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尖叫女王 > 163.第 163 章

163.第 163 章

作者:银发死鱼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女鬼正尖叫着, 突然听到门背后传来这懒洋洋的声音。

    她瞪着眼睛猛的回头, 就看到那碧池只穿了条内裤抱着双臂站在自己身后。

    虽然身体半裸, 但这碧池好像全不以为意,站姿嚣张随意,毫无瑟缩,横过的手臂正好挡在胸前,长腿微伸,一只脚的脚尖还有节奏的在地板上一点一点的。

    因此这对于一般人来说狼狈羞耻的处境, 对于她来说却呈现出别样的美感。

    就像艺术大师镜头下半裸主题的写真一样,这间常年简陋陈旧,暗无天日的小黑屋子,此刻竟因为她的存在呈现出了一种时光沉淀的美感。

    女鬼咬牙切齿, 妒意仿佛能凝聚成针, 更有种自己的存在领地被入侵的恐慌。

    明明以前拉进来的人只会感到暗无天日的绝望, 在梦境里被她肆意摧残,大限之日到来之前就是这样被她一步步心理凌迟, 最终形神绝望,轻而易举被她索命的。

    祝央见女鬼瞪着她不说话,眼睛里的恶毒倒是犹如实质,不过仗着是做梦——

    估计这一环就是为了营造明知深陷梦境,但还是无法醒来的绝望感, 所以祝央知道自己在做清醒梦, 逻辑和思维全无滞涩。

    她无视对方的表情:“怎么?不能说话?还是自知声音太难听, 所以在我面前自惭形秽?来来来,先把睡裙还给我呗,打这么些交道也不是不知道你嫉妒的嘴脸。”

    说着还扭了扭腰:“我这魔鬼身材你看了也不好受吧?”

    女鬼脸色更扭曲了,祝央还在使唤:“愣着干嘛?就吊扇上,踩着凳子就够着了——哦,不好意思,刚没注意你腿短,算了算了,我自己取吧。”

    说到这里,女鬼终于恼羞成怒,只见她长大嘴巴,一直张到了下颚的极限,还在继续,露出嘴里一口腐烂发黑的牙齿和空无一物的口腔。

    舌头不翼而飞,但是她的喉咙里发出一种咯咯咯犹如临死前被绞着脖子的声音,眼睛也不见了瞳仁整个翻白。

    然后伸出两只手臂,朝祝央掐了过来。

    祝央这会儿正把裙子扯了下来,套回自己身上,就看到两只惨白的手臂伸了过来,十指如勾,指甲腐败灰黑。

    她下意识的就伸手一拦,一只手按在女鬼脑门上,那女鬼便挥舞着手臂够不着她。

    原因无他,和祝央比起来,女鬼的手臂都太短了。

    祝央应急之下这一按,差点没把自己恶心死,她肯定自己按到了什么滑溜溜的东西,至于那是什么,祝央甚至不愿意去想。

    她打小就爱干净爱漂亮,这一手的黏糊让她当场理智崩溃。

    祝央手用劲一推顺势抽回来,然后趁着女鬼趔趄之际,提起地上那只折叠凳就往女鬼脑袋上削——

    “我他妈让你不洗脸,脏东西糊满脸,嘴巴张这么大还一口烂牙,我刚要是不小心把手伸进你嘴里,那我这只手还要不要了?”

    “成天山寨贞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人家贞子小姐生前是清丽绝美超能力少女,死后更是鬼界大佬,多年蝉联最高影响力女鬼宝座。”

    “你配和人家相提并论吗?你配吗?你配个几把!你还山寨人家楚人美,人家生前那也是粤剧名伶,哈我发现你这傻逼自己没两把刷子,眼皮子倒是高得很,你咋不冒充聂小倩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梦里全靠一腔愤怒不用真的浪费体力,战五渣的祝央一把折叠凳舞得虎虎生风。

    等她揍舒坦了捋了把头发站起来,那女鬼已经被打成了虾米,弓着身子一边往前爬,一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疑似在哭。

