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12素月的新婚夜

112素月的新婚夜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根据资料上所写,白忆月自从参加四国争霸赛之后,一直呆在燕京城。即便后来西岐国的选手回了西梁城,她还一直留在燕京。

    白家在燕京城也有商铺,白忆月似乎要查看这边的生意,所以现在现在还在燕京城。

    “是,公子。”看到这样的弥沙,夏雪心中一痛。公子,你眼里心里只有伊莲,是否能偶尔转身,看看你背后的我……

    自从送走了凤邪和完颜明月,慕容七七轻松了很多。爹娘去追求他们的幸福了,她和凤苍什么时候能这样自由自在呢?

    明月晟这几天倒是经常往南麟王府里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敞开心扉,坦白了自己对慕容七七的爱慕,并且表明不会介入凤苍和慕容七七的感情,所以凤苍对他的来访并不拒绝,还会邀请他到听松楼里作客。一来二往,他倒是在这儿认识了几个不错的朋友。

    “明月,蛊真的有那么可怕么?看来这次地上的金子我也不敢随便捡了,万一是金丝蛊,以后缠上我了怎么办!天啦!太可怕了!还好我在北周!”

    听松楼里,在听明月晟说金丝蛊的事情后,完颜康叫嚷了起来。

    “之前你邀请我去南凤国,我看就算了吧!我不去!万一回来身上跟了一只蛊,那我就离死期不远了!我还没娶媳妇,还没生儿子呢!”

    说这话的时候,完颜康瞅了苏眉一眼,苏眉脸一红,轻哼一声,撇开脸,看向别处。

    “蛊其实没那么可怕!对戕族人来说,蛊是他们的朋友,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一般情况下,戕族人是不会对人下蛊的。”见完颜康这样说,明月晟笑了起来,下巴正中凹下去一道浅浅的坑。

    “还不可怕!你不是说,戕族的女人担心男人不回家,就在他们身上下相思蛊么!那可是她们的相公,能下得了手?”

    想到那种虫子在身体里爬来爬去的感觉,完颜康摸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连连摆头,“反正我不会去南凤国,打死我都不会过去!”

    “呵呵……”明月晟缓缓一笑,“戕族女人重情,在戕族,一般都是一夫一妻制。最早的蛊,也是为了维护一夫一妻而产生的。只要相公对娘子好,女人是不会下蛊的!”

    就像他的母后,苗楚云,也是个重情的女子。否则以她的手段,又怎么会烧死在冷宫里呢……

    “听到没!”苏眉瞪了完颜康一眼,“男人不出轨,女人是不会狠下心来对付自己相公的!”

    苏眉的意思是在告诫完颜康,万一他有什么二心,难保她会向戕族的女人学习。

    “我怎么会呢!小眉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完颜康讨好地来到苏眉旁边,用胳膊肘捅了捅她,“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比起苏眉和完颜康的打打闹闹,素月显得格外安静。她听着明月晟讲南凤国的风土人情,身边摆放着绣线盒,正一针一线地缝制着衣服。

    纳兰信坐在另外一边,离素月不远不近。慕容七七每次带素月回来,都会遇到纳兰信。

    有好几次,纳兰信都想找机会和素月说话,可是她脸上始终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让纳兰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纳兰信知道,因为跟踪素月的事儿,他算是彻底把她搞得罪了。平日看苏眉和素月,总觉得苏眉脾气火爆,不好惹,没想到素月才是真正倔强的那个。仅仅因为跟踪的事情,她已经很久都没理会他了,看素月的意思,是打算一辈子都不理他了,这个该怎么办才好呢!

