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083极品父子

083极品父子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如今这宫里最受宠的人就是月兰芝,为了她,皇上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她。

    可是,完颜烈在那方面的需求也实在是太强烈了些,老太医已经不记得这是自月兰芝小产后他第几次被敬德公公从睡梦里抓来长秋宫,给这位皇贵妃娘娘救命了。今天的情形老太医看的真切,那染血的被褥和白衣,把他吓了一跳。

    要是完颜烈在这样“宠爱”下去,这位娘娘怕是会跟以前住在这长秋宫的那些娘娘们一样,不是长寿的命。

    老太医心里怜惜月兰芝,帝王的宠爱,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承受起的。只是,他也不过是个做臣子的,而且一把年纪,应该安享晚年了。若是一不小心说错什么,惹怒了完颜烈,弄得脑袋分家,那就得不偿失了。

    完颜烈眯着眼,盯着老太医苍老脸上的那些褶皱,还有顺着他下巴蔓延到胡须上的冷汗,终于笑了一声,“朕知道了,你只管给她治。朕答应你不碰她!只要是对她身体有用的,但凡这宫里有的,你尽管拿去用!治好了皇贵妃,朕会重重有赏!”

    “是!臣遵旨!”老太医松了口气。这一劫算是躲过去了,希望月兰芝吃了他的药真的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他老了,也经不住这些惊吓,也折腾不起了。

    等老太医退下,完颜烈进屋里看了眼月兰芝。烛光下,她脸色苍白,巴掌大的小脸没有丝毫血色,就连平时红润如鲜花花瓣一样的柔唇,此时也变成了浅白色。

    异样的安静让月兰芝心惊,睁开眼,见完颜烈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月兰芝挣扎着要坐起来,“皇……皇上……”

    “爱妃,你躺下!”完颜烈上前温柔地扶着月兰芝躺下,亲自为她盖好被褥,“爱妃,太医说了,你是身子太弱,好好调养就行。你放宽心,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朕都给你弄来,只要你能好起来,朕做什么都愿意!”

    “皇上……”

    “对不起,刚才是朕不好!是朕太爱你了!每次都控制不住自己!”完颜烈握着月兰芝瘦长又冰凉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轻轻地蹭着,“朕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想把你永远地禁锢在朕身边,对不起,月儿,真错了,朕真的知道错了!”

    又来了,又来了!感受到掌心里湿润的眼泪,月兰芝心惊。

    每次粗暴之后,他都会这样,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温柔地能掐出水来。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到底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虽然跟在完颜烈身边时间不短,可是她一点儿都看不透他。

    “爱妃,你摸——”完颜烈把月兰芝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让她感受自己的心跳,“感觉到了没?这一颗心都为你在跳动,都是因为有你,朕才能一直坚持着。月儿,你一定要好好的,你若死了,朕怎么办?朕怎么能忍受没有你的日子?朕一定会陪你而去的,不能同日生,定要同日死……”

    “皇上……”月兰芝捂住了完颜烈的嘴,“皇上,您怎么又在说这样的话呢?您是万岁万万岁,臣妾不过是您的奴,您这样说,臣妾承受不住……”

    “月儿,你原谅朕了,是不是?”

    听月兰芝开口说话,完颜烈异常激动,看着她的眼里也闪烁着晶莹的泪珠,“月儿,你是不是还爱着朕?就像朕爱着你一样?”

    对完颜烈的话,月兰芝心中苦涩,为什么每次都是如此?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很伤人么?那般肆无忌惮地rou躏她,这会儿又哭得像个泪人一样……若他是真诚地忏悔,为何每次会反复地伤害她?为什么?

    月兰芝迟迟没有开口,完颜烈的眼泪砸在月兰芝的手背上,“月儿怎么都不肯原谅朕,朕知道!是朕害死了我们的孩子,都是朕不好!”

