,就算是饮鸩止渴,起码也能稍稍滋润一下喉咙,压制他们心底不断翻腾起的怒火。

    但很显然,在猎场上,没有这样充分的条件。

    “嗷呜!!!”

    狼妖们此起彼伏的嚎叫声重新在草原上响起,打断安德鲁喋喋不休的话。相似的,小山丘上那两头猴妖也重新化出原形,拖着沉重的木棍,发出了粗鲁的咆哮。

    即便隔着数百米,仍旧可以清晰辨认出它们那骇人的体型。

    “只要能活着出去,我同意你的意见。”郑清不假思索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泰勒家的小少爷顿时露出了喜气洋洋的笑脸:“那么,合作愉快!”

    他向郑清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郑清盯着安德鲁手指上的戒指,没有第一时间握手——他隐约记得,在入场之前,这位泰勒家的小少爷因为得罪了猎委会的那位高级干事,被人薅下了手上的所有戒指。

    但是现在,安德鲁的十根手指上又戴满了镶着各色宝石的戒指。

    “放心,这次我没在戒指上附魇咒。”安德鲁以为自己猜到了郑清的疑虑,语气顿时变得焦躁起来:“怎么,你不放心?这里是猎场,我不会那么傻的!”

    郑清目光扫过站在安德鲁身后的高大鱼人。

    他与这个长相粗野,浑身恶臭的家伙也曾经有过一次不愉快的交流。他依稀记得这头鱼人背鳍上挂着一个闪闪发亮的鱼钩。

    再次见面,鱼钩不见了,而且这头鱼人也只是翻着白眼,抱着胳膊,懒洋洋的站在狼人身后,一副不管不问的模样,让他愈发疑惑。

    “不,当然没有。”郑清一只手背在身后,向张季信与蓝胖子打了一个小心的手势,另一只手则伸向安德鲁,用安抚的语气说道:“合作愉快,我只是有点奇怪……”

    安德鲁胖乎乎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潸焉出涕!”

    在握手的一刹那,郑清念出了这道小咒语。

    一股黄绿色的烟气从他的手掌间涌出,眨眼间便将安德鲁罩在了其间,令其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是一道由学生们自己发明的类似恶作剧的咒语,主要效果就是令受到诅咒的人涕泗横流,手忙脚乱。因为威力很小,所以不需要法书也可以施展,一度在校园中非常流行。

    透过黄绿色的烟气,郑清可以清晰的看见‘安德鲁’那不断扭曲变形,仿佛水波一样的面孔。

    毫无疑问了。

    郑清低喝一声:“动手!”

    早已准备的蓝胖子大吼一声,抡起手中的大棒一棍子敲了过去。

    棒身未至,沉重的风压已经将对面那群衔尾蛇猎队的‘猎手’们压成了一片雾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