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088真相,如此残酷

088真相,如此残酷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夜,很静,凤苍耳朵里只能听到来自慕容七七的呼吸声。轻微的,如同花朵盛开的声音,让凤苍心里痒痒,却又不敢如何。

    “折磨人的小妖精!”凤苍在慕容七七耳边低语。迟早,他会攻占她的心房,让她成为自己真正的女人!只是,希望这天不要太遥远,否则他迟早是会憋出内伤的。

    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在凤苍心口蔓延开。这样抱着她,让她在自己怀中沉睡,是凤苍幻想了很久的事情。如今这梦想终于实现,凤苍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拥有慕容七七,能有她在身边陪伴,对他来说,真好!真的!

    一夜好眠,这是慕容七七睡得最安稳的一夜。平时她六分睡四分醒,总是睡得不太安稳。而这次,她却睡得很好,一觉直接睡到了天亮。

    “唔……”慕容七七扭了扭,微微睁开眼睛,窗外的亮光有些刺眼,而身下柔软的温暖,让她终于想起来这是她的新婚夜了,她居然一觉睡到大天亮,天啦,说出去会让人接受不了的。

    凤苍的胳膊被她当做了枕头,而此时,凤苍正熟睡。长长的睫毛,浓密得像小毛刷一样,覆盖在那两片张扬的俊眉下。凤苍的鼻梁高挺,弧线完美,漂亮的鼻子下是红润的嘴唇。

    “啧啧,一个男人怎么可以美成这样呢!”慕容七七小声嘀咕着,她有些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地沿着凤苍的额头往下,穿过他的眉心,沿着俊美的鼻梁,来到深邃的人中,再来到他的唇上。

    “嗷!”凤苍一张口,将慕容七七的手指咬住,装出一副大老虎的模样。

    “哎呀!”慕容七七没料到凤苍已经醒了,她刚才还那样对凤苍,肯定被他知道了。

    慕容七七长发披散在肩上,那柔软乌黑的发,像美丽的绸缎一样。凤苍握住慕容七七的手,说了声“早!”

    凤苍没有提自己的尴尬,让慕容七七松了口气,还好他没说什么。“早!”慕容七七甜甜一笑,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阴影,不等她明白,凤苍的唇已经印在她的嘴上,正惊讶张口,对方似乎很满意她的表现,直接长驱直入,探了进去。

    时间,仿佛静止一样,慕容七七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想什么,也想不出来该思考什么,只能任由凤苍的双手掌着她纤细的腰肢,将他固定在他怀里,而后,肆意的享受这她唇齿间的芳香。

    原本,想惩罚慕容七七。她在新婚夜让自己苦熬了一个晚上。

    可是在吻上她的花瓣的时候,凤苍那种小小的报复心理彻底飞到了九霄云外。

    现在,他只是享受着自己的礼物,那样香甜醇美,让他舍不得放开,只是一求再求,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和自己彻底地融为一体。

    “唔……”慕容七七一声轻吟,让凤苍差点儿破功。这女人真真是天下第一妖精!让他恨不得立刻扑倒她!

    慕容七七正陶醉在凤苍的热吻中,忽然感觉到身下一种异样,似乎有什么正顶着她的大腿。伸手一摸,抓住了一个异物,热得发烫,像……像烧火棍一样,烫手。

    这是?慕容七七忍不住离开凤苍的唇,低头一看。看清楚自己手中抓的物体之后,慕容七七立刻脸上充血,所有害羞和敏感的热血都往她头上冲,一下子全部聚集在她那张白净的小脸上。

    “啊!”一声尖叫,慕容七七想站起来,却不料才在绸被面儿上,一脚滑到,直接将凤苍压在身下。这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慕容七七完全呈骑马的姿势,跨坐在凤苍身上,上身紧贴着凤苍。

    隔着绸衣,凤苍能清楚地感觉到慕容七七胸前那两团云温柔,就这样重重地挤压在他的胸口,柔软又带着韧性。虽然隔着衣,可他能感觉到那云,正跟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而他们的距离,也因为这一呼一吸而时近时远。

    “咕嘟——”凤苍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慕容七七此时尴尬极了,还好没人,否则还以为她强上了凤苍。他们的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而她的手正好撑在凤苍的耳边,好像是要强吻他似的。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饥渴”了?