    女鬼拉人入梦其实本事并没有这么不堪,只是兜头就被那碧池先发制人的吓破了胆。

    所谓狭路相逢先出手者制胜,这里是梦境,精神世界的莆一碰撞,谁先占据主导,这里便是谁的主宰了。

    女鬼一开始露怯就已经失去了主动权,只是仗着这碧池不懂规则,还抱着侥幸想和她斗上一斗而已。

    换了别人,首先被女鬼拉入梦境的恐惧所支配,就已经着了道,然后整个梦境世界便可以随她操控修改,她甚至能让人体验一晚上的末日追杀或者一万种死法。

    但相对的,这碧池掌握主导权后,也就处于绝对压制地位,所以她一介女鬼在梦里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女鬼被削怕了,忙趁着这碧池疏漏之际从她梦境逃走,这番耻辱更是被深深积攒了起来。

    她已经在挠着指甲等待第七天的来临了,快点让她能够显实体吧,她要宰了这碧池。

    女鬼一走,祝央便从梦境中醒来,此时窗外已经微亮。

    她连忙翻身下床,冲到厕所死命搓洗自己的右手,虽然是梦,但是太过清醒了,那黏答答的感觉让人记忆尤深。

    祝央不知道搓了多久,始终觉得手上才残留着膈应,早上吃饭的时候都不愿意自己动手,嫌恶心。

    于是让阿姨喂她!

    谢奕从房间出来吃早餐,看到她这架势,叹为观止道:“我上次见到这么被喂的,是我家不到三岁的侄女和我一个客户的脑瘫女儿。”

    祝央白了他一眼,把昨晚的梦跟他说了。

    谢奕听完,郑重其事道:“你对未来的职业有规划吗?如果还没有的话,捉鬼天师了解一下?收入很丰厚的哦,凭你这手撕活鬼的魄力,咱俩一定能财源广进。”

    祝央嗤笑一声,张嘴咽下阿姨喂过来的草莓:“你要不要看看你现在住的属于我的豪华大别墅醒醒神?”

    “再说了,即便我真的哪天沦落到抓鬼赚钱,干嘛要凭空给自己找个拖后腿的?”

    谢奕果然扫了一眼周围,按照这个城市的房价,这栋别墅至少是两千万打底。

    而且单是买来给女儿读书落脚用,这祝家即便说不上名流豪门,那至少也是有钱土豪。

    上午祝央来到学校,因昨晚女鬼的埋汰实在恶心她够呛,她觉得自己也有必要让女鬼同样尝尝这膈应的滋味——

    看看,揍了人家一晚上,合着还当吃亏的是自己。

    祝央一个电话招来了朱丽娜,朱丽娜经历过这些,知道其中规律。

    她来的时候腿都有些发抖,生怕祝央在梦里被吓着了找她撒气。

    结果一到祝央就扔了一沓画纸出来:“我不会画画,你来,把你印象中那碧池的衰样全画出来,哦还有,昨晚她在我面前变成楚人美,你应该能联想她做楚人美样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吧?一样画出来。”

    “动作快点,我中午之前就要。”

    朱丽娜都快哭了,可以的话她是这辈子也不想再回忆那女鬼,可明摆着祝央的话不容拒绝。

    她只得心肝发颤的一一照着印象画了出来,而且照着祝央的说法,转挑又丑又low的视角画。

    虽说那女鬼本来就长得不怎么样。

    中午吃饭的时候朱丽娜一脸恍惚的把几张画纸交给祝央,周围的姐妹会成员见状,有点怀疑祝央是不是真的撞邪了。

    祝央却是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对朱丽娜夸赞道:“不愧是美术系的才女,这还原度,跟我要的那死样子一模一样。”

    接着就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画纸扔林茜面前,趾高气昂道:“你,把这些画扫描下来,传到论坛上,编个主题。”

    “主题内容就是评选十大最丑女鬼,把国内外以丑陋著称的女鬼或恐怖片女主搜罗进来,让大家票选。”

    “但你得在背后控风向,主要有两点,第一点先是嘲这山寨贞子跟楚人美的丑逼何德何能可以上榜,然后再暗箱操作推她上榜首,最后号召众人P图,谁能把她P得最荒诞搞笑,恐怖气息全无,前三名有10000到2000不等的奖金。放心,这钱我出。”

    “不过这些全部的今天之内办完,明天中午截止。”

    林茜正懵,就见祝央拍了拍她的肩膀:“总之我要你在一天之内把这渲染成全校话题,明天中午再等我接下来的通知。”

    “不,不是!”林茜忙把面前的画纸推开:“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祝央你是不是真的撞邪了?我新闻部的资源是用来搞这种恶作剧的?”

