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091赴宴

091赴宴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公主,这是奴才应该做的!”

    凤齐的一举一动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分,在知道慕容七七就是大将军和公主的女儿之后,凤齐是所有人中最为激动的。

    作为,为数不多,知道凤苍身份的人,凤氏家族唯一的血脉,慕容七七的失而复得,对这位凤氏的老人来说,是最开心,也是最激动的事情。

    慕容七七的出现,意味着原本已经截断的凤氏血脉被重新延续,凤家,有后了!这让一个生在凤家,长在凤家,祖祖辈辈都效忠凤家的人,如何不高兴呢!

    “凤伯——”慕容七七清楚这种人心中的信仰,也不再拒绝,在凤齐的带领下,到了前厅。

    完颜烈身边的敬德公公正等在这儿,见慕容七七出来,敬德看到她那张惊艳的脸一阵惊讶,差点儿闪了神,稍过了一会儿,敬德才发现自己的无礼,连忙低头,将金黄的圣旨双手捧上。

    “皇上说了,这是给公主您的,您不用跪拜,奴才也不用宣读,公主直接打开就可以。”

    慕容七七打开圣旨,里面无非是一些赏赐,再就是对她姓氏的恢复。完颜烈似乎很尊重慕容七七的想法,亲自在圣旨里征求她的意见,问慕容七七,自己愿意叫什么名字。

    “既然,母亲是七月初七,费劲千辛万苦生下我,我还是叫七七吧!”凤七七,这个名字似乎不错!慕容七七心里想着。

    “是——”敬德忙用笔记下。

    再看,完颜烈把宫里的长秋宫赐给自己,慕容七七轻声念了出来,“长秋宫?这里面不是住着月贵妃么?我不住这儿!”

    在慕容七七旁边的完颜康一听父皇要把长秋宫赏赐给慕容七七,心中咯噔一下。长秋宫,是历代皇后的居所,是整个后宫最受荣宠的地方,父皇这样做,是什么意思?莫非,父皇想捧高慕容七七——

    “公主,月贵妃已经不在了,皇上让人把长秋宫收拾出来,作为公主的住所……”

    “不要!”慕容七七摇头,“我要住在南麟王府!我不住别处!”

    果然,和皇上猜测的一样,慕容七七不愿意住在宫里,想留在南麟王府。可是皇上的意思……敬德吞了吞口水,“公主,皇上的意思是,您偶尔入宫小住一段时间,可以歇在长秋宫。这长秋宫尊贵华耀,是皇宫里景色最优美的宫殿,最适合公主!”

    “进宫小住,我可以去外祖母那儿。你回去告诉皇帝舅舅,长秋宫我不要!死了人的地方,晦气!”

    慕容七七的话,吓得敬德差点儿咬了舌头。这宫里宫外的女人,哪个不希望住进长秋宫,成为长秋宫的主人,偏巧这位镇国公主直接一句“晦气”,把他给打发了。

    等敬德回宫,在御书房把南麟王府慕容七七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回给完颜烈,并且内心忐忑,担心完颜烈会发飙,没想到等了很久,等来的却是完颜烈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不愧是明月的女儿!不愧是朕的外甥女!好!好!”

    跟了完颜烈这么久,主子什么样是高兴,什么样是愤怒,敬德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听着笑声,完颜烈怕是真的喜欢那位镇国公主,看来,慕容七七荣华富贵的日子要来了!

    “皇上,那这长秋宫——”

    “留着!让人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分一批新人过去照顾,要乖巧听话的!朕是天子,金口玉言,长秋宫就是七七的娘家,她随时想来随时来!”

    “是……”不知为何,敬德从完颜烈的声音里,听到了前所未有的宠溺。只是圣上的想法,他不敢妄自揣度,他只用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

    完颜烈把长秋宫赐给了慕容七七,立刻像炸弹一样,将后宫的女人们炸了个鸡犬不宁。

    “什么!陛下把长秋宫给了慕容七七?”林可心听到这消息,当时就愣在了哪儿。原本,她还以为月兰芝死了,这长秋宫会落到自己头上,没想到完颜烈一转手,就送给了慕容七七。

    “娘娘,镇国公主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姓氏,现在是凤七七!”余嬷嬷在林可心旁边,赶紧为她捏背,让她情绪平缓下来。

    “哐——”李可心把茶盅推到地上,“本宫管她是什么,嬷嬷,长秋宫是什么地方,那是历代皇后居住的地方啊!你说,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林可心的暴怒在余嬷嬷的意料之中,她连忙说“奴才不敢揣度圣意”,可心里却想,既然你知道是皇后才能住的地方,何必惦记呢!