    纳兰信的表情被完颜康尽收眼底,私下里,他跟苏眉讨论过素月和纳兰信的事儿,两人都觉得他们这样僵持着不太好,而且两人一致认为其实沉稳的素月配上“老奸巨猾”的纳兰信,倒真正是一对。

    完颜康心里盘算着,好歹素月也是苏眉的姐妹,要是给他们牵了红线,一,也算功德一件,二么,说不定还能促进他和苏眉的感情。

    此刻,见纳兰信这般苦闷,嘴角的笑容也非常牵强,完颜康给苏眉使了个颜色,两人假装“打闹”,苏眉“撞”在素月身上。

    “哎呀!”一个没留神,绣花针扎进了素月的手指里。

    “对不起!对不起!素月,你没事吧!”苏眉连忙看向素月,在看到她指尖上的血点没一会儿就变成血珠之后,苏眉惊讶地“尖叫”了起来,“哎呀,流了好多血啊!素月,你不要紧吧!”

    素月正打算摇头说没事儿,一个身影冲了过来,把苏眉直接从素月身边挤开,只见那人快速抓起素月的小手,仔细检查,“哪儿?哪儿受伤了,我看看!”

    不等素月明白过来,指尖已经传来一阵温润,再一看,纳兰信正低着头,把她冒血的指尖含在嘴里。

    “唰!”一股血冲到素月的头上,她的大脑“嗡嗡”作响,脸也烧得滚烫。

    “止血了,没事儿——”等纳兰信抬起头,素月扬手给了他一耳光,“流氓!”素月丢下手中的衣服,含泪冲了出去。

    这一巴掌打得纳兰信顿时晕了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明白,男女授受不亲,素月比不得苏眉泼辣,自然是矜持的。现在他当着众人摸了她的手,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吮吸了她的指尖,的的确确是有点儿“流氓”了。

    “呆子,还不去追!”完颜康见纳兰信傻站在那儿,上前推了他一把,“快去啊!”

    被完颜康这么提醒,纳兰信脑子猛地清醒了过来,立刻撩了衣摆,追了出去。

    素月走在王府里,想到刚才的事情,真是又羞又气。这个混蛋!竟然当众舔她的手指!这不是要败坏她的名声么!看着纳兰信平时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他人品这么差!

    此时,纳兰信在素月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之前表现出一副喜欢她的样子,实为跟踪她来调查小姐的事情,现在又假装担心她手上的伤,却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这个混蛋,真真该死!

    “素月姑娘!素月姑娘!”

    素月正在心里狠狠地骂纳兰信,就听到了他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等纳兰信站在她面前,素月立刻冷下了脸,“你来做什么?!”

    “素月姑娘,刚才是我不对,我太心急……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别的想法,我……是关心你!”

    看到素月横眉冷眼,纳兰信知道她肯定是误会自己了,连忙解释给素月听。可是他越紧张,越结巴,越着急,越结巴的厉害。话说到了最后,居然磕磕巴巴起来。

    “关心?我不需要你的关心!要不起!”虽然纳兰信的模样很好笑,可素月根本就笑不出来。要不是因为纳兰信的身份特殊,是凤苍的亲信,他今天这样轻薄她,她肯定会杀了他。

    从素月的眼里,纳兰信看到了寒意,还有委屈。这小女人表情倔强,明显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若是苏眉,恐怕早就跟人打起来了吧!

    “那个……”素月不说话,纳兰信也不知道该如何哄女孩子欢心,“那个”了半天,纳兰信终于鼓起勇气开了口,“我会对你负责的!”

    “扑哧——”跟来的人在听到纳兰信的话后,忍不住笑出声儿来。而这笑声,让素月更是难为情。

    “谁要你负责了!谁稀罕你负责了!”素月眼一热,眼泪差点儿掉下来。纳兰信把她当做什么了?以为她自己是嫁不出去,现在找机会硬塞给他么?她才不需要他这样假惺惺的呢!

    不得不说,少女的心是敏感而又脆弱的,平时挺理智的素月,在遇到感情问题的时候,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一样。和她比起来,纳兰信也没好哪儿去。

    在看到素月圆溜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却强忍着不让自己掉泪的时候,纳兰信心疼得不行,一个跨步上前,将素月揽入怀中。

    “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跟着疼!”