    “卿卿——”凤苍额头上有了汗,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她这样贴着他,和他契合在一起,让他原本克制的心,变得蠢蠢欲动起来。“卿卿,你再不起来,我会当你是愿意的!”

    凤苍的话说的这样清楚明白,慕容七七哪儿会听不出他话语里浓烈的情yu,而他紧绷的身体,以及蓄势待发的模样,也证明了他的话是真实的。

    羞红了脸,慕容七七一个翻身来床边。慕容七七的离开,让凤苍心里一阵失落。如果可以继续,那该多好!当正人君子真的好难,好难……

    “王爷,我们还要进宫给太后皇上请安呢!”看到凤苍脸上的遗憾,慕容七七有些心疼。他的强烈愿望,她感受得到,只是,有些事情不能随心所欲。

    被慕容七七从沉思中叫醒,凤苍也起了身。他起床第一件事并不是叫人起来伺候,而是吹了一声口哨。“咕咕——”一只雪白的鸽子出现在窗前,飞了进来,落在凤苍的手上。

    “王爷?”这突然出现的鸽子让慕容七七惊讶,也不知道凤苍要这鸽子做什么。却见,凤苍一刀割在鸽子颈部,用鸽子血染红了喜帕,慕容七七这才想起来落红的事儿。

    “鸽子血和人血最像。”处理了鸽子,凤苍穿了衣,又上前为慕容七七穿衣。

    凤苍的手法极其熟练,让慕容七七惊讶。说来她到这个世界六年,穿衣确实无能。她不会弄那些繁琐复杂的工序,所以把衣服设计的极其简单。只是,今日进宫,要穿宫服,所以非常麻烦,只好依赖凤苍。

    “好了!”当慕容七七站在镜子前的时候,不由得从心里佩服凤苍,能把这样繁琐的衣物打理的这样漂亮。

    “王爷,王妃!宫里的嬷嬷来了!”门外,传来素月的声音,慕容七七轻声说了“请她进来!”门打开,进来一位老嬷嬷,是被派来眼神证明的。

    这老嬷嬷见到慕容七七精神这样好,不由得一愣。凤苍可是克死八任妻子,今天老嬷嬷还以为又会见到喜事变丧事呢,没想到慕容七七就好端端地坐在那儿,而且一脸满足和初为妇人的羞涩。

    再一看,床上雪白的缎子上一片殷红,老嬷嬷立刻眉开眼笑,整张满是褶子的脸上因为这欣喜的笑而显得年轻了好几岁,“恭喜王爷王妃!贺喜王爷王妃!祝王爷王妃早生贵子!儿女双全!”

    “嗯!”等凤苍点了头,老嬷嬷才取了白锻,欢天喜地地进宫向皇太后报喜。

    那些偷偷守在王府外的人,一见宫里老嬷嬷喜气洋洋地上了马车,心里都纳闷。往回的今天,王府的红灯笼早就换了白色,这会儿府里的奴才们也该都换丧服了,可是为了都到了现在,还没什么消息呢?莫非,慕容七七没死?

    南麟王妃安然无恙度过新婚夜的事儿,像风一样,瞬间传遍了整个燕京城。

    那些下了赌,压王妃新婚夜会暴毙的人们,都捶胸顿足,哭爹喊娘。好多人可是把自己全身家当都押下了,没想到这次出了例外,把自己赔得连裤衩都不剩下。一时间,这个京城怨声载道,那些还在幻想能从凤苍大婚中大赚一笔的人们,这下可是输惨咯!

    长秋宫里,完颜烈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睁开了眼。左耳的痛,很快就让他回忆起了这天的经历。

    “呕——”一想到那只肉呼呼的母蛊现在在自己身体里,完颜烈猛地翻身,趴在床边呕吐。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守了一晚上的皇后和德妃立刻来到床边,两人都哭得梨花带雨,巴巴地凑到完颜烈面前,“陛下,您感觉怎么样?”

    “呕——”完颜烈摆手,让他们走开,自己继续呕吐,一直持续了半盏茶时间,才停下来。

    吐了这么久,虽然只是干呕,但也很折磨人,完颜烈的脸色很差,躺下之后就开始叫敬德。“敬德!敬德!”

    跪在一边的敬德听见完颜烈叫自己,连忙起身,来到完颜烈身边。“皇上,奴才在!”

