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11离开京城

111离开京城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这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那么不真实,让人无法相信。凤邪握着笤帚的手停顿在了,他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听,一定是他太想念完颜明月了,才会听到她的声音。

    想到这儿,凤邪苦笑了一声,继续拿着笤帚扫地。

    “邪哥哥……”

    等凤邪将所有的垃圾都清理干净后,再度听到了完颜明月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凤邪站起身,难道他真的是太想念完颜明月,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出现这样的幻听么?不等凤邪弄明白究竟是哪儿出现了问题,一双手从他背后,环住了他。

    “邪哥哥为什么不理我?”

    一个幽怨的嗓音从凤邪背后传来,感受到背上贴合的那具温润,凤邪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做梦,他真的不是做梦!

    “明月!”凤邪握着完颜明月的手,不住地点头。对!这是她的手,这手是暖和的!这里除了他和完颜明月,就没有别的人了!

    确定肯定抱着自己的人是完颜明月之后,凤邪轻轻地转过身来,在看到完颜明月那双漂亮的眼睛之后,压在凤邪心头那块沉甸甸的石头,终于被放松下来。

    “明……明月……”凤邪的嘴唇轻微地颤抖着,嗓音也因为激动,而变得紧绷,以至于发出来的声音有些沙哑,却难以掩藏他的激动和高兴。“真的是你,明月!我……我不是做梦吧!”

    思念了那么多年的人儿,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凤邪之前压抑的那些情绪,在这一刻瞬间崩塌,两行清泪夺眶而出,顺着他脸颊而下,一直末入胡须中。

    因为激动,凤邪的胡须微微抖动着,那双原本精锐的凤目,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

    “明月……明月……”凤邪抬起手,指尖有些哆嗦。虽然他强忍着让自己镇定一点,可是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凤邪的指尖,触摸着完颜明月的脸颊。没错,有温度,是活生生的完颜明月!

    “邪哥哥!”完颜明月伸手握着凤邪的手,将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没错!是我!邪哥哥,真的是我!”

    因为激动,完颜命运的眼里也含了泪,只是她的泪珠,更多是在眼里打转。她白嫩的脸轻轻地磨蹭着凤邪的手掌,感受着凤邪掌心和指肚上厚厚的茧。“是我!邪哥哥,是我!”

    “明月!”凤邪,眼泪成河。

    他本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人,可眼前这女子是他的爱妻,是这个世界上她最爱的人。原本已经“死”了的人,如今她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凤邪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的垂怜!

    凤邪伸手,将完颜明月搂入怀中,他的手抚摸着完颜明月的发,眼泪全部落入她的乌发里。“真好!你能醒来,真的太好了!”

    除了“真好”,凤邪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他闭着眼,感受着完颜明月的存在,心中除了一份浓浓的感恩,再也没有其他情绪了。

    这对“久别重逢”的夫妻,就这样相拥站了一个时辰,最后还是完颜明月喊“脚痛”,凤邪才清醒过来。

    “怎么了,明月?我看看!”凤邪紧张地将完颜明月扶到暖玉床上,要脱了她的鞋为她检查。

    “我没事!”完颜明月拉着凤邪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就是很久没有看到邪哥哥了,好激动!”

    看着完颜明月那张丝毫没有任何岁月痕迹的脸,凤邪苦笑一声。“我的明月还是这样年轻美貌,可是你的邪哥哥,却已经老了……”

    凤邪的声音中,带着丝丝苍老,让人听了,心中会莫名地升起一股悲凉来。

    这些年,他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为了查明真相,他以游僧的身份生活。原本乌黑的发,被剃了精光,头顶正中,还烙上了九个佛门香疤。

    自从找到完颜明月之后,凤邪一门心思都扑在爱妻身上,并没有时间去打理头发。现在,他原本光光的头上,长出了一层浅浅的黑色头发,以前被染白的眉毛,如今也变成了黑色。

    依旧是笔挺的鼻梁,刀削的脸,狭长的凤眼,染血的唇。只是,在凤邪的下巴到胸口处,有一大片烧伤的痕迹,那些狰狞的疤痕平铺在他的皮肤上,仿佛在告诉完颜明月,凤邪曾经经过的那些事情。

    “邪哥哥,你没有老,只是变得成熟了!”

    完颜明月的指尖轻轻地触摸在凤邪的疤痕上,眼里满是心疼。“一定很疼吧,对不对?到底是谁这么狠心,伤了你?!是不是我哥哥?”