    完颜烈的拳头在脸上捶打着,看的月兰芝心慌,连忙抓住完颜烈的手,“皇上,臣妾,臣妾从来没有埋怨过您!您的宠爱,是臣妾的福气!臣妾是心甘情愿的——”

    有了这句话,完颜烈的手终于停下来,抬起来的脸上还有泪痕,可是不再有眼泪掉下来,“月儿,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爱朕?不会离开朕?”

    “皇上,臣妾会永远陪着您!直到……您厌烦臣妾!”

    “呵呵……”听到这句话,完颜烈终于露出了进屋里后的第一个笑容,而这温和的笑声,却让月兰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她的错觉么?为什么这次完颜烈的笑声和平时不一样?里面似乎带了别的意味,只是她捕捉不到这笑声里到底多了什么。

    “朕怎么会厌烦你呢!”完颜烈的大手顺着月兰芝白色的内衣探了进去,抓住那团云,丝毫不顾及月兰芝身体的冰凉,大手掐住它,掌心的茧摩擦着,一直等到月兰芝的脸色变成粉色。

    “皇上,臣妾真的不行,真的……”月兰芝摇着头,咬着唇,眼泪涌上来。她竟然忘了他是魔鬼,刚才差点儿沉溺在了魔鬼的谎言里。

    “放心!朕只是告诉你,朕永远都爱你!”

    看到月兰芝眼里的惊恐,完颜烈笑着收回了手,再次帮月兰芝掖好被子,“好好休养!快点儿好起来!朕真是爱极了和爱妃在一起的美妙!可不要让朕等太久哦!”

    俯下身,完颜烈温暖的唇落在月兰芝的眼角,将她眼里的泪吮吸进了嘴里,“月儿,我爱你!永远——”

    听到这句话,月兰芝闭着眼,眼泪再次滚落出来。她知道,这话不是对他说的。如完颜烈所说,无论她怎么模仿,都比不上地下的那个女人。而他口里的“月儿”,其实是称呼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别哭,你眼泪落在朕的心里,朕疼,真的!”完颜烈低沉磁性的嗓音,配合上他身上的龙涎香,让人差点儿沉溺在他的宠溺和温柔中。只是,她不是第一次上当,这次绝对不要!

    月兰芝的眼泪一颗颗落下,却一颗颗被玩眼泪吞进嘴里,随后又把这些苦涩的眼泪喂进她的嘴里。不同于刚才的粗鲁蛮横,此时完颜烈的吻是轻柔的,小心翼翼,充满了魔力,让人不得不沉溺其中。若不是身上的痛刺激着她的理智,恐怕这次她又会被他欺骗。

    见月兰芝终于止了眼泪,完颜烈满足地站起身,叫来敬德,“传朕旨意,长秋宫月贵妃颇得朕的心意,特赏赐金玉如意一对,孔雀羽一件……”

    等完颜烈的那些赏赐被人搬进长秋宫的时候,月兰芝已经麻木了。最开始她还会为完颜烈的赏赐而感恩戴德,现在她已经麻木的连谢恩都不会了。

    这样的手段完颜烈已经不知道使了多少次了,赏赐的东西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华丽,可是她却伤得一次比一次重。真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会结束,是不是等她死了,他才会放过她,她也才会得到解脱!

    “臣妾谢主隆恩!”

    一直等完颜烈除了长秋宫,一声谢恩才从月兰芝嘴里缓缓地说出来,只是这时完颜烈已经走远了。

    出了长秋宫,完颜烈双手放在背后,缓缓地走着,心情大好。

    “陛下,替换的人选已经找好了。”敬德不紧不慢地跟在完颜烈身后,不远不近,正好三步的距离。“您看什么时候有空,去见见?”

    “噢?这么快就找到了?”完颜烈的声音里透露着玩味,“走,现在就带朕去!”