    “敬德,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刚刚辰时。”

    “辰时?!”完颜烈猛地睁开眼睛,“辰时?那凤苍呢?凤苍怎么样?”见完颜烈醒来第一个关心的人是凤苍,李冰和林可心脸上同时闪过一丝狠毒。

    “皇上,南麟王和王妃一会儿就会进宫向皇上谢恩。”

    一听说凤苍没事儿,完颜烈一声长叹,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激动,大家哪儿知道完颜烈心中现在懊悔不已,竟然让凤苍逃过了今天,慕容七七居然也没事,这事儿都怪月兰芝那个贱人!

    “月兰芝呢?”想到那女人临死前的狠毒,完颜烈眸子变得深沉起来。

    “回皇上的话,皇贵妃娘娘袭击您,现在禁军已经封锁了整个京城,查找皇贵妃的下落。”

    所有的事情,被敬德一句话给“解释清楚”了,完颜烈点了点头,“很好,你做的很好!”有了完颜烈的这句话,敬德的负担一下松懈了下来。

    “陛下,皇贵妃行刺您,罪该万死!抓到后应该凌迟处死!”李冰不想放过月兰芝,这女人让她承受了太多的耻辱,这时候若不趁热打铁,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李冰想趁机干掉月兰芝,免得这妖女再迷惑完颜烈。

    “准!”李冰想的,正是完颜烈想的。虽然现在月兰芝已经死了,但是这事儿若栽在她身上,那是最好不过了。对李冰的提议,完颜烈非常支持。

    而原本还以为完颜烈会犹豫的李冰,在听到完颜烈一声肯定的“准”之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上这是怎么了?他不是最宠爱月兰芝么,怎么现在却这样毫不留情?

    莫非,皇上想明白了?知道了那个狐狸媚子的本来面目?不会再对她留情?想到这儿,李冰内心的喜悦表现在了脸上,“是!臣妾遵旨!”

    如今,月兰芝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里,李冰挑衅地看了林可心一眼。怎么样?这回可是被我扳回一句。

    李冰的得意,没让林可心觉得失落。现在月兰芝在哪儿还不知道,就算找到了,真的处死了,说不定哪天完颜烈又想起月兰芝的好来了,到时候记恨的可是李冰。她才不像李冰那样蠢,她只用紧紧跟随皇上的脚步就成。

    完颜烈没功夫去理会那些女人们之间的勾心斗角,他现在懊恼万分,心里把月兰芝骂了千万遍。在最后,被月兰芝摆了一道,现在母蛊到了他的身体里,他该怎么办?

    以前每个月十五,他都会折磨一下母蛊,借此机会来折磨凤苍。现在母蛊在他体内,难道让他折磨自己?那样变态的手法,他才承受不了呢!到底该怎么办呢!

    看着窗外渐渐发白的天空,完颜烈突然机灵一动。南凤国是蛊的发源地,也是蛊的故乡。特别是戕族,最擅长使蛊。说起来,这蛊还是一个戕族人传给他的,看来要弄掉这母蛊,得向南凤国求助。

    听说,明月晟刚刚登基为皇,政权还不稳定。不如,他支持一把明月晟,让他好记得自己的好,到时候在那边寻一个使蛊的高手过来帮他!

    解决了内心的负担,完颜烈摸了摸已经被包扎好的左耳,再次想到了月兰芝。那女人真是狠毒!妈的!完颜烈再次诅咒了月兰芝,心里早已经把月兰芝的家人判了死刑。再想起刚才敬德说的,凤苍和慕容七七要进宫谢恩,完颜烈马上下了床,惊得李冰和林可心一阵慌,“皇上,你受了伤,太医建议您卧床休息!”

    “朕还没死!”对李冰说的这话,完颜烈有些反感。伸开手臂,完颜烈让敬德给自己穿上了龙袍。“今天是苍儿带新王妃回宫的日子,朕不能误了时辰。”

    完颜烈的这句话,再次让凤苍成了众矢之的。

    看啊!完颜烈是多么疼爱凤苍啊!醒来第一句就是关心凤苍,现在还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上,要去见凤苍,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恩赐啊!

    完颜烈营造出来的氛围,让凤苍成了这些女人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特别是皇后李冰和德妃林可心,李冰的儿子是太子,林可心的长子最有贤名,这两人可都是完颜烈的亲生骨肉,现在完颜烈却把凤苍放在首位,这是个怎么回事!

