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6章 昔日的镇江(1)

第6章 昔日的镇江(1)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一生一世,美人骨 !

    “高速收费站?”

    “你应该有所耳闻,”周生辰倒是没有隐瞒,“这段时间镇江很特殊,所以,往来的车辆都会有记录。”

    时宜明白了一些:“我听说了,但是——”

    即便是有所记录,怎么会这么快知道,这辆车上坐着是谁。

    除非从他们进入镇江后,就有人如影随形,查清了车上人的身份。

    时宜这么想着,并没问下去。

    “我这里,有你及你家庭的资料,非常详细,所以只要你父亲的车进入镇江,我很快就会知道,”他的声音有些抱歉,声音更是难得的温和,“具体原因,我会当面和你解释。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时宜有些奇怪,但仍没犹豫地说:“你问吧。”

    会是什么问题,能让他忽然打来电话。

    周生辰的语气,非常特别,可她让他说的时候,他却安静了。时宜倒是不急,靠在书桌旁,拿起笔,敲了敲堂妹的额头。

    后者捂住头,狠狠剜了她一眼,低头继续做题。

    “我现在,需要和一个人订婚。”他忽然说。

    出乎意料的话题。

    像是冷风吹过心底,冷飕飕,竟有难掩的苍凉。

    她淡淡地嗯了声。

    投胎再为人,本该抹去所有记忆。是她违背了自然规则,由此带来的心酸无奈,也只能自己吞下去。她很快就换了个姿势,靠着书桌,脸朝向窗外。

    她相信周生辰再说下去,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

    所以面朝无人的地方,会好很多。

    周生辰再不出声,她甚至会想,电话是不是断线了。

    结果还是她说:“我听说了,你有个未婚妻。”

    “听说?”

    “嗯,在西安的时候。”

    “我并不认识她,只是当时,接受了长辈的好意。”

    时宜听不懂,也有些赌气,不想追问下去。

    视线逐渐模糊着,不知说什么好。

    “但是,我现在想要改变计划,”他继续说着,“时宜,你,愿意和我订婚吗?”

    时宜以为自己听错。

    没有任何准备,难过的情绪还在,他忽然这么问,让她一时竟分不清时空和时间。周生辰,他说……他要订婚?

    “你可以拒绝。”周生辰的语气,很淡。

    她想起很多,又什么都不记得。

    只是好像,在上一世的记忆里,他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时宜?”他叫她的名字。

    “嗯……”她终于开口,带着淡淡的鼻音,“你说的,是……”

    “是真话,”他说,“愚人节已经过去四天。”

    真是无厘头的话。

    偏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时宜轻咬住下唇,听他继续说下去。

    “这么做是有一些我个人的原因,”周生辰说,“我们彼此都不算是陌生人,也有一些相互的好感,或许可以尝试订婚。”

    她真的被他的逻辑,弄得混乱:“有好感就订婚吗?”

    “我认识的女孩子不多。如果一定要订婚,我希望是和你,而不是一个陌生人。”

    忽然,有椅子拖曳的声响。表妹已经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仰着身子去看她。

    时宜竖起食指,抵在唇边,暗示表妹不要出声。她的眼睛里还有水光,都是眼泪,却带着笑,那种根本掩饰不住的温柔笑意。

    周生辰说话的逻辑,非常诡异,可偏就是他这么说,时宜根本没有任何还击的力度。

    试想,如果是曾经追求她的那些各色人等,肯定早就挂断了手机。

    老死不相往来。

    可只有他,这么说,只会让她失去思维能力。

    纵然在他口中,他只对她有好感,胜过一个陌生人。

    “你可以拒绝,”他第二次重申,“或许你会有更好的选择。”

    她脱口而出:“我没有。”

    语气有些急。

    倒是把周生辰逗得笑了。她窘窘地听着他的笑声,非常不自在,幸好他很快就说:“抱歉,应该是浪漫的一件事情,让我做的非常没有情趣,事出紧急。”

    “我不介意……”

    该死,我都在说什么。

    时宜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白色拖鞋,又一次嘎然而止。

    周生辰似乎在完全隔绝的房间,说话倒是坦然:“我想你对我,或许不太讨厌。如果你发现深入接触以后,你对我好感全无,我会给这件事一个非常合理的结束方式,不会让你有任何为难。”

    时宜嗯了一声。

    越来越诡异的逻辑。

    可惜,他并不知道,他谈判的对象早已自投罗网。

    “我这个人很慢热,对一件事物的感情培养,时间会非常长,比如化学,到今年接触了十四年,却还不太确定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所以,如果你以后发现,不能接受这样的我,我们也可以取消婚约。”

    她从纸巾盒子里拉出一张面巾,擦干净眼角的泪水。

    阳光透过窗口,照在她的小腿上,有些暖。

    不知不觉,他已经说完所有话。

    在等待她的答复。

    时宜轻声,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你有我所有的资料,甚至还有我父母的,可是我对你,几乎是一无所知……”

    “你很快就会知道。”

    她迟疑了几秒,其实也只是脑中空白着。

    一瞬的勇气,让她终于开口说:“好吧。”

    或许是周生辰没料到,她答应的如此直接,迅速。

    或许是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

    气氛忽然尴尬了。

    所以,忽然一个电话同意订婚后,他们该做什么?

