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三百零六章 消失的红色

第三百零六章 消失的红色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要紧,不要紧!”

    “逃脱咒而已,我熟悉的很!之前还帮辛胖子用过一次呢!”

    “你们这个陷阱做的非常好!”

    “我感觉就算强度是10的妖魔踩上来,都要被扒掉一层皮……”

    郑清晃晃悠悠站起身,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一点问题也没有,同时不动声色的吹捧了一下自己。

    只不过他那肿的跟萝卜似的手指头正在用醒目的形态向自己的主人严正抗议,嘲笑他的嘴硬。

    “我这里还有一点蛇油,你用吧。”伊莲娜轻笑一下,并没有否认郑清的话,而是指了指他的手指,同时从怀里摸出一小罐青绿色的油膏。

    这是蛇油,也是巫师们俗称的‘万能药’——意思是什么病都治不好,但什么伤病都能治一治。在巫师们的实验中,难免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症状,可能是诅咒、也可能是疫病,如果没有办法对症下药,那么用一点蛇油膏,肯定是不会出错的。

    反正情况也不会更糟糕。

    郑清讪笑着,接过女巫手中的小罐子,随即急不可耐的将自己手心手背以及十根手指头涂得满满当当,好像戴了一副青色的蚕皮手套。

    清凉的感觉顺着皮肤渗透开来,手上刺痛的感觉立刻减轻了许多,让郑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它是什么情况。”伊莲娜小心的瞟了一眼那头黑色大虎,小声问了一句,同时不动声色的摸了摸手心的一张符箓。

    那是一张测谎符。

    她问的问题,则是卡伦猎队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唔,我也不知道。”郑清苦恼的瞅了一眼旁边的虎妖,想挠挠头,却立刻想起自己手上伤害没好,最终耸耸肩,说道:“……一头很奇怪的虎妖,不吃巫师,反而咬死一大堆妖魔。呶,你看见那爪子下面那颗猴头了吗?就是它挠死的……死了都不安生,被它拿去当球玩儿。”

    伊莲娜眨眨眼,一时有些语塞。

    无论是性格古怪的虎妖,还是郑清给她的答案,都有些出乎猎队之前讨论的可能性——虽然她也不相信郑清会投靠妖魔,但无论如何,他给的这种说法,都有些太随便了。

    只不过测谎符对郑清的回答毫无反应,这意味郑清说的是实话。

    这就有点让人苦恼了。

    所以,她顿了顿,重新换了一个话题。

    “怎么就你一个人?”女巫语气轻快的问道:“其他人呢?”

    “这也是我刚刚想问的,”郑清咧开嘴笑道:“马修他们呢?我记得他跟你是一个猎队的吧。”

    “他们还在周围游猎巡逻。”伊莲娜含糊的回答道:“因为突然冒出一头虎妖,大家都有点担心营地的安全,所以他们去警戒巡逻了。”

    旁边卧着的黑虎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不屑的打了个响鼻,同时张大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露出满嘴尖利的粗大獠牙。

    “唔……确实是个稳重的办法。”郑清看着女巫的表情,忽然有些明白他们的担忧了,点点头:“我跟我们猎队走散了……准确说,是我刻意避开宥罪其他人。只不过没想到会跟你们撞上。”

    说道这里,他忍不住抱怨了一下自己的占卜术:“如果我知道自己占卜术这么差,就不会跟着卜算结果走了……跟着直觉走都更靠谱一点。”

    他这番话说的有些颠三倒四,吉普赛女巫听着有些糊涂。

    “你刻意避开自己的队友?为什么呢?”伊莲娜惊讶的问道,同时她指了指郑清的左眼,刻意追问道:“你的左眼呢?我记得它之前是淤血的吧,现在也好了吗?”

    “左眼?”郑清眨眨眼,有点莫名其妙:“我淤血的是右眼啊……这应该是很清楚的吧。”

    说着,他左右张望着,似乎想找个小水潭。

    吉普赛女巫对郑清的回答似乎很满意。察觉他的意图后,便伸手一划,帮他在半空中凝出一面水镜,凑到郑清鼻子下面。

    透过水镜的倒影,郑清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两颗眼珠子,都是黑的,乌黑乌黑的,眼白上也没有一根血丝。

    “没了?”年轻的公费生顾不得手上的蛇油,伸手在脸上摸了摸,然后又碰了碰面前那面水镜。

    手上的刺痛与脸上的清凉告诉他,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没了?!!”郑清抬起头,茫然的看向伊莲娜,试图从女巫脸上看到某种开玩笑的表情。

    但很显然,女巫与他一样茫然。

    “你不知道吗?”伊莲娜微微蹙起眉,摸了摸手心的符箓——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郑清偷偷更改了这张测谎符的效果,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种想法。虽然郑清的符箓造诣很高,但还不至于能悄无声息的更改她手心的符箓。

    “不知道,”郑清重新把脑袋凑向那面水镜,对准自己的右眼,反复打量着,嘴里喃喃着,说道:“怎么会没了呢?之前还在的啊……难道晕倒之后被某头妖魔抠去了?但是也不对啊,我的眼珠子还在的……”

    他自言自语的声音越来越低,渐低至不可闻。

    站在一旁的吉普赛女巫忍不住轻声咳嗽了一下,打断他发怔:“有什么问题吗?眼睛里淤血消失是件好事吧……”

    “不,我不知道。”郑清摸了摸自己的右眼,犹豫了几秒钟,最终决定说点什么:“你刚刚不是问我为什么刻意避开自己的队友们吗?就是因为这个右眼。”

    不待女巫询问,他便简单将宥罪猎队入场后的遭遇描述了一遍,并着重强调了自己的推论——他拥有妖魔的血脉,或者他的血肉对于妖魔们来说是某种特殊的‘唐僧肉’——只有离开他的队友们,宥罪猎队才会更安全。

    “你的意思是,因为这种可能性,所以那些妖魔才死命的追着你,而且这头虎妖没有吃掉你?”听完郑清的解释,伊莲娜慢慢开口,总结道。

    说着,她抬头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番旁边那头虎妖。

    女巫现在知道这头虎妖是能够一挑一大群强度五至十妖魔的存在,自然完全收起了之前的漫不经心,唯恐虎妖一巴掌拍过来,将两人拍成小饼饼。

    虎妖似乎对旁边正在高谈阔论的两个年轻巫师毫无感觉,依旧饶有兴趣的拨弄着爪下的那颗猴头——它似乎正在研究如何将那颗猴头儿揉的更圆润一点。

    “这是可能性最高的推论。”郑清点点头。

    “这也只是你的猜测,对吧。”女巫并没有直接反驳他的意见,而且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没有妖魔的血脉——吉普赛女巫们有些特殊的秘法,对于这点,我可以非常确认。”

    她摸了摸手心的那张测谎符,终于安心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