    当敬德领着一个白衣女子来到完颜烈身边的时候,完颜烈一呆,“月儿——”当下站起来,走到了少女面前。抚摸着少女光滑的脸,完颜烈捏着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

    完颜烈对少女的容貌很满意,她不过十五六岁,娇嫩的很,就像未嫁前的完颜明月一样。这是敬德找来的最像完颜明月的人,只是不知道别的方面像不像。“说两句话朕听听!”

    “奴婢给皇上请安!”少女的声音像山间黄鹂一般清脆,却不料只是一句话,就让完颜烈皱了眉,松开了手,“不像!月儿的声音没有这么浮躁。你的声音太过张扬,要改!”

    “是。”少女被完颜烈吓着了,连忙点头。

    “嗯,还算乖巧!先下去吧!敬德,让人好好养着,再训练几天,等凤苍大婚的时候带她去长秋宫。”

    “是!”敬德一挥手,上来两个宫女扶着少女离开,等少女走后,敬德来到完颜烈身边,“皇上,慕容七七是西岐国来和亲的公主,若是她在大婚的晚上出了事,西岐国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西岐国的人还在燕京,万一——”

    “不要紧。”完颜烈一挥手,打断了敬德的话,“没有这个万一。慕容七七不过是个册封的公主,更何况凤苍还有那些传闻,她要是不死,大家才会觉得意外。这事儿不用担心,万一西岐国追究起来,大不了朕还他们一个公主!”

    “陛下,您的意思是宝珠公主?”一想起白天完颜宝珠曾经来找过完颜烈,敬德有些恍然大悟。

    “宝珠喜欢上了龙泽景天,来求朕。呵呵,她终于不再迷恋凤苍了,这点儿朕很欣慰。那个龙泽景天朕听说过,人不错!以后必定是西岐国的皇上!要是把宝珠嫁给他,那就意味着未来的西岐国皇后是朕的女儿,朕高兴还来不及呢!等有时间,朕跟龙泽景天提一下这件事,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这还用问,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啊!能娶到宝珠公主,可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敬德的话完颜烈听着很开心,就只有这么个女儿,以前她迷凤苍迷得差点儿忘了自己姓甚名啥,让他很是头疼。没想到这次四国争霸赛,她过去后居然看重了龙泽景天,这可好啊!只要不是凤苍,她嫁给谁,完颜烈都同意。

    “要是西岐国还是不罢休,那责任在凤苍,和朕没关系。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凤苍领兵灭了西岐,这是个完美的借口,若其他国家追究,那也是凤苍的不是。”

    完颜烈一切都想得很美好,敬德在一旁连连称赞。“皇上妙计,妙计!这件事无论怎么做,凤苍都翻不出皇上的手心!还是皇上英明!”

    “哈哈哈!”完颜烈大笑起来,而他嘴里的宝珠公主,现在却在东宫。

    “说吧,什么事情?都这么晚了,妹妹到本宫这儿来,该不是和本宫畅谈兄妹情深的吧!”完颜洪打着呵欠,一脸困意。

    “皇兄,赵朗死了!”

    完颜宝珠一开口,就让完颜洪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见她说到赵朗,完颜洪坐起身,让旁人退下。在看完颜宝珠,完颜洪眼里多了一丝阴霾,“妹妹是如何知道赵朗跟本宫的关系的?”

    “因为,我是仇儿。”

    完颜宝珠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自己原本真实的那张脸,看的完颜洪一愣。之后的时间里,完颜宝珠把赵朗死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完颜洪。

    “混蛋——”完颜洪听了赵朗最后被人砍下人头,放在雪人里的事情,一拳垂在桌子上,“混蛋!难怪赵朗这么久都不跟本宫联系,本宫派出去的人也找不到赵朗,原来是因为这个!”

    “太子殿下,请您为赵朗报仇!”完颜宝珠跪在地上,头磕在地板上,“请您为赵朗报仇!”

