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偷偷养只小金乌 > 136 家宴?

136 家宴?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偷偷养只小金乌 !

    当火桐树的枝条抽离之后,杜愚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拖拽回了客厅内、花盆旁。

    他软躺在地板上,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而火桐树还意犹未尽,仅留下的一根小小树枝,又戳了戳他的腰子。

    戳~

    杜愚顿时一个打了个激灵,这才坐起身来,满眼幽怨的看着火桐树:“完了,我不干净了。”

    火桐树装无辜一直是可以的。

    自从最后一根枝条抽回去后,它就一动不动,假装自己是正常的植物。

    杜愚索性盘腿做起,习惯性的手肘拄着膝盖,手掌撑着脸蛋:“你就这样吧,我早晚有一天得搬走。”

    仅这一句话,装无辜的火桐树又动了!

    它用枝条迅速缠绕上杜愚的手腕,伴随着树枝摇晃、树叶的沙沙声响,火桐树似乎是在摇头,不想要杜愚离开。

    “嗯?”杜愚愣了一下,火桐树如此人性化的表达,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又一道枝条探来,随着茂密的树叶层层翻动,一枚火桐果呈现在杜愚的脸前。

    “Emmm......”杜愚被枝条卷着手腕,火桐果也被强行塞进了他的手里。

    感受到了火桐树的极力挽留,杜愚不由得低头笑了笑。

    御妖世界,万物生灵皆有灵性,即便是一株树,终究还是处出了感情。

    杜愚很不想承认,但搬离这里之后,他认为,自己也会想念火桐树的。

    虽然它总是调戏自己、蹂躏自己,但特训的日子还历历在目,每每回家,也是火桐树的枝条第一个迎出来。

    包括刚才晋级的时候,火桐树也不在嫌弃自己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而是尽力辅助自己突破实力段位。

    “哎......”杜愚拿着手里的火桐果,忍不住叹了口气。

    “沙沙~”

    火桐树又是一阵摇晃,又像是在摇头,一片漆黑的客厅中,再度缭绕着悦耳的树叶声响。

    “总在别人家住着也不是个事儿啊。”杜愚一手摸着火桐树叶,低声说着。

    “杜愚杜愚~”

    “嗯?”

    “这棵树是好树,它喜欢我们,还总给我们果子吃。”

    “呵呵。”杜愚笑了笑,就连与树不共戴天的小焚阳都这样说,可见火桐树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

    杜愚心中一动,轻声道:“不如这样,我搬得近一些,最好就住在青师家楼下。

    这样的话,你从窗户探出树枝不就能调戏到...呃,和我玩耍了么?”

    青师的家宅是一梯一户的,最近的地方自然是楼下了。

    贵,当然会很贵。但此刻杜愚的眼界已经高了很多,更是心气儿十足!

    在能保障妖宠们都能吃上高级宠物口粮的前提下,自己的“窝点”当然可以好一些,毕竟自己可是高手。

    房子清净一些、大一些,还能给小白搭个小花园,给小幽萤搞个儿童房之类的......

    “沙沙~”树叶轻轻摇晃着。

    小焚阳:“我们有足够的钱买楼下的房子嘛?”

    “赚呗。”杜愚倒是自信,他愁的永远都不是某一阶段身无分文,真正的问题在于,他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而南郊无底洞,给了杜愚一份巨大的生存保障。

    大夏对下战场的御妖者,奖励力度真的很大!

    又因为杜愚身为绝版的御灵者,且身傍影蛊塔、需要妖魄的缘故,所以杜愚未来必定会在战场上长期厮混。

    如此一来,一举数得!

    “楼下的人愿意卖给我们嘛?”小焚阳的声音中竟也有些期待,似乎她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小窝?

    的确,在青师家的日子里,小焚阳是不敢现出妖魄的。

    她也只有在房间内、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摸摸飘出来看看熟睡的杜愚。

    听到小焚阳这句话,杜愚面色有些怪异。

    对啊!

    自己在家中特训了一个多月,连蹦带跳的,楼下的人竟然一直没上来找过?

    还是楼下根本就没人?