    最后,他犹豫了会儿,又问了一个让她瞠目结舌的问题:“是否方便,告诉我你的身材尺寸?”他说完,很快补充,“可能,需要给你准备一些衣服。”

    理由很充分,但是时宜看看身边的堂妹。

    “92,62,90。”她低声说。

    周生辰嗯了声:“这是……”

    “女孩子的三围。”

    她尽量压低声音,无奈周生辰问得太详细。

    堂妹的表情,一秒几变。

    “嗯,我知道了,你稍等。”

    时宜听话地等待着。

    到现在为止,仍旧觉得如在梦里。堂妹再无心思算题,不断在她面前手舞足蹈,让她一定要给自己老实交待。时宜努嘴,示意她锁上门,堂妹非常听话,咔嗒一声落了锁。

    他归来,继续问:“还需要颈围,手臂上部、小臂、腕部,大腿、小腿和脚腕的尺寸。”

    这倒真的不知道。

    时宜手忙脚乱地指挥,让表妹去找出家里的皮尺,逐一量下来,告诉他。他记下来,叮嘱她尽快告知父母,明日他会亲自登门拜访。

    等到通话结束,她这才意识到,这件事在家中会掀起的轩然大波。

    父母都是老师,又思想传统怎么能接受这么突然的事情?

    “时宜美人,”堂妹按住她的肩膀,凑过来,“这一定是个天大的八卦,我还没听,就已经热血沸腾了。”

    的确是个天大的八卦。

    她甚至都没有力气解释:“让我坐一会儿,想想清楚。”

    她如是对表妹说。

    这个惊天的事情,从午饭一直拖延晚饭结束,时宜仍旧找不到好的时机,告诉母亲。该怎么说?或者不说?但似乎不可能。

    虽然只是订婚,虽然这个时代的人对“订婚”看得非常随便,但从周生辰的语气态度来看,起码对他的家庭来说,这很重要。

    拖又拖不得,否则他明日登门,恐怕会引起大地震。

    到临近休息,时宜才磨磨蹭蹭,把母亲拉到自己屋子里,说有件要紧的事,需要商量。母亲像是有第六感,很快就问她,是不是早晨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时宜轻点头,母亲神色立刻郑重起来,坐到她身边:“说说看吧,看妈妈能帮到你什么。”

    “他说,”时宜轻呼出一口气,“要和我订婚。”

    “订婚?”母亲的错愕,毫不掩饰。

    “嗯,订婚。”

    “什么时候?”

    “可能就这一两天吧。”她猜想。

    “这一两天?”母亲哭笑不得,“小孩子过家家吗?我们这几天都在镇江,不会回上海。况且,我和你爸爸还没有见到他更别说了解了。”

    “他在镇江,”时宜小心措辞,“明天会来拜访你们。”

    “为什么这么快?”

    “不知道。”她坦言。

    “你同意了?”

    时宜点头。

    “你们认识多久了?”

    “大概半年多,”虽然总共也就见过四次,当然她不敢这么说,“他也是大学教授,人品很好,很单纯。”

    “很单纯?”母亲被逗笑了,“这个词,用来形容男人可不好。”

    时宜安静地看着母亲,神情非常坚定。

    “好了,知道了,”母亲摇头,“让他来吧,既然你们已经认识了一段时间,也算是有了考虑。幸好不是结婚,订婚这件事,对你们年轻人来说,也只是走个形势。”

    母亲的欣然接受,让她松了心弦。

    离开她房间前,母亲忽然问:“他也是镇江人?”

    时宜愣了愣,反射性回答:“是的。”

    幸好,没再说不知道。否则母亲不知道要怎么想。

    临睡前,周生辰来电确认。

    时宜偎在棉被里,和他一问一答的讲着电话,提到明天他的拜访,非常忐忑。

    这种感觉,就像你只想喝一口水解渴,佛祖却给了你整口水井,会反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况且,两个人只见过四次,刚才彼此适应。

    再次天亮后,却已经要订婚。

    她甚至很怕,明天见到他。到底该说什么?才不会紧张错乱。

    “除了订婚,我们所有的相处,都按部就班,不需要打乱,”他今日说了不少的话,声音有些哑,但仍是理智清淡,有着让人镇定和安心的力量:“就像我做研究的时候,会定好一个研究方向,再进行实验,这只是一个很合理和科学的方式。”

    她被他逗笑。

    “时宜?”

    “嗯。”

    “不要有太多心理负担。”

    “好。”

    次日上午,周生辰如约而至。

    她打开门的一瞬,再次惊讶。面前人难得带了一副无框架的眼镜,纯黑的西装内,是银灰色泽的衬衫。非常严谨和郑重。这样的西式服装,更显得他身形高挑。

    时宜扶着门,忘了让开,两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倒是把旁人都当了摆设。

    他含笑看她:“不方便让我进门?”