    女人们眼里红果果的羡慕嫉妒恨,完颜烈怎么会不知道。他嘴角含笑,任由敬德为他梳发。他,就是要把凤苍捧得高高的,高的,让那些人再也接受不了,就会群起而攻之。借刀杀人,这招是他最喜欢,也最擅长的。

    南麟王府,此时却热闹非凡,整个王府上下,都在为慕容七七能打破新婚夜死亡的魔咒而欢呼。

    之前死了那么多王妃,别说外人,就是他们这些和凤苍朝夕相处的人,都觉得心惊胆战。这次凤苍大婚,很多人心里还是报着“说不定这个王妃也会死在新婚夜”的念头,没想到结果慕容七七平平安安。

    而且刚才宫里的老嬷嬷刚才从听松楼出来的时候简直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健步如飞……

    现在再看王爷,也是精神饱满,眉宇间还含着春色,而慕容七七则是粉色脸颊,一脸羞涩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天洞房花烛王爷很开心啊!王妃——当然也很开心啊!否则干嘛羞涩!

    王府众人喜气洋洋,凤齐更是让人在王府门口点燃了炮竹表示喜庆,让那些悄悄躲在王府外,还对自己的赌注保佑最后幻想的人们,彻底死心了。

    “慢点!”凤苍牵着慕容七七的手出现在王府门口,两人上了马车,进宫谢恩,守在王府外的人们看到活生生的慕容七七,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大活人!昭阳公主平安度过了新婚夜!

    看凤苍和慕容七七恩爱的模样,完全就不像有事。这次,凤苍克妻的谣言,彻底被攻破了。可怜那些原本想在慕容七七身上狠捞一笔,发发横财的人,彻底的绝望了……

    宫里,当老嬷嬷把染着处女红的白锻放在托盘上,展示给东方蓝的时候,这位提醒吊胆度过一整夜的皇太后终于笑了。

    “好!好好!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东方蓝打心眼里为凤苍高兴。这会儿,她再也不去想慕容七七是慕容泰的女儿这件事了,能平安度过新婚夜,说明这孩子福气好啊!这还说明她和凤苍八字相合啊!这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啊!

    “恭喜太后娘娘!”老嬷嬷是宫中的老人,自然知道东方蓝内心的想法,立刻笑着跟东方蓝道喜。

    “好!赏!赏!”东方蓝一声令下,青姑直接拿了一个大的金元宝塞给老嬷嬷。

    “哎哟,这怎么使得!奴婢不过是跑了腿,怎么能拿太后的赏赐呢!”只是一掂,老嬷嬷就知道这元宝的重量,连忙推辞。

    “赏给你的,那就是给你的!收下吧!哀家今天高兴!所有人都赏!”

    东方蓝高兴,这锦玄宫的人更高兴。谁都知道,太后最宝贝南麟王,这次南麟王终于遇到命中的女子,真是让人发自肺腑地祝福这对新人。

    等凤苍到了宫里,皇上太后皇后德妃,太子妃余诗诗也在,一干人都在等着他们。有了完颜烈的恩赐,慕容七七也没有跪拜,只是微微行礼,就被请了坐下。

    “不错!很好!”完颜烈笑眯眯地看着凤苍和慕容七七,连连点头,“朕为你们感到高兴!”

    “谢谢舅舅!”凤苍微笑回答,手却紧握着慕容七七的柔荑,而慕容七七则是低垂着头,脸上带着羞涩的消融,一看就是新媳妇。

    看到凤苍幸福,完颜烈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他的计划,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次却因为月兰芝这个贱人,而一步错,步步错。看来,真的有必要跟南凤国那边联系!凤苍幸福的笑容就像一根刺,扎在他心中,让他拔了流血,不拔难受。

    完颜烈难受,余诗诗更是难受。原本属于她的男人,成了慕容七七的,原本属于她的怀抱,变成慕容七七的,看着凤苍和慕容七七当众眉目传情秀恩爱,余诗诗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里。

    正当余诗诗幽怨地盯着凤苍牵着慕容七七的大手的时候,一声“皇上救命!”传了过来。接着,一个女人跌跌撞撞地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女子披头散发,身上只是零碎的几片布料,她光着脚,步履匆匆,仿佛根本都感觉不到冷似的。

    “救命啊!”

