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十二章 第十四个周六

第八十二章 第十四个周六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二月六日,星期六,农历十一月初九

    宜,开光、动土、拆卸、修造;

    忌,嫁娶、开市、栽种、破土

    晚上九点钟

    临钟湖畔,小木屋前

    这是郑清来到第一大学的第十四个周六,也是他第十三次参加校工委组织的临钟湖夜间巡逻任务左右都已算熟人,任务流程也熟稔于心,年轻的公费生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惶恐

    明天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了,这是冬天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冬时节正式开始,按照《节气集解》中所述,‘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最近几天会不会下雪,郑清并不确定虽然学校的气候变化都掌管在某个部门手中,但他们一贯喜欢给所有人‘惊喜’的天气——比如在立春的时候来一场倒寒、在炎炎夏日忽然飘起鹅毛大雪、亦或者在秋高气爽的时候连续多日云气低沉

    总之,如果想用正常的逻辑或普通占卜术来计算第一大雪的天气情况,大约十次里面总会错个七八次,而剩下一两次,则是负责天气的巫师心情愉快,没有折腾他们罢了

    但小节虽然会变动,大势却不可逆转

    比如盛夏时节,日常气温不会低于三十摄氏度;梅雨时间,落雨总数不会少于六尺三寸八分又四十八点;到了仲冬,便是不下雪,气温也会日渐降低,开始越过冰点线,向更冷的天气慢慢移动了

    因为天气日渐寒冷,夜间巡逻的装备也都有了变动

    每个人巡逻员都配发了一件细绒大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质地,但因为其轻软且暖和,非常受大家欢迎此外,那些长长的木质手杖也在把手处增添了一层毛线杖套——所有装备中,只有挂在杖顶的那盏气死风灯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在寒风中晃悠着它们那豆丁大的绿油油的火焰,不紧不慢

    虽然现在负责临钟湖夜巡的老校工不再是凡尔纳老人,但作为第一大学一年级的学生,郑清与林果依然延续着许久之前的那份‘优待’,只需要负责沿湖走廊的一小段巡逻任务

    寒风不知从何而起,吹面刺骨,掠过有声,将头顶的枯枝打的呜呜作响

    林果盘腿坐在黑山羊的背上,将自己紧紧包在细绒大氅里,裹的像个粽子一样,紧紧露出小半个脑袋,以及一双黑漆漆的眼睛

    郑清羡慕的看着小男巫,在心底揣测着他现在应该有多么舒服、多么暖和,然鹅作为大人,他终究不能像小男巫一样随意

    所幸他今天还带了一个生物暖宝宝,倒是可以随时帮他暖和一下冰凉的手

    郑清将揣在怀里的波塞冬向肚皮处挪了挪,换了一个手,塞进小狐狸的肚子下面——自从发现波塞冬的‘亲妈’也在学校之后,年轻的公费生不自觉的产生了些许紧迫的感觉,原本散养在宠物苑里的小狐狸,也终于惦记着,开始三天两头去找它遛一遛

    现在,每周六晚上的临钟湖夜巡,已经成为郑清与波塞冬固定的‘交流感情’的日子

    只不过今天,小狐狸显然对年轻巫师将它从暖和的灵舍中揪出来异常不满,从一开始就藏在那件细绒大氅里面的口袋中,一动不动,宛如死狗

    “好歹你也长了一身的长毛,哪有那么冷!”郑清挠着它的肚皮,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出来溜达溜达吧,外面空气这么好……阿嚏!”

    迎面灌进一口凉风,让年轻巫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这种现世报引的小狐狸吱吱狂笑,在细绒大氅的口袋里一阵翻滚

    “笑,笑,笑,笑死你!”郑清黑着脸,把手伸进怀里,轻轻捏了捏小狐狸的耳朵,教训道:“你知道为了把你从宠物苑提溜出来,我要填写多少表格吗?早上从外面回来,我都没补够觉!做人要有良心好不好……做狐狸也要有良心!”

    小狐狸在衣兜内吱吱乱叫,仿佛辩解着什么

    行在一旁的林果忽然回过头,看向年轻的公费生:“说到早上那件事……呐,队长,你查到那个亭子的编号了吗?”

    听到林果谈及早上那件事,原本正在与小狐狸玩闹的公费生顿时安静下来了

    今天早上吃过药,变成猫之后,发生了一系列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情——比如他救了某位与猫群发生冲突的小女巫,比如他意外成为一群猫的新头领,再比如,他遇到了一位会说话的,而且穿衣服的小老鼠

    从林子回来之后,宥罪猎队的年轻巫师们开了一个短暂但是热烈的讨论会,认真分析过小老鼠的身份——包括使用变形术的巫师、某个研究所的试验品、或者沉默森林深处的变异灵兽

    其中萧大博士的猜测相对来说更令人信服一些,或者说,从萧笑的质疑出发所得出的结论,相对来说更靠谱一些

    “按照那个小老鼠的说辞,它们有一位老祖宗……你们没有问它们老祖宗是什么身份吗?”听完胖子等人的描述之后,萧大博士扬起眉毛,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这个问题令所有人哑口无言

    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只会说话的小老鼠身上,确实忽视了它提到的某些词语

    “老鼠的老祖宗,还能是什么身份”作为宥罪猎队的队长,以及当时在场人员中‘身份’最高的人,郑清不得不干笑两声,接过了话头

    “可能是活的很久很久,已经成精的老鼠;也可能是某位隐居在沉默森林深处,试图通过造化鼠群进行突破的大巫师;当然,也不排除是妖魔们在作怪”

    “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会说话的动物向来是个稀罕玩意儿”

    博士说到这里,宿舍里其他巫师们的视线齐刷刷看向年轻的公费生郑清呆了几秒钟之后,勃然大怒:“什么稀罕玩意儿!动物是玩意儿吗?……况且,我也不是动物!”

    “用词不当”萧笑扶了扶眼镜,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

    却不知是在说他自己之前那番话用词不当,还是说郑清刚刚那番怒火使用的词语有不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