    纳兰信不会甜言蜜语,可偏巧他将自己内心的感受表达出来的那些话,在素月耳朵里就成了油嘴滑舌哄人的“情话”了。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素月挣扎着。

    刚才是被这男人当中舔了手指,这会儿又被他紧紧地抱着。纳兰信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想让王府的人都看到这一幕,想让她嫁不出去么!

    “放开!”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失去理智。素月拿着自己粉嫩的两只小拳,使劲地砸着纳兰信的胸口,下手很重,拳头落在纳兰信身上“砰砰”作响。

    知道自己惹恼了素月,可是纳兰信不打算放手。仿佛一放手,她就会和之前一样,远远地躲着自己,不再靠近。纳兰信不喜欢那种滋味,那种被素月疏离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

    “就不放!”纳兰信表现的比素月更为倔强,顶着红肿的左脸,纳兰信双臂箍得更紧,将素月牢牢地锁在怀里。像坚固的锁链一样,将她囚禁了起来。“我这辈子都不放!”

    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抱着,素月的小脸涨得通红,外加挣脱不了,又听了纳兰信那些蜜死人的情话,素月更是难过,一个没忍住,眼泪就“吧嗒”掉下来了。

    “你,你欺负我!”

    这一声,愤怒中带着一丝颤音,像娇羞又贞洁的女儿心一样,听得纳兰信心脏“砰砰”直跳。

    “我没有欺负你!”素月的眼泪,让纳兰信彻底慌了神,连忙松手,扯了袖子给她擦泪。“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欺负你!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欺负你呢!”

    纳兰信的话,让素月哭得更厉害。

    之前他表现出一副对他有兴趣的模样,让她也渐渐动了心,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跟踪她,查慕容七七的事情。那种被人利用的感觉,让素月心中很难过,特别是感情上被利用,更让她心里有了一个心结。

    现在纳兰信说喜欢她,让素月害怕,觉得这没准儿又是一个陷阱,让她无法相信他。

    素月哭得像个泪娃娃,把之前的各种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纳兰信手忙脚乱,不住为素月擦泪,没一会儿,他的袖口上都是素月的斑斑泪痕。

    素月的哭声,将王府众人都引了过来,素月平时待人很好,所以在王府的人气很高,现在见素月流泪,大家都认为是纳兰信欺负了她,很多人开始对着纳兰信指指点点,三五成群地开始议论起来。

    “别哭了!我求求你了!”

    纳兰信头次成了王府的焦点,让他有些适应不了,更何况那些人的眼神里带着控诉,好像明摆着是他欺负人家大姑娘,让纳兰信脸上有些挂不住。

    “我求你了!要不,你打我吧!你要是生气,你打我!”

    纳兰信拿起素月的手,在自己脸上“啪”着,没碰两下,素月脸一红,把手抽了回去。

    “别哭了啊!再哭,大家会把我生剥了的!”

    见素月不再掉泪珠,纳兰信松了口气。刚才着急,他额上急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因为紧张,纳兰信的脸也变得红红的,左脸还顶着素月给了那一耳光,清楚明白,正好五个手掌印。现在看上去,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纳兰信的狼狈样,让素月想笑,可是想到前面的事情,她又沉下了脸。“你走吧!咱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以后你见我躲着点儿,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素月不哭了,这原本是件高兴的事情,可是她之后的话,却把纳兰信直接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给了他一个透心凉。

    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吻了她的指尖,包了她,还跟她表明了自己的心迹,她居然一句没发生过,就想把这些事儿都抹杀掉?怎么能这样!

    纳兰信第一次沉了脸,他紧盯着素月的脸,咬了咬牙,一把抓住素月的手,冲向听松楼。

    “纳兰信,你干什么啊!”素月想把手挣脱出来,可纳兰信力气大的很,平时看着他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他倒是个练家子。“放手!”