    “哼!”林可心咬着牙,手中的手帕已经被绞成了绳。“嬷嬷,你说皇上的意思,是不是告诉众人,下一任君王的皇后是凤七七,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换句话说,谁得到了凤七七,就是下一任皇帝?”

    见林可心这样说,余嬷嬷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娘娘,您说的有道理!说不定皇上就是这个意思!还是娘娘贴心,能明白皇上的想法!”

    余嬷嬷的马屁,让林可心心情好了一些,“派人去问问五皇子,公主有没有答应赴宴,然后再让人请二皇子进宫!”

    静心殿里,林可心盘算着如何让完颜毅获得慕容七七的芳心,景德宫的李冰也掀了桌子。

    “长秋宫?那也是一个丫头片子住的起的么!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娘娘,听说镇国公主拒绝了,公主说,那地方死了人,晦气,她才不住!”李冰身边的春桃把打探来的消息汇报给了李冰。

    “皇上没生气?”李冰一听,连忙追问之后的事情。

    “没有!”春桃摇摇头,“皇上听了很高兴,还说公主像极了明月公主,然后非要把长秋宫留给她,说这长秋宫以后是镇国公主的娘家!”

    “娘家,娘家……”李冰嘴里一直念着这个词,突然,李冰眼睛一亮,“本宫明白了!”

    看到自家主子脸上兴奋的表情,春桃有些纳闷,“娘娘,您明白什么了?”

    “皇上,想亲上加亲,想让镇国公主变成他的儿媳妇——”

    李冰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行性很大。慕容七七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自然是要婚配的。完颜烈这般宠爱慕容七七,肯定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娶她。那么,到底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呢?

    “长秋宫,长秋宫——”

    李冰又念叨了两声,恍然大悟,“长秋宫是中宫的象征,凤七七入主中宫,也就是说,她的夫君,才是新皇!对!一定是这样的!皇上过去就疼爱明月公主,现在爱屋及乌,自然是宠爱凤七七的。”

    “他以前曾不止一次说过,希望有一个像明月公主的女儿,一定会给她这世上最好的。现在镇国公主失而复得,皇上对她的宠一定会到达极致。对女人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位置就是皇后。对!对!”

    春桃看着皇后娘娘脸上神采飞扬,大概也猜明白这里面的意思。“娘娘,静心殿那边,托五皇子请镇国公主去品茶!”

    “品茶?”听到林可心的作为,李冰冷笑一声,“凤七七得宠,得到的将是无比的荣华尊贵,又怎么会在乎一杯茶呢!”

    李冰把春桃叫道身边,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春桃点点头,立刻出了景德宫。

    锦玄宫,东方蓝在听了完颜烈的决定后,连说了两声“糊涂”。完颜烈对慕容七七的疼爱,她能理解,可是这样,不就是让慕容七七成了人人垂涎的香饽饽了么?

    “皇上难道不知道,他这样做是要加深皇子们之间的矛盾么!而且哀家不愿意七七嫁入皇家,哀家只要她幸福就可以了……”

    听东方蓝说道这儿,青姑将旁边伺候的宫女打发走,来到了东方蓝身边,“小姐,有件事情,奴婢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青姑这样,东方蓝猜出她定是有要紧的事情,立刻点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青姑招手,领了一个机灵的小宫女来到东方蓝面前,小宫女见到东方蓝,立刻跪下磕头,“太后娘娘,我们娘娘是冤枉的!我们娘娘没有刺杀皇上!”

    “她是——”看到眼前面生的宫女,东方蓝有些纳闷,这宫女是谁?为何一来就喊冤?