    祝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以话题的发酵和扩散时间来看,我以为你现在应该马上行动,而不是在这里跟我刨根问底。”

    “除非你星期天不想来我的派对了。”

    林茜一怔,不被邀请集体活动,相当于变相被逐出姐妹会了,况且程学长到时候也会去,她还得防着祝央到底会不会玩阴的搞她。

    所以再是不满也得领了活儿去办事了。

    祝央打发走林茜,便继续吃饭,因手上还觉得膈应,中午也是要人喂的。

    今天中午坐她右边的正好是朱丽娜,所以就由她做了布菜丫鬟。

    餐盘的沙拉里有几粒晶莹水润的葡萄,看得人胃口大开。

    祝央便吩咐道:“把葡萄给我。”

    “好!”不知道为什么,朱丽娜这声应声突然变得有些阴森沙哑。

    祝央正准备张嘴,就看到眼前的朱丽娜,染成时髦的浅栗色的波浪长发,突然一缕缕变成了垂直油亮的黑。

    漂亮姣好的脸蛋也转为僵硬普通,嘴角挂着怨毒险恶的笑。

    然而她的手正举着,叉子上叉着的那枚葡萄,赫然变成了人的眼珠子。

    那碧池被吓哭还欠了一回嘴后,意识防备有所加强。女鬼自己都不确定这次的半夜惊吓,就内心层面的伤害来说。

    到底是这碧池受的惊吓比较大,还是她的肺管子被戳得更疼。

    然而现在祝央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女鬼只能含恨消失,镜子里的倒映也恢复成了祝央自己的模样。

    祝央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眼泪戛然而止,大松了口气。

    伸手摸向镜子,哽咽道:“吓死我了。”

    又看了看自己梨花带雨的样子,忍不住陶醉:“连哭都这么漂亮,到底得多黑心烂肺不要脸,才能舔着脸拿自己的样子替换我的?”

    说完话洗手间的空气骤然冷得要结寒霜似的。

    祝央打了个激灵,赶紧逃了出来,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裹了一床被子在身上。

    整个屋子顿时亮如白昼!

    强光驱散了些许阴晦恐怖,祝央立马抽出电话,可要拨号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该打给谁求助。

    姐妹会的塑料姐妹?各有目的的追求者?永远从公事上抽不出身的父母?

    打给警察叔叔?深更半夜说自己见鬼?被当成恶作剧挨顿批评算轻的,给你转接青山精神病院都不是没可能。

    祝央生平头一次觉得求助无门,又翻到通话记录里她弟弟祝未辛的来电。

    立马像抓了根救命稻草一样拨了回去——

    祝未辛半夜两点多被吵醒,摸过手机迷迷糊糊应了声:“喂?”

    少年的嗓音已经褪去了青涩,往成年人的成熟磁性靠拢,又不失年轻的清爽精神。这会儿刚醒,喉咙还有些沙哑,最是好听。

    祝央见电话接通,忙惊惶道:“喂!阿辛,我跟你说我这里——”

    谁料祝未辛听到他姐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蹭的从床上坐起来,没等祝央说完话。

    便道:“怎么?夜深人静终于被内疚感折磨的睡不着觉,知道反省自己下午的无理取闹了吧?”

    祝未辛委屈了整整小半个晚上这会儿终于畅快了:“是不是觉得还是有弟弟住一起好些?”