    纳兰信丝毫不去听素月的话,直接将她拽到了听松楼里。

    屋里,慕容七七、凤苍和明月晟正在聊天,只听得“砰——”的一声,门被推开,随后纳兰信拉着素月,风风火火地来到了慕容七七和凤苍面前。

    纳兰信一手撩袍,跪在凤苍和慕容七七面前,一手使劲一拽,逼得素月和他一起跪下。

    “你们……”

    看到这场景,慕容七七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貌似,有好戏了哟!

    “纳兰,你们这是做什么?”

    “王妃,我喜欢素月,请您将她许配给我!”

    纳兰信一开口,就把素月给炸晕了。他,他简直就是个疯子!竟然带着她冲到慕容七七面前求婚,哪儿有这样的人!

    虽然这样想,可素月心里更多是有一只小兔子在到处乱蹦。

    素月没吱声,纳兰信舒服了点儿,他真的怕,怕她这时候提出反对意见说不干,那就好像他是个强抢民女的人了!

    “好!”慕容七七当场点头,直到听到慕容七七的声音,素月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做什么?她居然没有反对!

    “小姐——”素月脸色一怔。

    “哎呀,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说怎么心情这么好呢!原来是纳兰要迎娶素月啊!苍,你说什么日子好呢?我们挑一个好日子,给他们把事儿办了吧!你说好不好?!”

    慕容七七哪儿会允许素月开口拒绝,这段时间纳兰信的憔悴,和他对素月的讨好,慕容七七都看在眼里。她知道,这二人是因为之前跟踪的事情而“结怨”,这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而且她和凤苍都是一家人了,他们在这样闹别扭,可就有些不像话了。

    素月不像苏眉,苏眉是一个感情主动,性格外向的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会努力去争取。素月不同,她会犹豫会彷徨,甚至会后退胆怯,这时候,就需要有人在背后推她一把了!

    有纳兰信这样的人照顾素月,慕容七七很放心。纳兰信是凤苍的左膀右臂,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她可没打算把素月和苏眉永远留在身边,她幸福,也要看着她们幸福才好。所以这会儿慕容七七不介意来个“包办婚姻”,把素月的婚事拍下来。

    凤苍自然是知道慕容七七的想法的,直接回了个“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今天吧!”

    “那真是太好了!”慕容七七站起来,叫来苏眉,一阵吩咐下去,没一会儿素月和纳兰信今天结婚的事儿就传遍了整个王府,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为他们准备婚礼。

    “小,小姐……”一直等慕容七七歇下来,素月才明白过来,小姐这次可是真的把她给“卖”了。“小姐,我不离开你!”

    “傻丫头!我又不赶你走,你着急什么!你嫁给纳兰信,以后和我就是一家人了!”看到素月的模样,也是喜欢纳兰信的,这次不强迫素月上花轿,这一对儿还不知道会相互“折磨”到什么时候。

    “小姐……”素月脸一红,还想说什么,被慕容七七直接拉到楼上,要为新娘子准备沐浴更衣,梳妆打扮。

    楼下,纳兰信笑得有点儿傻。他没想到,结婚这事儿就这样被慕容七七拍定了!原本还担心素月不肯答应,会僵持在那儿,没想到慕容七七出面,直接搞定,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要当新郎官了!

    “啧啧,都傻了!”完颜康抱着肩,在一旁看着纳兰信,眼里都是羡慕。

    他没看出来,纳兰信竟然是这样厉害的角色!一表白,就抱得佳人归了!他对苏眉死缠烂打那么久,也不见苏眉点头。看来,他找错了方法,应该和纳兰信一样,一开始就去求表哥表嫂的!

    当慕容七七把早就准备好的凤冠霞帔放在素月面前的时候,素月眼睛一热,感动的不行。原来慕容七七早就开始在为她和苏眉准备这些事情,这火红的嫁衣,美丽的凤冠,一看就知道是慕容七七亲手设计的。

    “小姐……”

    “别哭!新娘子可不能哭!”见素月眼泪快要掉下来,慕容七七连忙准备好手帕。“这些我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套是你的,按照你的身形设计的,就是等着今天呢!”

