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28空城计

128空城计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弥沙?!他怎么还没死?!”苏眉听到弥沙的名字,就叫了起来,“这个混蛋真是命大,那样都死不了!小姐,都说猫有九命,你说他是猫妖么?”

    “呵呵——”凤七七笑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将凤苍的情书折好,装进一个小木匣里。这里面都是凤苍写来的信,从第一封开始,凤七七一直都珍藏着,可以说,这盒子现在是她的宝贝。

    对弥沙的出现,凤七七并不觉得意外。这个男人,他们一起长大,她对他很是了解。他是个不成功不罢休的男人,好胜心强,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

    只是,凤七七没想到弥沙会这样命大,受重伤居然还能活下来,看来他往岷州过来,是为了自己。

    “多少人马?什么时候到?”

    “约莫五千人马,不知道是否有增援,大概明天到岷州。王妃,昨天我们的人押送粮草去了凉城,城里现在只有一百人,现在弥沙来势汹汹,我们该如何应对?”

    虽然纳兰信已经让自己保持冷静,可内心还是非常着急。弥沙这次肯定是冲着凤七七过来的,如果凤七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向凤苍交待。

    岷州,只是小城,人口不多,全城百姓不到三百户,顶多一千人。就算临时把百姓组织起来,和弥沙的差距也是巨大的,要是硬碰硬,根本就不成。

    “小姐,要不放弃岷州!”苏眉和素月也清楚现在的城里的情况,就算是派人救急,也不一定能按时赶到。凤七七有了身孕,经受不了颠簸,万一弥沙那个变态对凤七七做了什么,那该怎么办?

    “别着急,越急越坏事。”

    凤七七让素月拿来地图,查看了很久,凤七七微皱的眉头慢慢松缓下来。

    “纳兰信,让人去凉城求援。从凉城过来,需要两天,我们只用拖住弥沙一天就可以了。”凤七七在纳兰信耳边小声叮嘱了一番,纳兰信眼神诧异,在看了凤七七好一会儿后,才点头退下。

    “小姐,你让纳兰信去做什么啊?”

    苏眉见凤七七最后那些话说的神神秘秘,忍不住好奇地问凤七七。

    “天机不可泄露!”凤七七摇了摇手指,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去部署一下,迎接这位老朋友。”

    岷州城里,依旧和平日一样,百姓们并没有因为小城被北周人占领,就害怕恐慌。北周人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没有扰民,所以百姓们的生活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和平时一样生活。

    “小姐,刚才核实了一下,全城只有728口人,其中青壮年仅有316个,加上我们的驻军,能够迎战的只有416人。”素月把调查来的消息告诉了凤七七,拿到这结果的时候,素月有些心慌。四百多人,如何面对弥沙的五千人?

    “小姐,要不我们撤退吧!现在还有时间,还来得及!这城里是东鲁国的人,未必和我们是齐心,万一城里城外勾结,就麻烦大了。而且,就算我们抛下他们,东鲁军队也不会伤害自己的百姓。小姐,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素月的担心,凤七七能够理解,毕竟现在情况特殊,从正常的角度去想,她离开岷州才是最好的打算。

    可是岷州是连接北周和东鲁的枢纽,北周国的粮草到这里后,会被分配到前方。如果岷州被弥沙接手,再运粮草,就要绕道别处,会耽误很多时间,前方战士没了粮草,军心不稳,就直接影响到北周的战斗力,所以岷州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素月,你不用这么担心!我是孕妇,本来就经不住下,你再这样吓唬我,会影响到我腹中宝宝健康哟!”凤七七笑着捏了捏素月的脸,“相信你家小姐我,这件事情我已经考虑好了,不用担心!”

    “对啊,素月,我们小姐是什么人物!弥沙过来,咱们一定把弥沙打得落花流水!”比起素月的紧张,苏眉反而乐观多了,在这两人的感染下,素月也稍稍轻松了一些,“小姐,不管怎么样,我和苏眉都会在你身边!”

    “谢谢你们——”看着眼前这两人,凤七七温柔一笑,“我会平平安安,你们也会平平安安,放心吧!”

    情报果然无错,第二天晌午,弥沙的五千人已经逼近了岷州城。

    七月,艳阳高照,太阳晒得地面发烫,伴随着五千人的,是一片黄蒙蒙的飞扬尘土,只等五千人定住很久,这些尘埃才平息下来。

    弥沙坐在敞开的马车上,看着眼前的岷州城,嘴唇紧抿,心中一阵激动。这里就是岷州,伊莲就在这里!

    “公子,好奇怪!”夏雪的一声“奇怪”,把弥沙从沉思中拽了回来。

    “怎么了?”

    “公子,您看!”

    顺着夏雪手指的方向,弥沙看到了岷州城的大门打开,门口有几个佝偻着背的老人在扫地。城里,没有一丝声响,也没有看到有人出来。

    “公子,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淡定?难道凤七七没有收到我们过来的消息么?就算没有收到情报,我们过来,这么大的动静,难道凤七七一点儿察觉都没有?还是,这中间有诈?”

    夏雪的话还没说完,一阵琴音传了过来。城楼上,一身雪白的凤七七坐在古琴前,手指轻抚着琴弦,站在凤七七身边,为她遮阳的,正是苏眉和素月。

    “伊莲!”