    她让自己尽量恢复正常,好奇地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有近视度数?”

    “有一些远视。”

    她笑,轻声嘟囔:“远视?那不是老花眼吗?”

    他身后,仍旧跟着那个司机,还有两男两女。

    听时宜这么说,都有些想笑,却都礼貌地低头,掩饰住了。

    周生辰倒不太在意,打量她:“睡的不好吗?”

    她疑惑:“没有啊。”

    他用手指,从自己眼下放比划了一个弧线:“你这里,像是没有睡好。”

    他因为礼貌,说的声音很低。

    可惜身后跟着的人,都听到了耳朵里。时宜被他当着这些陌生人的面,点破了昨夜辗转难眠的事实,有些小尴尬。

    万幸,父母已经从客厅走出来,给了她避开的时间。

    时宜的小叔叔和婶婶,作为这个家的真正主人,也迎接着客人。从进入房间,到最后坐下,接过茶水,他都做的滴水不露,就连有些不快的父亲,都开始露出欣赏的笑。时宜始终旁观着,到此时才算放下心。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铭记于心,自然也希望父母能真的喜欢他。

    而如今看来,家里的长辈除了对他身后的五个人,有些奇怪外,对他的印象都极好。

    “母亲因为身体原因,不方便外出,但也让晚辈带了些心意,”周生辰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中年男人已经把一个六七尺长的黄花梨木的匣子,放在桌上,“这是给伯父的。”

    匣子展开,是并列九个袖珍屏风。

    多为绿色翠料,惟有底座,翠色青白。所有人都有些惊异,时宜仔细看了几眼,发现最巧妙的反倒是那些屏风上的浮雕秋雁横空,亭台楼阁,更有楼中宫女,云鬓高梳,或坐或卧,形态各异

    “这有几个宫女?”堂妹实在绷不住,轻声问。

    “刚好是九百九十九个,”周生辰略微偏过头,很礼貌地直视堂妹说,“据说,和它没有缘分的人,是数不全人数的,有机会你可以试试。”

    母亲有些想拒绝,连连说太客气了。

    可惜周生辰早就把话先铺垫好,是“家母”的心意。而那位非常大方的母亲又未到,怎让人再把礼物都带回去?

    礼物一件件铺陈开。

    最后满室都有些安静,他只是在堂妹好奇时,才会简单说出这些东西的名字,不问就绝不细数来历,只当作普通的礼物。从一套六只的青花松梅纹高足杯、银鎏金龟的摆件,到白釉珍珠花卉纹梅瓶,每个长辈都有,惟恐有任何遗落。

    甚至连堂妹,都拿了个绿的吓人的玉桃儿挂坠。

    她的震惊,丝毫不少于家里人。

    可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装作她知晓一切,明白周生辰的背景,甚至在母亲频频递来质疑的目光时,都坦然笑著点点头,暗示母亲接受。

    这种非常脱俗的骇人礼物,让所有的长辈说话,都开始文绉绉的。

    到最后,婶婶趁着倒水的机会,把她拉到厨房间里,非常紧张兮兮地问她,到底午饭能到哪里吃,才会不让时宜太丢脸?时宜被问得哭笑不得,轻声说:“不用吃午饭,他说,他妈妈想要请我吃午饭,所以我一会儿就会和他走。”

    “那就好,”婶婶呼出口气,很快又觉得不好意思,“不是不想招待你男朋友的意思,我实在是没招呼过这种人,真不知道,他平时吃什么。”

    吃什么?

    时宜想到自己和他在西安,也没什么特别,甚至还在米家泡馍吃过。

    不过现在说,显然婶婶也不会信。

    周生辰为了不吃午饭,想要带时宜先离开的事,反复说着抱歉,连父母都被说的不好意思,连连说是应该的,只是没有准备见面礼,才真是抱歉。

    时宜听着他们抱歉来,抱歉去的,最后实在绷不住了,轻轻扯了下周生辰的衣服:“好了,我们走吧?你等我几分钟,我去换身正式一点儿的衣服。”

    他微微颔首。

    时宜原本是准备了衣服,现在又开始忐忑,轻声问他:“你妈妈,喜欢女孩子穿什么?”

    “穿什么都可以,”他说,“不用刻意。”

    “不可以啊,”时宜有些急,“这是尊重她,毕竟第一次见面。”

    她说的急,就有些撒娇的意思。

    母亲听着微笑,离开了她的卧房。

    可也因为母亲的离开,反倒让气氛又紧张了。

    时宜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非常依赖。

    “他们昨晚准备了一些中式的旗袍,我家里人比较传统,女孩子习惯穿这些,”他微笑,丝毫没有勉强她的意思,“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让她们拿进来。”

    当然不会介意。

    没有什么,她想要给他母亲一个完美的印象。非常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