    “小姐,她是长秋宫,伺候月贵妃的宫女——春杏。”

    原来,就在昨天,青姑去长秋宫探望受伤的完颜烈的时候,看到了个完颜明月容貌相似的少女,虽然那少女最后被敬德杀了,可这反倒让青姑心里起了疑心。

    果然,早上在完颜烈醒了之后,就下令处死长秋宫所有人。青姑见情况不妙,最后使了小计谋,救下了春杏,现在被她带到了东方蓝面前。

    春杏的眼睛红肿得像桃子一样,声音哽咽,眼里都是害怕。看到这小宫女可怜模样,东方蓝让她起身回话,可是春杏执意不肯起来,只是口口声声为月兰芝喊冤。

    “我们娘娘是好性子,平时从来不肯责罚下人,就算奴婢做错了事情,娘娘也是和颜悦色,一句重话都不会说。”

    “可是现在娘娘突然没了影子,外面到处在抓娘娘,说她刺杀了皇上,奴婢怎么都不相信!太后娘娘,奴婢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担保,皇贵妃娘娘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她每次见到皇上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又哪儿有哪个胆子行刺皇上呢!”

    死了的月兰芝恐怕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个跟了自己不多日的小宫女,会在东方蓝面前为她伸冤。

    听了春杏的话,东方蓝眉头微皱。她没有见过月兰芝,只是知道这是最近宫里最受宠的嫔妃。

    自从完颜明月和凤邪死了之后,东方蓝一心修佛,不再过问后宫的事情。

    关于后宫的事情,东方蓝也听说过。无非是完颜烈隔段时间就会专宠一个女子,闹得后宫里醋意漫天。只是这些她都管不着,心里没了记挂的人。

    后宫,那是女人们的事情,和她一个太婆没关系。所以,无论完颜烈宠谁,疼谁,爱谁,东方蓝都不闻不问,就算那些妃子们在她面前搬弄,她也不会插手。久而久之,那些妃嫔也不会来找她做主,耳边也清净了很多。

    别说月兰芝,就算之前那些个完颜烈宠在长秋宫里的女人,东方蓝都没见过。

    她长年在寺里,回来也喜欢清静。而且,完颜烈似乎格外偏爱病美人,长秋宫的历代主子都弱不禁风,大热天出来还要蒙面纱。这般娇贵,东方蓝更是看不上,干脆也懒得召见那些妃嫔。免得美人金贵体弱,病了痛了,让他们母子感情生分了。

    如今,听春杏为月兰芝喊冤,而且神态不似作假,东方蓝点头,示意她再说下去。

    春杏哽咽着,把平时月兰芝是如何害怕完颜烈,如何被他欺辱,又是如何小产,每次完颜烈如何折磨完颜烈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东方蓝。

    当听春杏说,月兰芝小产,是因为完颜烈在她孕期强行行房造成,而且小产后完颜烈不顾月兰芝身体不适,还要合huan,东方蓝大吃一惊,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完颜烈一样,“皇上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这怎么可能?”

    “回太后娘娘的话,奴婢说的句句属实!一直为娘娘诊治的老太医可以作证!”见东方蓝怀疑自己的话,春杏急了,立刻使劲在地上磕头。

    “太后娘娘,皇贵妃娘娘真是冤枉的!那天皇上进了长秋宫之后,奴婢怕娘娘叫我,就一直等候在殿外。可是,皇贵妃娘娘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娘娘那样柔弱的人,又因为小产伤了身子,她怎么可能独自一人离开长秋宫呢!更不可能刺杀皇上,请太后娘娘明鉴!”

    春杏一心为主子伸冤,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吭吭”作响,没一会儿额头就红肿起来,蹭破了皮,鲜血顺着春杏的鼻梁往下落,一滴滴砸在地上。

    “青姑!”东方蓝示意青姑,青姑连忙把春杏拉住,想扶她起来,没想到春杏还是个倔强女子。“太后娘娘不答应春杏的要求,春杏不起来!”

    “反了你!”东方蓝一掌拍在桌上,“你是在要挟哀家么?哀家最讨厌被人要挟了!来人,把这不懂事的宫女拖出去,乱棍打死!”

    “太后娘娘,皇贵妃真的是冤枉的啊!请太后娘娘明察!太后娘娘,您怎么不想想,为什么十年间,长秋宫换了九个贵妃,之前那些女人到底去哪儿了?太后娘娘,人命关天啊!”

    春杏的哀求,并没有得到东方蓝的怜悯。青姑虽然有心帮春杏,可是太后下了命令,青姑只能让人把春杏带下去。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说春杏被打死了。

    “葬了吧!”东方蓝转动着手里的佛珠,低着头,一直等了好久,青姑进来,冲东方蓝点点头,她才松了口气。

    “那孩子还好吧?瞒过去了没?”

