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海 > 第158章 吕绮玲伴驾同乘龙撵(今日五更第一更)
    十万汉军班师回洛阳的途中,八匹马拉的龙撵夹杂于军中,一般侍卫守卫周围,小罗子和吕绮玲也骑马夹杂在侍卫的中间。

    那龙撵颠簸着,不时的传来里面有女人低声的呻吟声,吕绮玲的脸燥的通红,紧咬着嘴唇,一副又是愤怒又是害臊的表情。

    小罗子看了眼她,轻声说“你去后面找你娘去。”

    “可是罗公公……”

    “别可是了,行军途中,少你一个多你一个没有多大妨碍,快去吧。”

    “是,罗公公。”吕绮玲答应着来到后面的队伍中。

    吕绮玲的母亲严氏和一些降将的家眷夹杂在一起,或骑马,或坐车。看到绮玲过来,严氏有些吃惊,便问“你怎么过来了?陛下没有为难你吗?”

    吕绮玲看到母亲,突然就哭了起来,并摇着头说“没有。”

    “没有,你哭什么啊?”严氏问,她也骑着马,和女儿一起并行。

    吕绮玲曰“亏我父亲待二娘那么好,父亲尸骨未寒,她便勾搭上了陛下,朗朗乾坤,就在龙撵之上行那苟且之事。”

    “啊?”严氏听后大惊失色。

    “喂,娘亲,你怎么了?”绮玲好奇的问,何以听到这个消息,会如此讶异,她不是和貂蝉一直都不和睦的吗?

    严氏深深的叹了口气说“貂蝉容貌倾城倾国,小皇帝迷恋她,也不足为奇,从此后,她将要腾飞起来了。你在陛下身边为奴,以后需要倍加小心,不可冲撞与她。”

    绮玲哼了一声曰“靠美色出头算得了什么?”

    严氏曰“我儿不许这么说,貂蝉可不仅仅只是美色,她琴棋书画歌舞诗乐,样样精通,试问你哪点能比的过她?”

    “我会武功。”

    “汉室会武功的多了去,比你强的不计其数,你有算的了什么?孩子,不可以太过于高傲,那样的话你只会吃亏明白吗?听为娘的话,好好的活着,不要争强好胜。”

    “是,娘亲。”

    二人走了一会,绮玲问“娘亲真的要出家修道吗?”

    严氏仰天叹气曰“为娘已经心如死灰,不想再看这尘世烦扰。这世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我看这个小皇帝是个明君,你要小心侍奉,不要懈怠。”

    “可是他总刁难我。”

    “那也肯定是在磨练你,你什么性格,为娘还能不知道?太过于刚强了,陛下是想将你的性格磨软,你可不要辜负了陛下的一番苦心。”

    “啊?娘亲又不在陛下身边,又如何能看的出来?”

    严氏苦笑了下说“为娘比你多吃这么多年饭,你就相信为娘的。”

    “是。”

    二人走了一段时间,突然前面有侍卫过来说“吕绮玲,陛下唤你过去。”

    吕绮玲要走,严氏再次交代“一定要记住为娘的话,收起棱角,低调做人。”

    吕绮玲不一会来到龙撵跟前,只见那龙撵两边的帘子都掀开了,可以看到里面坐着皇帝和貂蝉。

    吕绮玲心里骂道“这对狗男女,快活够了,就要来拿我消遣了。”

    心里有气,但是转念一想母亲交代的,便强颜欢笑。

    看到她过来,貂蝉朝她招手说“玲儿,你上来陪二娘说话好吗?”

    绮玲曰“我不。”

    刘协瞪了她一眼“废什么话,让你上来你就上来!这孩子,年纪不大,脾气到不小!”

    绮玲心道说我是孩子,你不也和我一般大?

    心里这么想,可嘴上不敢说。

    貂蝉却轻轻的捶了一下刘协,笑着说“玲儿也不容易,你不要吓着她好吗?玲儿,你快上来。”

    绮玲犯愁“可是马车在行,如何上来啊?”

    刘协曰“你不是吕温侯的女儿吗?伸手了得,这点办法都想不出来吗?没本事上来就直说,别找借口说你不想上来。”

    玲儿被他一激,抖其缰绳,和龙撵的前面马匹保持同速,就准备上来了,貂蝉关切的说“你小心啊。”

    绮玲虽然武艺平平,但是她年轻,伸手敏捷,稍加努力,就从马背上跳到了龙撵上,嫌弃帘子,进入龙撵内,跪曰“奴婢见过陛下。”

    刘协指了指貂蝉说“还有一个呢?”

    “二娘……”

    刘协曰“喊什么?重新组织一下你的语言。”

    貂蝉又轻轻的捶了一下刘协说“陛下,您就不要为难她了。”

    刘协摆了摆手,等着绮玲说。

    绮玲看了看二人后,思索了半天才说“奴婢参见娘娘。”

    刘协回头看了眼貂蝉说“你看这丫头不是挺聪明的吗?”

    貂蝉笑吟吟的朝着绮玲招手说“快过来玲儿。”

    绮玲看了眼刘协,不赶过去。

    刘协曰“愣着干嘛,快过去吧。”

    绮玲便爬着过去,来到貂蝉身边,貂蝉搂着她说“唉,我的怪玲儿啊,咱俩以前关系不是很好的吗?你怎么就疏远了二娘呢?”

    “对不起二娘,不,娘娘,实在是玲儿丧父,无法快速从悲痛中走出来。”

    “什么娘娘啊,你以后就叫我二娘。你服侍陛下,好好表现,不要让陛下失望,还有就是,二娘以后替你撑腰,没人敢欺负你。”

    刘协指着貂蝉曰“朕的后宫可不允许宫斗啊。”

    “是,陛下,”貂蝉赶紧说道。

    刘协又曰“你这个女儿啊,朕真的没有欺负她好不好,不要总以为朕在刁难她。”

    貂蝉笑曰“知道啦,陛下,您也是为了她好。”

    吕绮玲曰“陛下,奴婢会努力的。”

    “行了,你娘儿俩好好絮絮吧,朕看会书,”说罢,刘协拿出一叠资料看了起来,主要都是一些器械的使用说明。

    行至中午,全军停下休息,给马匹喂草料,后面的步兵和辎重部队也趁机能缩短一下距离。午饭是干粮,随便充饥解决,正餐只有晚上扎营的时候才埋锅做饭。

    趁着短暂休息的功夫,刘协拉着貂蝉从龙撵上下来,吕绮玲则自己跳了下来,三人便在附近漫步转悠,活动下胫骨。

    老远能看到关羽正在专心的侍弄他的新坐骑赤兔马,对于貂蝉和刘协在一起,却并不在意。

    刘协心道“这云长昨日来索要貂蝉,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赤兔马啊。这真的是良驹配英雄,一点不假。”

    貂蝉由于太过于美貌,下车后,也戴上了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