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九章 故事后的生意

第九章 故事后的生意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时隔一个月,那位记者再次来到九有学院,继续她的采访。”

    “这一次,有了前车之鉴,九有学院学生会办公室的干事们就变的聪明一点了。他们不再组织专门的欢迎仪式,招待的时候,也都是些‘家常便饭’‘荤素搭配,三餐一汤’,不再提供什么山珍海味,也没有额外延请男妖精作陪,服侍的都是校工委的小精灵。对于记者的提问,陪同参观的学生会干事有问必答,不问则一语不发,从头到尾都在贯彻‘老老实实做事’‘干干净净接待’‘坚决不留一点话柄’这几条原则。”

    “按理说,这番表现应该算是规规矩矩,没什么瑕疵了。”

    “但是那位记者回去以后,悄无声息的又丢出来一篇文章:《监视下的探访——再论九有学院的病态学风》。这一次,她没有攻击九有学院的接待规格,而是把焦点聚集在了陪同参观的学生会干事身上。”

    “按她的说法,从一进学府,身边便跟了几位态度冷淡的学生会干事,无论她走到哪里,这些干事们都始终跟着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将她与广大的九有学生们人为阻隔在两个世界——‘那些回答我问题的学生,每说一句话,都会忍不住用畏缩的眼神看一下旁边学生会的干部,似乎唯恐自己说错话!’‘而这些学生会干事们的回答,仿佛都在背诵印制好的答案,千篇一律,毫无主见’——并由此得出结论‘我见到了真实的人,却感受着虚伪的灵魂’‘这是一所被围墙隔离的学院’‘在学府病态学风的笼罩下,谁来救救这些可怜的孩子!’。”

    “这篇文章发表之后,九有学院一时间成了一所特务统治的学院,在舆论界饱受质疑。而那位女记者,则摇身一变,成为一位不惧艰险,敢于揭露母校黑暗的勇士……”

    郑清听着流浪巫师讲的故事,目瞪口呆,无话可说。

    他原本就知道报纸上的新闻大多是在哗众取宠,每篇文章都预设着自己的立场,少有客观中立的评论。但却从未想过,事情会糟糕到这种地步!

    “第一大学竟然允许这种报纸在校外传播?!”年轻的公费生愤愤不平的嚷道:“如果我是校长,早就让人封了这家报纸了!”

    “fake-news!”

    “完全就是一派胡言,哗众取宠!”

    流浪巫师笑眯眯的看着他,直到年轻巫师骂完开始歇口气的时候,他才开口,不紧不慢的反问道:“封掉报社就能消除负面影响吗?岂不闻‘防人之口甚于防川’,你这样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难道不恰好印证了那位记者的文章吗?”

    郑清急赤白脸,似乎想要争辩一二。

    但老巫师轻轻晃了晃手,阻止道:“先让我把故事说完……这件事还没结束呢!”

    “后来,那位记者又接二连三造访九有学院,每次都能整出点新花样——第三次,她写了一篇《死记硬背——扼杀年轻巫师创造力的学风》,抨击九有学院的考试制度;第四次,她写了一篇《学阀的垄断——披着平民外衣的世袭制度》,重点探讨了考试制造的‘贵族’与血脉传承的‘贵族’并无区别;还有第五次,她写了一篇《崩溃伊始——从一位自残的留级生说起》……听出点什么了吗?”

    郑清原本听的义愤填膺,渐渐开始沉思,最终沉默,一语不发。

    听到流浪巫师的问题,他犹豫了一下,轻声回答道:“虽然那个记者有的观点值得讨论,但她实际上是在找茬……从头到尾都在针对九有学院。”

    老巫师盘腿坐在椅子上,摩挲着那瓶还剩一小半的‘流金岁月’,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问了一句:“还有吗?”

    “那个记者太气人了,”年轻的公费生嘟囔着:“我原以为九有学院与阿尔法学院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呢。”

    “你们前几天才刚刚在猎场看台上互相丢过恶咒,这么快就忘了?!”老巫师诧异的扬起眉毛,顿了顿,继续问道:“那么,听了刚刚那个小故事,你最终有没有什么收获?”

    郑清沉思片刻,最终感慨了一句:“孔老夫子说的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流浪巫师喉咙里发出古怪的笑声,摇摇头,最终给出了答案:“你说的都对,但是都不准确,不是重点……这个故事重点在于,有的时候,无论你做什么,或者你怎么做,在想要挑刺的人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

    “在他们眼中,你的错不在于你的选择,而在于你的存在。”

    “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错误。”

    “那么,问题来了。”老人挺直腰板,身子微微前倾,目光灼灼的看向郑清:“你会为了改正这些别人嘴里的‘错误’,而把自己消灭掉吗?”

    郑清眨眨眼,果断否定:“当然不会啊!!我又不傻……但是,这跟我的来意有什么关系吗?”

    他立刻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我只是来找你消除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并没有打算消灭什么……”

    “之所以出现流言,是因为你的存在。”老人微微叹口气,慢吞吞的解释道:“这个时候,无论你做什么,或者怎么做,在围观者们的目光中——要知道,‘目光’本身就带着一份偏见——都显得有些强词夺理……不做不错,流言会渐渐沉寂。”

    郑清用古怪的目光瞅着流浪巫师。

    许久。

    他才叹息道:“我原本以为您最擅长战斗了,却忽略了时间的魔力……果然,这个世界上,时间是最伟大的魔法之一。”

    “这么说,你还是坚持要遏制那些流言吗?”流浪巫师摸了摸自己的帽檐,没有评论年轻巫师的那番话。

    郑清没有犹豫,飞快的点点头。

    这是宥罪猎队集体决定的事情,他不打算做出什么变更。

    老巫师歪着脑袋,继而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彻底消灭这些流言,我们是没有这种能力的。”

    “流言很难被消灭,但是可以被转移。”

    “这个世界上,最易变的不是女人的心思,而是观众的注意力。”

    “流浪吧可以帮你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比如从你们作弊上面,转移到那只大黑猫的来历、品种,或者泰勒家小狼崽子被淹死的丑闻、或者新生赛规则是否有漏洞,等等。”

    “至于收费……如果你愿意将那批收获交给流浪吧发卖,我可以做主,只收你十枚玉币的费用。”

    “十枚呐。”郑清咂咂嘴,顿觉心疼——这可是公费生一年的学费了。

    “前提是你那批收获要交给我们发卖。”老巫师立刻提醒道:“而且这已经是金卡客户的优惠价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