    “只是皮外伤,养一养就好了。太后怎么知道咱们锦玄宫里有皇上的人?”

    “呵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皇上的,更何况宫里呢!”东方蓝手中的佛珠一顿,“青姑,你亲自照顾春杏,别让人发现了她。等这事儿过了以后,哀家要亲自问她长秋宫的事情!”

    御书房里,敬德在完颜烈耳边嘀咕了几句,完颜烈放下手中的朱批,“噢?太后亲自将春杏杖毙了?没看错?确定她死了么?”

    “回皇上的话,已经死了,断了气。”

    “那就好!呵呵,没想到这丫头倒是个烈性子,居然告到了太后那儿……”

    “皇上,太后娘娘虽然不是您的生母,但是对您一直不错!而且从来不过问宫中的事情。”敬德这话一说,完颜烈笑了,“是的,母后的确不错。”

    春杏的事儿,随着完颜烈的一句话,被人们抛在了脑后,没有人会记得长秋宫曾经有这样一个宫女,也没有人会因为太后杖毙宫女,多说任何一句话……

    慕容七七的身份公布于众,出乎意料,没有任何流言蜚语,也没有任何对她不利的消息,舆论反而更多是针对李秋水的劣行。一时间,十五年前的雁荡山一战,再次被翻炒出来,更多人开始探索雁荡山凤邪战败这里面的深层原因。当然,这一切都得力于背后的始作俑者——凤苍。

    听松楼里,慕容七七懒洋洋地靠在凤苍怀里,找了个舒服地姿势躺着,慵懒如猫一样。

    虽然之前经历了那些纠结的痛苦,可在知道凤苍的真实身份之后,慕容七七有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心情一下豁然开朗,外加从赌坊赚了个金银满钵,她心情自然好,嘴里一直哼着小曲儿。

    相比慕容七七,凤苍心里却在担心一件事情,就是完颜烈把长秋宫赐给慕容七七背后的目的。特别是在大殿,龙泽景天和完颜洪看慕容七七的眼神,那样红果果的占有欲,让他心情相当不爽。真恨不得把这两人的眼睛挖下来!

    “王爷,怎么了?”见凤苍半天不吭声,慕容七七抬头,手捏了捏凤苍的下巴,“你在想什么啊?”

    “卿卿——”凤苍握着慕容七七的手,放在唇边,轻咬着她的手指,“我在担心……”

    “担心?”一听凤苍这样说,慕容七七立刻表情严肃,坐起身看着凤苍,“出什么事情了?”

    慕容七七的紧张模样,让凤苍的心情好了很多,伸手将慕容七七额前的头发撩开,手指抚上了她眉心中的那颗殷红如血的朱砂痣。“卿卿,你这样美,我担心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出来,跟我抢夺你——”

    凤苍的醋吃得这样含蓄,让慕容七七“扑哧”一笑,她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王爷,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说到这儿,慕容七七离开凤苍怀抱,踩在地上,随手拿起一支小鼓,小手轻轻拍打在鼓面上,脚尖点地,跟着鼓点翩翩起舞,扭动着自己的肩膀和腰肢,手指勾向凤苍。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我的眼睛为了你看,我的眉毛为了你画,从来不是为了他。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只有你才是我梦想,只有你才叫我牵挂,我的心里没有他。”

    “自从那日送走你回了家,那一夜,不时我把自己恨自己骂,只怪我当时没有把你留下,对着你把心来挖,让你看上一个明白,我的心里可有他。”

    不同于慕容七七之前唱的那些歌曲,这首歌的节奏感特别强,而她跟着节奏,踩着节拍,扭动腰肢,时时抛给凤苍一个极其魅惑的眼神,让凤苍的心也跟着“噗噗”跳的厉害。

    这个,热情的女子,面容洋溢着月光一般的华彩,眼神里恢复了平时的自信,还含着浓烈的爱。从她嘴里唱出来的这首曲子,激情四射,充满了活力,凤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调子奇怪,却又朗朗上口的曲子。

    最后,慕容七七翻身,跳到凤苍怀里,认真地看着他的眼,“只有你才是我梦想,只有你才叫我牵挂,我的心里没有他。”

    慕容七七这种表白的方式,新颖,奇特,而且歌词那些绵绵情话,如此直白的表达了她内心的感受,让凤苍刚才的那些担心,一扫而光。这小女人啊,真是让人不得不爱!爱上,并且无法自拔!

