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十九章 雪人

第八十九章 雪人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洗漱完毕,换上干净的袍子,系上新的腰带、袖扣后,年轻的公费生神清气爽的站在穿衣镜前,咧开嘴,试着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恕我直言,先生!”穿衣镜粗声粗气的说道:“您的上犬齿有轻微外突,而且没有经过美白与打磨,并不适合露齿微笑……作为专业的形象策划师,我建议您笑的时候一颗牙也不要露出来”

    “闭嘴!”年轻的公费生冲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喊了一声,恼火的闭上了嘴巴

    “另外,今天下雪,如果外出的时候能够搭配一条黑色或者红色的围巾,那真真是极好的”穿衣镜并没有立刻闭嘴,而是继续卖力的向郑清推销它的意见

    作为一个男生宿舍的穿衣镜,除了迪伦偶尔使用它以外,其他人几乎都不怎么注意形象这让它饱受寂寞的煎熬所以,每次有人站在它面前,认真整理着装,都会收到一大箩筐各式各样的建议

    有的建议是比较中肯的,比如刚刚穿衣镜建议郑清出门的时候带一条围巾,年轻的公费生一琢磨,立刻欣然接受了但有的建议,则非常讨人嫌——比如有一次胖子站在穿衣镜前试穿自己的新礼服,穿衣镜竟然建议喝点塑身药剂再试穿那件礼服

    “我都能听见礼服的灵魂被你的脂肪撑哭了的声音!”穿衣镜尖酸的评价道:“以你的身材,穿礼服或者睡衣去参加舞会,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所幸当时宿舍里其他人都在,见势不对,强行拦下了怒气冲冲的辛胖子,让这块嘴碎的镜子免去了破碎之劫

    “我记得你说过,你已经为奥布莱恩家族服务了快四百年了,对吧”郑清对着镜子,一边照着上面的演示投影系着围巾,一边感慨着说道

    “还差一个月,就三百八十九年了,先生”穿衣镜彬彬有礼的回答着,语气中充满了自豪与骄傲:“从欧罗巴一直到亚特兰大,奥布莱恩家几乎每座古堡都留下过我的身影”

    “真不容易”年轻的公费生扯了扯系好的围巾,抻了抻袖子上的皱纹,将灰布袋塞进怀里,然后转身拉开了宿舍门

    身后传来穿衣镜略带哽咽的喊叫:“非常感谢您的肯定,先生!”

    郑清扯了扯嘴角,脚下略微停顿了一步,最终没有回头

    他其实是想说,这块镜子能完完整整存在这么长时间,真的很不容易——像这种碎嘴的家伙,搁到流浪巫师的酒吧里,估计一晚上就会碎成十七八块

    ……

    出了宿舍,屋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第一大学的大雪没有郑清以往经历的那些冬季似的,要抠抠搜搜、拖拖拉拉折腾许久,才会落下几许雪花

    在这个巫师与魔法决定的世界里,说下雪,就下雪

    要多大,就下多大

    鹅毛般的雪花不再是形容词,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事实郑清放眼望去,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纷纷扬扬的大雪不知下了多久,已经给整个校园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被,一脚踩上去,大半个脚踝都被淹没在松软的雪花里,咯吱咯吱,令人心情意外愉悦

    原本因为是周末,理论上来说,校园里的学生应该会比往日少很多

    但因为下大雪的缘故,许多童心未泯的年轻人都呼朋唤友,来到户外享受雪景喜静的,捧一本书,坐在松树下,就着明亮的光线徜徉书海;爱玩儿的,三五成群,用魔法指挥着雪花聚成雪球、雪球滚成雪人儿,然后雪人儿们摔跤、拳击,打的不亦乐乎

    老实讲,郑清非常讨厌那些用魔法玩儿雪人的家伙——因为大部分人都只顾自己快乐,全无半分公德心

    就像他刚刚从宿舍到图书馆,一路上,就被三个‘无主’雪人的雪球砸了脑袋这些雪人的主人在将它们制造完毕,玩儿过瘾之后,便弃之不顾,任由这些拥有简单本能的家伙在校园里乱逛,偶尔被挡了路,拳头大的雪球便会呼啸着从它们的身上喷涌而出,砸的人满头开花

    “别追我一个人啊!”年轻的公费生被两只雪人追的四处乱跑,抱着脑袋嚷嚷着:“我还要去图书馆呢!”

    他的身后,两只雪人默不作声,锲而不舍的挥舞着扫帚胳膊,扬起一片片‘雪沙’扑向前面的男巫,不时还从背上摸出一两颗刚刚揉好的雪团,顺风砸过去

    路过的巫师笑哈哈的看着狼狈的男巫,也没有一个搭把手,任凭他被追的连滚带爬

    “用软腿咒!”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风雪隔着空间,让郑清一时分辨不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但那个建议他却听的清清楚楚的于是绕过一株高大的悬铃木后,年轻的巫师飞快的摸出自己的法书,用力一拍:

    “我马虺隤!”

    淡绿色的光芒骤然一亮,轻柔的荡开

    那两只刚刚追杀郑清将近五百米的雪人在咒语的波动中蓦然一顿,继而轰然散开、落地,重新化作了两个安静的雪堆

    年轻的公费生长长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会被雪人追杀!”那个熟悉的声音慢慢靠近,语气中充满了好奇:“虽然这些家伙很活泼,但大部分时候,它们都不会主动攻击巫师啊”

    说话间,一个瘦瘦高高、留着马尾的黄皮肤男巫穿过朦胧的雪幕,出现在郑清面前

    是尼古拉斯,那位留过两级,曾经担任过郑清入校引导员的同班同学

    “我怎么知道!”郑清一边拍打着身上残留的雪花,一边恼火的晃着脑袋,试着将头发里那些半融化状态的冰晶也一并抖落:“刚刚路过小广场,有两伙巫师正指挥两拨雪人打仗,我就看了一小会儿,笑了笑,结果突然就有两只雪人从战场跑出来,追着我打……”

    尼古拉斯没有说话,而是绕到郑清身后,刺啦一声,从他背上撕下了什么东西

    “不出所料”留级生呵呵笑道:“有人跟你开玩笑,把符纸悄悄粘到你身后了……应该只是个恶作剧,不要紧的”

    郑清板着脸,接过那张黄色的符箓

    上面,朱砂勾勒的鲜红色符文仍旧熠熠生辉,即便绵绵的风雪也压制不住其间起伏的魔法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