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帝尊 > 第353章 杀洪太河
    洪太河出手,顿时,妙招频现。

    虽然真武宗是四星势力,但他能够成为一教道子,水准当然不俗,比起洛剑来要逊色一些,却依然非凡。

    不过,石皓现在就是对上洛剑也不会有丝毫逊色,那更何况是洪太河了。

    他心念一动,刀意迸发,向着洪太河斩了过去。

    “唔!”洪太河立刻闷哼一声,攻击顿时戛然而止,连退了三步。

    他骇然看着石皓,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刀心!”

    刚才,他只觉脑袋好像被一把刀狠狠地斩了一记,难受无比。

    作为真武宗曾经的道子,他的眼力当然不凡,立刻就反应过来,石皓掌握了刀道的第二个境界。

    他嫉妒万分,因为这是他亦没有掌握的。

    不是说实力强就一定可以掌握刀心、剑心等,这其实和实力、境界都没有关系,有些人就是天生适合刀道、剑道,有些人则是极精于刀道、剑道,以漫长的时间为代价,才踏进了第二个境界。

    谁都知道,站在某种道的第二个境界肯定会提升战力,但这花费的时间、精力又划不划算呢?

    比如,我花十年时间终于掌握了刀心,但修为却是停滞不动,那么这带来的战力提升能不能和十年只提升境界相比呢?

    明显,这是不划算的。

    所以,没有人会放弃境界的提升,而一门心思地投入到刀道、剑道等的钻研上,因为这得不偿失,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

    可是,面前这个怪胎不但修为精进迅猛,而且还掌握了刀心!

    要知道,这家伙才十八岁啊!

    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你是不是人啊!

    石皓一笑:“羡慕不?”

    洪太河咬了咬牙:“刀心只能锦上添花,实力不及,我依然轻松斩你!”

    “是吗?”石皓勾勾手指,“来,看看是你斩我,还是我斩你!”

    “哼,实力稍微有了点提升,你就这么狂傲了吗?”洪太河冷笑,再次向着石皓杀去,但这一次,他需要紧守意志,免得再被石皓的刀心影响,自然而然会削弱了他的战力。

    “死来!”他大吼一声,真武寒天功运转,一张嘴便吐出一团冰冷的雾气,向着石皓笼罩而去。

    为了修炼这门奇功,他可是整整花费了十年光阴,这也只是小有所成。

    但是,以他的天赋都是花了十年才达到小成,这威力自然也不是盖的。

    轰!

    但见他飞掠过的地方,大地立刻冻结,形成了一片冰霜。

    石皓笑,对着洪太河一指,紫雷矛发动,滋,一道紫色的雷霆便向着洪太河打了过去,奇快无比。

    雷霆一旦打出,这速度是何等之快?

    如果洪太河看到石皓手指抬动就躲闪的话,那他还是有机会躲得掉的,可现在,他是朝着石皓高速杀去,等于迎头撞向紫雷矛,这怎么躲?

    别说躲了,他连招架都是不能!

    但他毕竟是天才,一念动,立刻调动元素之力,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墙。

    魂力外放!

    他自然立刻就猜了出来,否则若是随着暗劲打出,速度绝没有如此之快。

    只有魂力外放,才能驾御纯粹的元素之力,打出如此奇快的攻击,防不胜防。

    啪!

    紫雷矛轰到,啪,元素之盾立刻破碎,但紫雷矛却几乎没有受损,仍以可怕的威势向着洪太河劈了过去。

    “什么!”洪太河不由瞳孔紧缩,露出无比得震骇之色。

    居然没能全部化解?甚至,连影响也是极其微弱。

    天!

    嘭,紫雷矛已是轰到,洪太河整个人立刻被劈飞了出去,浑身皆是爆闪着紫色的电光,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只见胸口赫然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却没有鲜血溢出,因为伤口已经焦了。

    噗,洪太河吐血,脸上全是难以置信,他堂堂前真武宗道子,竟是如此得不堪一击?

    怎么可能!

    石皓淡淡一笑,紫雷矛可是仅次于翻天印的大杀招,而他的常规战力便不弱于洪太河,这么突然发出大招,如果不是现在这个结果那才叫奇怪呢。

    当然了,这也是洪太河根本没有料到他会拥有这么恐怖的大招,而且会第一时间打出。

    ——大招不应该需要很长时间去蓄积力量吗,为什么你抬抬手就能打出来?

    洪太河便这么不甘心地看着石皓,他还有一身手段啊,可现在什么都没有施展,便被打倒在地,只能任人宰割。

    他真得不甘心,好歹也是四星势力的道子,名动一方的。

    石皓只觉索然无味,之前洪太河是他遥不可及的存在,可现在呢,他可以一招干趴下。

    当实力达到完全的碾压时,战斗就变得无趣了。

    “唉,对手太弱,真是没意思。”他感叹道。

    噗,洪太河不由地再吐鲜血,你打赢了我,还要这么羞辱我,过份了!

    也不知哪来的力量,他居然奋力跃了起来,一拳向着石皓打去。

    嘭!

    石皓也是一拳轰出,暗劲迸发之中,洪太河顿时被生生打爆。

    人死罪灭,石皓摇摇头,换了一个地方生火做饭。

    接下来,他继续前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遇到的人也越来越多,而大家似乎摸到了方向,皆是向着同一个位置进发。

    因为没有利益冲突,自然也不会爆发什么战斗,当然了,有旧怨的另当别论,见着面自然会出手——也有些人比较能隐忍,反倒在这个选择了退让,以通过试炼为第一任务。

    终于,十来天后,石皓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塔。

    这就是试练地,因为塔上面的匾就写着“青铜试炼塔”。

    大门紧闭着,有人性急,也不管有没有危险,上前便去推门。

    但他拼尽了全力,却居然只能将门推开一道缝!

    嘶,这门好不沉重。

    “闪边,我来!”有人冲了过来,一脚将先前那人踹飞。

    先前那人立刻就想杀回去,可看清踢自己的人时,顿时勇气全消,乖乖地站在一边。

    这是墨语,小有名气的天才,关键是,人家已经是彼岸六岛,而他只是一岛。

    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