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十六章 下元节

第二十六章 下元节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虽然在结束的时候稍微有点瑕疵,但整体而言,闭幕式并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岔子,在校刊的报道中仍旧是校泰民安,一片和谐。

    当然,校外诸如‘贝塔镇邮报’等之类的报纸,向来对第一大学,尤其是九有学院有成见,喜欢小事化大,大事不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自不必多言。

    校猎会虽然就这样结束了,但闭幕式上,那些妖魔们凶残贪婪的目光一直深深印刻在郑清的脑海中。虽然学校后续的调查表示,因为那阵风的缘故,处于上风向的九有学院看台自然会受到妖魔的觊觎。但年轻的公费生有一种感觉——如果当时老姚没有震慑了那些妖魔,它们一定会冲上来,优先把自己撕成碎片。

    这是基于一个巫师最原始的直觉。

    “它们看到其他巫师,也会冲上去撕碎他们的。”虽然郑清这样在心底安慰自己,但他知道这终究是自我安慰——已经不是第一次,妖魔们用那种贪婪的眼神看着他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鉴于此,原本老姚的建议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去寻找蒙特利亚教授,让他帮忙给自己做个检查。

    “唉。”思虑至此,年轻的公费生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虽然心底隐隐有种急迫感,而且他也想现在立刻就去办这件事。但今天确实不行。

    因为今天的中元节。

    《太上三官经》有云“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对应的,便是巫师世界传统的上元,中元,下元三个节日。

    理论上,上元节放灯,祭祀祈福;中元节鬼门大开,百鬼夜行;下元节设斋建醮,解厄荐亡。只不过在实践中,巫师们对于星空中的某些存在并没有太高的敬畏感,所以三元节的仪式感一直不是非常强——似乎也就只有中元节鬼门大开的时候,巫师们稍微重视一点。

    当然,仪式感不强,不代表禁忌不多。

    因为三元节出现在月历望日(农历十五日前后),恰好是许多东方巫师烧香祭祖的日子,又是月下议会诸如狼人、吸血鬼等本性绽放的日子,再加上在这几个特定的日子,星空深处总有几道窥伺的目光投向这片世界,所以第一大学索性安排了假期,全校放假一天。

    只不过,虽说是放假,但因为这种日子里某些生物的狂性很难遏制,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学校并不允许学生们随意外出——尤其是晚上。

    “又在叹什么气?想出去了?你才在宿舍呆了一上午诶!今天还有一整天的时间要熬下去!”辛胖子的声音从阳台上传来,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虽然他也一样必须呆在狭小的宿舍里,但他好歹有一片独立的空间。

    凭借着巨大的体型,胖子一个人就几乎挤满了一整间阳台,其他人也不想与一个汗涔涔的肥宅挤在一起,索性任凭他霸占去了——也就只有肥猫团团,能够无视胖子的气息,毫无压力的啪在他的脑袋上,优哉游哉的甩着尾巴。

    “老姚说助教们今天会来查寝,如果不想被扣学分,最好安分一点。”萧笑从书本中抬起头,警告的看了郑清一眼。

    “扣分?我们的郑大队长才不在意呢!”胖子酸溜溜的声音从阳台上传了出来。

    郑清嘿嘿笑了一声,没有接口。

    确实,原本他在课堂上、以及课外社团邀请、实践等方面拿到的学分就已经很多了,前几天的新生赛上,因为他用学分做赌注,又赢了不少——零零散散算下来,他的学分总数差不多已经超过五十分了——按照他现在的分数,学校绝大部分的学生能够使用的场所,都已经向他敞开了大门。

    对于刚刚入校两个多月的大一新生来说,这个分值相当客观了。尤其是考虑到九有学院从大一升级到大二仅仅需要一百个学分,他现在的分数更显得吓人。

    “不知道迪伦在医院呆的怎么样。”既然开了口,郑清自然也不愿继续沉闷下去,索性扯起一个话头,开始跟另外两人唠起来。

    “还能怎么样!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胖子不知在阳台上吃什么东西,嚼的嘎嘣作响,显得怨气十足:“你又不是没去看过,他过得滋润着呢!”

    “这几天对他们来说可没有那么舒服。”郑清抬起胳膊,看着挂在指尖上晃悠的一只小精灵,轻声说道:“尤其是,你知道,他的血脉不是那么纯粹。”

    宿舍里顿时重新陷入沉默。

    这让郑清稍稍有点后悔——他只是习惯性的反驳了一下胖子,并不是真的想提起这么敏感的话题。

    “如果迪伦能找到自己的内心,就不会那么难受了。”胖子的声音重新从阳台上响了起来,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郑清能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某种异常的沉闷:“……就像我。如果我能真正找到内心的平静,在猎场上,就不会在那么关键的时刻退出蓝巨人的状态了。”

    宿舍里的气氛愈发沉重,这让年轻的公费生不得不竭力转换话题。

    “说道猎赛,你们知道蓝雀去哪里了吗?我最近好像很少看见他。”郑清努力让语气显得轻快一些:“你们说,他是不是恋爱了。”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起那位冷冰冰的剑客谈恋爱的模样,忍不住低声笑了笑。

    然而萧笑的回答却让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跟自己的剑谈恋爱去了。”萧笑扶了扶眼镜,默默的瞅了一眼年轻的公费生:“因为新生赛上,面对那头狼王扑击的时候,他退却了,没有挺剑而上……所以他现在剑心有缺。据星空学院的人说,他正在疯狂的磨剑。”

    一个剑客磨剑,自然不是如同字面意思,用磨石磨剑。

    “但前几天他不是还跟我们一起去看迪伦吗?”郑清忍不住追问道。

    “你觉得他那天的状态怎么样?”萧笑反问了一句。

    郑清哑然。

    细细回忆起来,蓝雀那天脸色苍白,好像没有休息好的模样,状态确实不太好。

    “仅仅因为自己的剑在危险面前退却……”年轻的公费生长吁了一口气,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这种事情,也确实不是旁人能够置喙的。

    几段对话之后,宿舍里的气氛愈发沉闷,让原本打算活跃气氛的公费生大为懊恼。

    直到一只纸鹤从窗外飞了进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