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贝塔镇西区第五十四号院

第一百四十一章 贝塔镇西区第五十四号院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纸鹤冲出办公室后,拍打着翅膀,飘飘摇摇,迎着寒风一路逆行。

    途中它曾遇到几只不畏严寒溜出树洞玩耍的双尾松鼠,那些捣蛋的啮齿类动物仗着它们能用尾巴在空中滑翔的能力,一度试图捕捉这只纸鹤。

    只不过,它终究是九有学院院长大人亲自揉出来的纸鹤,因而只不过多拍打了几下翅膀,便轻而易举的逃脱了松鼠的魔爪。

    飞出办公楼,越过小广场,穿过漫长的林间小路,纸鹤没有选择径直飞过临钟湖——虽然现在湖面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但这丝毫没有降低这座大湖上空散发出的危险的气息,因而它绕了一大圈,顺着环湖长廊的走向,向学府外飞去。

    它的目标,是贝塔镇西区的一座大宅子。

    与住满那些低贱戏法师的贝塔镇北区,或者住满贫穷低阶巫师的贝塔镇南区不同,贝塔镇西区一向被巫师界认为是一片上流社区——包括奥布莱恩、塔波特、卡伦、钟山蒋氏、蜀中唐氏、大都会布莱尔家族等众多巫师世家,都在这片社区拥有他们的物业。

    青丘苏氏自然也不例外。

    位于贝塔镇西区的第五十四号院,是一座拥有漂亮花园的大宅子。这样规模的宅子,在寸土寸金的贝塔镇上非常罕见。

    与院子左右的邻居相比,五十四号院看上去相当平易近人——因为这片院子周围既没有青灰色的高大院墙,也没有那些面貌狰狞、颜色深沉的恐怖石像鬼时时刻刻的盯着过路人看,更没有在离大门十米远的地方竖起一块写着‘私人领地’的木牌。

    整座院子的格局相当开放。

    小臂粗的原木栅栏高仅一米左右,原木之间的缝隙足够成年人伸进去一个拳头。

    栅栏外,是一条浅浅的小溪,水深不没脚踝,清澈见底,水底布满了五彩斑斓的小石子,不时还能看到一条条金红色的小鱼儿摇头摆尾的从石缝间穿梭而过——即便是在隆冬季节,这条小溪也没有丝毫结冰的倾向,而是一如既往的淙淙流淌着。

    小溪外侧,倒是有几块灰白色的大石头,安安稳稳的靠着溪水,坐落在园子最外侧。只不过这些石头上没有雕琢一丝一毫的魔文,更像是一张张充满自然情趣的‘椅子’,供往来走路累了的行人歇脚用的。

    栅栏内,是一片灿烂的花园——挂在栅栏上的蔷薇,柔顺的枝条、圆润的花朵、重重叠叠的花瓣,淡紫色、粉红色、白色,各种颜色在翠绿中堆叠着,活泼中透露出几分庄重;此外既有玫瑰、杜鹃、菊花、葱兰这些妍丽的花,也有狗尾巴草这样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更不乏疏斜着依靠在假山石侧的几株翠绿的竹子。

    还有环绕花圃的那些小树——这片花园里并没有许多巫师家种的那些俗气的玉兰、银杏,或者充满诡异风格的接骨木、槐木——而是一株株排列整齐的小白杨与泡桐。因为树龄都不大,所以这些小树的表皮看上去都非常干净,白嫩,与花圃间那些五彩斑斓的花朵相映衬,显得格外出彩。

    总之,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这片花园大约可以称得上是‘苍石红泉少隐家,牵牛延蔓绕篱笆’了。

    被这片花园环绕着的,是一座红瓦白墙,燕脊飞扬的阁楼。

    上午十点多,正是一天中阳光最活泼的时候,公馆的女仆长苏蔓原本正指挥着几只蓝色的小精灵捕捉藏在花丛中的花精子与草精子们,这是她现在每天上午必做的工作之一。

    如果是夏天的时候,她并不需要天天来清理这些小东西。但是到了冬天,整个贝塔镇上,也许只有这座公馆还维持着这么一片花花绿绿的世界,自然而然,吸引了大量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不速之客’。

    尤其今年沉默返潮来的比往年更早了一些,森林中的许多小精灵都被饥饿的野兽没捕捉了精光,跑出来的,也没有能力再挖一个小洞,筑一个温暖的小窝,储存足够过冬的粮食了。所以,这片仍然盛开着的花园,就成了这些小精灵唯一活命的机会。

    因为现在看守青丘公馆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小丫头,便是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嬷嬷,也不喜欢外面这些妖艳的景色,更多时候都呆在屋子里,倚着靠枕打盹。而年轻的小丫头们,最是不缺乏爱心了——虽然囿于职责,她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豢养这些小精灵,却不妨碍她们灵活的把握时间,允许这些小家伙们每天早晚在花园里采一些花蜜、果子之类的充饥。

    当然,这个时间必须是每天公馆开门前与落锁之后——比如大中午的时候,倘若有客人拜访,路过花圃,不小心看见一群穿着破烂草叶的精灵光着腚吱哇乱叫,从他们面前穿过,那也太不像话了。

    苏蔓现在的工作就是趁公馆的主人还没有出门的时候,将园子打扫的干净一点。

    “现在都十点多了!太阳都快上中天了!你们总赖在这里我们没办法交代了!”女仆长蹲在一丛杜鹃花面前,看着正埋头花瓣里大口舔舐花蜜的几只花精子,苦口婆心的劝道“晚点再来怎么样?晚上落锁后,我给你们多准备一碗百花蜜……不加水的!”

    几只花精子似乎没听见她的话,仍旧锲而不舍的将脑袋埋在花朵中央。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苏蔓终于按捺不住,抖了抖手指,指挥着几只蓝精灵,提溜着那些花精子的脖子,将她们丢出栅栏外面——不论是花精子还是草精子,虽然并不喜欢冬天,但并不意味它们畏惧严寒,相反,还有许多花精子都非常喜欢在寒梅开放的时候在雪花中跳舞。只不过冬天它们的身体对能量消耗很大,而能够获取的食物又很少,所以巫师们便很少在寒冷的冬季看到它们的身影了。

    清理完花园中的‘害虫’后,苏蔓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迎着灿烂的太阳,满意的打了个哈欠,开始考虑要不要现在去喊小姐起床。

    就在这时,她看见一只纸鹤晃晃悠悠的穿过院门口那株大柳树,啪叽一声撞在了门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