    “先起来说话!”完颜洪让完颜宝珠起来,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脸,看得完颜宝珠心头一颤。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可怕,充满了昏暗的阴沉气息。

    完颜宝珠现在有些不确定,自己来找完颜洪说明真相,到底是对还是错!

    “把人皮面具戴上,让本宫看看。”完颜洪一步一步走到完颜宝珠面前,亲眼看着完颜宝珠把人皮面具戴上,变成了北周国的公主。

    “不错,不错!”完颜洪伸出手,在完颜宝珠的脸上轻捏着,“像,果然很像!皮肤摸着感觉很滑嫩,和真人一样!如果你不开口说明,本宫还会以为你的真的完颜宝珠。”

    “殿下……”

    不知为何,完颜宝珠从完颜洪的眼里看到一种肆无忌惮的*,让人害怕。“殿下,赵朗……”

    “不过是个死人,提他做什么!没用的东西,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该死!”

    完颜洪打断完颜宝珠的话,目光却笑眯眯地在完颜宝珠身上扫视着,“本宫现在感兴趣的是你,我亲爱的妹妹——”

    “殿下!”完颜宝珠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完颜洪的大手带入怀中,完颜洪双手抓着她的腰肢,力量之大,让完颜宝珠无法挣脱,“殿下,我不是公主!我不是——”

    “呵呵,本宫知道你不是!你这么大声,该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叫来吧!或者,你是希望把本宫的父皇叫来,让他知道你是个假公主?嗯?”

    完颜洪拖长的音调,让完颜宝珠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来错了!

    她原本想借助完颜洪的手除掉那些她讨厌的人,却没想到把自己送到了完颜洪的嘴边,还让他可以拿这件事情要挟自己。现在,完颜洪眼里红果果的*,就算她再怎么傻,也能看出来他心里的想法。

    “你,想怎么样?”完颜宝珠压制着声音中的颤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镇定一些。

    “本宫,还是喜欢你叫本宫皇兄——”完颜洪的手解开完颜宝珠腰间的裙带,“乖,叫一声来让本宫听听!”

    “皇,皇兄……”

    一声皇兄,让完颜洪兴奋起来,大手探进去,握住了完颜宝珠的柔云,“本宫试过男人,试过女人,就是没有试过妹妹,呵呵,虽然你不是本宫的亲妹妹,但是这张脸一样就成……”

    完颜宝珠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完颜洪会有这样变态的想法,他简直就不是人!

    “怎么?是不是想说本宫不是人?”不等完颜宝珠说话,完颜洪已经把完颜宝珠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本宫当然不是人,本宫是未来的天子,是天之骄子,怎么会是俗人呢!”

    “殿下——”

    完颜宝珠刚叫出一声“殿下”,完颜洪就死劲地掐在她的云上,疼得完颜宝珠的眼泪差点儿掉了下来,“不乖哦!本宫是你的皇兄!乖,叫皇兄!或者,本宫把你送进宫里,让父皇认认这个假女儿!”

    “皇兄……”完颜宝珠欲哭无泪。

    她到底是怎么了?完全就是脑子进屎了!竟然为了干掉慕容七七,就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人手里,还要因此被人欺辱!要是她什么都不说,好好地当宝珠公主,到时候嫁给龙泽景天当王妃,以后当西岐国的皇后,那该多好!为什么她这么蠢呢!

    完颜宝珠陷入对自己深深的埋怨中,完颜洪的唇却一口咬在完颜宝珠的耳垂上,疼得她尖叫了出来。

    “你再不专心,本宫会惩罚你!”完颜洪邪笑着,眼里的寒意愈来愈浓烈,“乖乖地当本宫的妹妹,本宫会帮你达成所愿!否则,本宫不介意让你这样的美人香消玉损。”

    完颜洪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完颜宝珠再也逃避不了了。

    要么死,要么迎合完颜洪。她不想死,她胆小,害怕,她还有仇没有报,所以不能死!一想到报仇,完颜宝珠再次把慕容七七狠狠地恨了一次,都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害了她!她所有的屈辱都是慕容七七所赐,这个仇必须报!

