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7章 昔日的镇江(2)

第7章 昔日的镇江(2)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一生一世,美人骨 !

    况且,经过那个夜晚的宵夜,还有今日的礼物,她大概猜到他家庭是什么类型。非常传统、甚至会有很多桎梏人的规矩,如同历史中曾有的王公贵族。

    吃穿住用一概有着范本,不是讲究,只是传承如此。

    时宜非常奇怪,在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家庭。

    仿佛遗世独立。

    或许这个答案,她很快就会知道。

    她欣然接受他的建议,跟随周生辰来的两个中年女人,开始有条不紊地,从随身的手提箱里拿出了旗袍,还有随身携带的现代设备,时宜看着她们熨烫旗袍时,忍不住低声对周生辰感叹:“好高的规格。”

    周生辰笑一笑,没说什么。

    他很快离开房间,给她留出换衣服的空间。

    其中一个女人替她换衣服时,忽然笑着说:“时宜小姐不要太介意,这次时间太仓促,在家里时,若这么草草熨烫,是要被管家扣工钱的。”她顺着旗袍一侧,开始检查不合身的地方,尺寸和现场试穿终归是有差别。

    时宜好奇:“那在家,是什么样子?”

    “老话常说,三分缝,七分烫,”她笑,“讲究的很。”

    她不再说话,非常娴熟地把有些松的腰线收紧。另外的一个人,则很小心打开另外的暗红色的木匣,开始给她佩戴首饰。

    胸前是翡翠颈饰,腕子上扣着的金镶玉镯子,两枚戒指,无一不古朴。时宜并不太喜欢首饰,只在耳垂上有一对小钻的耳钉,为她戴首饰的女人征询性地问她,要不要换下来。她不太在意:“是不是他的父母,不喜欢这些东西?”

    两个女人对视,笑一笑:“是不喜欢这种东西。”

    “那就换吧。”她自己摘下来闪着细碎光芒的耳钉,换上翠的仿佛能滴下水的耳坠。

    刚才周生辰在这间房间,都说绝不会勉强她,她们两个还以为时宜是个十分难搞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么好说话,都有些意外。待到整套上了身,她看着镜中自己。

    活脱脱倒退了百年。

    她离开卧房,走到客厅时,母亲更是惊讶。但好在是通情达理,没有追问。

    周生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她刚才的舒适随意都没了,有些紧张地看着他,自信乏乏。倒是堂妹轻轻地,轻轻地,像是不敢大声说话一样地嘟囔着:“我要疯了,真是倾国倾城。”

    时宜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堂妹这才目光闪烁,取笑她:“美人,不是说你,是说你身上的东西,价值半壁江山啊。”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而她看到的,却是周生辰毫不掩饰地,欣赏的目光。

    到了车上,周生辰又亲手递给她了一个纯金的项圈,还挂着块百岁锁。看得出来,这个的价值比不上她身上的任何一个物事,可也能感觉到,这个东西很重要。时宜戴上,用手心颠着脖子上挂着的这个小金锁,轻声问他:“你家从政?”

    他摇头:“周生家规,内姓不能从政。”

    “内姓?是直系的意思?”

    “范围更窄一些,”他简单解释,“只有每一辈直系的长子,才能姓周生。”

    “旁系呢?”

    “姓周。”

    “就是说,如果你父亲有两个儿子,你是长子,你就会姓周生?而你弟弟就会姓周?”他的神情,有一瞬的微妙,很快就笑了:“差不多。”

    她喔了声:“那么是从商?世代为商?”

    否则如何积攒这种深厚的家业?

    岂料,他再次摇头:“老一辈人观念老旧,不认同后辈从商。”

    她再想不出。

    “很复杂,”他无声地,缓慢地笑着,“大多是老辈人积攒下来的家产,后辈人并不需要做什么,所以,大多选择自己喜欢的事。”

    “比如,像你?”

    “我的职业很特别吗?”他笑:“和我比较熟悉的,还有个外姓的弟弟,他是核工程师,而且并不效忠于任何国家,是个危险而又传奇的人。家里奇怪的人很多,不过大多数人我都不熟悉,我从十四岁进入大学开始读化学,大多数时间都在实验室,生活非常单调。”

    时宜听得有趣,纵然周生辰这么说,她还是觉得他最特别。

    对她来说,周生辰是唯一的,不论前世今生。

    镇江这个地方,虽然是时宜父亲的祖籍,他们却并不常回来。

    和大多江南城市相似,有湖,也会有寺,还会高高低低的山和故事。车自湖边看过,能看到远处的金山寺,在雨幕中,朦朦胧胧的。

    早晨还是阴天,现在已经有大雨瓢泼的预兆。

    会在这附近停?还是会继续开下去?

    每隔几分钟,她就会猜测,车会不会随时停下来。

    可惜,车一路向南,到入山了,还没有任何停靠的征兆。

    山林中的路,被雨雾渲染的,十分怡人。

    “我母亲,”周生辰忽然开了口,“她可能,会对你有些冷淡。”

    时宜听他的语气,有些严肃,不禁又紧张起来:“因为我家庭太普通?”