    当慕容青莲进门,看到坐在正前方的完颜烈的时候,心中所有的委屈顿时发泄了出来,“哇——”嚎啕大哭,让所有人更是呆了,这女人是谁,为何这样?

    慕容青莲的出现,让东方蓝原本和蔼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这可是她外孙的大好日子,怎么出现这么个女人,真是扫兴。

    “皇上救命!皇上救命!”

    被完颜洪这么了一夜的慕容青莲,此时luo露的肩膀上,全是血色的牙印,那些青的紫的痕迹,看的触目惊心,让完颜烈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不是西岐国的选手么?怎么这个模样了?”

    完颜烈一说,林可心想起来了,“可不是!皇上,她是慕容青莲,说起来还是南麟王妃的妹妹,是慕容泰的小女儿!”

    被林可心提到,慕容七七也不好意思再假装不认识,只能请人拿了衣服为慕容青莲遮掩住身上的伤痕。

    “谢谢——”穿了衣服和鞋袜,慕容青莲暖和了很多,她一路是跑来的,趁完颜洪不注意,偷跑了出来,刚才跑了一身汗,不觉得冷,现在停下来,倒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到底是怎么回事?”完颜烈冷着脸,看着脸色难看的慕容青莲。

    “皇上,救命……太子殿下他,他……”

    慕容青莲还没有说完,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父皇,儿臣想娶慕容小姐为侧妃!”

    听到完颜洪的声音,慕容青莲的身子立刻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不!不要!我不要嫁给他!他是个变态,他,他奸污了我……呜呜呜……”

    一声“奸污”,让众人回想起刚才慕容青莲身上那些痕迹,立刻就明白了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可心玩味地看了慕容青莲一眼,随后又看了看慕容七七。

    这慕容家的两姊妹可真是好手段啊!姐姐嫁给了南麟王,妹妹却攀上了皇太子,真是厉害!林可心微微一笑,继续保持着自己优雅的姿态看戏。

    “不要?莫非你想当正妃?”完颜洪不紧不慢地走近慕容青莲。见他靠近,慕容青莲忍不住往后退,最后一不小心摔跤,却被完颜洪及时拉住。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慕容青莲根本就不敢去回想自己昨天夜里的遭遇。

    这男人,凌辱了她一整夜!无休止的欺辱,无论是前,还是后,都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特别是那地方,他居然碰了她那里,让她恶心至极,更是认识到了完颜洪变态的一面。

    “我变态?你之前不是很享受么?”

    完颜洪紧紧地掐着慕容青莲的腰,恶狠狠地看着她。这女人竟然敢脚踹他的命根子,真是胆大妄为。还好他保护及时,否则以后再也挺拔不了了。真是个狠辣的女人!不过,倒是很合她的口味。

    见慕容青莲挣扎着想打自己,完颜洪抓住她的拳头,笑了起来,“慕容小姐,说不定你腹中已经有了本宫的骨肉,难道你想让北周国的皇室血脉流落民间么?”

    “不要!我死都不会嫁给你!”慕容青莲无法接受昨天晚上的事情,特别是要嫁给完颜洪,她想都没想过。

    “好啊,那你去死啊!”完颜洪猛地放开手,一把将慕容青莲推在地上,并且丢了一把匕首给她,“你想死,本宫成全你!干净利落点儿,别半死不活,后面赖着本宫!”

    原本是凤苍和慕容七七进宫来谢恩的,没想到最后出现了慕容青莲和完颜洪,弄了这么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出来。

    “咳咳!”见儿子越来越不像话,完颜烈只好咳嗽两声,“到底是怎么回事?洪儿,你是不是真的做了对不起慕容小姐的事情?”

    “父皇,我们是两情相悦!儿臣对慕容小姐一见钟情,这天向慕容小姐表白之后,她接受了儿臣,就有了之后的这些……父皇,儿臣是真心喜欢慕容小姐,请父皇指婚!”

    “我不要!”

    慕容青莲不想嫁给完颜洪,她的真命天子是龙泽景天,不是完颜洪!

    “你不要?那谁要你呢?”完颜洪笑着俯下身子,盯着慕容青莲惶恐的美目,“不嫁给本宫,难道你想拖着残花败柳的身子嫁给别人?会有人要你么?”