    “我的心里也只有你,卿卿!”

    去他妈的龙泽景天,去他妈的完颜洪,只要慕容七七心中的人是他,只要慕容七七坚持,他为何要担心那些!好的女人,自然是有人追求,可慕容七七是她的女人,让那些死苍蝇都滚蛋!要是不滚,那就问他的刀让不让!

    因为慕容七七的一首《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让这对年轻人的心贴的更近。看到日夜思念的女子就在面前,眨巴着小鹿一般的眼睛,凤苍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开始活跃起来。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尽快扑倒慕容七七!

    “卿卿——”凤苍吞了吞口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的身份始终是凤苍,始终是南麟王,而你却是凤七七,那我们,怎么继续?”

    凤苍的问题,也是困扰慕容七七心中很久的。虽然他们二人之间的困惑被解开,可是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嫡亲的兄妹啊!如果在一起,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王爷……”慕容七七靠在凤苍怀里,“不如,等父亲母亲的大仇报了之后,我们浪迹天涯,当一对快活自在的比翼鸟吧!”

    慕容七七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她不希望凤苍的身份曝光。万一,三国不肯放过前秦皇室血脉,到时候又是一番干戈和追杀。不如隐退,在江湖中,当一对神仙眷侣,那多好!

    慕容七七说的,也正是凤苍想的。现在,凤苍真的觉得慕容七七就是上苍对他的恩赐了,他心里想的,总是提前被慕容七七说出来了,这样心有灵犀的感觉,真好。

    “卿卿……”看着慕容七七光洁如玉的小脸,和那双勾人心的凤眼,凤苍一阵窘迫,迟疑了许久,才挤出一句,“我今天晚上可以睡在你这里么……抱着卿卿睡觉的感觉真好……那个,你要是介意,我还是回去……”

    一个大男人,略带羞涩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不敢和自己对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前这个妖孽的男人身上,让慕容七七想笑,却更多的是疼爱凤苍。

    慕容七七没说话,让凤苍窘迫的心,更加羞涩。他和慕容七七现在对外是“兄妹”,若兄长宿在妹妹房里,对慕容七七的名誉有影响。虽然他的的确确很想得到慕容七七,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要不,还是等我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凤苍站起来,要离开,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被慕容七七从背后抱住了他。

    “噗噗——”凤苍的心跳得厉害,莫非,莫非……

    “王爷不爱我么?”慕容七七带着幽怨的声音,从凤苍背后传来,清清凉凉,带着淡淡的忧郁,听得凤苍心中一惊,连忙解释,“不是的,卿卿,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听说,男子若真爱一个女子,一定会想方设法和她朝夕相处,片刻不离,也一定会绞尽脑汁让她身心都完全属于自己,使用各种手段,卖萌或者主动献身……王爷现在的表现,让我心里很难过呢!莫非是我对王爷没有太多吸引力,所以王爷才会这样轻易地丢给我这样一个冷漠的背影……”

    慕容七七幽怨的控诉,让凤苍奈何不了这小女人。为何,她总是这样与众不同,明明是应下了他,却要摆出一副小女儿家受了百般委屈的模样,让他疼爱得不行。

    “王爷,你真的爱我么?”等凤苍转过身,慕容七七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都是眼泪是上天赐给女人用来以柔克刚的致命武器,这会儿这武器就被慕容七七用在了凤苍身上。

    “我当然爱你!”凤苍知道怀中的小人儿是在撒娇,是在发嗲,是在利用她作为女人的一切特权,来俘获他。可是,他却偏偏吃她这套,因为她的娇媚,她的嗲音,她的美好,只是为他一人绽放。所以,她甘之如饴,心甘情愿成为她的俘虏。

    “那,爱我就留下来!”

    达到目的,慕容七七垫脚,在凤苍唇上一吻,待凤苍想回吻她的时候,慕容七七反而退却,离开凤苍怀抱,伸了个懒腰。

    “困困——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要去泡澡了睡觉!”