    “小姐,你对素月真好!”因为慕容七七的那句新娘子不能哭,素月硬是忍着没哭。

    “你跟了我这么久,那么照顾我,这些是我应该做的!”慕容七七亲自为素月换上嫁衣,穿上绣着金凤的嫁衣,素月看上去格外漂亮。盘发的事儿慕容七七不会,交给了苏眉,她则动手为素月化妆。

    忙乎了一下午,等天黑的时候,王府里已经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红色的大灯笼,屋里也燃烧着小孩儿手臂粗细的龙凤烛,整个气氛被渲染了出来。

    除了王府的人,外加完颜康和明月晟,这天就没有别的客人了。不过,仅是这些人,都已经很热闹了。在凤苍和慕容七七的主持下,纳兰信和素月拜了天地,素月被送进了新房,纳兰信则是被拽出来喝酒。

    不知道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完颜康使劲给纳兰信灌酒,用他的话来说,“这小子真是太好命了!”他也恨不得早点儿把苏眉娶过来,可苏眉总是不松口,让完颜康等的有些心焦。

    明月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事情,在亲眼目睹慕容七七的“指婚”,以及这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后,他终于明白慕容七七为何会选择凤苍。

    这男人,简直是把慕容七七宠到了天上,她说如何,他立马就去办,丝毫不会犹豫,也不去怀疑。这点儿,明月晟扪心自问,觉得自己达不到凤苍的标准,难怪他最终会赢了自己……

    “来来来!喝酒!”明月晟喜欢喝酒,觉得酒杯喝着不过瘾,直接让人换了大碗来。“来来来,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王府里,因为素月的婚事而热闹欢腾,直到暮色完全笼罩大地,天空一片藏青色,明月挂上枝头后,纳兰信才被这些人放了,摇摇晃晃地去了新房。

    屋里,红烛摇曳,素月顶着喜帕有些紧张。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某一天会结婚,今天这事儿来的太突然了,突然的她一点儿心里准备都没有。

    直到现在,素月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切都来的太快,快得让她措手不及。素月很紧张,双手绞着手中的手帕,心“噗噗”地跳得厉害。白天纳兰信说的那些话,一直回想在素月的耳边,让她心里甜丝丝的。

    小姐说,纳兰信是个值得信任的,素月相信慕容七七的话。

    等了好一会儿,素月终于听到了纳兰信的脚步声。之前苏眉在这儿陪她,告诉她前厅的人都在灌纳兰信的酒,素月还以为纳兰信一定会酒气熏天地回来,没想到这会儿听着他的脚步声丝毫不减凌乱,反而非常沉稳。

    纳兰信走进屋,轻轻地关上门,一步步走向素月。

    红烛的光,均匀地洒在素月身上,点点红光,为她镀上了一层迷幻的光彩,看上去越发迷人。

    “素月——”纳兰信轻轻叫了一声,伸手挑开素月的喜帕。

    “素月,你真美——”

    纳兰信的话,让素月原本羞红的脸,更是发烧。纳兰信挑起素月的下巴,和她的目光对视着,“素月,你终于是我的妻了!”

    素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任由纳兰信掌握主导。她羞涩矜持的模样,让人更是爱得不行。纳兰信低下头,正准备吻素月的时候,只听得门外一声“哐当”,随后是完颜康的叫声。

    “小眉儿,你干嘛打我?!”

    “你不害羞,偷听墙角!走!别打扰他们!”

    之后便是完颜康的尖叫,“别,别拧我的耳朵!我好歹是皇子,我要注意形象啊!”

    “形象你个头!”

