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白与黑

第一百六十二章 白与黑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变猫就是郑清的第三套计划。

    当然,想要实践这个计划,郑清仍旧需要准备一个恰当的借口。就像第一套计划中,他因为要去老姚的办公室,所以‘不得不’放弃青丘公馆的工作;第二套计划中,他是在实践课上‘受伤’,也被迫退出了青丘公馆的工作。

    最初敲定第三套计划的时候,郑清并没有想的多么复杂。

    他只打算周五下午实践课上请半节课的假,然后独自一人偷摸变成猫,直接溜到学府后苑的那片林子里。

    那片林子里藏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一只黑猫躲进去,就像一滴水落进了湖泊中,溅不起一丝涟漪。郑清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从校园里消失掉。

    整座第一大学唯一知道他是一只猫的,满打满算也就一掌之数。而其中的大部分人,又要跟着李萌去青丘公馆当苦力,绝对没有机会发现在树林里溜达的某只黑猫。

    只不过一方面周五下午请半节课的假并不容易,而且事后向李萌萧笑等人解释时又很难找到恰当的借口,所以这套方案只是作为备选中的备选,列在了最后的位置。

    但随着前两套方案‘中道崩殂’,郑清不得不启用第三套方案。

    与最初的计划不同,年轻的公费生在打算实施第三套方案时,忽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他仍旧可以用姚教授作为借口。

    因为在符箓课上,全班人都知道他收到老姚的一只纸鹤后离开了教室——有符箓课章老师的背书,没人会质疑那只纸鹤的真伪——有了‘不可抗力’的影子,年轻的公费生完全可以拉大旗作虎皮。

    等到萧笑等人忙活完回到宿舍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从外面回来,然后向伙伴们抱怨老姚的差事真不是人做的,他被带到一个隐蔽的小黑屋实验室呆了一整个下午,巴拉巴拉。

    横竖没人会去找九有学院的院长大人对质。

    而且也不会有人质疑他那番话的真伪——毕竟连青丘公馆请几个短工都要签署沉默契约,更不要提第一大学的实验室了。

    再加上可以变成猫散散心。

    简直是一举多得!

    原本这套计划中另一个稍显困难的部分,也就是郑清需要请半节课的事假。正常情况下,如果没有非常过硬的理由,学生很难随堂请假的。这个困难在符箓课抢占实践课的课时之后,也自然而然消失了。

    因为符箓课的章老师对于第一次摸底考试就默写了全部基础符箓的公费生一直优渥有加,只要理由过得去,她非常乐意给郑清一些优待的。

    黑猫一边美滋滋的在心底琢磨着自己的这一整套方案,一边顺着草坪边缘的石阶,脚步轻快的向后苑深处的小树林跑去。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猫群就在那个方向。

    当郑清从宿舍阳台溜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五点整的关口。学府内,绝大部分课堂都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而告一段落。

    从宿舍,到小树林,一路上不断涌现一群群的年轻男女巫师们——仿佛一阵过境的狂风,携带着嘈杂的喧闹与熙熙攘攘的气氛——因为顶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所以黑猫需要很小心的挑选自己前进的路径,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争取不惹麻烦。

    这一次,墨菲定律没有发作。

    借着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以及他那身颜色深沉的皮毛,黑猫安安稳稳的溜进了小树林里,找到了自己的猫群。

    就像郑清第一次看见猫群一样,这一次,猫群仍旧懒洋洋的挂在树枝间。白色、黑色、橘色、三花、虎斑、蓝绿眼,等等等等,大大小小的毛团你一堆、我一团,错落有致的蹲坐在一株老槐树的叉叉丫丫之间。

    个头最大的森林猫仍旧一副黑猫老大它老二的模样,占据着整棵大树高处最结实的那根突出的树枝,两只前爪搭在一起,下巴微微抬起,眯着眼神,感受晚风吹过。几只个头同样较大的短毛、沙特尔、缅因猫则环绕在它的周围,一副忠心耿耿狗腿子的模样。

    还没长大的布偶猫就没有那么霸气了,它趴在槐树的最下方,但也是最结实的树干分岔处,与一群同样娇小的折耳猫、波斯猫们耳鬓厮磨。

    黑猫来到树下,轻轻咳嗽了一声。

    树上,原本安逸巴适的大小猫咪齐刷刷的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看向树下。黑猫仰头望去,一片密密麻麻的彩色猫眼,在这片阴暗的角落里闪闪发亮。

    倘若是一位巫师路过看到这样的场景,定然会感到头皮发麻,SAN值狂掉。但换了猫身的黑猫一眼望去,心底反而意外升起了几分亲切感。

    不对不对,这种感觉不对。

    我不是一只猫!

    只是一个披了猫皮的巫师!

    黑猫用力晃了晃脑袋,摆脱潜意识浮现出的那份亲切感,然后一个助力跑,唰唰唰蹿上了大槐树,一路踩着大小猫们的脊背与脑袋,最终爬到了一处不是最高、但最稳妥、避风的树杈上面。

    然后他一脚将原本卧在那根树杈上的一只蓝猫踹了下去。蓝猫可怜巴巴的喵喵叫了几声后,缩头缩脑的换了一处稍低位置的树杈,重新安顿了起来。

    而槐树上的其他猫咪们,也在经过十几秒钟短暂的骚乱后,很快恢复了最初的安逸。

    黑猫把两只前爪揣在肚皮前面,勾着尾巴,眯着眼,感受着流经这株大树的温驯寒风。

    是的,温驯的寒风。

    不知是这株槐树被学校的某些巫师魔改过,还是因为这株大树曾经藏匿过太多阴灵导致阴极阳生。总之,虽然现在校园里已经是数九寒天,但在这株大树周围,黑猫却感受不到那种刺骨的寒意。

    只有些许涌动的冰凉,拂过猫毛与树皮。

    也难怪这些好动的猫咪能够耐着性子窝在这株大树上。

    夜色越来越深,月色也越来越亮。似乎只要在学校范围之内,天空永远不会缺少那抹闪亮的色彩。

    沉寂已久猫群忽然又有些骚动,将昏昏欲睡的黑猫惊醒。

    郑清伸着脖子向树下望去。

    一只尺许高低的小白猫,正仰着脖子,朝树上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