    由于电梯是刷卡的,杜愚去不了其他楼层,倒是他每每回家的时候,还真没见过16楼开灯。

    一边想着,杜愚站起身来,向客房走去。

    然而他却忘记了手腕上还缠着树条,身影顿时又被拽住了。

    显然,火桐树不希望他离开。

    杜愚没好气的说道:“我不走,我现在也没地方去。我去洗白白,你把果子准备好。”

    唰~

    火桐树当即抽离枝条,甚至还拼凑出了一只树叶手,推了推杜愚,示意他快去洗澡。

    杜愚:“......”

    他一脸难受的走向客房,看着手里的果子,下足了决心,一口咬了下去。

    嚯~

    还是熟悉的酸涩的滋味,却再也不是本王的人生了!

    杜愚安慰着自己,三口两口,将火桐果吞进了肚子里。

    “杜愚最好了~”

    杜愚一张脸挤成了包子褶,龇牙咧嘴的说着:“你开心就好。”

    他开门走进了客房中,只是脚步一停,又退了出来。

    客房的门上,不知何时贴了一张纸条。

    杜愚摘下纸条,走进房间,随手打开了灯,隽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戒骄戒躁,潜心修行。”

    下方还有一个落款,是一个优美的连笔字:青。

    如此美丽的文字,不由让杜愚想起了青师的窈窕身影。

    “是。”杜愚小声回应着,将纸条叠好,收进书桌抽屉里,压在红方盒下。

    然而现在的他,时时刻刻都在修行。

    影蛊塔内囚困着一堆不成型的妖魄,既然不成型,猎物自然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时刻炼化之下,杜愚时刻都在接受着妖息洗礼身躯。

    甚至可以这样说:此刻的杜愚,进不进妖灵异境中修行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影蛊塔给他提供的妖息,一直让他处于吃撑的状态!

    他现在想的,根本不是怎么吸收妖息,而是如何消化体内的大量妖息。

    杜愚认为,现阶段自己最该做的就是磨练技艺,最好是汗水将衣衫浸透的那种,于训练/战斗中消化影蛊塔的馈赠。

    “杜愚杜愚~”

    “怎么,还想吃果子?”杜愚回过神来,脑中询问着,并且已经做好了去献身的准备。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啥也别说了,开摆开摆!

    小焚阳:“这段时间,我的身体恢复了不少哦。”

    杜愚心中一喜:“哦?”

    “塔姐姐帮了我好多。”

    小焚阳同样满心欢喜,声音娇俏:“我可是妖魄哦~等以后,塔姐姐能吸收完整的妖魄时,我恢复的速度就能更快啦!”

    不等杜愚回应,小焚阳继续道:“你也要快点晋级御妖师,我的焚阳之眼,还有更厉害的功能呢。”

    杜愚重重点头:“好!”

    心情极佳的杜愚,当即冲进卫浴间,来了一次舒爽的泡泡浴。

    洗去一身风尘,杜愚将衣物都扔进了洗衣机里,任它咕噜咕噜,他也用大毛巾包裹着湿漉漉的小颜,返回卧房,一头扎在柔软的大床上。

    拿起一旁充电的手机,杜愚看了看消息。

    这段时间,杜愚倒是没有失联,由于作息十分规律,晚上偶尔还会和组织成员聊两句。

    三人组的小群,名字就叫“颜”。

    这无疑是李梦楠改的,不仅如此,组织成员也被要求名称格式统一,皆用单字。

    看着寂静的小群,杜愚发了一条信息:“我回家了。”

    很快,李梦楠就回应了。

    楠:“终于回来啦!你的师门任务完成了?青师给你布置接下来的任务了吗?”

    愚:“没。”

    楠:“那太好啦,你来学校玩呀!正好就要月考了,你来参加月末排位赛怎么样?收拾收拾那群阴阳怪气的旧徒!”

    “旧徒”这一词汇,显然是时代发展的产物,刚刚兴起于各大妖灵院校内。

    与旧徒对应的,自然就是“新徒”了,也就是所谓的纸鹤门徒。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江湖。

    而有利益的地方,自然就有争斗。

    大批量的纸鹤门徒,以爆炸式的天赋潜力,无与伦比的成长速度,用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达成了“旧徒”一年的修行成果,强硬跻身妖灵学院。

    纸鹤门徒大肆抢夺着本属于旧徒的教学资源,二者之间矛盾怎么可能会小?