    完颜康这个意外,打断了纳兰信的好事儿,让他哭笑不得。只等周围都安静下来,他们才真的开始二人世界……

    因为素月结婚,慕容七七和凤苍特地给这对小两口放了一个月的假,凤苍叮嘱纳兰信,让他带素月四处走走,比如度个蜜月,游山玩水啥的。

    不过,凤苍的这个提议被这二人拒绝了。大家都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是凤苍和慕容七七的力量,不能随便离开,两人都留在王府,还是和往常一样,这点儿,倒是让慕容七七和凤苍有些内疚,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

    凤苍和慕容七七开始筹备解蛊的事情,另外一边的白忆月,却收到了来自南麟王府的请帖,帖子上的鎏金大字,署着“凤七七”三个字。

    原来是她!白忆月在看到帖子的内容之后,柳叶眉皱了起来。

    自从知道慕容七七是完颜明月的女儿之后,白忆月再也没理会过她,就算慕容七七身边的素月来过好几次,也被白忆月拒绝在了门外。

    白忆月曾经把慕容七七当做很好的朋友,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慕容七七的母亲,就是害得她生母悲苦了一辈子的“罪魁祸首”——完颜明月。

    没有人能接受自己丈夫心中始终藏着另外一个女人,就算是再大度的妻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心中也会有阴影。她的母亲,爱了她父亲一辈子,可她父亲的心,却始终装着一个他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

    白忆月一出生,就得到了父亲的宠爱,原本她母亲以为这是丈夫回心转意的开始,没想到忆月这个名字,却彻底地出卖了丈夫的内心世界。

    虽然白忆月清楚,这事儿和慕容七七无关,慕容七七是无辜的,可是,她的母亲又何尝不是无辜的呢?

    世人都说白府家大业大,白家老爷却只有一个女人,在这个三妻四妾的年代,这可是极其罕见的事情!天下女人都羡慕不来!可是又有谁知道,身为白府当家主母的母亲,是如何人前强颜欢笑,人后默默垂泪的呢!

    看着手中的请帖,白忆月有些犹豫,她想撕了这帖子,却又狠不下心来。慕容七七是个优秀的女子,白忆月非常清楚。逆境时不卑不亢,顺境时彬彬有礼,一切都那么自然,举手投足都彰显着独特的气质……

    在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不多,优秀并谦和的人却少之又少,慕容七七就是这样的人,让人忍不住想靠近她,想和她交朋友。从白忆月的内心世界来说,她很愿意和慕容七七做朋友,可横跨在她们之间的沟壑却是这样深,让她不敢跨越。

    对完颜明月的女儿伸出友谊之手,是不是就背叛了母亲呢?白忆月的母亲常年抑郁成疾,最后忧愁而死,她死前泪眼婆娑的模样,始终印刻在白忆月的心里。

    一边是弥足珍贵的友谊,一边却是母亲的眼泪,挣扎在其中的白忆月真的很难选择。

    “忆月,很久不见,听说敬亭山的桃花已经开了,我在城南敬亭山等你赏花!不见不散!凤七七。”

    看着请帖上的话,白忆月犹豫了很久。

    这整件事中,慕容七七是最无辜的。她生下来就被李秋水抱走,如今虽然认祖归宗,却父母双亡,原本的恋人反倒变成了哥哥。其实,这慕容七七也是一个可怜人。

    说起来,她这个朋友应该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陪伴在慕容七七身边才是。可是她却因为上一辈的事情,迁怒慕容七七,不但不在这时候不关心她,反而对她不理不睬。想到这儿,白忆月心中一阵内疚。

    这么久,她都只是在意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忽略了慕容七七这个朋友,并一次次将她派来的人拒之门外,将她的友情关在门外,这么做,实在是太自私了。

    再次看了请帖上的时间和地点,白忆月合上了请帖,她决定按照请帖上写的,赴约。

    娘,我真的把七七当做很好朋友,您一直都那么善良那么宽容,我也相信九泉之下的您,一定会支持女儿继续这份友谊吧!

    ------题外话------

    (~o~)~zZ

    困困了

    道一声晚安!

    群么~

    亲,梅雨时节要到了,票再捂在怀里,会发霉的哟!不信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