    完颜洪的声音很小,笑得只有慕容青莲能听到。他这话,像一把匕首,直接刺进了慕容青莲的心脏。是啊,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而且今天还有这么多人看到了,龙泽景天是不可能要她了!她当不了靖王妃了!

    慕容青莲的脸变成了死灰色,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昨天她还有着未来,今天却变成了这样?

    “乖!别闹脾气了!”完颜洪拉起慕容青莲,细心地为她整理了衣服,“本宫已经会善待你的!”

    慕容青莲不说话,只是默默垂泪,而她的表现,则变成了其他人眼中的“默许”。

    哼!什么人物啊!刚才还寻死觅活的,这会儿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什么不想当侧妃,这明明就是欲擒故纵么!林可心喝了口茶,依旧看戏。这事儿是太子惹的,太子是她儿子的劲敌,所以,此时不看戏等待何时呢?

    正个场上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余诗诗。刚才凤苍和慕容七七刺激了她,现在她自己的男人完颜洪和慕容青莲又来刺激她!

    慕容青莲身上那些痕迹余诗诗不是不懂,而是太懂太了解了。看来这女人肯定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就像她当初一样。可是,她弄不明白,为什么完颜洪会和慕容青莲凑在一块儿?

    现在完颜洪要给慕容青莲名分,而且还是仅次于她的侧妃,让余诗诗有种遇到劲敌的感觉。

    虽然这男人不是她想要的,可是,这男人给予她的权力和地位,是她迷恋的!若是没了完颜洪,她什么都不是,现在有了慕容青莲插一脚,余诗诗刚才在凤苍那儿获得的失落,彻底被激发了。

    “殿下,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慕容小姐的家长不在这里,而且她不是我们北周人,这婚事,怕是还要问问慕容丞相的意见。”余诗诗柔柔地开了口,听她说话,完颜洪只是冷哼了一声,“这不要紧,西岐国的靖王不是在么,只要他开口答应就成!”

    正当完颜洪提到龙泽景天的时候,有个太监一阵小跑来到敬德边上,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敬德点点头,来到完颜烈旁边,“皇上,西岐国靖王龙泽景天求见!还有丞相夫人李秋水,也来了!”

    “宣!”

    远远的,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人,是龙泽景天,而女人,则是李秋水。

    一听龙泽景天来了,慕容青莲连忙挣脱完颜洪的怀抱,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龙泽景天,想让他救自己。

    龙泽景天出现,这并不意外,让慕容七七意外的是李秋水。她人不是在西岐国么?为什么到了这里?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慕容七七的心头。

    似乎察觉到了慕容七七的异常,凤苍轻声问道,“卿卿,怎么了?”

    “没有。”慕容七七缓缓摇头,眼睛却一直盯着李秋水。

    对李秋水的出现感到惊讶的,除了慕容七七,还有完颜烈。“是你——”

    “陛下,好久不见!”李秋水的笑容大方优雅,而她和完颜烈说话的语气就像老朋友似的,那种轻松,让人不由得感觉差异。

    “你来做什么?”完颜烈没有兴趣跟李秋水叙旧,原本带着笑容的脸立刻僵硬下,寒气渐渐袭上他的脸,让坐在完颜烈左右的李冰和林可心感到一阵寒冷。

    “我来,看我的女儿啊!”

    李秋水和完颜烈说话的态度,也让龙泽景天惊讶。早上李秋水突然出现,一副念女心切的模样,恳请龙泽景天带她进宫见慕容七七一面,所以他就带了李秋水进来。没想到这李秋水竟然和完颜烈认识。

    李秋水说她来看慕容七七,这话完颜烈不相信,慕容七七也不相信。

    从李秋水脸上的笑容中,慕容七七感觉到了阴谋的气息,莫非,她是为自己的身世而来?回想起来之前李秋水叮嘱的那些话,以及嫁衣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莫非她早就是等着这一天?

    “七七,把你的水月之镜取了!”李秋水看向慕容七七,眼里不再有之前那种疼爱,反而是一种冷漠和嘲讽的笑意。

    “水月之镜?”听到这个,不知完颜烈,东方蓝也惊了。水月之镜可是完颜明月心爱之物,当年完颜明月常常用水月之镜掩盖自己的真实容貌,好混出去玩儿。这宝贝怎么在慕容七七那儿?

