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鼠仙人的第一次露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鼠仙人的第一次露面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叮当耳朵的印象中,老祖宗是只非常特殊的大老鼠。

    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老祖宗的个头与普通老鼠相比,差距不可以道里计——也许是因为老祖宗在自己身上施加了特殊的魔法,也许只是因为老鼠的脑子容量有限,总之,每一次觐见之后不久,叮当耳朵都会忘记老祖宗具体的模样。

    唯有它高大的身影,深深镌刻在这只年岁不大的老鼠灵魂深处。每每回忆起了,总会让它感受到那股发自内心的颤栗以及仰望感。

    而今天,再一次见到老祖宗,它又一次醒悟了自己的仰望感从何而来。

    “好大!”

    “太大了!”

    在见到老祖宗的第一眼,叮当耳朵与叮咚耳朵两只穿着青马甲的老鼠便不约而同的赞叹出着句相同意思的话语。

    因为出现在它们视线里,坐在大厅尽头、落地窗前那座宽大的黑色太师椅上的老祖宗,个头足足有近一百六十公分高低。

    不夸张的说,倘若老祖宗披着黑袍、遮了面孔,走在校园里,没有人会认为它是一只老鼠,只会认为它是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巫师——对于第一大学的绝大多数巫师来说,这个身高似乎并不起眼。但对于鼠族的其他成员来说,这个高度的差距就非常非常显著了。

    “注意你们的言辞!”

    带路的红马甲老鼠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身后的两只青马甲,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抱怨道“为什么每只老鼠进来都要说这样的废话!”

    叮咚耳朵听到训斥后,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耳朵唰的一下贴在了脑门上,尾巴也变得僵直了,这让它接下来走路的时候显得跌跌撞撞,愈发有些失礼。

    与之相反,叮当耳朵则大着胆子,抬头瞅了一眼老祖宗。

    因为它们距离那张椅子还很远,所以叮当耳朵非常幸运的看见了老祖宗的全貌。

    映入它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看上去有些胖乎乎的鼠脸。厚厚的眼睑与眼袋堆叠在一起,形成了数层褶皱的缝隙,让人很难分辨它的眼睛到底长在什么地方;两颊的赘肉顺着法令纹的方向耷拉着,与脖子间的赘肉互相挤压,让它看上去长了层的下巴。

    老祖宗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鼓鼓的肚皮将袍子撑出一个有趣的弧度。袍子外面,他还穿了一件白色的马甲,只不过与其他老鼠的马甲不同,老祖宗穿着的马甲没有系扣,是开襟着的——这并不难理解。毕竟拥有那样壮观的肚皮,正常的马甲都很难系上扣子。

    此刻,它正腆着肚皮,双手搭在太师椅的扶手上,安安稳稳的坐着。十几只蓝精灵捧着笔、墨、纸、砚、以及文件、印鉴等各色书房工具,伺候在左右,还有两只穿着红马甲的老鼠站在老祖宗的肩头,小声向它汇报着工作。

    三只老鼠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依次来到老祖宗的脚边,亲了亲他的尾巴尖。

    “唔,来啦?”

    太师椅上,鼠仙人——这是鼠族老祖宗在第一大学公文卷宗中的正式称呼——低着头看了一眼靠近他脚边的两只穿着青马甲的老鼠,语气显得很和蔼“听说你们在外面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黑猫?”

    “是的,老祖宗!”

    叮当耳朵立刻勇敢的举起爪子,大着嗓门,语速飞快,吐字清晰的将自己与那只黑猫交涉的故事重复了一遍——包括它如何在树上与猫涉、如何勇敢的走下大树、走进猫群之中与那只红眼睛的可怕黑猫交谈。

    其间还夹杂了它利用语言技巧,从某个矮个子巫师手中赚取几粒亮晶晶石头——为了加强说服力,它还将那些几粒小钻石用黑绒布托着,呈送到老祖宗面前——以及它与黑猫进一步加大商贸交流的计划。

    临末了,它还用华丽的辞藻,描述了一番自己与那只试图跟踪自己的黑猫斗智斗勇的过程,尤其突出它临危不惧,大义凛然痛斥黑猫的形象。然后这个小故事以黑猫被它点燃的‘穿云箭’吓的落荒而逃而结束。

    “但是,我所有的遭遇都是有价值的!就像老祖宗之前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是宝物就是信息’……而我今天就带来了这样的信息。”

    在做最后的总结陈词时,叮当耳朵举着一粒亮晶晶的小钻石,目光灼灼的环顾左右“那只黑猫还有跟它一起的巫师想从我们这里收购食尸甲虫。”

    “食尸甲虫!那些在地下世界泛滥的小虫子,我们可以随随便便拿出一千只!一万只!甚至十万只!这些虫子在我们的世界,并不比一群蜘蛛更美味。”

    “但是我们可以用这些废物,从黑猫,或者巫师们手中换取一些未开化的鼠类,以及大量的,亮晶晶的宝物!”

    “还有比这更划算的生意吗?!”

    原本侍立在太师椅左右的红马甲老鼠们,目光追随着那颗闪烁着美丽色彩的小石头,不约而同的点着头,摇着尾巴。

    叮当耳朵满意的抖了抖胡须,微微鞠躬,然后毕恭毕敬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在它之后,叮咚耳朵也结结巴巴的描述了一遍自己的故事。

    当然,与叮当耳朵相比,叮咚耳朵的故事就有些凄惨了。无论是装死被森林猫捉去,还是逃跑被布偶猫压住尾巴,都让它在自己的故事里显得有些凄惨——所幸它凭借不错的打洞技巧戏弄了一番猫群,让它或多或少赚回了一点印象分。

    两只穿着青马甲的老鼠讲完自己的故事之后,屋子里一时陷入沉沉的安静之中。

    鼠族的老祖宗坐在它那宽大的太师椅上,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似的。

    许久,它的脑袋才微微动了一下。

    “很有趣的经历……也许你们的选择是对的。”鼠仙人的胡须微微垂下了一些,声音显得有些浑浊,它叹着气说道“真是可惜。因为天赋不高,以前我一直没有好好学习占卜术……否则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说罢,它又沉默了一段时间。

    “说人话的黑猫……还有一双红眼睛。”鼠族的老祖宗眼睛仍然闭着,脑袋却不由自主微微仰了仰,似乎想抬头看向天空。

    橘黄色的火苗在荷叶灯盏间欢快的燃烧着,跳跃着,不时发出噼啪的小声炸响。

    “难道又有人选择了这条道路?”它喃喃着,沉默着,良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