    凤邪没有回答完颜明月的话,而是安静地看着她,这张脸,怎么看都看不厌。之前安静祥和,现在灵巧生动,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今生还能这样和完颜明月对话。

    凤邪的沉默,让完颜明月心中一阵忧伤。

    以前她只是沉睡,大脑却并没有停止运作,所以完颜烈每次来的那些话,完颜明月都听得清清楚楚。一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对自己有那样的情感,并且用这样的情感伤害了她和她爱的人,完颜明月心中就非常难过。

    “邪哥哥,没事儿了,我醒过来了!我们不会再分开,也不会有人能把我们分开!就算是亲哥哥也不能!”完颜明月靠在凤邪胸口。

    “明月……”凤邪握着完颜明月柔软的小手,心中感慨万千。

    或许在这之前他是恨完颜烈的,可是现在完颜明月醒了,他心中那么多年的缺憾被她温柔的嗓音填补,现在的凤邪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也不再去记恨完颜烈。他只想,这样握着完颜明月的手,一直到老。

    完颜明月苏醒的事情,没多久慕容七七就知道了。

    快要见到慕容七七的时候,完颜明月有些激动,她握着凤邪的手,非常紧张。“邪哥哥,我们的女儿真的还活着么?我都不敢相信!我以为我们的孩子死了……”

    “七七很好!你放心!她和你长得一样漂亮!”

    见完颜明月这个当娘的要见到女儿,这么激动这么紧张,凤邪连忙温柔地安慰她,“她很乖很懂事,就像当年的你一样!聪明,美丽——”

    “邪哥哥,我有些紧张!这么多年,我这个当娘的都不在她身边,她肯定对我没有任何印象,你说,七七她会认我么?”

    完颜明月的话,让凤邪心中对慕容七七更多了一份内疚。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着,更没有尽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就算父女相认之后,他也是一心放在完颜明月身上,根本就没有抽时间来陪陪他们的女儿,就连她喜欢什么,他这个当父亲的都不知道。

    见凤邪不说话,完颜明月更是难过,“我们的七七是怎么长大的?有没有人照顾她?冬天有没有人为她加衣,夏天有没有人为她扇风?我记得你曾经在我耳边说,七七也受了很多苦,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自从完颜明月和凤邪的第一个儿子早夭后,连着九年,完颜明月的肚子再也没鼓起来过。慕容七七是她二十五岁怀上的,当时太医说她有了身孕,完颜明月不知道有多么高兴,这可是她和凤邪盼了很多年的宝贝啊!

    当时,完颜明月为肚子里的小宝宝准备了很多衣服,若不是有雁荡山的事情,慕容七七一定会在他们身边长大,被完颜明月和凤邪当做宝贝捧在手心里,小心呵护……

    “明月,七七很好!真的!我们的女儿,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坚强还要乐观豁达!别忘了,她是你和我的女儿啊!”凤邪连胜安慰,让完颜明月放宽心。

    正在这时,慕容七七和凤苍来到了地宫。

    当看到眼前的完颜明月的时候,慕容七七愣住了那里。原先,完颜明月躺着,慕容七七觉得她和这个母亲只有七分相似。如今,完颜明月苏醒过来,整个人就这么站在她面前,慕容七七这时才发现,除了那双眼睛长得像凤邪,她像完颜明月的地方更多。

    “七七……”完颜明月一步一步走进慕容七七,是的,这是她和凤邪的女儿!不说别的,但看她的五官,就知道她是他们的孩子!“七七,我是娘啊!”

    完颜明月站在慕容七七面前,上下仔细地打量着慕容七七,和凤邪说的一样,慕容七七跟她少女时候非常相似,几乎一模一样,这就是她的女儿!完颜明月激动的不行。

    “娘——”慕容七七没有体会过父母的爱,这会儿看到面前的完颜明月热泪盈眶地看着她,她内心深处那块冰封的地方,渐渐融化。“娘!”

    “七七!”虽然完颜明月非常期待能从慕容七七口中听到“娘”这个称呼,可她心中还是有些胆怯。毕竟,慕容七七并没有和她相处过,她一天都没有照顾过自己的这个女儿。

    完颜明月原本已经做好了慕容七七不肯叫她的准备,还想耐心地等,去弥补慕容七七失去的母爱,没想到她竟然这样直接的一声“娘”叫出了口。

    “娘!”

