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九十二章 硬通货

第九十二章 硬通货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尼古拉斯要从漫天飘舞的雪花中挑选出最漂亮的一朵送给妹妹。

    年轻的公费生既没有经验,也没有那份耐心,所以在笨拙的安慰了老生几句之后,便带着碎嘴后的懊恼,以及头顶天空中渐渐稀疏的雪花,怏怏离开了。

    只不过,这份浅浅的不愉快在呼啸的风声中很快烟消云散——更主要的原因在于,郑清约了伊莲娜在步行街见面,只要想起吉普赛女巫明亮的眼睛,他的心情总会不由自主的好转。

    自从下元节的那场冒险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骤然明朗了许多。

    吉普赛女巫虽然依旧经常缺席正常的课时,但每周末的‘符箓学辅导课’却再也没有落下过。郑清高兴之余,便在上一个周末的辅导课之后与女巫约定,这个周末轻松一下,去步行街溜达溜达。

    步行街虽然是贝塔镇首屈一指的商业大街,但囿于镇子的面积原本就不大,所以这条商业街的长度可想而知。

    所谓去步行街溜达溜达,只不过是男巫壮着胆子,换了个词的‘约会’。

    也许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学习都很辛苦,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两人解读的古代符箓越来越艰涩,常常忙碌一个下午却收获不多,所以女巫只是简单的考虑片刻之后,便愉快的答应了男巫的邀请。

    今天是周末,也就是两人约定的日子。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与往常去图书馆的时间相比要稍晚一点,但作为约会来说,又稍早了一些。郑清原想着将见面时间推迟到下午五点左右,这样逛逛街、吃过晚饭后,说不定还有机会花前月下。

    但这个建议被伊莲娜否定了。

    “今天晚上还有班级例会,据说老姚要通报沉默返潮最新的一些动态,要求全员都到的。”在回给公费生的纸鹤中,吉普赛女巫写道:“而且这几天降温降雪,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

    我不在乎降温!

    我喜欢下雪的日子!

    去特么的班级例会!去特么的沉默返潮!

    虽然在心底这样咆哮着,但郑清终究不能无视女巫的意见。折中之下,两人见面的时间便放到了下午三点半——这样的话,吃吃饭、逛逛街,两人大致有三个小时的约会时间。

    作为一次约会来说,这个时间显得稍微紧凑了一些。但对年轻的公费生来说,能够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专门的约会,即使时间再短,也没有关系。

    为了准备今天的约会,最近一个星期,男巫都在认真研究步行街哪家店的食物有特色、店里的服务员需不需要打赏小费、哪家铺子的小礼物别致新颖、从步行街这头走到另一头需要多长时间、倘若逛街途中遇到妖魔袭击他应该怎样展示自己的英勇无敌,等等等等。

    而所有的计划,都建立在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子身上。

    在走进第一大学之前,郑清对巫师世界知之甚少,拥有的巫师通货也几近于无——作为公费生,学校给他的资助都是专款专用,几乎不会以货币形式直接下发,而是使用类似‘签账’的方式与书店、服饰店、药铺等直接结算。

    囊中羞涩的公费生甚至一度打起了画符卖钱的主意。

    然而,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开学伊始,在天文08-1班的第一次班级聚会上,借着一次临场发挥,帮助李萌绘制镇压符的年轻公费生,进入了流浪吧老板的视线中。

    也因此,他拿到了一张流浪吧的金卡。凭借着这张金卡,郑清很是做了一段时间的倒手买卖,零零碎碎赚了不少闲钱。

    再后来,组织猎队、参加猎赛、捕捉妖魔等等,都获得了许多收益——尤其是一个多月前的校园杯猎赛上,郑清的宥罪猎队夺得新生赛的冠军,更是为他赢得了一大笔‘奖金’。

    只不过这份奖金不是由学校发放的。因为新生赛属于衍生赛事,猎委会赞助有限,只是给这场比赛提供了奖牌。所谓奖金,实际上是郑清在猎赛前通过博彩,押注自家猎队,最终赢得的彩金。

    这份收益非常丰厚。

    以萧笑为例,他投注了五粒金豆子,在高额的赔率下,最终换回了将近四百粒金豆子,折合玉币四十多枚。

    与他相比,郑清投注的赔率虽然低,但他投注金额大——总计三个学分、五个银角、十八枚铜子——所以最后他的收益也非常可观,足足换了十个学分!

    在第一大学,有一句俗语‘货币天然不是学分,学分天然是货币。’意思是作为第一大学知识评价体系的标度,学分从本身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真正的货币;但恰恰因为学分的严谨、稀缺、可交易、能购买大学内部资源等特性,又让其成为了非常坚挺的‘货币’。

    按照学校提供的正式流通规则,一个学分等价与一个玉币,而且只支持单向兑换——也就是说,你可以将学分兑换成财富,但不能用财富兑换学分——以这种汇率,如果你有十个学分,随时都可以在教务处兑换十枚玉币。但如果你有十枚玉币,却没有办法从学校换到对应额度的学分。

    就是这么霸王条款。

    条款虽然霸道了一些,却也无形中成为学分价值最强有力的背书。有了场上交易的价格,自然而然就衍生出了场外交易的价格。

    鉴于学分与玉币之间供应量的不匹配,场外交易的汇率常常出现大幅度的波动。明面上,一个学分只能兑换一枚玉币,但私下里,学员们之间学分的价格经常被炒到两到三枚玉币的价格,甚至会更高。

    而且一般有价无市。

    要知道,学分作为学生们学业必须品,是处于不断消费中的。不论升级、购买实验用品、进出图书馆、使用实验室,一件件必须的消费都必须消耗学分。

    但是大家获取学分的途径却很稀少。教授们的布置的任务、学校活动的奖励、参与项目的经费,等等。正常情况下,一个学生,一个学年能够获取的学分,应该是一百二十分左右。除去要准备一百个学分升级用,其他二十个要支持他使用学校所以的设备。

    捉襟见肘,是每个第一大学学生最沉痛的记忆。

    这就造成了学分成了学生间最硬的通货,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