    “不是你的原因,是我的家庭有些特别。”

    这很明显。

    时宜无意识地转着自己手腕上的金镶玉镯子:“那有没有什么忌讳?比如说你母亲,不喜欢别人说什么?或是见面了,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

    “没什么忌讳,”他说,“我家人也并非是猛虎野兽。只是,你不是她知道的女孩子,可能,她会需要一些时间来了解你。”

    她喔了声。

    想到了他曾说的话:“你说,你有我完整的资料?甚至是我家里人的。”

    “很详细,”他简单地说,“详细到,你从小到大,每一年的资料。”

    时宜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他似乎想起了初识那天,慢慢笑著说,“认识的太特殊,所以,需要一些必要的程序来了解你。”

    她没想到,这么浪漫的事情,被他说的如同有意接近。

    不过几秒后,就释然了,她真的是有意接近。若说无意,恐怕连自己都不会相信。

    他胳膊肘支在一侧木质扶手上,欠了欠身子,似乎想要脱下外衣。因为个子高,车内空间不太够他伸展,脱下来的动作略有些不自在。时宜很顺手地,替他拉住一侧的袖管,帮他脱了下来。

    两个人,一个是觉得束缚脱下外衣,一个呢,只是随手帮了个忙。

    她这么帮着,衣服就到了自己手里。

    还带着稍许的温度,她捧抱着,忽然有些昏悠悠的。

    “我来拿。”周生辰说着,已经接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就这么一个小插曲,莫名就让两个人之间,有了稍许的亲近。她觉得心跳的有些燥,偏头,继续去看雨雾种的山林,她对他,是真的忘不掉摆不脱,而他呢?为什么忽然订婚?如果按照他所说,是“需要和一个人订婚”,究竟是为什么需要。

    她后知后觉地思考这些问题。

    不知道,自己和他,该怎么做一对未婚夫妻。

    周生辰看她像是在出神,也没再出声打扰,他习惯独处,当然也习惯不打扰别人。

    到她终于看到有错落的建筑物出现,同时,也听到周生辰说:“慢慢你就会了解,我并不是在质疑你,这些,都是一些必要的程序。”他说的冷静而轻缓,语气没什么特别,但是显然是为了让她舒服一些。时宜回头,对他笑了笑:“慢慢你也会了解,我这个人很大度,一般小事情,都不太会生气。”

    车停靠在非常古朴的老宅前,门口有人侯着。

    他下车时,将西服外衣递给了门口侯着的年轻男子,伞撑在手中,他回身看时宜,比了个轻勾起手臂的姿势:“这样,可以吗?”

    她颔首,觉得两个人真像是在演戏。

    周生辰微微含胸,迁就她从车内出来的高度,时宜伸出一条腿,踩到湿漉漉的地砖上,很快就挽住了他的小臂。她穿着长袖旗袍,他则是单薄的衬衫,隔着两层轻薄的布料,却仍能感觉到彼此体温。

    她心猿意马,走了十几步出去,才认真看这院子套住院子的地方。

    虽然是老宅,排水却非常好。

    这么大的雨,一路而入,都未有任何积水。

    “你从小住在这里?”她很隐晦地打量沿途景象。

    “十四岁以前,住过一段时间,”他说,“时间不长。”

    她点点头。

    因为他说在这里住过,顿时觉得这雨幕下的古寂老宅,多了三分亲切。

    时常能碰到些匆匆走过人,都是从旁门、小道而过,看到周生辰都会停下步子,欠欠身子,远了就不作声,近的就唤声大少爷。时宜听这么玄妙的一个词,拿余光瞄瞄他,后者倒是冷淡的很,大多时候都没什么反应。

    只对那个领路的年轻男子说,直接去见大夫人。

    在机场时行色匆匆的周生辰,在青龙寺偶尔谈笑的周生辰,在上海略显神秘的周生辰,都和现在的这个人,毫无关系。

    直到两个人走进避雨亭,有人小心替他们擦掉鞋上的水渍,这种感觉,越发清晰。避雨亭里本有十几个中年妇人和女孩子,都在轻笑着,闲聊着,到他们走进来时,都很自然起身,或是坐的端正了些。

    所有的视线,都隐晦地落在她这里。

    而周生辰也没有任何人寒暄,似乎对她们,都不太熟悉的样子。

    惟有西北角落,坐在藤木椅上的女人,没有任何变化。

    单看仪态、坐姿,时宜约莫就猜出,这个看上去非常端庄的中年女人,是周生辰的母亲。在她猜想的同时,那个女人已经开了口:“这位小姐是?”

