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33章 独留半面妆(2)

第33章 独留半面妆(2)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一生一世,美人骨 !

    他意外地保持着沉默,只是取下自己的眼镜,折叠好镜架,放到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时宜觉得有些奇怪,侧头看他……

    在一霎那,亲眼看见他拎起周文川的衣领,右手成拳,狠狠挥到了周文川的脸上。

    用了十分的力气,甚至能听到撞击骨头的声响。

    下一秒,他已经松开周文川衣领,紧接着又是一拳。

    冷静的动作,不冷静的目光。

    时宜惊呆了,看着近在咫尺人周文川脱离重心,砰然撞到雪白的墙壁上,瞬间就有猩红的血从周文川鼻子里流出来。他想要再上前时,王曼已经惊呼一声,扑到周文川身上,紧紧把他护在身后,惊恐地看着周生辰:

    “大少爷……”

    不止是王曼在惊恐,时宜、所有人,都不敢动。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周生辰为什么会这样。

    他背脊挺直,沉默地看着周文川,时宜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能看到他背影,还有灯光拉出的影子投在周文川和王曼身上。

    “你最好祈祷文幸这次没事情,带二少爷去看医生。”

    有人上来,搀走周文川和王曼,很快唤来医生检查包扎。

    那些医生也没想到刚才这人还好好地来探病,怎么转眼就成这模样了。而且真是被打得不轻,可这一层楼本就是这家人的vip病房,也不能多问什么,迅速联系楼下检查的人,低声说要为周文川做脑部检查。

    周生辰示意时宜到自己身边来。

    她走过去,轻挽住他的手臂。

    整个走道渐渐清净下来,有医生过来,递给他一些报告。周生辰接过来,略微蹙眉,从口袋里重新拿出眼镜戴上,边他们说,便一张张翻看。

    本来身体修养的不错,只是指标不合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和周文川见面后,两个人关在病房里大吵了一架,文幸就彻底受不住了。短短两三个小时,已经向着最坏的情况发展……

    他时而隔着玻璃,去看一眼文幸。

    时宜陪着他,看着病房里陷入昏迷的文幸,偶尔也用余光看看他。

    就如此,一动不动看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小时后,周生辰母亲也到了医院,很快有人说了这里的状况,她惊疑未定,却在同时有医生走来,非常礼貌地低声询问:“周夫人,有官方的人想要见见二少爷。”

    “官方?”周生辰母亲更是惊讶。

    “让他自己去应付。”周生辰忽然开口。

    声音清晰,甚至冷淡。

    “周生辰……”周生辰母亲不可思议看他。

    “让他自己去应付。”他重复。

    母亲蹙眉:“他是你弟弟。”

    “我只有一个妹妹,现在生死未卜。”

    母亲看了眼时宜,欲言又止:“你和我到房间里来。”

    显然,她不想让时宜听到他们母子的争执。

    周生辰没有拒绝。

    两个人在走廊尽头的房间,谈了足足半个小时。

    她坐在文幸病房外的长椅上,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将手握成拳。

    文幸,你一定要没事。

    周生辰走出房间,她母亲也走出来,时宜略微对他母亲点头,紧跟着周生辰离去。两个人走出电梯,果然就看到一楼大厅里,周文川已经站在那里,半边脸肿着,被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询问着问题。她目光匆匆扫过,却意外地看到了杜风。

    杜风站在大门口,在低声讲手机。

    他看到周生辰和时宜,略微停顿,目光落在了周生辰身上。周生辰清淡看了他一眼,揽住时宜的肩,带她上车离去。

    车从街角拐出去,平稳地开上灯火如昼的主路。

    时宜看见他关上了隔音玻璃,他把两人之间的扶手收起:“让我抱抱你。”话音未落,已经把她抱到怀里。时宜顺从地让他抱着,也环抱住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声音很轻。

    他回答的声音,也很低:“这么久,文幸手术检查都不达标,是文川做了一些手脚。”

    心跳忽然减缓。

    她轻轻呼出口气,尽量地,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为什么……”

    “为了争取时间,”他说,“我和你婚礼后,我会正式接手周家所有的事情。他需要婚礼时间延后,最好是……无限延后。”

    周生辰解释的不多,慢慢松开她,独自靠在那里。

    时宜没有做太多追问。

    比如,周生辰和周文川之间的事。

    她想,这些一定涉及了太多的周家隐秘,如果连文幸的身体都能漠视,那么也一定有更多的惊心动魄和无法容忍。生命本就脆弱,抵挡不住天灾疾病,而在周家,却还要去挡那些有心的人祸……

