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章 流浪巫师讲故事

第八章 流浪巫师讲故事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参加猎赛,除了争夺荣誉之外,还有机会获得丰厚的物质奖励。

    比如妖魔的血液、皮肉、眼珠、甚至骨头,等等,都是巫师们进行魔法实验、施展某些咒法所必须的材料,在巫师界广受欢迎。

    郑清参加新生赛采集下的那一大批妖魔‘材料’,并不需要全部上交学校,只需要在猎委会登记确认之后,上缴一点管理费,便可以以把其中的一大部分据为己有——包括‘学院杯’的正式比赛也适用这些规则——这意味着大把大把的金豆子。

    这也是为什么猎赛在第一大学受到热情追捧,几乎每一个稍有能力的学生都会试着成为一名猎手,参加一支猎队。

    毕竟如果他们想要在巫师的道路上走的更远,充足的物质支撑是必须的。并不是每一个有才华的人都出身世家豪门,不虞物质匮乏的困扰。

    基于这个角度而言,流浪巫师对于郑清来意的猜测不无道理。

    作为贝塔镇最大的灰色集市,流浪吧汇聚了大大小小的情报掮客们,在这里交换着各自获取到的第一大学的各种消息。

    身为这个集市的管理者,流浪巫师自然可以毫不费力的弄到九有学院08级公费生的某些背景资料——比如出身白丁世界,没有靠谱的背景,手头缺金少银,等等。

    缺金少银,意味着当郑清拿到一大堆目前还用不到的妖魔材料后,会在保质期内尽快出手,换取巫师世界的硬通货——而相比于学校死板的收购价格,流浪吧可以提供的价格就非常有弹性了。

    “如果你担心我压价,那是完全不必要的。”流浪巫师误以为郑清的拒绝是一种谈判的手段,立刻开口说道:“最近沉默森林的返潮程度有些严重,贝塔镇上许多基础施法物资的价格都上涨很多。你在新生赛中获取的那些材料如果交给我,绝对可以拿到令你满意的数字……比起学校的收购价格,应该可以上浮三成左右。”

    郑清闻言,倒抽了一口气。

    萧笑之前已经估算过了,他从猎场中获取的那批妖魔材料,保守起见价值应该也在一百枚玉币左右。按照流浪巫师的说法,上浮三成,差不多就是三十枚玉币!

    三十枚!足够缴纳三个公费生的学费了!

    有一百三十枚玉币,郑清估摸着自己几乎可以在贝塔镇赁一间小铺子,自己发卖自己的符箓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每卖一张符箓,都要被流浪吧抽走一份利钱。

    只是眨眼间,年轻公费生的思绪就从那批妖魔材料,想到自己可以开一家店铺,想到店铺的名称,想到店铺做大做强后要不要上市,想到上市的话是挑选法兰克福、还是新约克、亦或者是伦敦——总之不会选沪上的,郑清非常确认这点。

    “有理想的公司,都不会选择在沪上上市的。”年轻巫师咕哝着,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淡黄色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壁上挂出一朵朵均匀的薄膜,在重力的作用下汇聚成酒滴,顺着杯壁缓缓落下。酒液中,星星点点的灿烂光芒已经随着酒杯的摇晃,慢慢溢散到空中,只留下醇厚的酒液,以及馥郁的浓香。

    “你说什么?”流浪巫师显然没有听懂郑清刚刚嘀咕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忍不住追问道。

    “没什么!”年轻的公费生立刻涨红了脸,却不知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是隐私被人戳破的尴尬。

    停了停,郑清顿时想起自己的来意:“我是说,我真的不是来卖东西的。我是来咨询一下,如果想要遏制学校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你有没有办法?有的话,怎么收费……”

    “谣言?”流浪巫师愣了愣,迟疑片刻,才说道:“你是说有关你们作弊的那些流言吗?”

    郑清拉着脸,点点头。

    “为什么要阻止!”流浪巫师看上去有些困惑:“难道那些流言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郑清顿时睁大眼睛,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就是因为是假的,所以才要‘打假’啊!如果我们不说点什么,岂不是说明我们心虚!到时候,假的也会被他们说成是真的!”

    看着激动的男巫,流浪巫师不由挑了挑眉毛。

    “年轻呐,总是这么富有生气。”老巫师感慨了一句,随即话锋一转,说起了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我以前听过一个小故事,觉得很有趣,忍不住想给你讲讲。”

    郑清瞅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时间还早的很,离他与蒋玉约定的时间还有小两个钟头。索性点点头,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这件事,还跟第一大学以及《贝塔镇邮报》有关系。”

    “你知道,九有学院与阿尔法学院很久以来一直有些龃龉。这些矛盾或大或小,但总会让两边的人都不太痛快。”

    “有一年,《贝塔镇邮报》要做一期学风建设的专访,于是派了一位阿尔法学院出身的记者,前往九有学院采访。”

    “九有学院学生会外联部的干事们听到她的来意后,顿时有些紧张,摸不准《贝塔镇邮报》到底是什么个意思。他们内部商量了半天之后,最终寄希望于这位记者在采访稿中多多美言几句。”

    “于是外联部花了一大笔经费,又是邀请著名的妖精歌手来学校举办音乐节,又是一天三顿安排丰盛的宴会,准备各种反时令的奇异瓜果、山海美味、滋补药汤,临行前,还给这位记者准备了丰厚的伴手礼,唯恐招待不周。”

    “这位记者也很有趣。对九有学院的招待来者不拒,伴手礼你送我就收。”

    “但是回去以后,她大笔一挥,写了一篇《奢靡作风为哪般——记九有学院学生会塌方式腐败中的邪门歪道》,文中细数了九有学院为了博取舆论好感,使用糖衣炮弹腐蚀有良心的公共知识分子,从而操纵舆论的行为,最终断言,九有道德沦丧,学风败坏。”

    “文章发表之后,九有学院的姚院长勃然大怒,学生会外联部的头头脑脑,从上到下,被撸了个干净,就连分管外联事务的学生会副主席都背了一个记大过处分。”

    “这是学生会的问题了,如果他们安安分分的招待那位记者,肯定就不会出这种岔子。”郑清忍不住点评了一句。

    “安安分分就没事?”流浪巫师斜着眼,灌了一大口酒:“天真!这件事还没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