    “她就是时宜。”周生辰扣住她挽住自己的手,轻轻握住。

    众人神情各有惊异,甚至有些,显然没太明白。

    时宜听见自己的心,猛烈地撞着胸口,不安,而又忐忑。

    周生辰母亲,看了她几秒,微微地,慢慢地笑起来:“时宜小姐,你好。”

    “伯母,你好。”她说。

    恬淡的声音,轻轻撞入每个人耳朵里。

    她让自己笑得尽量谦逊,接受他母亲的审视。

    很大的雨声,渲染着此时此刻的气氛。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母亲,并非是他所说的“冷淡”那么简单,而是真心不喜欢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也验证了这个事实。

    周生辰母亲只是非常和善地,问她是否吃过午饭,在知道时宜并未吃过后,很自然地柔声说:“时宜小姐,非常抱歉。这几日清明,也是周生家的寒食日,不会有明火烧煮食物,我就不留你吃午饭了,就让我儿子来尽地主之谊,在镇江挑个合适的地方招待你,好不好?”

    很婉转的逐客令。

    她完全没有选择,只是顺着点点头,说,谢谢伯母。

    就看着他的母亲,在旁人搀扶下,从藤椅上站起来,好整以暇地裹好披肩:“抱歉,时宜小姐。”她仍旧含笑,对时宜颔首时宜后,轻轻地拍了拍周生辰的右手臂:“送时宜小姐回去后,来陪妈妈说说话,好久不见,我们母子都生疏了。”

    周生辰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我今晚,可能不会回来。”

    “如果今晚没时间,那就明日上午。”

    母子两个视线交错而过,他的母亲离开了避雨亭,留了这一亭子不相干的人,继续神态各异地,打量时宜。周生辰握了握她的手:“我们走。”

    纵然是做了准备,却仍旧难堪。

    如此精心装扮,忐忑期盼的会面,却草草结束,这是时宜想都未曾想过的。

    后来两人又坐车离开那里,从历史感浓厚的老宅,进入现代城市。

    两人在二楼包房里吃了午饭,窗外临着湖。

    她没吃多少东西,只是喝着热茶,看他在吃。

    越是接触的多,越是能看得出,他自幼的家教一定非常好。甚至是拿竹筷的手势,还有夹菜的习惯,都非常严谨。规矩中有随意,这恐怕就是他的性格使然了。

    “我以为,我事先和你说过她的反应,你会做好准备,”周生辰抿了半口茶,不太在意地说,“起码让自己,不会这么难过。”

    她尴尬笑笑:“我没想到,你母亲会这么排斥我。”

    “在她眼里,我订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早在我十几岁开始,就挑选了一些合适的妻子人选,”他轻轻靠在座椅上,口吻倒是认真的很,“一个人,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准备礼物,却发现,最后毫无用处,失落总是难免的。”

    她恍然,难怪他母亲看自己的眼神,有质疑,也有失落。

    不过,十几年就开始挑选妻子,也真是闻所未闻。

    “她挑选了一些,然后会给你最后甄选?”

    他喝了口茶,有意忽略这个问题。

    她低下头,想,为什么他总有让人难以靠近的身世。

    可是也只是这样,才算是配得上他。

    “还在生气?”他问她。

    时宜抿嘴,想笑,却没笑起来,只得玩笑着说:“没有,只是好奇,你们家里人,会让你怎么去挑自己的妻子。”

    “很好奇?”

    “一点点,”她有意刁难,“如果你肯给我讲讲,我说不定听得有趣,就不生气了。”

    他似乎在思考:“如果你能开心起来,可以考虑,让你看看。”

    他很快就侧过头,唤进来在门口守候的中年司机,说了句话。

    司机忍不住微笑,莫名看了眼时宜。

    未几,司机再次折返,带来了一本极厚重的夹册,竟是临时回去取来的。时宜翻开来看,竟然是非常详尽的人物介绍。或许,准备这本书的人不喜欢高清照片的感觉,与文字相配的,都是各种手工画像。

    “真有人肯把女儿这么印在这里,让你看?”她如此翻着都会别扭,真是不敢想象,周生辰拿着这些,旁边还会有人追问他对谁会有好感。

    “都是周生家的世交。”他回答。

    她喔了声,再不好意思翻下去:“你真像是过去的王侯将相,娶妻规矩这么复杂。”

    遴选世家女儿,匹配生辰八字,非常正统的方式。

    可如果出现在二十一世纪,会不会太玄妙了?

    他要有如何的家庭,才能让这些千金小姐甘愿奉上画像。虽然时宜听说过,现在有很多家族企业,都有着自己的庞大家庭,而总有女孩子会被养在深闺里,专为门当户对的婚配而生。她虽是道听途说,却也明白,这样门当户对的婚配,需要的,是绝对的资产引力。

    她想的越多,就越想去看他。

    周生辰倒是把视线移到她的手上:“这两枚戒指,尺寸适合你吗?”

    时宜用手指轻轻,转了转戒指,做实回答:“稍微松了一些,不过,不会掉下来。”

    他点点头。

    “怎么了?”

    “大概知道你的尺寸了,挑订婚戒指的时候,就不会出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