    “抗大米换灯泡通下水道还能替你打流氓,送上来的免费劳力你多不得了啊,还嫌弃。”

    “这会儿知道自己当时脑子进水后悔了吧?我告诉你,晚了!要想我住过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态度这事咱们要好好掰扯掰扯——”

    被弟弟这翻欠兮兮的一打岔,祝央彻底冷静下来。

    虽说无数次想把这塞回妈肚子里回炉重造,可毕竟是亲生的。

    以前在家闯了祸,仗着他是男孩子皮实抗揍甩锅给他也就算了,现在这事明显不对。

    把人叫过来是可以壮胆,但要真出事害了自己弟弟怎么办?或者只是虚惊一场,那把人叫来就撵不走了。

    想到这里祝央不等他喋喋不休的得意完,就干脆道:“哦那算了,你刚刚高考完,自己在家窝着哪儿也不准去。”

    祝未辛像正欢天喜地高歌的鸭子突然被掐住脖子一样:“嘎?不是,你就不争取一下?好好说的话我要求也没那么高。”

    “不了,滚去睡觉吧,都两点了还浪什么浪。”说完就挂了电话。

    祝未辛一个人听着忙音,半晌没反应过来。

    他这是——被他姐涮了?

    祝央也不知道自己一晚上怎么熬过去的,早上醒来已经九点多,当时那么怕居然也能迷迷糊糊睡过去。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神经或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敏感纤细。

    有了昨晚那惨无人道的一幕,祝央照镜子的时候小心翼翼,还好镜子里没有变人。

    年轻就是好,这么折腾一晚,她气色看起来如同往常,也没有黑眼圈。

    盖因平时彻夜狂欢寻乐,就精力消耗来说,这点着实不算什么。

    等梳洗打扮磨磨蹭蹭来到学校,一上午基本快混过去了。

    她直接去了学校餐厅二楼,果然姐妹会的人大部分已经等在那里了。

    属于她的餐点也已经有人替她点好,祝央坐下,以她为首的一桌女孩子个个美貌靓丽,衣着光鲜。

    连头发丝和指甲都散发着精心打理的细致,真叫一光彩照人,美不胜收。

    整个餐厅楼上楼下,只要是个长眼睛的,都得往那边多瞄两眼。

    祝央落座后看了眼旁边的谢小萌,发现她整个人萎靡不振,神思恍惚,眼下有些青色。

    “你这是——”祝央挑剔不悦的眼神扫了她的脸一圈:“气色这么差还不化妆,早上没醒梦游就出来了吧?想拉低咱们的平均颜值吗?”

    谢小萌抬头,看到祝央,平时被说一句睫毛膏没刷匀都要介意半天的人,这时却全然不在意这些讽刺。

    忙拉着祝央的手道:“你应该也见到了吧?昨晚,我回去之后,我以为是自己吓自己而已,可我洗手的时候时候,我发现——”

    谢小萌说话舌头都捋不直了,抓着祝央的手在发抖。

    祝央本来心里就存了这事,被这怂逼一激,大白天人来人往的餐厅里也觉得发毛。

    她低声道:“你也在镜子里看到那女人的脸了?”

    谢小萌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艰难的点了点头。

    如果说同时撞邪还能说是被诡异的情况吓到了,可连手笔都一模一样,真的不是巧合能形容的。

    两人正偷偷说着话,这时旁边插过来一个声音:“看到什么了?”

    祝央她俩抬头,一个瓜子脸,头发染成巧克力色的肤白大眼美女好奇的看着她们。

    她叫林茜,姐妹会的成员之一,播音系的系花,一直致力于拉下祝央自己做头头。

    然在婊劲上和祝央不相上下,智商却硬差一筹,所以三年了,目标仍触手可及却遥遥无期。

    祝央和谢小萌的异常表现,林茜有些敏锐的触觉,所以就闻着腥凑过来了。

    祝央压了这碧池三年,岂会不知道只要稍显狼狈,迎面而来的就是落井下石的狂欢?

    老实说比起女鬼的威胁,她更在意自己的统治地位。况且这傻逼三年了来来去去还是这套。

    不知长进得她都看不下去,祝央随口便道:“哦!看到你昨天朋友圈的照片了。”

    “讲道理你是认真的吗?本来就是瓜子脸还要把下巴修得这么尖,你是要竞争这一届锥子脸女王?”

    “你看把萌萌吓的,也不是我连你们的网上动态都要指手画脚,可你既然学了这个专业,现在也在积累粉丝,以后肯定是想进一步走入公众视线的吧?”

    “那就得好好培养一下自己的审美意识了,磨皮大眼尖下巴,啧啧!你真觉得有谁会对这种千篇一律的网红脸有印象?”