    踩着猫一样轻盈的步子,慕容七七离开凤苍的视线,让他哭笑不得。

    等慕容七七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上带着花的清香,已经换上睡衣。而凤苍早就躺在床上,撑着头,看着手中的书,一直到慕容七七出现才放下。

    “好困!”没有任何顾虑,慕容七七大大方方躺下,窝进了凤苍怀里。

    昨夜,就是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慕容七七才一夜好眠,没有像平时那般睡得清浅。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慕容七七终于确定肯定,自己是完全信任凤苍的,身体上的信任,是欺骗不了她的,所以她才这样放心地让凤苍留下。

    许是这几天经历了太大的波折,所以一上床,慕容七七亲吻了凤苍的红唇,跟他说了一声“晚安”之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家伙!”看着怀中小女人毫无防备的单纯,如同孩子一般天真,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容,一种叫做幸福的字眼填满了凤苍的心。

    原本,她就是他的新娘啊!现在绕了一个圈,她还是回到了他的怀抱!凤苍真的很想叩谢上苍的恩宠。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虽然他没有健康的体魄,可是,上天待他不薄,给了他完美的爱情,这算不算是一种补偿呢?

    慕容七七不懂凤苍的这么多情绪,她已经进入了梦想。凤苍的怀抱比她想象的更加温暖,更让她迷恋,一头扎进去,就再也离不开,戒不掉。

    真相揭开第二日,完颜烈的甚至就昭告天下,慕容七七是凤邪和完颜明月的女儿,名为凤七七,封为镇国公主,赐长秋宫为镇国公主的居所。

    这诏书一出来,就引得无数人的揣度,聪明的人能敏锐地捕捉到在这圣旨里透露出来的政权更替的信息,而东宫太子妃余诗诗就是其中之一。

    自从余诗诗被禁足,解禁之后,完颜洪再也不让她碰儿子完颜杰,这事儿最后闹到皇上面前才消停,最终完颜杰还是回到了余诗诗怀抱。虽然有皇孙作为依傍,可是完颜烈的这道诏书一出来,让余诗诗敏感的嗅觉查到了一丝异样。

    虽然慕容七七身份曝光的那天,余诗诗并不在现场,可是那些在场的人无不惊艳与慕容七七的美貌,都是她是世间难得的美人,得了完颜明月的真传,集父母的优点于一身,这些话被人传出来,余诗诗也听了一些。

    完颜明月是何等风姿,余诗诗记得很清楚。那女子,一笑一颦,都优雅高贵,外加如花似玉的容貌,温和亲切的性格,都为她赠分很多,不然怎么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身为完颜明月的女儿,慕容七七应该也不差,而且那天完颜洪回东宫后,神情不大对劲,更有皇后宫里的春桃亲自到东宫来,带了皇后的密旨给完颜洪,这让余诗诗察觉到了一丝猫腻的味道。

    如今,皇上诏书颁布天下,慕容七七摇身一变,成了凤七七,而且还是镇国公主,赐给长秋宫,这是何等的荣耀?在北周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位公主能得到这些,更不用说慕容七七并非皇族,还是异姓。这皇上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虽然余诗诗是太子妃,但她并没有宫里的皇后和德妃毒辣,所以一时半刻猜不透这里面的深层含义。直到接到德妃的帖子,邀请她入宫品茶,还有慕容七七的时候,余诗诗才有发现这事情没有想象的那般普通。

    静心殿,是林可心的寝宫,慕容七七不是第一次来这儿。

    虽然凤苍担心慕容七七,想陪她一起过来,可是慕容七七告诉凤苍,她现在是北周国的镇国公主,那些人若要对她不利,她倒是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好好发威,最后逗笑了凤苍,才放她一人进宫。

    “哎呀呀,快来!”

    听说慕容七七已经进宫,林可心一直让人守在静心殿外,等人传来慕容七七快到静心殿的时候,林可心立刻在寝宫门口等着慕容七七,等她刚一出现,林可心就笑着迎上去,亲热地拉着慕容七七的手,仿佛他们是认识多年,感情很深厚似的。

    “在北周国待的还习惯么?我们这边气候不比西岐,冬季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缺什么让人捎信给我说,我让人给你办!”

