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等我回家 > 第181章 只有你才能捅我
    “找了你很久,终于还是在老梅的面前碰到了!”

    外面的人顺着光照的方向走了进来,七八个的样子。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脸,但这说话之人的声音不是李毕沙还能有谁?

    “李老大应该高兴和异常忙碌才对,怎么有时间找我?”虎子说着梅飘飘听不太懂的话语。

    李毕沙一行人走了进来,将虎子迅速的围在了中间后说道:“你小子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梅哥生前让我找到你,把你小子给剁了喂狗,想必你不会没有收到风声吧?”说这话的时候李毕沙习惯性的仰着头,一副再次成功上位者的派头。当然他成名已久,虽然沙李会早已经名存实亡了,但他毕竟也是江城黑道上的传奇人物。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要将我剁碎了喂狗?”虎子笑呵呵的问道。

    “我看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真不明白还是假糊涂,你讹走我梅哥巨款,拐走我侄女飘飘,这还不够?”李毕沙说得动之以理,嘴里一个哥一个侄女的。

    梅飘飘对李毕沙不是很了解,只是见他经常跟自己的父亲一起进进出出。这傻丫头居然还有些感动。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李毕沙说道:“李叔叔,你不要怪虎哥了,是我自愿跟着他走的!”

    李毕沙一听,虎哥?看来这真是女大不中留呀!从这话来看他俩关系非一般了不?

    “侄女呀!你不知道虎子这人,居然坑你老爸的钱,还试图反水弄死你爸呀?你爸的死,前因后果他脱不了干系的。”李毕沙继续好言相诱。

    别看他动不动要杀了这个全家?那个全家的,其实不然,这全是他在梅雄面前表露的假象,因为梅雄太他妈懂人性了,一点点小事,一个细节就能将人识破。

    曾经的过往,他演得很辛苦,如今终于再演好这一场,就能做到“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千般隐忍为何?不就是为了能报自己断手之仇么?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他才会和梅雄联手。因为梅雄掌握着来钱最快的渠道,更因一直想动梅雄却没有合适的机会。也不能动呀?想想他后面的大佛,李毕沙的头也不知道多少个日夜生生作痛。

    如今好了。本来应该一切顺利成章的,解决掉虎子,他就完全无后顾之忧了,名正言顺的接手梅雄的所有灰色产业不说,还能让梅飘飘把自己当成恩人供奉着。

    可是这丫头居然自告奋勇的说是自愿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李毕沙差点暴走。于是他心生一计,言语挑拨,只要梅飘飘相信了自己的话,杀掉虎子,这丫头还不得对自己感恩戴德?

    这也同样是跟你梅雄学的,躺着的梅哥你不能怪我。

    想法总是好的,事实呢?

    事实是!

    “李叔叔,你是我父亲生前最要好的朋友,你说的是真的么?可是虎子怎么会害我爸呢?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梅飘飘说完看向了虎子。

    虎子一言不发,他在等着李毕沙继续开口,他还真想知道李毕沙会怎么往下编?

    “误会,当然有!你听听这个?”说着李毕沙掏出了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梅哥,你这钱我不敢收呀,我怕我收了,到时候没有命花呀!”虎子清晰的声音传出。

    “你还想怎样?”梅雄。

    “呵呵!我不想咋样?只是刚才市长大人说了,钱和女人!你好像就给了钱,女人呢?”还是虎子的声音。

    “别担心,我没有那嗜好,你的女人我享用不了,不过你的丫头梅飘飘我倒是想要,我喜欢她!”依旧是虎子的声音。

    播放到这里,声音断了。

    至于后来的内容,虎子为何这么做完全没有。看来这录音被人处理过?

    “哈哈!哈哈!”虎子突然笑了。

    笑完虎子怒道:“李帮主看来你的功课做的很足,那天你并未前去三环外那小屋,录音从何而来?为什么后面的没有了?”

    “后面还有么?我怎么不知道?”李毕沙楞了下故意问道。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除掉我,看来我挡着你的路了吧?借梅哥之意清除你的绊脚石吧?”虎子双眼冰冷的看向了李毕沙。

    同时双眼的余光环顾之处,李毕沙带过来的虽然是生面孔,手中不知何时拔出了匕首?但虎子相信,他要想走,这些人还未必留得下住。

    梅飘飘还沉浸在刚才的录音中,良久她回过神来,看着虎子眼里有些哀怨的神色。

    她贝齿轻抬的问道:“虎哥,那些话是你说的么?我不想要后面的,我就想你亲口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虎子没有犹豫的答道:“是!”

    当听到这个是字的时候,梅飘飘感觉身体所有的力量被立刻抽空了,她刚死了父亲,本就沉痛。上一刻还在说着:虎哥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后的男人了!