    还有杜风。那个宏晓誉心心念念想要嫁的人。

    ……她想起最初遇到杜风,就有种奇怪的直觉。而后来,或许是因为周生辰陪她一起,和这个人吃过饭,谈笑如常。渐渐地,这种感觉就被她漠视了。

    好像在他身边,每个人都是如此,转身就变成了另外的人。

    他们到家时,已经是凌晨。

    电梯间出来,她低头从包里拿钥匙,周生辰却略微顿住脚步。她疑惑抬头,看到走廊的窗户边站着人,是身着便装的梅行。

    深夜到访,不用说,一定是为了文幸。

    梅行并非是周家人,这件事发生后,周生辰母亲自然要避免所有人靠近文幸。他得了消息,却不能看到人,最后只能来找周生辰。

    两个人在客厅里谈话,时宜给他们泡了茶。

    关上门,自己在书房里看书。

    本来挺安静的,忽然就听到一声碎响。

    时宜吓了一跳,拉开门。梅行顺着门开,看了她一眼,非常抱歉地笑笑。然后又转去看周生辰,强行把情绪压了下来,声音也低沉了很多:“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

    周生辰摇头:“没关系,我在医院时,比你激动的多。”

    两人同时弯腰去捡碎片。

    “不要用手捡。”时宜忙阻止,从厨房拿了干净的毛巾。周生辰自然接过来,将所有碎片一一捡起,用毛巾仔细包住,再递给她。

    “还需要给你泡新茶吗?”她问梅行

    “不用,很晚了。”梅行笑了笑,从沙发上起身,就势告辞。

    送走客人后,她收拾了他的茶杯,拿到厨房清洗。

    客厅里始终安静着,她觉得有些异样,匆匆收拾好,走出去,看到他仍旧沉默地坐在沙发上,竟然拿着一张纸,在不停对折着。

    纸不断被折小,直到已经小到无法再对折。

    他听到她的脚步声,抬眸看她,忽然笑了:“一张纸,最初所有人都认为,它只能真实对折八次,后来又有理论证明,用机器对折,可以达到九次。”

    “然后呢?”她猜,肯定还有人推翻过。

    “后来,又有人算出来了十二次。”

    “算出来?”

    他嗯了一声:“这是一道数学题。”

    “真的?”时宜在他面前半蹲下来,拿过他手里的纸,“学数学的人,真奇怪,折纸也要拿来算吗?”

    “奇怪吗?”他兀自带笑,“你小学没学过?”

    “小学?”时宜更惊讶了。

    她努力回忆,自己应该……没学过吧?

    学过吗?这种问题要怎么算?

    她想的认真,凝神看着那张被折成一叠的纸。

    “假的。”

    “啊?”她茫然看他。

    “我说的是假的,”他笑了一声,“你小学不可能学过。”

    时宜这才意识到,他在和自己开玩笑。周生辰已经站起身,走到浴室去放水洗澡,他难得会有闲心用浴缸,她给他拿了干净衣物,抱到浴室时,看到他正在脱长裤。

    或许因为周生辰母亲很高。

    他们家兄弟姐妹三个,都不矮。

    他站在浴缸旁,双腿修长笔直,因为从小注意培养的关系,站姿坐姿,包括现在这种半弯腰试水温,腰身的弧度……都很好。

    时宜把衣服放竹筐里。

    在他躺在浴缸里后,走过去,低声说:“我帮你洗吧。”

    “好。”

    淡淡的水雾里,她在掌心里倒了些洗发液,替他揉着头发:“别睁眼。”周生辰也很听话,任由她摆弄指挥,最后她用温热的毛巾,叠好垫在他脖颈下,然后拿着淋浴喷头,仔细给他冲洗干净头发。

    被水冲洗后,发质变得很柔软。

    略微擦干后,他坐直了身子,额头有些短发滑下来,凌乱地挡了眼睛。

    “舒服吧。”她自得其乐,伸手替他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

    那双眼睛,波澜不惊。

    她低头,在他眉骨上亲了亲:“我知道你难过,不知道怎么劝你。”

    他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头压得更低了些:“你以前,难过的时候会做什么?”

    时宜回忆了会儿,笑:“看《说文解字》,因为不用动脑子。”

    他也笑:“上次我问你,看没看过《说文解字》,你说看过一些,我就觉得挺有趣的。为什么喜欢看……嗯,”他略微措辞,“古代的‘字典’。”

    她笑:“我有那么多时间,能翻的就都翻翻了。”

    那么大的藏书楼,她看了十年,也不过看了两层的藏书。

    余下的,只是记得一些名字。

    他额前的头发又滑了下来。

    眼睛里,除了灯光,就只有她。

    她的手顺着他的头发,滑过脸侧,到肩膀,再滑下去。最后捧起一捧热水,淋到他身上,轻轻替他揉捏起肩膀。她的手也烫,他的身体也热,揉捏了会儿,他就捉住她的腕子:“时宜?”