    想到这儿,完颜宝珠不再那么矜持,身子贴到了完颜洪的身上,“皇兄,你说什么呢?人家好怕怕哦!可不许这样吓唬人!”

    完颜宝珠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她那样妖媚的表情,配合着嗲嗲的嗓音,还有魅惑的眼神,都让完颜洪冲动不已,“sao娘们,果然够劲!”

    “讨厌!”完颜宝珠主动解开完颜洪的衣服,张口咬在他的锁骨上,轻轻地吮吸着,嘴里还发着“嘤唔”的满足声,让完颜洪立刻兴趣高涨。

    完颜洪从来没有尝试过像完颜宝珠这样热情火辣的女人,她的唇像是有魔力似的,在他身上点燃了一连串的火苗。而且,当看到完颜宝珠的那张脸的时候,完颜洪更是冲动,恨不得立刻要了她,却不想在临门的时候被完颜宝珠拦住。

    “皇兄,我要是乖乖听话,皇兄是不是真的会保护人家?可是外面有几个人我看着很不爽,怎么办呢?”

    “本宫帮你!”完颜洪喘着粗气,这个妖精,恨不得把他急死,到了这个时候还扯这些有的没的,好像故意为难他似的,真是可恶!

    等到了完颜洪的承诺,完颜宝珠暧昧一笑,却不料惹恼了完颜洪,当下将她翻过身来,莽撞得如同愣头青年一样。

    “啊——”当刺痛传来,完颜宝珠的指甲陷入了掌心中。这个男人,真真是个变态!他竟然,竟然问候她的ju花!

    完颜宝珠彻底无语了!她现在算是对完颜洪的喜好有了清楚的认识。

    如果下次有人问,东宫太子殿下喜欢什么花,她一定会回答是菊花。可是现在,她没有开玩笑的心情,那里传来的痛,让她忍不住想逃。可是完颜洪的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腰肢,让她无法动弹。

    “疼!”完颜宝珠的眼泪掉下来,而完颜洪则是满足地哼哼起来,两人的影子叠加在一起,后面站立的身影动作幅度超级大,一滴滴血,落在了地上,殷红如处子血一般。(某兔语:真是一部血泪史啊~菊花残,满地黄~)

    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完颜宝珠不知道自己被欺负了多少次,等完颜洪彻底离开的时候,她腿一软,摔倒在地上。那里传来了剧痛让她忍不住低声抽泣,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为什么?!

    不同于完颜宝珠的凄惨,完颜洪则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这种快乐,他从来没有体会过,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没能带给他这样美妙的感觉。

    回想起刚才那种腾云驾雾,飞一样的感觉,完颜洪一巴掌拍打在完颜宝珠的tun部,“啧啧,看来你是第一次!不错!本宫喜欢!”

    听了完颜洪的话,完颜宝珠恨不得去撞墙。他竟然肆无忌惮地盯着她那里,真是让她羞得不行。完颜宝珠挣扎着站起来,用衣裙将自己遮掩住,完颜洪没有反对,反而笑着看她打理自己,就像在欣赏艺术品一样。

    等完颜宝珠穿戴整齐,完颜洪丢给她一个瓷瓶,“回去擦擦,那地儿是第一次,估计撕裂了,你回去上点儿药,免得疼。你放心,下次本宫不会这么粗鲁,一定会很温柔的。这事儿,多了就会习惯的,以后不会像今天这么疼了!”

    还有以后!完颜宝珠彻底想死了。原本以为只有一次,没想到这个变态还要以后,那不是意味着她永远都逃脱不了他的掌心了?

    似乎看出了完颜宝珠眼底的灰色,完颜洪上去,大掌掐在她的腰上,疼得完颜宝珠一个惊醒,随后就对上了完颜洪那双阴沉沉的眼。

    “别想逃!就算你长了翅膀,本宫也会给你折断!”

