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十八章 大雪

第八十八章 大雪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雪来时,雨雪霏霏。

    第十四周的周末,恰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

    从昨夜起,布吉岛上的天气就显得有些阴沉沉的,飘荡的风儿也多了几分肃萧。午饭时候,补了回笼觉的年轻公费生掀开帷帐,天色仍旧一片灰白,太阳仿佛失了颜色与热度,只余下冰凉的光,在呼啸的风声里向这片世界默默倾泻。

    宿舍里很安静。

    胖子与萧笑的床铺上都空荡荡的,书桌前也空无一人,估计他们一个是去图书馆、另一个去校报编辑室了。迪伦床铺上的帐子倒是紧紧闭着,透过帷帐的缝隙,隐约可以看见里面那口黑色大棺材的影子,不知道吸血狼人先生是不是还在小憩。

    当然,这些都与郑清无关,他只是一个刚刚睡醒,想要撒泡尿的男巫。

    帷帐扯开的声音惊醒了宿舍里其他的房客——肥猫团团窝在胖子的枕头上,把它圆乎乎的身子团成个球,脑袋埋在前臂弯里,听到声音,也只是抖了抖耳朵,连眼皮都懒得睁一下。而公费生豢养的那群小精灵,则打起精神,离开肥猫暖和的肚皮,扑棱着翅膀,四散飞开。

    只是转眼间,她们就端着牙膏、水杯,提着冷水壶、热水壶,捧着烫呼呼的毛巾,以及清理一新的长袍大氅,前低后高排成一排,规规矩矩的飘在郑清面前,伺候他起床。

    “你们继续睡去,这种事情我自己就能来。”年轻的公费生含糊的嘟囔着,语气却有些无可奈何。自从他帮这些小精灵们摆脱部分束缚之后,她们便将服务对象换成了他,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有灵性了。

    往日里,没有人吩咐,这些小家伙只会呆呆的挂在郑清的帐子上,从来不肯出宿舍一步,即便受到惊吓也只会用翅膀拢住头,私下里瑟瑟发抖。

    而现在,她们闲时也会溜出阳台,去花圃里摘几朵新鲜的小花儿,回来插进403宿舍那口高腰花瓶里,再将之前凋谢的花束丢到外面去;累了,也会找舒服的地方蒙头大睡,比如天文08-1班女巫们送给她们的纸房子、肥猫团团的肚皮、还有郑清的被窝——相对来说,肥猫软乎乎、热乎乎的肚皮,是她们最喜欢的床铺了。

    除此之外,小精灵们的服务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一开始的时候,她们只会帮着郑清提提衣服、找找鞋子、袜子,整理整理床铺,书桌。现在的话,她们已经能够主动烧热水、泡茶、研墨、铺纸,而且连衣物清理、规整等任务也做的井井有条。

    完全不需要郑清任何吩咐,比那些巫师家族的专业仆人们做的还要贴心、细致。

    倘若有那一天,这些小家伙举着羽毛笔,帮郑清把课外作业、乃至教授们布置的实验报告都一丝不苟的帮年轻巫师完成,恐怕他也丝毫不会感到惊奇——甚至可能还有一些期盼呢

    这种变化,既让郑清感到欣慰,又让他有些不安。

    欣慰的是,这些小精灵们似乎已经摆脱了前任主人死亡的阴影,重新开始了她们的生活;不安的是,他觉得自己如果任凭小精灵们这样服侍自己,有些不妥当。

    具体哪里不妥,他也说不上来。

    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只是个学生,毫无基础,不应该享受这样的服侍;也许是因为他一贯觉得小精灵们也是同样的智慧生命,没道理做这些琐碎的杂役;也许只是因为他没有给这些小精灵们支付过工资。

    总之,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小精灵们这样细致入微的照顾。

    就这件事,在某次前往非正常生命研究所拜访杜泽姆博士的时候,年轻的公费生曾经与博士进行过深入的探讨。

    博士对他的谨小慎微与瞻前顾后很是不以为然:

    “生命活在世界上,总要有自己的意义。她们觉得这样做很好,那便这样做就是了。如果你随意干涉她们的选择,与你所反对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至于你提到的工资,我觉得,你帮她们续命应该比什么铜子玉币更有价值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时间是比金钱、比学分更坚挺的通货。”

    “她们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你支付的……而你只是借用了她们的部分时间。非常公平,非常合理。”

    “要知道,生命诚可贵,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加一秒,减一秒的。”

    一番话有理有据,说的郑清哑口无言,也让他最终开始慢慢接受了小精灵们的变化。与他相比,403宿舍的其他巫师们显然接受的更快一些——无论是随时随地都准备好的热水、经常收拾整洁干净的书桌,还是捎带帮他们清理一新的衣物、亦或是那似乎永远新鲜着的插花,都令宿舍里其他几位年轻巫师异常满意,赞不绝口。

    脑海中的思绪一闪而过。

    郑清接过水杯,用温水漱漱口,然后接过牙刷,一边刷牙,一边靸着棉拖鞋,眯着朦胧的双眼,摇摇晃晃的挤到阳台上。

    阳台与宿舍间的门框上镌刻着许多细小、致密的符文,有保暖、隔音、挡风等诸多效果。

    越过门框,一股寒气迎面扑来,令人顿时清醒了许多。年轻的公费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忍不住用力咬住正在嘴巴里奋力工作的牙刷。

    “张嘴,你这个蠢货!”牙刷柄上的浮雕小人儿双手叉腰,气冲冲的瞪着年轻巫师,大声嚷嚷着:“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你咬着刷子,我还怎么工作!”

    郑清抽了抽鼻子,立刻重新张开嘴巴。

    “真冷!”他感慨着:“今天竟然真的下雪了!”

    今天是大雪节气,这件事他自然是知道的。昨天他还跟宥罪猎队的几位猎手们讨论过学校管理天气的某机构做事是怎样的丧心病狂。他甚至还知道某位蓝绿眼儿的掮客前几天还在四处兜售赌券,内容就是今天会不会下雪、如果下雪下多大的雪等等。

    “闭嘴!不准说话!你的舌头把刷子上的牙膏沫舔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