    “七七!”完颜明月眼泪“刷”地滚落出来,即便刚才面对凤邪,完颜明月的情绪也没有这样激动过。这会儿,慕容七七将她内心所有的情感都打开,所有的情绪如滔滔的洪水,倾泻了出来。

    屋里,完颜明月搂着慕容七七,一口一个“我的宝贝”,母女相认,整个场面异常感人。

    过了好一会儿,完颜明月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你都长这么大了!真好!”完颜明月将慕容七七的发拢在脑后,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母爱。

    当初,李秋水冒充慕容七七的母亲,在她出嫁前来见她,那天晚上,就算李秋水伪装的再好,她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李秋水的眼里没有这样慈爱的目光,这种血脉延续的亲情和关爱,是旁人永远都无法代替的。

    慕容七七心中有些激动,她有了父亲,还有了母亲,这是前世她只能想却办不到的事情。母女俩聊了好一会儿,直接忽略了旁边的凤邪和凤苍。

    只等好久,完颜明月才注意到一旁的凤苍。凤苍和慕容七七的事情,完颜明月已经从凤邪那儿知道了。对凤苍这个女婿,她很满意。“苍儿,你长大了——”

    “娘!”凤苍恭恭敬敬地上前行礼,对一手将自己养大的完颜明月,凤苍非常尊敬。现在完颜明月能醒过来,凤苍虽然表面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表露出来,可是内心的激动和高兴,却是言语难以形容的。

    “呵呵,我还以为苍儿要叫我一声岳母呢!”

    平复了心情,完颜明月开起了凤苍的玩笑。她都这样说了,凤苍当即撩开衣摆跪下,对着完颜明月磕了三个响头,“岳母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扑哧——”凤苍的行为,逗得完颜明月一笑,她不过是玩笑话,凤苍倒这般认真,看来他是真心待自己的女儿的。

    “苍儿,起来吧!”完颜明月亲自上前扶起了凤苍,“把七七交给你,我放心!不过你可要好好对我的女儿哟!不许欺负她!”

    “我哪儿敢,平时都是她欺负我呢!”

    难得凤苍幽默,慕容七七红着脸,轻捶了一下凤苍。看到这对小儿女感情这般好,完颜明月非常欣慰。和凤邪相视一笑。

    完颜明月能苏醒,对凤苍和慕容七七来说,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只是,完颜明月不能一直住在地宫里,难保完颜烈什么时候兴起就到地宫来。

    以前完颜明月在沉睡中,需要暖玉床来维持她身体的平衡,可是现在她苏醒过来,不需要暖玉床,自然不用留在地宫。

    四人商量了好一会儿,最后凤邪决定和完颜明月一起离开京城,去别的地方。他们不想再为了过去的仇恨纠结下去,更不想找完颜烈报仇雪恨,为他这样无关紧要的人浪费现在宝贵的相聚。

    用凤邪的话来说,“我要和明月一起,把我们丢失的十六年都补回来!”

    “爹、娘,你们真的不想报仇了么?是完颜烈让你们分离了这么多年,你们真的,放下了么?”

    慕容七七的问题,让凤邪和完颜明月安静了下来。

    凤邪握着爱妻的手,痴痴地看着她,过了好久,才点点头。

    “我放下了!虽然他伤害了我,让我和你娘,和你分开。可是,我能跟你娘再次相聚,也是多亏了他。生活在仇恨中的滋味我懂,很难受,也是一种煎熬。以前的十六年我每天度日如年,我不想今后也生活在仇恨中。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明月,你说呢!”

    “邪哥哥,我听你的!”完颜明月靠在凤邪的胸口,一脸幸福,“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对于凤邪和完颜明月的选择,凤苍和慕容七七双手支持。他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终于能重逢,对这对情侣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既然是凤邪和完颜明月决定离开,凤苍和慕容七七就开始着手安排他们的事情。

    只是,这次离开,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完颜明月想在临走之前去看看她的母亲东方蓝,凤邪也答应了陪她一起去,毕竟东方蓝是完颜明月的母亲,自从他们出事儿后,一直为他们担心流泪,就要离开了,不能不去看老母亲。

    当慕容七七带着易容的凤邪和完颜明月来到锦玄宫的时候,青姑已经笑着等在了门口。

    “青姑姑,您怎么在?”慕容七七很惊讶,青姑却上前行礼,“太后早上起来,听见枝头有喜鹊叫,就说今天您肯定会过来,让奴婢在这里等候呢!”