    “殿……皇兄,我没有想过逃。”完颜宝珠已经深刻认识到了完颜洪的性格,这样的变态,只能先乖巧地顺着他,等找到机会再离开,现在她没有任何力量和他抗衡,只能顺着。

    完颜宝珠的识时务,让完颜洪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从现在起,本宫要随叫随到,只要本宫传你,无论你在哪儿,在做什么,一定要马上到!听见没!”

    “我知道了,我知道。”完颜宝珠小心翼翼地点着头,腰部的疼痛一直刺激着她,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掐人的腰?难道不知道那里最痛么?

    “行了,现在告诉本宫,你讨厌谁?本宫帮你出气!”

    完颜洪松开手,将完颜宝珠搂得紧紧的,“说吧,是谁惹了本宫最疼爱的妹妹啊?”

    “是——”完颜宝珠原本想说慕容七七的,可是一想,现在唯一能解救她的就是和龙泽景天成婚,但慕容青莲对龙泽景天的态度瞎子都能看到,先拿慕容青莲开刀比较好!扫清了障碍,嫁给龙泽景天,就可以脱离完颜洪这个变态了!

    “是西岐国的慕容青莲!”

    “慕容青莲?呵,本宫知道了,你想怎么弄?是直接杀了,还是——”

    让慕容青莲死,完颜宝珠当然愿意。可是死了并不能解决太多问题,要是能让完颜洪转移目标,把兴趣投入到慕容青莲身上,那该多好啊?那样的话,自己就不用承受*的痛苦了!也能和龙泽景天双宿双飞了!

    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完颜宝珠靠在完颜洪的怀里,“皇兄,慕容青莲可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慕容家出美人,现在慕容青莲又是名满西梁。皇兄何不把她收到自己宫里,好好享用呢?”

    完颜宝珠哪儿知道,完颜洪早就从赵朗那儿知道她的身份是慕容府的二小姐慕容心莲,现在见她把自己的妹妹推出来,完颜洪当然猜出了她的心思。

    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完颜宝珠只是想着让完颜洪得到慕容青莲,转移他的视线,自己好得到解脱,哪儿知道完颜洪想一箭双雕,把这对姊妹花都留下呢!

    “没问题,你想怎么办,本宫都配合,谁让你是本宫最疼爱的妹妹呢!”

    完颜洪这样说,完颜宝珠自然高兴,以为离自己的计划更近了一步。正在暗自得意的时候,全身一凉,不知身上的衣物是何时被完颜洪褪下。

    “皇兄——”不等完颜宝珠明白,刺痛再次袭来。刚才的伤口再次遇到重创,她想求饶,头却被完颜洪死死地按在桌子上,眼泪染湿了披散在她脸上的黑发。这个魔鬼,这个变态!完颜宝珠只能在心里狠狠地咒骂完颜洪!可这些憎恶和诅咒都改变不了她的现状,一夜,悲怆而过……

    凤苍和慕容七七的婚礼定在元月二十八的消息自凤苍回到王府之后就传了出去,一夜时间,整个京城的百姓都知道鬼王要再次娶妻,顿时燕京城里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凤苍的第九个新娘。

    “小姐,现在外面的赌注满天飞,都在赌您能不能活过新婚夜。”素月将核桃剥好了放在慕容七七面前,“赌坊里又开始下赌注了!”

    “噢?”慕容七七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之前赢了的钱拿回来了没?有多少?”

    一听慕容七七说赢钱,苏眉和素月都笑了。那些傻帽,竟然赌北周国会输!呵,也不看看她们小姐是什么人物!“翻了六倍呢!三千万!小姐您没看无情,他数钱的时候可是乐得合不拢嘴,还说以后遇到这样的好事他也要跟着下注!”苏眉将无情的模样描述出来,三个少女都笑得开怀。

    “拿之前压了一千万的人查到了么?是谁?”