    而这一刻,父亲还躺在冰冷的停尸床上,李叔叔的录音证实着你跟父亲有仇,没命花钱,就要弄死我的父亲么?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也确实难为了她。

    梅飘飘慢慢的蹲了下去,双手抱着头,泪珠和哭声再也无法控制住了,又一次嚎啕大哭起来。

    谁也没有去叫她。就让她在哪里尽情的哭着,这仿佛是对逝者的尊重?

    待哭声小了些后,李毕沙说道:“动手吧!为了飘飘,为了梅哥!”他没有说报仇二字,可能是最后的一丝良知,不想当着死者的面去撒谎,生前他已经撒过太多的谎了……

    “不用,我自己来!”梅飘飘竟然快速的站了起来。

    她看着虎子通红的两眼,没能读到冤屈,竟嗅到了嗜血的味道!

    她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忘记了他说过他喜欢她这句话?也忘记这一段时日以来两个人的鱼水之欢,两个人的陪伴快乐。

    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呢?

    没有眼泪,泪水在刚刚已经流干了。梅飘飘转过身看了眼自己尸骨未寒的父亲,猛然间抢过了李毕沙的手下其中一人手里的匕首,朝着虎子的腹部狠狠的捅了上去。

    虎子没躲,刀插进去了。

    梅飘飘瞬间松开了不知所措的手。

    仅剩下的刀柄处瞬间殷红的血液流出。虎子都没有吭一声,仍旧静静的看着梅飘飘,一言不发。

    李毕沙也呆住了,按理说他了解的虎子不至于这样,也不该这样的?

    看着鲜血顺着刀柄滴落在地上,绘出一朵朵花朵。梅飘飘又哭了,撕心离肺的喊着:“你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躲?为什么?”

    虎子看着她突然间笑了,这笑容竟然透着无比的幸福。

    他说道:“话确实是我说的,可是梅哥的死跟我无关,这一刀我对我说过的话负责,负责的也只是那句我喜欢你罢了。我没有杀他,我坐过牢,我不想再进去过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了,为了有命花钱,我只想跟你跟他成为一家人,以前他送我进监狱的仇三环外也早过了。”

    虎子说到这里,梅飘飘好像触摸到了些什么?

    一家人?一家人?

    梅飘飘还没有来得及捋清楚思绪,虎子续而又说道:“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梅飘飘可以拿刀捅我,这段时间的的相处,我发现我彻底的爱上了你。是他!是他李毕沙杀了梅哥!他担心我,担心我要是真跟你成了一家人,他就没路可活,他一直恨着梅哥,我不止一次听说他恨帮助梅哥而痛失了双手!”

    虎子是觉得自己要死了么?不将这些对梅飘飘说完他死不瞑目?

    血依旧往外流淌着,地面早已经是一片殷红。

    “精彩!精彩!以前听闻你小子很是精明,却从未正眼瞧过,如今正眼瞧你之时,你也将会是个快死之人了。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狡辩的了,是的我记恨梅雄,他凭什么都比老子拥有的多,死残废!”

    我靠!这李毕沙也不知道在骂谁?他可能激动得忘记了自己也是个残废?

    “可惜呀!你知道的太晚了,既然知道了,那么今天就当着梅雄尸体的面,将事情一并了结了吧!”

    梅飘飘在听到这些时,已是惊慌失措,后悔不已,她居然没有去冷静分析一下,竟然拿刀去捅了深爱着自己的男人,还帮助了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

    仇恨终究会蒙蔽了一个人的心神。她不由自主的一步步往后退着,显得是那么的懊悔和无助……

    “动手!”李毕沙吼道。

    他的话音刚落,虎子猛然朝着梅飘飘一个箭步,就抓住了正欲往后再退的她,空着的手瞬间拔出了腹部的匕首,转过身的那一刻,匕首已经插入了跟上来的第一个人的肩胛骨。

    这人猛然倒地,匕首又被瞬间拔出。

    一声惨叫传来,吓得想要继续上前的人一个瞬间呆立,借着这眨眼的停留,虎子拉着梅飘飘就往停尸间门的方向夺命而出。

    典型的亡命之徒。典型不要命的打法。

    出了停尸房的门,走廊上上演着恐怖的一幕。虎子一只手拿着匕首,一只手拉着梅飘飘,拼命的往前冲,后面几个年轻人手里同样拿着匕首,急速追赶着。

    腹部留着血,所过之处,留下了一路的殷红。惊吓到了所有路人快速的闪躲着。

    越过走廊,就要到达医院的大堂处,虎子再也跑不动了,终于一个趔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