    林茜事情没打听到半点,倒被一顿削,脸都被撅红了,心里更是把祝央砍了几百刀。

    周围还有碧池捧她臭脚:“就是,茜茜你这块应该多听听祝央的意见,她是真被星探发掘过的,而且还不止一次,那就说明在人家专业眼光里,她的审美风格是可塑的。”

    “不说我现在才说这话,其实我也觉得你的审美老透着股廉价味,自己的风格和魅力特点不去突出,修图修到景物都变形也不是第一次了,好歹你现在还没什么名气,要不然不得被网上群嘲啊。”

    “你们也别光说茜茜,估计是那几个留言活跃的迪奥丝吹捧多了,让她误以为这没毛病,哎哟!你这小脑瓜子到底多傻才会信了那些没见过世面的low货的?”

    连刚才还神思不属的谢小萌都顺势道:“嗯!脑子清醒点,别飘!”

    林茜差点没被这群碧池左一句右一句的噎死,尴尬的强笑道:“哎呀,不就是最近那个P图软件,我看着新鲜玩了两张嘛,值得你们大惊失色的。”

    自搭梯子转移了话题,这时又有帅哥过来打招呼,提到祝央的生日派对,暗示自己能不能得到邀请。

    众女生调侃帅哥之际,林茜偷偷拿出手机,把最近发的自拍全删了个干净。

    午餐过后几个女生才散开,谢小萌忙把祝央拉到美术室,赶走了两个在这里聊天的美术生。

    “我说,你现在还会觉得这事是我多想了吗?”说着人都要哭出来了:“本来就是一张可疑的碟片,你扔了不就完了?非要看,现在好了,怎么办啊?”

    祝央甩开她的手:“闭嘴,你除了怂,污染情绪,还会干什么?就你这样的,要是在恐怖片里活不过开头两分钟。”

    谢小萌不服气:“那校花头头也不是能活到最后的,能活到最后的都是一脸蠢样,衣品差得要死,脖子手腕全包住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个贞洁烈妇的女主角。”

    “我要是先被女鬼索命了,你,你后一步也跑不了,时间问题而已。”

    “你说什么?”祝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造反。

    谢小萌立马就怂了,哭道:“我不是在这儿跟你发疯,可是你得想想办法啊,明显咱们摊上事了。”

    祝央这才收回眼神道:“别只知道在这儿哭诉犯蠢,控控脑子里的水好好捋捋前因后果。”

    “这事虽然邪门,但源头在哪里明明白白的,不就是那张光盘咯,既然是看了光盘才有这事,肯定解决的办法也逃不开那玩意儿。”

    “电视里的办法是给别人看转移诅咒,不知道那女鬼是不是照搬人家的套路,不过七天死亡预警都出来了,□□不离十。或者砸掉光盘也能破解呢,总之先把光盘找到。”

    谢小萌见她脑子清晰,一下了把事情理得简单头头是道,像找到主心骨一样——

    “好好,我昨天因为害怕,出门就把光盘拿出来扔你花园的草丛里了,正好不用去翻垃圾桶。”

    祝央:“……”

    两人正要翘了下午的课回家,突然听到美术室里传来一声细细的尖笑。

    这声笑太轻,不注意还真容易听漏。

    接着从窗外刮进来一阵风,吹起了白纱窗帘,又吹得室内画架上的纸张猎猎作响。

    这风不大,来得快去得也快,但给人感觉就有点邪门。

    风停止后,窗帘慢慢飘回本位,待它掠过一张展架后,谢小萌本就警惕的脸上,表情变得惊骇恐惧。

    祝央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那张画架上别着的画,是一个女人的头像。

    普通寡淡的长相,轻拈牛角梳梳着她那头过分黑亮的头发,赫然就是录像带里的女鬼。

    她的眉眼带笑,深深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平平无奇的眼睛仿佛有股魔力要把人吸进画纸里。

    “啊——”谢小萌短促的尖叫被祝央一把捂住了。

    这会儿祝央也心脏狂掉,喉咙干燥,只是看了谢小萌当时的表情心里有所准备才绷住没叫出来。

    她怕又是女鬼的幻象,然后谢小萌一尖叫把人全喊进来,发现屁事没有,所有人都围着她俩看她们失态恐惧发癫。

    比起女鬼,那才是真正灾难的开始。

    谢小萌平静下来之后,祝央才松开她,低声骂道:“你想从人人羡慕的校园女神堕落到神志不清的疯妇就给我尽管叫。”