    “是佛生门的人。”苏眉一愣,把无情查到的结果告诉了慕容七七。

    “佛生门?”慕容七七秀丽的眉皱了皱,最终平缓了下来,“看来龙傲天很有头脑,这次赚了六千万!”

    “是啊,小姐!现在赌坊里的人都赌你活不过新婚夜,但是龙傲天的人又压了一千万,赌您一定能活过新婚夜!”

    这会儿,慕容七七来了兴趣,坐起身,反复思考着龙傲天的问题,“他不会是知道了我的身份吧?”

    “怎么会呢!除了我们内部的人,没有人会知道小姐的身份,就算是我们自己人,也不会说出去。龙傲天的消息不可能这么灵通的!”

    这下,慕容七七奇怪了。既然自己的身份没有曝光,那佛生门门主龙傲天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赌注压在自己身上呢?难道他未卜先知,还是他随性下赌?真是有些奇怪!

    没想明白这里面的原因,慕容七七干脆换了出行的衣服,出了听松楼,离开王府出去逛街。

    这两天凤苍不知道在做什么,神秘兮兮的,他不说,她也懒得问。正好有自由时间可以出来逛街,慕容七七带着苏眉和素月在燕京城里走着。

    “小姐,通宝斋新推出的‘国色天香’卖的很好!方夔最近数钱数到手软,还说如果小姐有时间,麻烦小姐把新的首饰设计出来,好多皇亲国戚,官家太太都下了订购呢!”

    素月一边走,一边把通宝斋和绝色坊的事情一一汇报给慕容七七。生意好,慕容七七当然高兴。现在要建天下第一庄,缺得就是钱。魔域这么多人每天都需要开销,如果没有进账,那生意就无法运转了。

    “行!等我得空,设计一套,最近正好有了一些思路。”

    说着话。慕容七七三人已经走到了燕京城里的赌坊一条街。刚到,就听见里面的吆喝声、骰子声,有人大笑,有人哭泣,还有人在死命地推荐。

    “来来啦!下注啦!赌南麟王妃能不能活到二十九号!下注下注啊!绝对划算啊!第九个新娘到底能不能平安度过新婚夜?诅咒是否会再次降临?客官,心动不如行动,今天你下注了么?”

    “真过分!”苏眉想上前教训赌馆里的小厮,却被慕容七七拉住了。

    “素月,去问问有多少人赌我赢!”慕容七七站在街上,眯眼打量着名动京城的赌坊一条街。这地儿极好,若是能得到,那是最好不过了。

    素月没去多久就回到慕容七七身边,“小姐,除了龙傲天押了您一千万,没有人赌您赢。”

    “让他们赌呗!赔率越大,我们赚钱越多。告诉无情,提十万黄金,最后那天收盘的时候押下去,我要这条街的人赔得连裤衩都输掉!”

    慕容七七这样说,素月和苏眉相视一笑,小姐怒了,惹怒小姐的下场很难看。十万黄金,按照现在的赔率,会让他们输得倾家荡产。三人正准备走,不想遇到了三个熟悉的人——余诗诗、完颜宝珠,还有穆羽蝶。

    “哟,好巧!”一见到慕容七七,余诗诗微微一笑,脸上做出来的温柔,看着虚假极了,让人觉得恶心。“公主也逛街啊!”

    “是啊,出来逛逛,看看有什么新鲜的事情。”扮无辜,慕容七七若自认第二,没人会是第一。之前余诗诗被关了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现在放了出来,她既然要装,那慕容七七就奉陪。

    “呵呵,新鲜事儿很多,不过最近都在谈论你和南麟王的婚事。”

    余诗诗故作同情地看着慕容七七,眼里似乎都是对这远嫁公主的担忧,“唉,不知道公主听说了没有,大家都说你活不过新婚夜呢!”

