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帝师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收徒与道友
    而这位二品巅峰炼药师的摇头,还让这些学徒误以为,这是对楚云亭的轻视与否定。

    这不由让他们义愤填膺。

    他们甚至没有去注意楚云亭这般操控大局的手段,没有去注意在楚云亭的手段下,那几位二品炼药老者居然听从楚云亭的命令,他们不由发出嘈杂之音,有学徒甚至还说:“喂,小子,赶紧下来!”

    他们能拜入此地,都是有天赋的存在,而这么多年在这里修行,知道二品巅峰炼药师那种暴烈的性格,自然从来都不敢反抗,更不敢创新,别出心裁,每一次都是唯命是从,又怎么想到这会是一次试炼。

    所以这一刻,他们有着强烈的尊卑之心,就要上前,把楚云亭拉扯,让楚云亭滚蛋。

    只是这样的情况下,众人之间微有眼色的人,却已经看出了异样来。

    因为在楚云亭的掌控之下,眼前的丹药居然慢慢恢复了稳定!

    这仙丹竟有大成的趋势!

    他们不由大惑不解,难道这是巧合?要知道他们看楚云亭身上,根本没有一丝药性的气息,这分明是对炼药一窍不通的样子!还说什么节奏问题,这可是师尊从来没有说过的事情!还不是胡编乱造?

    一时间,有不少弟子已经抢到了楚云亭面前,就要伸手去捉。

    但便在这时,只见一道寒光闪过。

    数道光芒涌起,赫然正是那台上几位二品炼药老者出手了,手掌如刀,瞬间在这些学徒脸上打了几巴掌,将他们重重地击飞。

    一时间,这些弟子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跃而出,翻滚在地上,满身是血,但脸上满是茫然。

    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位老师会打他们!

    但那有眼力的几位弟子,却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

    因为此刻那丹药已经趋于大成,释放出无数的青光来,整个丹药上面,有着层层叠叠的光晕,足足有四十九层,每一层都是玲珑剔透。

    这是标志着,丹药到这一步,凝练成功,而且是完美级别的!

    完美级别的丹药,哪怕二品巅峰炼药师出手,也未必能保证做到。

    更何况,这一次丹药原本是要练废的那种!

    他们看向楚云亭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

    哪怕他们再愚笨,也推断出来,这是楚云亭的缘故。楚云亭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明觉厉,其中必有神奇的道理。

    这一刻,随着丹药大成,楚云亭当下恭敬垂手,对着那二品巅峰炼药师说:“在下楚云亭,想要拜前辈为师,修行医药一道,请前辈允许。”

    在众人眼里的那位向来冷漠无情、动辄骂人着的二品巅峰炼药师,却是一脸炙热地问:“你这可是第一次炼药?”

    “正是。”楚云亭点头说着,哪怕此刻,他脸上都没有露出一丝得色,保持着不骄不躁,从容淡定。

    “那你的节奏一术,是如何得出?”这位二品巅峰炼药师忍不住问道。他显然也是看出,楚云亭身上的确没有一丝炼药师的根底。

    “在下素来喜欢观察,一直认为天地万物,皆有节奏。刚才几位老师实力强大,原本弹指之间都可以轻易凝丹,却是故意压制实力进行炼药,难免有前后冲突,便无法做到清净无为的地步,是以在下斗胆一试,侥幸成功。”楚云亭静静地说着。

    听到这里,周围的那些学子们这才恍然大悟。

    原本这是一次试炼!

    这是对他们的一次试炼!这甚至是一次登天的机会。

    只可惜,刚才他们根本没有人能把握机会。

    这一刻,他们内心懊恼到了极限,看向楚云亭的眼神里满是嫉妒。

    在他们眼里,连楚云亭这般不会炼药的人,都能成功,更何况是他们?他们只是疏于观察罢了。

    “一群废材!就知道嫉妒别人!”此刻,那位二品巅峰炼药师看到那些弟子眼里的嫉妒之色,勃然大怒说:“你们的阅历不足,眼力不足,手段不足,心性更不足,都给我滚!”

    楚云亭能提出节奏一道,独出机杼,连他都有所体会,而这群弟子只知道嫉贤妒能,真是让他失望。

    这一刻,那些弟子如梦初醒,连连磕头跪地,再回想起楚云亭刚才的手段,以及从容不迫的态度,这才明白楚云亭的不简单,内心更是后悔。

    “你随我来。”二品巅峰炼药师理也不理会众人,只是把手向楚云亭一招,让楚云亭进入密室里。

    留下众人,跪着一地,面面相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楚云亭跟随到密室里,却是那位二品巅峰炼药师沉声说:“你的眼力高明,居然一眼就认出万芸药草,而且以药性推断出碧云草与赤焰花的阴阳协调作用,显然在药草知识上见识渊博,打下极深的根基,而且能从刚才的炼药过程里,以节奏的方式,让几位大师稳定下来,如此看来,你虽然没有修行过炼药,但已经足够成为我的弟子。”

    “多谢师尊大人。”楚云亭诚意地行礼。

    三人行,必有我师,而眼前这位,明显是浸悟药术极深,若是能得到对方的衣钵,必然能让他破开迷津,进入药学大道。

    “不过……”便在这时,这位二品巅峰炼药师却是顿了一顿,说:“但我却不会收你为徒。”

    他说完后,脸上忽然恢复了之前不苟言笑的样子,就那样盯着楚云亭,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仿佛是要看看楚云亭对此有何应变。

    而这时,楚云亭却是依旧从容淡定,眼观鼻,鼻观心,保持清净,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见到这样,二品巅峰炼药师越发赞赏,说:“我那些弟子,若是有你的三分之一心性,我也就不担心接下来的炼药圣会了。”

    他话锋一转,说:“你身上气息隐匿,动用的是阴阳云阵,让别人看不出你的虚实,无法判断出你的修为,而且说话之间,这阵法也是凝而不散,这种手法,说明你至少是二品巅峰的阵法师。这般境界,与我乃是平辈相交,我又怎么有资格收你为徒弟?天地万道,皆可成圣人。而你能重学药术,也是我药道之兴啊。”

    说完后,他却是手上一动,向楚云亭递来几卷书说:“我这里有黄帝内经,有神农本草经,有万物志,等你全部背熟后,可以来找我,我再传你炼丹之术。对了,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他要与楚云亭平辈相交,彼此以道友相称,在楚云亭看来,却是对方有求于自己的表示。

    看来楚云亭刚才的表现,已经把他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