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梦入红楼 > 第六八九章 妙尼

第六八九章 妙尼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尊敬的大楚皇帝陛下,我们伟大的彼得大帝将自己最宠爱的女儿索拉娅公主嫁给您,是表示出了我们最大的诚意。为了见证我们两国之间永久的友谊,我们希望贵邦也能够下嫁一名公主,给我们拥有最纯正皇室血统的阿列维奇王子作为王妃。”

    金銮殿上,俄国派来的这次议和的使者卡戈尔向正庆帝提议道。

    大楚自诩上邦,不屑于学习他国文化。以致于整个朝堂,居然没有一人精通俄语。

    为了这次议和的成功,朝廷专门从民间找了几名精通俄语的楚人,封为译官,司翻译之事。

    此时议和的事项已经基本商议完毕,俄国的公主不日就将抵境。这个时候,他们忽然提出这个条件,是何意思?

    似为了解释,卡戈尔继续道“我们俄国非常崇仰大楚的文明,所以也希望能够迎娶一名大楚的公主。正好我们的阿列维奇王子十分仰慕大楚的一位公主,希望皇帝陛下可以成全,使我们两国互结秦晋之好。”

    听完译官翻译之后的话,正庆帝不置可否的道“哦,不知道阿列王子仰慕的是我大楚哪一位公主?”

    俄国是大国,要娶大楚的公主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现在形势不明,他不会贸然答应,不妨先听听。

    金毛王子道“回陛下,小王仰慕的,正是大楚最尊贵,最美丽,犹如天上星辰一般圣洁的星月公主殿下……”

    满堂皆静。

    没有人嘲笑金毛王子那蹩脚的汉话。

    星月公主是谁?那可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小女儿,十三岁不到就被赐别府,这在太上皇登基之后一甲子以来也是从未有过的!

    什么是别府?那就是以后为星月公主招驸马了之后公主的行宫。可见,太上皇一开始就没想过让星月公主外嫁。他已经为她在京城建好了公主府,也就是想留在身边……

    现在这个异国王子突然说要娶星月公主,太上皇能答应吗?

    可是要是不答应,会不会对议和之事有影响?

    一时间,朝臣们各有心思。

    正庆帝也是一愣神之后,随即了然。这金毛王子能够接触的公主,大概也就只有星月了,因为太上皇大凡举办大宴,都会带着星月出席。

    却没想到,居然被这外邦王子相中。

    如此一想,正庆帝倒消去了不少对方有何阴谋的想法。

    看着原本对议和之事无比上心的群臣一时之间都没了话语,正庆帝心中冷笑一声,随即有些悲哀。

    十年了,太上皇的威压丝毫未减!可以想见,今日金毛求的若是他的女儿,相信立马便会有无数个“身怀大义”的臣子跳出来,劝谏他尽快答应对方的要求!

    他已经活在这种威压之下太久了。

    猛然,那之前被权衡利弊压制下去的一战之心又怦然跳动起来。或许一场真正的大胜,可以让自己摆脱这份威压。

    心中有所思的正庆帝不开口,百官表率的何善宝出列道“星月公主尚且年幼,未到嫁龄。不若容我们商议之后,另选一位成年的公主和亲,不知贵邦可否同意?”

    何善宝深恐太上皇不答应,令此次议和节外生枝,所以试探对方的决心。

    若对方并不是铁定要娶星月公主,那他们便可进退自如了。

    卡戈尔道“难道你们不愿意吗?还是说你们觉得我们阿列维奇王子配不上星月公主?

    我们阿列维奇王子可是拥有最纯正的皇室血统,他的母亲,是我们彼得大帝的第四位皇后。另外,他母亲的哥哥,还是我们俄国最有权势的几位公爵,手握兵权的南方大公。

    也就是说,阿列维奇王子是有可能成为我们俄国大帝的,到时候,贵国公主便会成为我们俄国的皇后,成为我们俄国最尊贵的女人!”

    旁边,阿列维奇目光赫然涌现一道金光。虽然明知道这是卡戈尔在故意抬举他的身份,但是一想到他能坐到他父皇那个位置,他的心中就忍不住出现无尽的向往。

    但他知道他暂时还不能露出这种野望。别的不说,就面前这个人的主子,就是他最大的障碍之一。

    何善宝等人震惊了,从来不知道一个不远万里来到大楚做使者的金毛王子还有这重身份。不用多言,他们也知道皇后所生的皇子和其他皇子的身份肯定不同,就是不知道这个彼得大帝的第四位皇后是不是现任。

    不过就算不是,他还有手握兵权的舅舅,这一点也足以弥补了。

    万万没想到。幸好当初没让他跑掉。这王子捏在手里,就是一张重要的牌啊。

    如今对方主动翻开牌面,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娶到星月公主?

    “使者不必误会,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件事,还需要容我们考虑考虑……”

    事涉太上皇,何善宝哪怕心中再想答应,也只得先拖住。

    卡戈尔倒也不急,面容缓和下来道“这个时候我们索拉娅公主已经出发前往大楚了,只待贵国皇帝与我们的索拉娅公主完婚,再让我们娶回你们的公主,我们保证立马退兵,并且将塔塔尔草原一并交还。

    这便是我们的诚意。希望大楚也能够遵守信诺,拿出你们的诚意来,不要让我们两国的和平等的太久。”

    “一定……”

    ……

    栊翠庵内,妙玉轻移妙步,倒水换盏之间,无不透露出一名大家闺秀资深的教养。

    贾清对此却撇撇嘴,做了这么多年尼姑还保持着这些习惯,可见六根不清净。说不定把她一头青丝给剃光了,才能真真正正做个出家人。

    “茶杯没有了,给你们用这普通的。”

    妙玉端茶到贾宝玉和贾清兄弟二人之前,取下来的,却是两个“普通”茶杯。

    装逼!

    贾清腹诽。

    上品汝窑茶杯,也是几十两一个了。他用来招待贵客也差不多用的这样的茶杯,在她这里竟成了凑数的普通茶杯……

    贾清不爽的看向黛玉等人正端在手中打量的茶杯。

    呃~

    什么龙行螭步,奇形怪状的茶杯,大多贾清都不认识。但是看起来应该挺贵的样子……

    贾清闭了出言嘲讽的心思,只是心道“真要都是绝世名器,那也难怪要家道中落,他爹肯定是个贪官。”

    贾宝玉向来自认为闺阁雅客,对于妙玉的冷言冷语自以为是受了贾清的连累。不想被安上一个“普通”名头的他,赶紧站起来执礼道“妙玉姐姐,都说众生平等,为何给你她们的都是好的,独独到我这里就只有这普通的了?”

    贾清悠然自得的端起“普通茶杯”喝起茶来,嗯嗯,不得不说,这小娘皮的茶道技艺确实不错,比自己泡的好喝。

    要是把她拘来给自己做个茶童,天天给自己泡个茶喝……

    还是算了,脾气太臭,比自己还臭。两个脾气臭的人在一处,说不定会打架。

    贾清上下瞄了两眼,得出结论她应当打不过自己。

    妙玉也瞅了贾清一眼,她却不知道贾清已经神飞天外了,她只是被贾清毫不为所动的态度惹得不悦。

    这个人还是这般无赖,一点也没有为客的自觉。口中却回贾宝玉道“确实没有了。”

    “哦,那我宁愿等她们吃完了再吃。”

    贾宝玉道。

    “嗤~”

    贾清看贾宝玉的样子颇为好笑,就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