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29章 间章:心头血

第29章 间章:心头血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一生一世,美人骨 !

    太子五岁才懂得,自己降生那年,宫外诸王怀疑宫中内乱,皇帝死的不明不白,他这太子也得的不明不白。可他也冤枉,皇后没有子嗣,便捡了个年纪最小的,做了太子。

    这是他,捡来的便宜。

    五岁时,他便懂得这道理。

    不争,不抢,不夺,不想。

    太后让他行,他便行,让他停,他便停。

    太子病弱,自幼吃药比进食还要多。太后训斥,他捧着药碗,站在宫门前一昼夜,不敢动不能动,那时的他也不过七岁。爱鸟,鸟便死,贪恋鱼游水中,便自七岁到十六岁,都未曾再见过鱼。生杀大权,连同他这个小人儿的性命,都在那个自称太后的女人手中。

    他渐不再贪恋,任何有生命的物事。

    直到见到她的画像。

    清河崔氏之女,时宜。

    眉目清秀,也只得清秀而已。身边两个太监,躬身低声说着:“殿下,这便是您未来的太子妃。”他看那画中不过十岁的少女,执笔作画。

    她,是他唯一被赏赐的东西。

    他欣喜若狂,却不敢表露。

    自那日起,便每月都拿到她的画像,她的起居笔录。她不会言语,只喜读书作画,读得书是千奇百怪,也有趣的很。作画,只肯画莲荷,莲荷?莲荷有何好?许是小女子的情趣,他不懂,也无需懂。

    不过,那莲荷却真是画得好。

    他每每临摹,总不得精髓。

    时宜,十一。

    她在小南辰王府的徒儿里,不过排行十一。七岁那年,入府被欺负,不能言语,处处忍让。后常常隐身在藏书楼中,整日不见踪迹。可如自己一般,不喜与人交心?无妨,你日后便是这宫中最尊贵的女子,你不喜与人交心,便只有你我。我断然不会欺负你。

    过了几年功夫,年岁渐长,她已被一众师兄师姐呵护备至,得南辰王独宠。

    收集天下名茶,搜罗前朝遗落曲谱。

    小南辰王与命定的太子妃间,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太后生辰那日,有人递上小南辰王谋反的奏折。

    这奏折,年年有,年年压下来,这一年倒是多了一条与太子妃的传闻。太后朝堂横眉,扔了折子,厉声质问:哪个奏了,哪个站出来,若能将南辰王拉下马来,那数十万家臣便是你的。

    无人敢应,皆是寒蝉若噤。

    笑话,南辰王少年领兵,从未有败绩。

    太子在东宫得知,也未曾开口。

    这傀儡,在此位十年,素来是个哑巴太子,谁人不知?

    太后何尝不怕,当日诸王叛乱,便是这小南辰王的一句话所致:

    “疑宫中有变。”

    他若想要这天下,便只得拱手相送,区区一个太子妃又有何妨。太后如此对身边内宦说着,这世人角色都是互相给个薄面。她让那西北江山,不管不顾,只求一生太平,能让小南辰王留了这皇宫皇朝,能自己这半老之人安享富贵。

    然世事无常,太后暴毙内宫。

    太子封禁皇城,不得昭告天下,以太后之笔,写的第一道懿旨,便是太子妃入宫完婚。同日,密诏清河崔氏入宫。

    那日,清河崔氏行过重重宫门,跪在东宫外,足足两个时辰。雪积有半尺,衣衫尽湿,膝盖早已冻得麻木。跪到半夜,才有宦官引入。

    东宫太子,宫外从未有人见过,清河崔氏父子,可当得无上荣宠。

    卧榻上面色苍白,却眼如点墨的男人,裹着厚重的狐裘看他们,足足看了一个时辰。

    不言不语,偶尔喝水润喉。

    近天明时,有人捧来药,蒸腾的白雾中,他面容模糊,始才咳嗽起来。

    偌大的东宫,悄无声息,唯有他阵阵低咳。

    清河崔氏父子,忙不迭叩头,将来时商议的如何以十一为饵,谋陷小南辰王的话说出。太子静听着,却有些不快:“小南辰王终究是皇后的师父,你等的计策……太过阴毒了。若让皇后得知,要朕如何交代?”

    未曾有继位大典,却自称朕。

    “陛下……”清河崔氏父子忙叩头,“周生辰乃大患,不除,则难定江山!”

    他继续低头喝药,眉目被雾气浸染的,不甚分明。

    这场谋算,终是困住了那个小南辰王。

    他自为太子来,初与这王相见,却是在灯火昏暗的地牢内。他是君,他为臣,他立于他面前,他却不跪他。

    彼时太子,此时天子。

    能得天下,却得不到他一跪。

    也怪不得他,他已死了。

    他披着厚重的袍帔,仍旧受不住牢内阴冷湿气,宫中十年,他拜太后赏赐,日日饮毒,如今只得日日以药悬命。

    他所想要的,不过是他唯一被赏赐,所拥有的人。

    “当日圣旨,朕要你认她做义女,便是要将这江山换美人,”他冷冷清清地笑着,略有自嘲地对着已死的人说着,“朕最多十年阳寿,十年后,天下谁还敢与你抢?”

    “你的身世之谜,这天下只有太后与朕知道,太后已死,朕也不会说。是朕,对不起你。”夜风打散了烛烟。

    他离去,命厚葬,仍留谋逆罪名。

    都是你们在逼朕。

    若非太后想要成全你与她,朕怎会毒害母后。

    若非你抗旨不从,朕又怎会谋陷你?小南辰王一死,朝堂谁能担此天下?无人可担。生灵涂炭,百姓流离。

    朕不想,也不愿,可朕……

    东陵帝,自幼被困东宫,终日不得见光,后有清河崔氏辅佐,俘逆臣小南辰王,正朝纲。帝因太子妃秘闻,恨小南辰王入骨,赐剔骨之刑。

    小南辰王刑罚整整三个时辰,却无一声哀嚎,拒死不悔。

    后得厚葬,留谋反罪名。

    登基三载,帝暴毙。未有子嗣。

    江雨菲菲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六朝尽空,仇怨已去,长安仍在。

    你可能,让我真的见一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