    李秋水的话让凤苍觉得莫名其妙,水月之镜,他听说过,以前也见过。只是这东西不是随着完颜明月的死亡也丢了么?为何在慕容七七这里?难道说慕容七七的容貌是假?他看到的是假?

    看出了凤苍眼眸中的疑惑,慕容七七苦笑一声。原本还想瞒着凤苍,能瞒多久就是多久,她尽然敢算漏了李秋水这个意外。

    “王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慕容七七的眼神里充满了内疚,让凤苍看着心疼。

    “卿卿,别怕,有我!”

    凤苍的温柔,在李秋水眼里看着,就是极大的嘲讽。“七七,把你的水月之镜取了,让你的外婆和你的舅舅,对了,还有你的亲生哥哥,见见你真实的模样!”

    听到这儿,慕容七七的心咯噔一下,彻底地冷了。果然,果然是这样!没想到她心怀的一丝侥幸,竟然这样被李秋水活生生地给掐灭了。

    李秋水这样说,大家更是疑惑,见慕容七七还不取水月之镜,李秋水双手袭向慕容七七的脸颊,想取下她脸上的东西。

    李秋水突然来袭,慕容七七的身体早就做出了防备,就在李秋水的手快要落在她脸上的时候,慕容七七抓住李秋水的手,将她固定在那儿。

    慕容七七会武,这在李秋水的意料之外。在看到慕容七七眼里的寒的时候,李秋水笑了起来,“怎么,不敢摘了?乖!让娘亲帮你摘了水月之镜!”

    “你不是我娘!”慕容七七一脚踹在李秋水心口,李秋水一个后仰,直接甩在远处。

    “咳咳!”胸口剧痛,李秋水张口就咳出了血,“不愧是凤邪和明月的女儿,你竟然骗了所有人,你会武!”

    “我会武,那又如何!”

    慕容七七站起来,像英勇就义的烈士一样,走到了大殿中央。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可心看得稀里糊涂的,“什么外婆舅舅,你们在说什么啊!”

    “让她说啊!哈哈哈!等她取了水月之镜,你们看到了,就什么都明白了!”李秋水一边笑,嘴角一边流血,可是她似乎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痛,仿佛现在才是她最开心的时刻。

    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慕容七七清楚,今天这事儿是瞒不过去了,看来,只能面对现实了。

    伸手,慕容七七取下脸上的水月之镜,露出了自己原本的那张脸。

    “啊——”东方蓝手中的龙头拐杖“哐”的一声砸在地上,“明月,你是,明月……”

    完颜烈也看呆了,他收集了那么多和完颜明月形似的女人,却没有一人比的上眼前这人。那是明月的脸,是明月的眉,是明月的鼻子,是明月的唇,就连那通体的气度,也是明月的——

    “卿卿……”

    凤苍的心跳得厉害,原来,原来如此……“难怪你不肯——”凤苍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可他和慕容七七都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王爷,我也是前天晚上才知道,并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慕容七七怕凤苍误会,连忙向他解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哈哈哈哈!”见慕容七七这般,李秋水是笑得最厉害,最开心的人,“凤邪!你看到了么!你的女儿嫁给了你的儿子!哈哈哈!你的亲生女儿成了你亲儿子的儿媳妇,你看到了么!”

    李秋水的话,彻底地解答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你说什么?你说她是明月的女儿?”完颜烈冲上前抓住李秋水的手臂摇晃着,“那孩子还活着是不是?你抱走了那孩子?那孩子就是她,是不是?!”

    “哈哈哈!是啊!是我带走了她!我掐死了自己的女儿,让她代替我的孩子,养在慕容府,给她冠上了慕容的姓氏,让她成为了慕容三小姐!哈哈哈!”

    李秋水笑出了眼泪,她恶狠狠地看着慕容七七,所有的神情只能用一个“恨”字代替,“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你的父亲是北周国的大将军凤邪,你的生母是完颜明月,现在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猜到这些可能和李秋水有关,但是慕容七七想不出李秋水为什么这么仇恨凤邪和完颜明月,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过节么?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似的,李秋水挣脱了完颜烈的手,抹了嘴角的鲜血,走到慕容七七面前,“因为完颜明月夺走了我最心爱的男人!因为凤邪选择了完颜明月,放弃了我!因为他们神仙眷侣,因为他们幸福得让我羡慕让我恨!”

    ------题外话------

    先赶审核,有问题明天修改…

    谢谢大家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