    “听说了。”

    慕容七七大大方方地说出自己内心想到的答案,余诗诗很惊讶,和完颜宝珠、穆羽蝶交换了眼神,三人来到慕容七七面前,都是一副“你很可怜”的表情,怜悯地看着慕容七七。

    “公主,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放——”见余诗诗又装13,慕容七七终于有些恶了。

    “放什么?”余诗诗一愣。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啊!”慕容七七掏了掏耳朵,“太子妃,你快点儿说,我还要去绝色坊买东西呢!”

    慕容七七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让余诗诗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慕容七七在四国争霸赛上露脸的事儿她也听说了,现在对方正是势头正旺的时候,余诗诗不会去和她硬碰硬。

    余诗诗看了一眼有些羞涩的穆羽蝶,清了清嗓子,“公主,南麟王八字硬,万一公主身弱,那不是和前几位王妃一样?我听人说,遇到命硬的,若是能两女同时进门,会化解煞气,公主不如考虑考虑,为王爷纳妾,到时候双喜临门,锦上添花,多好!”

    麻痹!慕容七七差点儿一口脏话喷余诗诗脸上。什么玩意儿啊!她还没结婚呢,就想着给凤苍塞小老婆,这女人真是欠扁!

    虽然心里这么想,慕容七七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你这样说,必定是心里有合适的人选了,就是不知道太子妃娘娘说的妙人儿是谁呢?”

    见慕容七七这样,余诗诗心里轻嗤了一声,之前不是表现出一幅和凤苍很恩爱的面孔么?这会儿涉及到自己的性命了,怎么也怕了?不过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成,余诗诗是不会把情感表现在脸上的,她笑盈盈地把穆羽蝶推到慕容七七面前。

    “公主看穆小姐如何?丞相大人可是找人算了,穆小姐和王爷八字极其匹配,若是能结为连理,一定会旺夫又旺公主你的!”

    旺你老母!若不是素月在一旁拉着,苏眉差点儿一脚踹飞余诗诗。真是一群贱人!小姐还没结婚呢,就削尖了脑袋往王府里钻,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穆小姐,你也是这么想的?”慕容七七看向穆羽蝶。

    虽然之前在雍州,穆羽蝶受了惊吓有些呆傻,可后来渐渐的恢复了理智,只是把那段恐怖的记忆封死了,人又变得和以前一样。

    见慕容七七问自己,穆羽蝶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

    这事儿她可不怕,祖父说了,她的事情会为她撑腰,若是通过皇上颁旨,就算凤苍和慕容七七反对,也是不成的。穆羽蝶现在是铁了心要嫁给凤苍,为这个男人等到二十岁,她都要成为燕京城的笑话了,若不能嫁给凤苍,只能死了算了!

    看到穆羽蝶粉色的脸上含着浓浓的春意,慕容七七忽然想到一件事儿,嘴角也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那敢情好啊!穆小姐进门,若是真的能化解王爷身上的煞气,倒是最好不过了。这样我也多了一个姐妹,平时也有串门子的地方!”

    “公主,您答应了?”听慕容七七说话的语气,穆羽蝶非常激动。

    穆羽蝶知道慕容七七在凤苍心中的位置,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若是慕容七七不点头,她就算进了王府,凤苍也绝对不会把她当回事儿。现在慕容七七松了口,是不是表示她的幸福生活有了希望?

    ------题外话------

    亲爱的兔纸们:

    这两天,很多潜水的兔纸都被炸了出来,兔子现在才知道,潜水党的势力灰常强大,真是惊悚啊~

    关于男女主,兔子要解释一下。

    第一、两人绝对没有血缘关系,本文和*无关;

    第二、大婚就在下一周,具体哪天兔子不知道,写到哪儿就是哪儿;

    第三、本文一生一世一双人,男女主的感情不会因为他们地位身份的改变而改变。

    最后,我爱大家~睡觉去了,又是11点50了,囧了个囧,晚安各位~

    爱你们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