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异常的检查结果

第一百三十六章 异常的检查结果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蒋玉走的异常干脆。

    杜泽姆博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脸上带了几分忧虑的神色,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旁边的老仆康斯坦丁看看女巫,再看看自家少爷,欲言又止,但最终没有开口。

    郑清站在原地愣了愣,连忙七手八脚收起地上的纸箱,想要跟着女巫一起离开——在他看来,既然博士已经帮小精灵们检查完毕,而且没什么毛病,那他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有这个时间,他还不如去流浪吧转一圈,说不定能遇到某个刚从沉默森林打猎回来的巫师出手砂时王浆呢!况且,他也想追上蒋玉,问问她之前与杜泽姆博士争执的问题是什么,还有她打算变成猫诱捕凶手的计划,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只不过,当他刚刚抱着纸箱站起身,便被杜泽姆博士一把拽住了胳膊。

    “再来这里之前,你喂小精灵们吃什么东西了吗?或者说,你对她们施展什么魔法了吗?”杜泽姆博士扯住郑清的胳膊,紧紧盯着年轻的公费生,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你有没有私下里配制什么药剂喂给她们?”

    “喂她们吃什么东西?没有呀!”郑清被杜泽姆博士的问题问的有些发懵,仔细思索了半天后,才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回答道:“除了露水与花精,她们原本就不吃什么东西……而且你也反复叮嘱过这件事,我是绝对没有随便喂的……另外,我们宿舍的人也都知道轻重,没人给她们乱喂东西。”

    “至于魔法……你觉得我们一群一年级的小巫师,能对这些小精灵施展什么奇奇怪怪的魔法。”说到这里,郑清索性翻出自己的法书,在博士面前哗啦啦翻动着:“呶,上面这些咒语就是我这几个月的学习成果……最熟练的是束缚咒,最高级的一道咒语是‘元辰守护咒’——元辰守护我们只是练习了一下它的前置咒式,还没有学习在什么时候使用这道咒语呢。”

    杜泽姆博士皱着眉,一边听公费生絮絮叨叨的解释,一边翻开郑清手中的法书,细细检索了一番。

    一边看,一边喃喃着,连道不可能,不魔法。

    “发生什么事情了?哪里不魔法?”年轻的公费生对此非常好奇。

    博士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疑问,而是询问了另外一件事:“之前你把箱子交给我的时候,小精灵们是睡着的,对吧……她们当时为什么睡觉?”

    说着,他指了指郑清怀里抱着的纸箱。

    郑清低下头,箱子里,小精灵们不知什么时候又一次用翅膀裹住身子,陷入了沉睡。

    “这有什么奇怪的。”郑清抬起头,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心底也莫名多了几分烦躁:“我们在纸屋里挂了好多保持温度、防止噪音、以及平心静气的符咒,以维持纸屋始终处于恒温恒湿的状态。在那种环境下,就算一头巨龙都会陷入沉睡,更不要提一群小精灵了……这应该没有违反前辈之前的叮嘱吧。”

    “只有这些?”杜泽姆追问了一句。

    “您可以自己看看。”郑清伸手将纸箱递向博士,同时也追问了一句:“有什么不妥吗?”

    杜泽姆博士并没有接过纸箱,而是皱着眉继续思考,一边想,一边嘟嘟囔囔的回答道:“不妥?没有什么不妥……或者说,不是不妥,而是好极了!没有比这更好的情况了。”

    “好极了?”郑清扬起眉毛——他觉得从刚才到现在,杜泽姆博士说话一直有些颠三倒四,显得非常没有逻辑——年轻的男巫忍不住侧过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老仆人。

    康斯坦丁完全没有留意这边的谈话。他正指挥着一柄鹤嘴锄给暖棚中的苗圃松土,旁边,灌满清水、杀虫剂与肥料的几口颜色各异的铜壶正漂浮在半空中,叮叮咚咚互相撞击着,等待老仆人召唤。

    “是啊,好极了。”杜泽姆博士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根羽毛笔,将其倒置,握着笔尖,然后把长长的羽毛伸进纸箱里,挠了挠一只正在熟睡的小精灵。

    那只小精灵虽然闭着眼,却非常敏捷的抬起手,将蹭到自己身边的羽毛给拍开。

    “看见没有?她们的反应没有丝毫降低,真的只是睡着了。”博士仿佛证明了什么事实似的,转头看向年轻的公费生。

    郑清一脸茫然:“不然呢?!”

    “最开始你把箱子递给我的时候,我看着她们沉睡,以为是因为药效递减的缘故,她们开始陷入混沌了。”博士解释着,将那支羽毛笔重新颠倒过来,然后凭空虚画,在半空中写出一串串流畅的符文与推导公式,同时语速飞快的说道:

    “……但检测结果出来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这些小精灵的情况非常好,好的令人难以置信。她们现在的状态几乎与刚刚服药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完全没有药效递减的任何表现。……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情况。”

    不需要他说,郑清也知道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情况。

    公费生屏住呼吸,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那支羽毛笔在半空中留下的每一道划痕。但可惜的是,虽然他能够辨认出博士是在做可能性分析,但除了公式中的符号之外,他几乎一句话都看不懂——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博士写的每一个字与每一个符号、每一个数字他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就看不懂了。

    杜泽姆博士似乎也没有为年轻巫师解惑的打算,而是一边推导着,一边念念有词:

    “按理说,现在已经到了那服药剂效力的末尾,这些小精灵们应该表现出嗜睡、反应迟钝、行为混乱等症状……但是按照你记录的表格,还有我的检查结果来看,她们完全没有出现上述症状。”

    “这非常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但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剩下的那个即便再不可思议,也是事实——就目前而言,唯一与这些小精灵有过深入交流与接触,而且会对她们产生清晰影响的因素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