    “喜鹊报喜,果然是好兆头!”慕容七七跟着青姑进去,等到了东方蓝的佛堂,青姑才发现慕容七七身后的两人也跟着进来了。

    “公主,他们是?”

    “姑姑,他们是自己人。姑姑,麻烦您看着外面,行不?我有要紧的事情要跟外婆说!”

    “好!”青姑点头,刚要和完颜明月擦身而过,却在看到完颜明月的那双眼睛之后停顿了下来,“这位姑娘好生面熟……”

    青姑的话,让完颜明月一个没忍住,眼泪掉下来,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完颜明月叫出声来,“青姑,好久不见……”

    “公……公主?!”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再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青姑愣在了那里。

    凤邪和完颜明月还活着的事情,东方蓝已经告诉了她这个心腹,所以在看到那双和完颜明月相似的眼睛,她觉得好眼熟。没想到,这人真的是公主!

    “公主,真的是您!您还活着!这,这……这真是太好了!”

    青姑激动的声音开始颤抖,当下,青姑就跪在完颜明月面前,“青姑见过公主,公主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青姑,快点儿起来!”完颜明月将青姑扶起来,青姑一抹泪,看向完颜明月旁边的男子,“那,您肯定是大将军了!”

    “是我!”凤邪此时也取下了自己的人皮面具。

    “太好了!公主和大将军安然无恙,小姐一定会高兴的!奴婢,奴婢这就去通知小姐!”

    走了两步,青姑突然顿住,“看奴婢的急的,还是你们去看小姐吧!我去把这门!公主,将军,你们请吧!”

    青姑关上门,完颜明月和凤邪在慕容七七的带领下进了里面。

    这里很安静,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东方蓝跪在鎏金的大佛前,左手转动着佛珠,右手敲着木鱼。“咚咚咚——”

    “保佑我的明月,保佑我的凤邪,保佑我的孩子平安!”东方蓝轻声地念着,慕容七七来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她见过多次,反倒是完颜明月和凤邪,见到头发花白的老母还在佛前这样为他们祈求,两人眼里都蒙上了泪。

    完颜明月缓缓地走了过去,在东方蓝身边跪下,看着东方蓝苍老的侧脸,眼泪一直往下掉。

    “七七,你来啦——”听到声音,东方蓝侧过脸,“今天来的倒是早……”

    后面的话没说完,东方蓝愣在了那里。

    “娘——”完颜明月脸上满是泪痕,一声“娘”,将她心里所有的情绪都宣泄了出来。

    “哐——”东方蓝手中的木鱼棒和佛珠掉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月,真的是你?真的是我的明月?”

    “娘……”完颜明月再也没忍住,扑进了东方蓝的怀里。

    此时,完颜明月声音哽咽,说不出多余的话来,只能一声一声地喊着“娘”,仿佛要将这十多年的委屈,透过这一声“娘”,全部喊出来似的。

    “明月!”

    东方蓝的手哆哆嗦嗦地,抚摸着完颜明月的头发。是的,是她的明月!这身子是温润的,明月还活着!她终于等到她的女儿了!

    屋里,因为这对母女相认,而弥漫上了一层幸福的哀伤气氛。凤邪来到东方蓝面前,跪下磕头,也叫了一声“娘!”

    “凤邪!太好了!你们都活着,真是太好了!”东方蓝泪眼婆娑,连连抹泪,“太好了!”

    完颜明月和凤邪一左一右,要搀扶东方蓝起来,却被东方蓝拒绝了。她恭敬地跪在佛像前,双手扶地,重重地磕了头,“多谢佛祖!多谢佛祖让我们一家团圆!多谢佛祖!”

    直到磕了三个头后,东方蓝在站起来,她左手拉着完颜明月,右手拉着凤邪,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激动地连连点头。“好好!好!”

    母女团聚,是东方蓝做梦都想有的事情,原本以为这是一种奢望,没想到最终美梦变成了现实,让东方蓝如何不激动。

    一家团圆,东方蓝脸上的泪,渐渐地被笑容取代。她拉着完颜明月不肯放手,母女有太多的话要说,两人一直聊到傍晚,东方蓝还觉得意犹未尽。

    当听说这些年,完颜明月一直沉睡不醒,就在长秋宫地下的时候,东方蓝气得不行。原来这么多年,女儿就在身边,她这个当娘的却完全不知情,以至于和完颜明月分开了整整十六年,让她如何不恨!

