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番外一 被忘却的考试

番外一 被忘却的考试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历翻到第八周,第一学年的第二个学期也已经过去一半了。

    期中考试伴随着飘飘摇摇的柳絮与争相斗艳的花朵如期而至。学府中大部分学生们的心情与窗外灿烂的阳光、明媚的春色截然相反。

    仿佛迎来了一场倒春寒,从里到外都凉飕飕的。

    因为在九有学府,考试是学生获取学分最主要的途径——即便这种学期中的考试在学年末的综合评价中,占据的比重并不算高。但对于一年级学生而言,还是一件值得重视的事情。

    此外,对高年级学生来说,学分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维持校园生活的必要资本,更是进阶正式的注册巫师所必要的资源。

    每一个正式的注册巫师,与普通的巫师们相比,都有一种本质上的区别。而这种区别,是通过一次仪式实现的。

    具体仪式怎样举行,一年级学生们大都不甚了了。但是通过半年来的耳濡目染,大家也都知道了,进阶仪式需要由学生自己准备,自己完成。而相应的关键材料与资源都必须通过学校才能安全、完整的兑换到。

    只不过学校在这方面却出奇的吝啬,只肯用学分来兑换这些资源。

    所以充足的学分是卡在每一个想要成为注册巫师的学生面前一道难以逾越的关口。

    由于只是学期中的测试,教授们也没有太过为难大家,所有的考试也都安排在课堂之上随堂检验。

    老姚的魔咒课是每周第一节大课,期中考试的序幕也将从这里开始。

    像平常一样,老姚摇头晃脑,哼着小曲溜达进教室。但是进了教室后,他不禁有些疑惑了。平时散散乱乱的场景看不见了,每个人都正襟危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愁眉苦脸的翻看桌子上的教科书与笔记本。

    有那紧张的学生,还捧着法书,低声熟悉着咒语,祈祷考试时不会涉及实践内容。

    “我上节课留什么特别困难的作业了吗?”教授一边走上讲台,一边惊异的问了一句,同时翻开自己的讲义,想看看自己上节课留的作业是什么。

    “这节课不是期中考试吗?”蒋玉坐在教室第一排中央,又是班长,此刻不得不承担起班长的职责,小声提醒了教授一下。

    “期中考试?”老姚翻看讲义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他眨了眨漆黑的小眼睛,片刻,才尴尬的笑了笑:“哦,对,期中考试……嗯。是有这么回事。”

    这一下,即便是迟钝如郑清也意识到教授似乎、大概、好像忘记了期中考试这回事。

    教室里响起一片低低的、令人不安的骚乱声。

    “咳咳,”老姚干咳两声,稍稍提高声音:“嗯……期中考试暂时安排在后半程,现在让我们打开课本,翻到第一百八十九页,上节课讲到祝福类咒语咒式在书写上面的一些特征,这节课我们继续。”

    说罢,他招招手,示意蒋玉上前。

    女巫疑惑的走到讲台边。

    “嗯,这部分内容很简单,你应该都会了。”老姚笑眯眯的看着蒋大班长,小声吩咐道:“你去一趟我的办公室,桌子右上角有一沓考卷……拿过来,一会儿考试用。”

    蒋玉非常认真的点头答应了。

    这番对话听到的人不多,但坐在蒋玉身旁的李萌听了个一清二楚,她可没有自家表姐那么好的教养,嘴巴碎的很。没过十分钟,全班人便都知道了。

    事实证明,期中考试的事情,不仅仅是一位教授忘了。

    负责炼金课的特斯拉教授,完全没有期中考试的概念。当他在课堂之上听到班长提及这件事后,诧异的拿来学习规划,皱着眉读了一遍,最终嗤之以鼻。

    “浪费时间!”这是这位老教授对期中考试唯一的评价。

    当然,教授可以对期中考试表达自己的轻蔑,并不代表他们会无视学校的规章制度。在鄙视过九有学院的教学方式之后,老先生丢下学校颁发的教学计划扬长而去。

    留下他的研究生负责天文08-1班的考试事宜。

    年轻的助教们都是过来人,对学生们期盼的眼神视而不见,笑呵呵着,十分严格的执行了随堂考核的任务。

    每位学员必须按照格式提交一份关于“巫师界能量测度法之灵子浓度在三维空间的分布态势与动态偏好”的开题报告。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些名称的意思,但所有人都感觉这个东西很厉害的样子。

    当然,并不是所有教授都像老姚或者特斯拉老先生那样态度随意。也有一些教授严格按照学校的考试制度,分发考卷,制定考场,确定监考;令很多学生叫苦不迭。

    比如符箓课、比如天文课、比如魔药课。

    其中以李奇黄教授出的题目最为困难。

    一份卷子三十二道试题,他糅杂了草药、魔化植物、迷幻第三十四标准药剂配方、以及还没有学到的三昧之火观想法的注意要点等十数个方面,直烤的郑清头皮发胀,两眼发直。一节课下来,卷子抄的手指发酸,几乎伸展不能。

    “为什么大家不能像易教授那样,选择既简单又快捷的考试办法呢?”年轻公费生向自己的同伴们大声抱怨着,哧溜着杯子里的花汁。

    春天里百花盛开,校园里最近盛行一种以花蜜与花香酿制的饮料,很受学生们欢迎。课余饭后,常常能够看到许多人呼朋唤友着,一起哧溜哧溜。

    “如果你的搭档是尼古拉斯或者张大长老,你就应该知道易教授的期中考试一点也不简单。”辛胖子哧溜着花汁,对年轻公费生的话愤愤不平。

    占卜课的易卜子的期中考试是实践类型的。

    他让大家预测一个指定学员的期中考试成绩,并配发了必要的相关介质。

    郑清的搭档是萧笑——这简直是送分——年轻的公费生甚至没有浪费身上一丁点儿魔力,直接在占卜结论处填了‘一百分’,然后在占卜过程处抄写了一遍教科书上的标准答案。

    “这是对你的信任。”面对萧大博士怀疑的目光,年轻公费生如是回答道。

    “不,你只是懒罢了。”萧笑非常辛苦的认真占卜了郑清的考试成绩,最后在占卜结论处也填了一个一百分。

    世间滑稽,莫过于此。

    “你完全不需要这么辛苦,”郑清得意洋洋的分析道:“只要你对自己有点信心,就应该知道我‘占卜’的结论是确凿无疑的……这就意味着我的占卜结论完全正确,也就意味着我能拿到满分……哪里还需要用水晶球、龟甲、耆草再演算呢?”

    “我不能把自己拉到跟你一样的水平。”萧大博士冷笑一声。

    除了上述科目,其他的考试乏善可陈。

    历史课的司马杨云让每个人提交一份一万字的人类史大纲,必须是自己观测到的、读出的历史。

    郑清还选修了一门鱼人语,这门课的期中考试比较烦人,考的是鱼人语的翻译。年轻公费生不得不在教室里忍受着臭烘烘的空气,听讲台上一头年轻鱼人吱吱哇哇叫了一整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