    谢小萌想了想那可怕的场景,自觉自愿的捂住自己嘴。

    接着祝央又使唤她:“你去把画拿过来。”

    “啊?”谢小萌没被她吓死。

    “啊什么啊,你仔细看,那玩意儿好像是真的。”祝央指了指画架:“那画架太轻,刚刚被风吹过来了,所以我们才看到。”

    谢小萌不想知道这些,她就是不愿意去碰那可怕的画,可又不敢不听话,她怕祝央把她踹开让她独自面对女鬼,之后又把她从姐妹会里除名,那才是最可怕的后果,而且她相信这碧池绝对干得出来。

    祝央接过谢小萌蹑手蹑脚拿过来的画,忍着不适看了看。

    随即鼻子一嗤,发出一声冷笑:“喂!说起来朱丽娜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吧?”

    谢小萌这才突然想起朱丽娜就是美术系的:“之前我给她打过电话,说是病了,这两天窝外面租的房子里养病呢。”

    又看了看周围:“就是这里,她经常在这边画——画!”

    说着谢小萌自己的声音也慢了下来,看了看祝央手里的画:“你说她——”

    祝央把画纸一撕:“走呗!姐妹都生病好几天了,咱们不去看看多说不过去。”

    “嗯,先回我家找到光碟,再去买卷胶带。碧池搞到我头上来了,恁不死你。”

    所以饶是现在女鬼就想伸手掐死这个第一眼就让她凶戾之气暴涨的碧池,实际操作上也无能为力。

    不仅如此,这才第一天,影响力实在有限,只能在人最无防备的时候入侵意识。

    那碧池被吓哭还欠了一回嘴后,意识防备有所加强。女鬼自己都不确定这次的半夜惊吓,就内心层面的伤害来说。

    到底是这碧池受的惊吓比较大,还是她的肺管子被戳得更疼。

    然而现在祝央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女鬼只能含恨消失,镜子里的倒映也恢复成了祝央自己的模样。

    祝央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眼泪戛然而止,大松了口气。

    伸手摸向镜子,哽咽道:“吓死我了。”

    又看了看自己梨花带雨的样子,忍不住陶醉:“连哭都这么漂亮,到底得多黑心烂肺不要脸,才能舔着脸拿自己的样子替换我的?”

    说完话洗手间的空气骤然冷得要结寒霜似的。

    祝央打了个激灵,赶紧逃了出来,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裹了一床被子在身上。

    整个屋子顿时亮如白昼!

    强光驱散了些许阴晦恐怖,祝央立马抽出电话,可要拨号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该打给谁求助。

    姐妹会的塑料姐妹?各有目的的追求者?永远从公事上抽不出身的父母?

    打给警察叔叔?深更半夜说自己见鬼?被当成恶作剧挨顿批评算轻的,给你转接青山精神病院都不是没可能。

    祝央生平头一次觉得求助无门,又翻到通话记录里她弟弟祝未辛的来电。

    立马像抓了根救命稻草一样拨了回去——

    祝未辛半夜两点多被吵醒,摸过手机迷迷糊糊应了声:“喂?”

    少年的嗓音已经褪去了青涩,往成年人的成熟磁性靠拢,又不失年轻的清爽精神。这会儿刚醒,喉咙还有些沙哑,最是好听。

    祝央见电话接通,忙惊惶道:“喂!阿辛,我跟你说我这里——”

    谁料祝未辛听到他姐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蹭的从床上坐起来,没等祝央说完话。

    便道:“怎么?夜深人静终于被内疚感折磨的睡不着觉,知道反省自己下午的无理取闹了吧?”

    祝未辛委屈了整整小半个晚上这会儿终于畅快了:“是不是觉得还是有弟弟住一起好些?”