    “这么说,都是完颜烈搞的鬼!他害得我们骨肉分离,都是他做的?!”

    提到完颜烈,东方蓝就恨得牙齿咯咯作响。

    他倒是伪装的很好,一直都以孝顺儿子的形象出现,没想到完颜烈才是隐藏最深的人,居然早就包藏祸心,还装作没事人一样!真是太可恶了!

    “娘,您别生气,免得气坏了身子。哥哥的确做的很过分,可是我和邪哥哥已经决定,不追究过去的事情了。我们错过了太多,和失去了太多。如今,能相守到老,就是我和邪哥哥现在最大的心愿。”

    完颜明月的话,东方蓝能理解,他们能放下,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知道完颜明月和凤邪决定离开,东方蓝心中很是不舍。只是他们留在京城,万一出了什么变故,岂不是更麻烦了?这对人儿已经够苦了!不能再经受别的事情了!

    即便东方蓝不想和女儿女婿分开,可关系到完颜明月和凤邪的安危,她不能自私,不能用母爱困住他们。“好!你们早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避避风头,完颜烈发现你不在,肯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我支持你们离开!”

    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东方蓝强忍着对女儿的思念,催促他们赶紧戴上人皮面具,早点儿离开。只要知道他们活着,知道他们平安,哪怕不能相见,也是好的!

    “记得经常给我写信,报个平安!明月,你要好好吃饭,把身子养好!凤邪,你要照顾好明月,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临行前,东方蓝握着完颜明月的手,叮嘱再三,一直送他们到宫门口,知道他们的身影消失,东方蓝才在青姑的搀扶下,回了锦玄宫。

    当天,慕容七七带着易容的完颜明月和凤邪去了南麟王府,随后凤苍准备了马车,和慕容七七一起,亲自护送二人离开。

    “爹娘,你们可以先去南四州,那边有我的人,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慕容七七再次为完颜明月把脉,开了一些药方,连同饮食的营养搭配,都详细地写了下来,让凤邪收好,并且将自己的信物给了完颜明月,方便他们和魔域的人联系。

    “好!好!”知道自己的女儿这样有出息,完颜明月非常吃惊,但惊讶之余,又是非常欣喜。这样的慕容七七,让完颜明月对女儿的担忧,又放下了一些,看来,她是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苍儿,你爹跟我说了你的事情,解毒这可是大事啊!蛊毒折磨了你这么多年,等我和你爹走了,你们也没有什么顾忌和牵挂,该做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吧!”

    “虽然我们放过了完颜烈,但他对不起你,你该怎么做,绝对不能手软!只是……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七七,你们以后还会有孩子,所以这事儿一定要仔细谋划好。要么不动手,要动,就要给对方致命一击,不能留下隐患。我不想看到我和你爹的悲剧在你们身上重演,苍儿,你懂娘的意思么?”

    “娘,我知道!”凤苍点点头,“您和爹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卿卿,也会治好自己的病!”

    送走了凤邪和完颜明月,慕容七七靠在凤苍怀里。此时,已经接近晚上,风有些凉,凤苍揽着慕容七七的腰肢,轻轻地嗅着她的发香。

    今天,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完颜明月安然无恙,能和凤邪继续幸福下去,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而完颜明月最后的那句叮嘱,也是凤苍和慕容七七最近要考虑的。

    京城的民宅里,夏雪把关于白忆月和苏眉的资料放在弥沙面前,只有薄薄的几张纸,却查了好几天。

    “为什么只有这么点儿?”弥沙眉头微皱,对夏雪的表现很不满意。

    见弥沙生气,夏雪连忙跪下,“回公子,北周国没有我们的势力,魔域和佛生门的人都不买账,其他势力有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所以查找资料比较麻烦。”

    夏雪的解释,让弥沙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不再训斥夏雪,弥沙开始研究资料。

    从夏雪找的资料上来看,白忆月是世家小姐,出生就含着金汤匙,而且高雅大方,待人也和蔼可亲,良好的出身,优雅的举止,一切的一切,都是非常完美……只是,伊莲你会转世在白忆月身上么?

    弥沙的眼,一直盯着纸上白忆月的画像,他想把这画像上的脸,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起来。

    “莲生,你是我哥哥!我们不能这样!快放开我!”

    “伊莲,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爱你,我爱你啊!当年义父带你回来,义母把洗干净的你抱出来的时候,你就像个小小的天使一样!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你了!”

