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零六章 魔法禁步

第一百零六章 魔法禁步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伴随着匆匆的脚步,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郑清眼前。

    蒋玉怀里抱着几本厚重的工具书,一溜小跑,赶到了李萌身边。也许因为已经下课的缘故,她身上并没有穿着九有学院的大红色长袍,而是换了一条暗红色的针织裙。裙摆不长,仅到膝盖左右,下面穿着一双同样颜色的长筒靴。靴子与裙摆之间留下两三寸的空隙,露出一小截白皙的颜色,与上下形成非常醒目的对比。

    郑清的视线在那一小截白皙上停顿了一下,然后感觉目光仿佛被蛰了一下似的,慌忙避开,唯恐被人察觉,认为自己‘孟浪’‘不礼貌’。

    顺着裙摆向上,女巫的腰间系着一条宽大的黑色腰带。腰带正前方中央是一枚略带哑光材质的系扣,看上去有些像皮质,但也可能是对光线不敏感的某种玉石。

    在往上,女巫的颈间挂着一条长长的围巾,柔顺的丝质表面绣满了细小的金银色符文,不时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光晕从围巾表面掠过——郑清有理由相信,这条围巾不仅仅只是拥有简单的保暖功能——也许因为在图书馆内的缘故,蒋玉并没有将围巾系上,只是简简单单的挂在了脖子上,顺着左右肩胛自然落在身体两侧,露出针织裙V形的领口。

    年轻公费生的目光在那个v形领口处停顿了一秒钟,也可能更短的时间,立刻挪开,继续向上移动着,然后终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不知为什么,当他看见蒋玉板着脸的模样后,心底莫名有些发慌,不由自主收回目光,竭力将视线落在自己手中的《禹步详解》上,却又下意识的竖起耳朵,想听到点什么。

    蒋玉并没有立刻向几位男巫打招呼,而是压低声音,小声训斥着李萌:

    “萌萌!这里是图书馆,不是酒吧沙龙!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小心被图书馆的管理员捉住后扣掉你的操行分数!”

    虽然图书馆的问讯处并不在郑清他们所在的楼层,而且目之所及,图书馆里最近的一位管理员都与他们相隔了数十个书架。但李萌听到蒋玉的警告之后,仍旧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的向远处瞄了一眼。

    幸运的是,郑清他们占据的这个角落非常隐蔽,周围也没有其他学生,所以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引来其他人不满的视线。

    “我也没吵吵呐。”小女巫嘟囔着,撅起嘴,嘴巴仿佛能挂上一个油壶。

    “隔着三排书架我都听见你嚷嚷了!”蒋玉抬起下巴,声音虽然仍旧不高,但语气却比之前更严厉了:“如果你继续这么跑来跑去,四处乱蹿,那下次来图书馆之前,我会给你身上挂两件魔法禁步!”

    旁边,辛胖子把脑袋埋进几本书后面,发出了沉闷的低笑。

    郑清无声的咂咂嘴,摇摇头,为小女巫默哀了一秒钟。

    普通的禁步只是一种饰品,以彩线缀连起珠玉、璎珞,挂在女子腰间,用来压制裙摆;佩戴它行走之时,珠玉相击,发出轻重得当、不缓不急的悦耳声响。倘若声音节奏混乱、无序,则会被认为失礼——但这种限制仅属于无形的制约,如果佩戴者并不在意礼貌问题,则禁步就没有任何效果了。

    而魔法禁步则修正了这一缺失。

    佩戴魔法禁步的人,会被魔法限制,走路不能大步、跳脱,更不能疾跑,只能规规矩矩四平八稳的走——许多出身古老巫师世家的女巫们,在小时候都曾经被强制佩戴过这种魔法佩饰——有些更高级的魔法禁步,还会限制佩戴者说话语速、音调、甚至身形、坐姿等等要素,对许多年纪不大的女巫来说,戴着它们着实是一种惩罚。

    因为上学的缘故,李萌在学校的时候被家里允许不戴那些束缚类的佩饰,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随意放飞自我。如果她在学校的‘监护人’,也就是蒋玉,认为需要使用某些‘工具’来修正小女巫不雅观的行为,学校自然也不会因为几个小佩饰而为难她们。

    听到蒋玉的训斥之后,李萌原本撅起的嘴巴飞快的收了起来,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

    “呀呀,表姐,你抱这么多书会不会很累!”她身子微微向前倾着,伸出短短的小胳膊,强行从蒋玉怀里‘夺下’那几本厚重的工具书——郑清发誓,如果李萌像苏芽那个小狐女一样身后有条大尾巴,那么现在那条尾巴肯定正摇的飞快!

    蒋玉一时不查,便被李萌夺下那几本书,还在愣神的时候,小女巫便踢踢踏踏飞快的向图书馆外跑去,边跑边说:“我去帮你把书放到书桌上!”

    “慢着点!图书馆里不要跑!”蒋玉在她身后追了几步,小声喊道。

    不远处,小女巫费力的抬起半只胳膊,胡乱的摆了摆,然后一转身,便拐到一座高大的书架后面,消失不见了。

    蒋玉停下脚步,微微叹口气,终于回过头,看向坐在窗边的几位男巫。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她脸上挂起带着几分尴尬的笑容,小声说道:“下次我会提醒萌萌注意一下的……”

    “提醒一下就可以了,不用给她上魔法禁步吧。”辛胖子抬起头,吭哧吭哧的补充道:“我是说,听说戴那玩意儿对小巫师身体不好。”

    蒋玉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我只是吓唬她一下……小时候我被家里强制戴过一段时间,印象深刻,觉得没有比那种东西更糟糕的发明了。”

    在她说话的时候,郑清仍旧一本正经的埋头手中的那本《禹步详解》,手中的羽毛笔勾勾画画,在旁边的笔记本上做着摘要,一副认真学习的模样。

    旁边的萧大博士终于看不下去了。

    “咚!”他从桌子下面非常用力的踹了年轻公费生一脚。

    “你干嘛踹我?!有病吧!”郑清抬起头,一边拍打着腿上的鞋印,一边大惑不解的看了萧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