    “抗大米换灯泡通下水道还能替你打流氓,送上来的免费劳力你多不得了啊,还嫌弃。”

    “这会儿知道自己当时脑子进水后悔了吧?我告诉你,晚了!要想我住过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态度这事咱们要好好掰扯掰扯——”

    被弟弟这翻欠兮兮的一打岔,祝央彻底冷静下来。

    虽说无数次想把这塞回妈肚子里回炉重造,可毕竟是亲生的。

    以前在家闯了祸,仗着他是男孩子皮实抗揍甩锅给他也就算了,现在这事明显不对。

    把人叫过来是可以壮胆,但要真出事害了自己弟弟怎么办?或者只是虚惊一场,那把人叫来就撵不走了。

    想到这里祝央不等他喋喋不休的得意完,就干脆道:“哦那算了,你刚刚高考完,自己在家窝着哪儿也不准去。”

    祝未辛像正欢天喜地高歌的鸭子突然被掐住脖子一样:“嘎?不是,你就不争取一下?好好说的话我要求也没那么高。”

    “不了,滚去睡觉吧,都两点了还浪什么浪。”说完就挂了电话。

    祝未辛一个人听着忙音,半晌没反应过来。

    他这是——被他姐涮了?

    祝央也不知道自己一晚上怎么熬过去的,早上醒来已经九点多,当时那么怕居然也能迷迷糊糊睡过去。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神经或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敏感纤细。

    有了昨晚那惨无人道的一幕,祝央照镜子的时候小心翼翼,还好镜子里没有变人。

    年轻就是好,这么折腾一晚,她气色看起来如同往常,也没有黑眼圈。

    盖因平时彻夜狂欢寻乐,就精力消耗来说,这点着实不算什么。

    等梳洗打扮磨磨蹭蹭来到学校,一上午基本快混过去了。

    她直接去了学校餐厅二楼,果然姐妹会的人大部分已经等在那里了。

    属于她的餐点也已经有人替她点好,祝央坐下,以她为首的一桌女孩子个个美貌靓丽,衣着光鲜。

    连头发丝和指甲都散发着精心打理的细致,真叫一光彩照人,美不胜收。

    整个餐厅楼上楼下,只要是个长眼睛的,都得往那边多瞄两眼。

    祝央落座后看了眼旁边的谢小萌,发现她整个人萎靡不振,神思恍惚,眼下有些青色。

    “你这是——”祝央挑剔不悦的眼神扫了她的脸一圈:“气色这么差还不化妆,早上没醒梦游就出来了吧?想拉低咱们的平均颜值吗?”

    谢小萌抬头,看到祝央,平时被说一句睫毛膏没刷匀都要介意半天的人,这时却全然不在意这些讽刺。

    忙拉着祝央的手道:“你应该也见到了吧?昨晚,我回去之后,我以为是自己吓自己而已,可我洗手的时候时候,我发现——”

    谢小萌说话舌头都捋不直了,抓着祝央的手在发抖。

    祝央本来心里就存了这事,被这怂逼一激,大白天人来人往的餐厅里也觉得发毛。

    她低声道:“你也在镜子里看到那女人的脸了?”

    谢小萌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艰难的点了点头。

    如果说同时撞邪还能说是被诡异的情况吓到了,可连手笔都一模一样,真的不是巧合能形容的。

    两人正偷偷说着话,这时旁边插过来一个声音:“看到什么了?”

    祝央她俩抬头,一个瓜子脸,头发染成巧克力色的肤白大眼美女好奇的看着她们。

    她叫林茜,姐妹会的成员之一,播音系的系花,一直致力于拉下祝央自己做头头。

    然在婊劲上和祝央不相上下,智商却硬差一筹,所以三年了,目标仍触手可及却遥遥无期。

    祝央和谢小萌的异常表现,林茜有些敏锐的触觉,所以就闻着腥凑过来了。

    祝央压了这碧池三年,岂会不知道只要稍显狼狈,迎面而来的就是落井下石的狂欢?

    老实说比起女鬼的威胁,她更在意自己的统治地位。况且这傻逼三年了来来去去还是这套。

    不知长进得她都看不下去,祝央随口便道:“哦!看到你昨天朋友圈的照片了。”

    “讲道理你是认真的吗?本来就是瓜子脸还要把下巴修得这么尖,你是要竞争这一届锥子脸女王?”

    “你看把萌萌吓的,也不是我连你们的网上动态都要指手画脚,可你既然学了这个专业,现在也在积累粉丝,以后肯定是想进一步走入公众视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