    “嗯?”她看着他,眼睛里也只有他。

    周生辰伸出手,把她整个人都抱进了浴缸里,放在自己身上。

    时宜的睡衣被水全浸湿了。他的手轻易就穿过所有的屏障,很温柔地进入她的身体,始终很有耐心地撩拨着她。

    足足一个小时,两个人都耗在水里。

    到最后竟让她筋疲力尽,他却始终没有要他。最后周生辰把她直接抱出了浴缸,两个人都擦干躺倒床上,他才轻声说:“对不起,今天……不是很有心情。”

    时宜没吭声,疲累地和他的腿缠在一起,侧躺着搂住他的腰。

    她很快就要睡着了,却又挣扎着从梦里迷糊地醒来一瞬,叫他的名字:“周生辰。”

    他摸了摸她的手,应了声。

    “我爱你。”

    他嗯了一声:“我知道。睡吧。”

    她踏实下来,沉沉睡去。

    迷糊中,她感觉手腕冰凉着,好像是被他套上了什么。

    次日很早就醒来,时宜发现他竟拿出自己一直仔细收藏好的十八子念珠,在昨晚给自己戴上了。她身上本就戴着他送给自己的平安扣,现在又是十八子念珠,虽然周生辰不说,但是她能感觉得到,他怕自己真的出什么事情。

    这一波几折,她都开始怕。

    怕稍有一步走错,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和周生辰到医院时,昨晚楼下的那些人已经不见了。但是仍旧在各个出入口留着人,负责监视周文川的一切动向。周生辰亲自带着梅行一同入内,不再有人敢阻拦,毕竟周家的人也都知道这位梅少爷和周家的关系。

    他们坐在楼层单独隔开的餐厅。

    落地窗,将外边看得清晰。

    他们坐在南侧,而周文川和王曼就坐在餐厅的另外一侧。

    非常诡异的场面。

    但是除了时宜,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如此很正常。她想,或许这种家族内斗,真争出你死我活后,还是要为对方筹办不失体面的丧事。

    坐了会儿,周生辰就暂时离开,去看今天出来的报告。

    这里只剩了她和梅行。

    时宜随便看了眼楼下,却又看到了杜风。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存在?她始终没有问周生辰,一定程度上来说,她有些愧疚自己还给周家引来了这个“麻烦”。她的视线停顿的时间过久,梅行也发现了,顺着她看了眼,随口道:“这不是你朋友身边的国际刑警吗?”

    “国际刑警?”

    “他们这些人,负责调查恐怖活动,毒品,军火走私……”梅行略微沉吟,似乎在思考,“从不莱梅那次的枪战开始,他就开始调查周家了。”

    一瞬间获取了太多信息。

    时宜脑子里飞速地将从德国回来后,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

    所以不莱梅那场枪战根本就不是意外,那么……很有可能是周文川做的。后来她回国,这个杜风就出现了,周生辰知道不知道?他一定知道,就连梅行都这么清楚,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刑警的身份。

    她看着一楼杜风的背影,有些出神:“他现在……在调查周文川?”

    梅行不置可否,冷淡地笑了笑:“周家的二少爷,也的确值得他们好好调查一番,我觉得……差不多快有结果了。”

    周生辰始终在和医生说话,她心里发慌,没有接话。

    比起周文川如何,她更担心的是文幸的生死……

    “昨晚……”梅行眸光很深,看着她。

    “啊?”时宜不太明白,回看她。

    “很抱歉,打坏了你的茶杯。”

    她恍然,笑一笑:“没关系的。”

    都不是什么值钱的茶杯,不知道为什么能让他再提起。

    他也笑了:“让我请你喝杯茶吧?”

    他没等时宜回答,已经起身去,问餐厅的人要了两杯热的港式奶茶。

    他亲自把茶端来,放在时宜面前。

    “谢谢,”时宜笑,“我以为你会请我喝中式茶。”

    “中式茶……应该都比不过你泡的。”

    他说的时候,声音有些低沉,有些玩笑的感觉,可是又像是发自肺腑。

    时宜有些尴尬,她想要找个话题带过去:“文幸她……”

    梅行低声打断她的话:“文幸如果这次能度过这关,我会带她离开中国,在国外定居,”他说,“我会照顾她一辈子。”

    “一定会的,”时宜笑着说,“她知道你这么说,肯定会好的。”

    “不过要先帮周生辰,做完他想要做的事,”梅行摇头苦笑,“我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什么,就这么义无反顾陪着他,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语气转换的很快,这次真是玩笑了。

    时宜噗嗤笑了:“上辈子啊?欠他的人,太多了。”

    梅行忍俊不禁:“真的?你知道?”

    “真的,我知道。”时宜笑着,用玩笑的语气告诉他。

    如此的笑容……

    梅行有些出神,时宜不解看他。

    他忽然轻声说:“时宜,不要对着我笑。我真怕,我会和他抢。”

    她愣住。

    梅行这一瞬看她的眼神,让她想起在周家老宅时,文幸说起的那个用来选妻子的对子……很快,她就认真告诉梅行:“好,我记得了。”

    梅行坦然笑了,有种说出心意的怅然感,举杯去喝自己的那杯奶茶。

    曾经她机缘巧合替他泡过茶,他记在心里,也还给了她。

    情不知所起,爱而不能得。

    却只有这么一杯茶的缘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