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十三章 被抹去的数字

第八十三章 被抹去的数字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总之,线索太少。”

    萧笑没有理会郑清的咆哮,而是继续慢条斯理的分析道:“……更主要的是,你们胆子太小、技术又差,竟然被那只小老鼠在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仅仅依靠目前的数据,是没有办法卜算出有效结论的。”

    这些话虽然尖刻了一些,却并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

    毕竟之前那番遭遇从头到尾处处都流露出几分诡异的迹象,原本大家也都抓不住太多头绪。萧大博士能够分析出三个不同的的猜测,已经非常令人满意了。

    “事实上,与那只小老鼠的身份相比,我觉得另一个情况才需要更加重视。”博士话头一转,目光灼灼的看向郑清:“你刚刚说,回来的路上,经过环湖长廊的亭子……没有看到亭子的编号?”

    郑清没有犹豫,非常迅速的点了点脑袋。

    萧笑说的,是森林猫带路去找鼠窝的途中,所路过的一座凉亭——去的时候,年轻巫师们只顾着聊天,没有注意凉亭的编号。所以回去的时候,大家还特意注意了一下。

    结果,真注意到了一件不同寻常的情况。

    “……当时我还奇怪,是不是因为我个子矮呢。”年轻的公费生语速飞快的解释道:“你知道,当时我还处于变身状态,视线比较低……但是后来问了一下其他人,大家都说没有看到那座亭子编号。”

    “其实亭子上是有编号的,只不过被人抹去了。”辛胖子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被抹去了?”萧笑抱着胳膊,拄着下巴,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探究的意味。

    “一般凉亭的编号不是在亭柱上挂块符板么,符板上写着亭子的编号。那座凉亭倒是也有符板,只不过符板表面好像被人用刀子刮去一层,连白色的木芯都被露出来了……所以上面的编号我们就看不到了。”

    “这不合理。”郑清轻声说道:“我记得不止一本书上说过,第一大学是一座活着的大学,学校里的亭子、教学楼、广场等活动场所的名字,都是学校‘自己’命名的。”

    “就像第一大厅、七号凉亭、学府照壁等等。”

    “如果有谁想抹掉某座凉亭的编号,那么有且只有可能是学校自己;倘若有哪个巫师有能力抹去‘学校’给自己某个建筑物起的名字,那不就意味着…”

    “意味着那个巫师有能力随时出现在学校的任何一个角落?”萧笑接口,补完了郑清的猜测,但同时又摇摇头,否定道:“这只是你的猜测,准确的说,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对这所学校的认识,并不比团团多多少……说不定还没团团知道的多。”

    突然听到巫师们提及自己的名字,原本团做一团,窝在书桌角落小憩的肥猫耳朵一竖,继而磨磨唧唧歪出半张脸,半眯着眼睛,瞅了一眼正在说话的博士。

    “喵?”它以为博士喊他有事。

    “没事,没事……没你的事。”辛胖子连忙凑过去,顺毛捋了几下,小声奏道:“博士只是打了个比方,你继续睡,继续睡。”

    团团抖了抖耳朵,不悦的扭过头,重新把脑袋埋进臂弯里,继续打着呼噜。

    几只挂在它身上同样小憩中的小精灵,似乎察觉到肥猫轻微的动作,在睡梦中扑棱了两下翅膀,喃喃着兮兮叫了几声。

    正在开会的年轻巫师们不约而同的放轻了说话声。

    “……回头我去图书馆查查资料,”顿了顿,萧笑摩挲着面前那个笔记本,补充道:“也许能从哪位前辈的笔记中差到点端倪。理论上,那些亭子不可能出现编号缺失的情况。”

    “稍晚一点我给邓子飞只纸鹤,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消息。”郑清也点点头,赞同着博士的意见:“不论是那座亭子,还是那只老鼠,都有点奇奇怪怪的。”

    “这原本就是一座奇怪的学校,没什么大不了的。”辛胖子抻了抻胳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振奋着,最后说了一个对他而言算是不错的消息:“总之,不管你们最后能找到什么东西,我只知道,下一期校刊上的‘猎奇’版面终于有新的题材了。”

    ……

    ……

    早上跟着猫群归来之后,林果便径直回阿尔法城堡,去做他未完成的炼金术实验。因此他没有参加宥罪猎队那场小范围的讨论会。

    听完郑清的解释之后,小男巫把脑袋从斗篷中探了出来,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向年轻的公费生:“这么说,我们早上确实没有看错……那座亭子就是没有编号的,对吧!”

    郑清看着态度积极的小男巫,心底忽然升起几分不妙的想法。

    他的这种预感在听到林果下一句话之后便应验了。

    “呐,我说,队长……我们要不要现在再去那座亭子那里看看?”小男巫压低声音,语气里却掩藏不在那份雀跃:“就像你们说的,这座学校是活的。也许那座亭子的编号早上被人抹去了,但是到了晚上就又恢复了呢。”

    郑清嘶了一口凉气,借着头顶黯淡的月光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小男巫,继而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片静谧的小树林。

    冬天的黑夜与夏天的夜晚相比,更加沉重,也更加冰冷。

    没有虫豸的伴奏、没有夜雀扑打翅膀、也没有树叶在夜风中沙沙作响的声音。夜色中,除了刺骨的寒风之外,便只剩下树枝被冻哭的呜咽。

    只是看了一眼,年轻的公费生就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不不不,”郑清脑袋摇的拨浪鼓,小声提醒道:“不可能的,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们现在是在接受‘惩罚’,决不能出什么岔子,更不能早退或者被人发现缺勤……难道你还想下个学期继续大半夜巡逻吗?”

    “嘁。”小男巫撇撇嘴,重新把脑袋塞进斗篷中,不吭气了。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却让年轻的公费生脸上有些发烫——仿佛不经意间,被人发现了自己的胆怯似的。

    他的怀里,一直骚动不安的小狐狸仿佛感受到了公费生尴尬的情绪,乐不可支的唧唧叫了起来,将大尾巴甩的扑棱扑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