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零四章 第十五周

第一百零四章 第十五周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第一大学的大部分学生而言,入校的第十五周,显得有些无聊。

    猎月已去,新年还早。在这个不早不晚的星期里,既没有特殊的传统节日或者额外的法定假日;也没有学校或者学生会组织的有趣活动;更没有谣传已久的兽潮,从沉默森林里铺天盖地涌入学校,肆意释放它们的恐怖。

    用一句话来形容,可以说得上是‘平平淡淡,乏善可陈’。

    而对天文08-1班的学生们来说,这个星期里唯一值得说道的,就是他们班上那位擅长符箓学的公费生,不知什么缘故,开始戴上了墨镜。

    一副骨质镜架,纯黑镜片的宽大墨镜——不论是上课、吃饭、还是出早操,年轻公费生的脸上始终都架着这幅墨镜——粗粗看上去,几乎将他半张脸都遮挡住了。

    不止一个人曾经好奇的询问郑清,为什么突然开始戴眼镜。

    但年轻的公费生始终笑而不语,对这个问题含糊其辞。倒是与他同一个宿舍的几位男巫提及这件事的时候,颇有谈兴。

    只不过事后大家总结时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说辞都有不同。

    比如萧大博士的解释是,郑清在练习一门高深的占卜术,据说传自鬼谷子大师的‘盲派’算命法——这门法术需要对‘盲目’有深刻体验的情况下才能练习成功——而郑清戴着墨镜,就是为了提高练习这门占卜术的效率。

    而辛胖子的说辞与萧笑有些类似,只不过在具体科目上有所不同。

    “清哥儿的画符技巧练到瓶颈了,”胖子煞有介事的向询问他的同学解释道:“你知道,他早就掌握了巫师联盟公布的全部一千两百九十六个标准符文,比大部分注册巫师懂的都多!要知道,按照巫师联盟的标准,注册巫师也只需要学会三百多个符文。”

    “他现在需要的是突破!”

    “突破,你懂吗?”

    “就是闭着眼睛,也能一蹴而就,提笔就勾画出标准符文的程度!他现在开始戴墨镜,就是要慢慢适应弱光线下勾画符箓,为以后进一步突破打下坚实的基础!”

    相对于前两位九有学院的舍友,403宿舍最后一位来自星空学院的同学给出的解释就更加离奇了。

    “他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迪伦在某个私人圈子的聚会上,向一位好奇的女巫解释道:“你知道,九有学院都是一些书呆子,也许他们知道一六四五年五月下旬妖精叛军攻入金陵坊后具体袭击了哪些目标;也许他们能扳着手指头对龙血的三十六种主要用途侃侃而谈;也许他们能在五分钟内默写三道常用咒语。”

    “但他们对‘形象工程’一无所知。”

    “他们很少有人知道金色的袖扣能不能搭配灰色的长袍,红色的腰带上挂着一本黑色封皮的法书会不会显得土气,还有怎样笑才能挤出漂亮的法令纹。”

    “在下不才,忝为郑清同学最新的形象策划师……我觉得他在学校的曝光程度已经非常充足了。他现在需要的是神秘感……神秘感,知道吗?这是魔法最大的魅力所在!”

    “不是依靠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或者沉默寡言就能塑造这种形象的。他还需要一些外在的小技巧。比如一副墨镜。”

    必须承认,这些真真假假的解释很好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大部分时候,大家聊着聊着就会从郑清戴着的墨镜这个话题上,转移到鬼谷子的‘盲派’占卜是不是真的存在、一千两百多个符文应该怎么记忆、以及不同法令纹的面相有什么区别,等等。

    而郑清则往往会趁此机会,悄无声息的溜走,把剩下的麻烦交给身后的伙伴们。

    是的,麻烦。

    他现在有一大堆烦心的事情。

    比如一双红彤彤的、仿佛红宝石一样的眼珠子。按照巫师世界普罗大众的看法,这是纯种的妖魔才会拥有的眼珠子。倘若有人顶着这么一副眼珠子出现在贝塔镇的大街上随便溜达,不出五分钟,就会被人砸七八道诅咒、踩八九个陷阱。

    自从上周末跟着伊莲娜在临钟湖边溜达了一圈,然后顶着这么一双通红的眼珠子回宿舍之后,他差点被其他三个人用咒语砸个半死——幸亏那些小精灵舍命相救,挡在了年轻公费生面前,让博士等人投鼠忌器,给了他解释的机会。

    再比如他的‘异常精神状况’。按照萧笑与释缘小和尚共同的判断,自从校猎赛之后,郑清的精神状态就趋于敏感、易变,用传统的说辞就是‘易被心魔入侵’,用现代的术语就是‘精神分裂后遗症’。

    最近临钟湖畔的遭遇也印证了这一点。校医院在关于郑清的‘异常红眼症’——这是学校的治疗师们特意为郑清构建的专业名词——诊断报告中,就非常明确的提出,他相对脆弱的精神状况是诱发这一病症的间接原因,并建议他尽量保持精神愉快,心平气和的状态。

    虽然郑清已经每天都在认真诵读释缘传授的那本《多心经》,但病去如抽丝,精神方面的损伤比起外在身体的破损,更难修复。

    除此之外,前段时间因为校猎赛上夺得新生赛冠军而传出的‘作弊’流言,虽然已经渐渐消弭,但仍时不时有人找宥罪的麻烦,想踩着他们上位;还有蒋玉打算变成猫诱捕那个曾经杀害小猫的凶手,这项凶险的计划也一直是扎在郑清心底的一根刺。

    生活如此‘多姿’,把年轻公费生累弯了腰。

    即便如此,他仍旧大踏步向作死的方向跑去,不惮于给自己背上再添加一点别的负担。

    “你那边查的怎么样了?”郑清坐在书山馆二楼一处靠窗的座位上,一边歪着头,看向波光粼粼的临钟湖,一边懒洋洋的问着旁边的萧大博士:“我的D区1-2至1-9都已经查完了,没有什么新发现……这七排书架上都是关于草药的,所有涉及‘临钟湖’的资料都是有关湖中魔药种类与采集方式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