    “莲生,你说什么呢!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

    “可是我并没有当你是我的妹妹!伊莲,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啪——”

    “伊莲,你打我!”

    “是的!我想让你清醒一下!义父尸骨未寒,你不跟我一起去寻找杀害义父的凶手,却在这里跟我说什么爱情。莲生,你到底怎么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查明真相,为义父报仇啊!”

    “报仇?哈哈哈!伊莲,你知道义父是谁杀的么?是我啊——”

    “你说什么?!”

    “那个死老头明知道我喜欢你,可他不但不帮我,反而劝说我离开你,还编出什么你是我亲妹妹的谎言来骗我。你说,他是不是该死么?”

    “莲生,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没错!我是疯了!我为你而疯,为你而痴!这些年,我对你的心,难道你不知道么!我为你做的那么多事情,难道你都看不到么!伊莲,我爱你!”

    “滚开!你这个恶魔!你竟然杀了义父!义父将我们养大,待我们像亲生儿女一样,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要杀了你为义父报仇!”

    “咔——”“伊莲,你现在还能动么?枪在我手里,你的武器不在身边,你拿什么和我斗?”

    “你在我水里下药?莲生,你变了,你变得好可怕,变得我都认不出你来了!有种你今天就杀了我!否则,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会追杀你一天!我要让你永无宁日!你也别想得到我!”

    “伊莲,你别逼我!”

    “恶魔,你去下地狱吧!”

    “啪——”

    “伊莲——”弥沙猛地睁开眼,额头上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伊莲……

    “公子,您怎么了?”夏雪见弥沙这样,连忙倒了水递到他面前,又拿了干净的手帕。夏雪刚想要为弥沙擦汗,却被弥沙抬手拦住,“我自己来!夏雪,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特别是女人!”

    弥沙的这话,说的极其严厉,夏雪冰冷的脸,因为他的话而出现了些许波澜。

    “是,公子我错了……”弥沙没有注意到,他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夏雪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此时弥沙的心里,想着的只有一个伊莲。

    伊莲,你一定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吧!伊莲,你在哪儿呢?你会原谅我么?之前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伊莲,求求你,一定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补偿你,让我好好爱你,可以么?

    弥沙轻轻地擦着脸上的汗珠,刚才,他脑子里浮现出了前生的最后那个画面,那个他深爱,最后却又死在他手里的女人现在在哪儿呢?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就在冲动地杀了伊莲之后,他也饮弹自杀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那样对待养他的义父,那样对待他爱的女子,他死后,灵魂一定在地狱里煎熬。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重生在了蓬莱岛,这个叫做弥沙的美少年身上。

    大约,是上天眷顾,怜惜他的痴情,才给了他重活的机会。可是,上天又因为他作的恶惩罚了他,所以让他这辈子永远都站不起来。

    伊莲,我来到了这里,你,应该也来了吧……

    翻看着白忆月的资料,弥沙有些心不在焉。一想到最后,伊莲叫他“恶魔”,他的胸口就抽搐得疼。他不是恶魔,他只是卑微地爱着她,想和她厮守到老而已。

    弥沙的指尖,轻轻地触摸着白忆月的画像。

    柳叶眉,杏仁眼,白忆月是一个传统的美人,恬淡素雅。这张脸,和他记忆中的人儿完全不同。如果她是伊莲,那该多好啊!

    等他找到伊莲,站在伊莲面前,她一定也认不出自己吧!

    换上了这张天真无邪的脸,变成了正太型的美少年,他开始还真是不习惯。不过弥沙相信,如果伊莲真的在,一定会认出他来。因为,他是和她一起长大的莲生啊!她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夏雪,找个机会,把白忆月带出来——”弥沙的指尖敲打在轮椅的手柄上,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了。

    ------题外话------

    解释一下千千小说的审核。

    我们更新的文,每一章节,都要经过编辑的审核,通过之后才能发布。一般审核编辑会在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12点准时下班。超过12点,编辑休息,没人审核,就要等到早上审核之后才能通过。

    兔子白天事情多的话,晚上12点以前就写不出那么多字,就会挪到白天更新。如果需要延迟更新,兔子会在“读者评论”这个位置发通知,并且写上更新的时间。

    一般是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要是有特殊情况,麻烦大家等文的时候,看一下这里有没有通知。

    或者亲也可以加兔子的群,兔子都会提前在群里发通知。群号是242182905,敲门砖是文中任意一个人物名。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