    这也就是在现代社会,又在妖灵学院的高压管控下。

    所以旧徒和纸鹤门徒还没到火并的程度,但是明争暗斗自然是此起彼伏,无法避免。

    楠:“你说话呀?人呢?”

    愚:“不去。”

    楠:“你不也闲着么,练练手呗,这可是你崭露头角的好时机!人前显圣,想想就舒服~对了,你修行得怎么样啦?”

    愚:“巅峰。”

    楠:“哈哈!我二弟果然天下无敌!来吧来吧,代表我们纸鹤门徒,怼死那群酸货!”

    愚:“不。”

    楠:“???”

    愚:“(抿嘴微笑)”

    下一刻,视频通话就弹了过来,杜愚看着手机屏幕,迟疑片刻,还是接通了。

    画面中,李梦楠露着半张脸,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怒火:“你怎么跟个渣男一样!

    我兴冲冲跟你说一堆话,你就给我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崩?”

    杜愚搂着浴巾里的小颜,放到手机前:“注意形象,颜王都看着呢。”

    猛男哥变脸的速度,比杜愚晋级都快~

    只见李梦楠露出了整张脸,晶莹的唇角扬起,脸上尽是甜美的笑容:“嗨~小颜,好久不见呀!”

    “嘤~”

    李梦楠看向杜愚:“月末排位赛你来不来呀?”

    杜愚很是无奈:“这种活动对我不是硬性的。另外,月考有啥奖励啊?”

    李梦楠眨了眨眼睛:“月考能有什么奖励,就是让你声名鹊起,让我们颜组织大放异彩呗?

    哦...对了,还能额外加学分。”

    杜愚迟疑良久,还是摇头道:“算了吧,青师明确要求我‘潜心修行’。”

    听到杜愚这样说,李梦楠安静了下来。

    她认真思索片刻,点头道:“也对。既然师父有这样的要求,那你还是别浪了,千万别引青师不快。”

    杜愚笑了笑,小梦楠虽然平日里疯疯癫癫的,但是关键事上还是能拎得清。

    他询问道:“青师联系你了么?”

    李梦楠:“没有呀,你......”

    杜愚挠了挠头:“我已经帮你推荐了,不过青师太忙了,你好好准备吧,尽量取得好成绩,给自己增加筹码。”

    李梦楠连连点头,声音小了不少:“谢谢哦。”

    杜愚笑了笑:“好好准备月考,如果你真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训练一下,模拟实战。”

    “嗯...那个再说,临近月考,我们的训练课也排得很满。”李梦楠摆了摆手,“马上就要熄灯了,我还没刷牙呢。”

    “好的好的,加油。”

    “拜拜小颜!”

    “嘤~”

    杜愚挂断了视频通话,却是看到了一条私信。

    唯:“回来了?”

    愚:“啊,在青师家。”

    杜愚刚把信息发出去,就感觉脚踝被一条树枝缠住了。

    他手指一僵,低头观瞧之时,自己已经被拽下了大床。

    “噗通”一声,杜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一边抱着手机发短信,连挣扎的动作都没有,任由火桐树将自己拖去客厅,权当是给青师家擦地板了。

    如此姿态,自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洒脱意味......

    唯:“怎么样,一切还顺利?”

    杜愚噼里啪啦的点着手机屏幕,汇报着自己的修行成果。

    远在一个独立庭院内,林诗唯穿着黑色睡裙、坐在秋千上轻轻摇晃着,脚边的草坪上,是几只玩耍的小小狼湖犬。

    她低头看着屏幕上的讯息,眼中满是赞叹,隐隐还掺杂着一丝骄傲:“我的家人邀请你来家里做客。”

    愚:“啊?”

    唯:“契约尘灵鹿可是大事,也许你不觉得什么,但我家人很想见你,很想当面感谢你。”

    随着信息发出去,杜愚那边,却是久久没有回应。

    林诗唯舔了舔嘴唇,犹豫良久,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击着。

    只是她写写删删,删删写写,好一会儿,都没把信息发出去。

    正当她不知该怎么办时,屏幕上突然弹出一条讯息。

    愚:“行,没问题!”

    林诗唯顿时心中一松,信息却是又来了。

    愚:“刚才火桐树把我手机抽掉了。”

    林诗唯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那好,明天我去小姨家接你。”

    “行wmtd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