    林可心的亲热,让慕容七七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宫里混的女人,若没些斤两,是不能挺下来。德妃育有二子,虽然年过四十,可在后宫里还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可见她也是有些手段的。

    “多谢娘娘费心,哥哥都给我准备好了!”慕容七七软软的一句话,将林可心的热情回了过去,林可心脸上笑容一僵,不出一秒时间,立刻又笑颜如花,“看我糊涂的,南麟王最是个细心的人,我竟然忘了这茬子了!”

    等进了静心殿,慕容七七坐下没一会儿,就有人通报,说二皇子和五皇子来了。一听宝贝儿子来了,林可心脸上的笑容不假,慕容七七不知道林可心的笑容,到底是为了完颜毅还是为了完颜康。

    “儿臣见过母妃!”完颜毅和完颜康一前一后,出现在慕容七七面前。

    这哥俩相貌相似,身材相似,只是完颜毅没有完颜康健硕,要清瘦一些,笑容温和,皮肤白净,不似完颜康那般是健康的麦色,而且嘴角始终挂着坏坏的笑脸。

    “毅儿,你来了!”林可心打心眼里喜欢二儿子,虽然都说父母偏爱幼子,可放林可心这儿,她疼爱完颜毅更多。提到这个儿子,林可心就发自肺腑地感到骄傲!

    在林可心心里,完颜毅什么都好!人品好,相貌好,文治武功都好,简直就是个让她骄傲的儿子。唯一的缺憾,那就是她不是皇后,不能给完颜毅太子的身份,这是林可心心中的一块伤疤,所以对完颜毅也更加疼爱。

    “母妃,我也来了,你为何只看见二哥?”完颜康摸了摸鼻子,一脸不满。

    “你呀,你不给本宫惹麻烦就不错了!”

    林可心对两个儿子的态度,慕容七七一目了然。这个母亲,可不是一般的偏心。完颜康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慕容七七可是看得真切,也为完颜康鸣不平。同样是儿子,为何就这样区别对待?

    不过,林可心越是对完颜康这样,慕容七七越是要跟她唱反调,当下就大大方方地上前跟完颜康打招呼,“阿康,你怎么才来啊!你不是说了今天带我逛皇宫的么!结果自己这么晚才来,真是该罚!”

    完颜康何等聪明的人,如何不理解慕容七七这样,是维护自己。当下,完颜康眼一湿。一个是亲生母亲,一个却只是认识不多久的慕容七七,为何母妃就不能像慕容七七这样呢!

    “我这不是等二哥么!我二哥畏寒,所以起的晚了些!”完颜康忍着,把泪逼了回去,又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表妹,你今天可真漂亮!这世上恐怕没有比你更美的女子了!”

    “啧啧,之前某人不是叫我丑八怪的么?”慕容七七仰着头,一脸得意,仿佛在说怎么样,你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

    慕容七七和完颜康友好的互动,不单是林可心惊讶,完颜毅也非常惊讶。他这个弟弟,最是纨绔,简直就是北周皇室里最丢人的皇子,为何慕容七七会和完颜康关系不错?

    等看到慕容七七容貌的时候,完颜毅直接愣在了那儿,心脏也暂时停止了跳动。这世上为何有这样美好的女子?他为什么没早点儿认识她?难道这才是慕容七七的真容么?难怪——

    见完颜毅看中了慕容七七,林可心很是满意。之前她还在想怎么说服完颜毅,为了皇位一定要打动慕容七七的芳心,将她俘获呢!现在完颜毅眼神里那种惊艳,让她这个母妃算是了了一门心愿。

    她好歹是个女人,男人看女人的眼神,那种占有欲,她可是过来人,对这些都清清楚楚。只要完颜毅动心,他主动,那这事儿就好办了!

    “毅儿,还不见过你表妹!”林可心故意没有提慕容七七镇国公主的身份,只是一个“表妹”,想把两人的关系拉得更近。

    “表妹!”完颜毅的礼仪非常标准,若除开他达不到底的眼,倒是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你好!”对完颜毅,慕容七七完全没有对完颜康那种亲切。她不喜欢这人,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但如同完颜康说的,他这个哥哥,深沉的很。

    ------题外话------

    ~\(≧▽≦)/~

    谢谢各位亲的呼呼,兔子好感动,好温暖~

    群么~

    爱你们~

    兔子的群号是242182905,欢迎大家来欺负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