    见到凤七七,弥沙心跳加速,眼睛一直盯着城楼顶上的凤七七。之前看到凤七七,她是一身男装,虽然风华绝代,但终不及眼前女儿装扮时妩媚多情。

    只是数月未见,凤七七和之前大不一样,浑身散发出了成熟女人的气质,让人们情不自禁地被她吸引。她似乎并没有看到他,只是沉醉在琴音中,而凤七七弹奏的曲子,竟然是《烟花易冷》。

    这是他曾经最喜欢的曲子,后来用做手机铃音,没想到她还记得!她还记得!弥沙顿时激动起来。

    “好漂亮的小娘们!”旁边,一个男人骑在马上,评论着凤七七的容貌,“听说她是北周国的镇国公主,不知道这公主在床上的滋味会如何!”

    “攻下岷州了,你可以试一试啊!”

    “哈哈哈!”听了男人的话,一群人都哄笑起来,弥沙眉头一皱,挥袖,一支梅花镖扎进男人的咽喉处,出手之快,让旁人无从察觉。男人叫了一声,直挺挺地栽下来,当场死亡。

    弥沙的出手,让刚才还在讨论凤七七容貌的那些男人们立刻闭了嘴,“喂,你为什么杀了他!”东鲁国大将田志新见弥沙杀了自己的手下,当下脸就沉了下来。

    “谁要是对凤七七不敬,还说刚才那样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他们侮辱伊莲,这是弥沙不能接受的。他把她当做宝一样,这些男人居然说这样的话来玷污她,真是该死。

    此时,弥沙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让田志新微微打了个寒颤。

    虽然和弥沙相处的时间不多,但这人说到做到的脾气,田志新还是清楚的。

    弥沙是蓬莱岛的人,离京的时候,君兰心就交待田志新,一切指令都要听从弥沙的安排。所以,即便被一个瘫了的小白脸指挥,让众人心中很是不服,可太后的话,他们不得不听,也就一直容忍到了现在。

    按照田志新内心的想法,很想一刀砍了弥沙,把他的头当球踢。

    可这人是蓬莱岛的弟子,单看他刚才那一出手,就知道弥沙武功不俗,就算他们想干掉弥沙,也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田志新决定,现在先忍着。让弥沙得意一阵子,等拿下了岷州,再找机会好好收拾这个自大的瘫子!

    凤七七依旧像没事儿人似的,在城楼上抚琴,淡淡的忧伤,像传染病一样,没一会儿就在城下这五千人中蔓延开来。

    见周围将士都沉浸在凤七七的曲子,田志新心中大喊不好,这曲子,分明就是要动摇他们的军心。

    “弥沙大人,什么时候攻城?”田志新来到弥沙身边。

    “攻城?”听到这话,弥沙笑了。

    眼前分明就是一出“空城计”。城门打开,门口只有几个扫地的老人,城里一片安静,城楼上凤七七抚琴,这情形,完全就是三国中诸葛亮的空城计的翻版。“你攻城的时候,遇到过眼前的情形了没?有这样敞开城门,悠闲自在地等着你攻城的人么?”

    弥沙这样一说,田志新摇了摇头,“倒是没见过这样的!可是,我们之前拿到的情报不是说,城里北周士兵不多,只有一百来号人了么?”

    “你的消息从哪儿来的?是真实可靠的消息,还是对方故意放出来的?”

    弥沙的这个问题,让田志新再次迷茫起来。对啊!如果是真实的消息,为什么在遇到他们的时候,凤七七会这样沉着冷静,为什么她不离开岷州,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如果和消息是假的,那放出这消息的人一定是凤七七,她的目的就是要引他们上钩!

    “弥沙大人,那现在该怎么办?被您这样一说,我越觉得这城里有阴谋!进不得!”

    田志新越看眼前的岷州城,越觉得有问题。如果他是凤七七,一定会把门关着,让人严防死守,坚持等援军到达。可是对方的作法,完全相反,任人都会怀疑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见田志新这般谨慎,弥沙轻声一笑。

    伊莲,你居然把空城计搬了过来。你明知道我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对“空城计”非常熟悉,今天你却真的摆出一道空城计来,你是在赌么?赌我会不会是第二个司马懿?

    “大人,怎么办?”

    田志新越想,越是心惊。他们一路过来都非常顺利,没有遇到北周国的军队,这原本是好事儿,可是现在放田志新心里,就觉得这事情诡异的厉害。莫不是北周早就知道他们回来突袭,所以故意让道,给他们方便,其目的就是要在这里,给他们一锅端?

    难怪这路上他们都没有遇到任何障碍,从鱼楚过来这么远的路程,别说遇到北周军队,就算是北州国的小兵,他们都没有遇到过。虽然一路上田志新挑选的是小路,可这么一帆风顺,实在是顺得太蹊跷了。

    “全体开进,在城外二十米处停下!”

    不等田志新想清楚这里面的关系,弥沙已经下了命令。

    “弥沙大人,不能过去,恐其有诈!”

    “田将军莫非怕了?”

    “我不是怕,我是要为这些将士们考虑。万一,岷州城里有伏兵,又或者北周国的军队正隐藏别处,那我们岂不是会中计?”

    “出了事我负责,前进!”

    弥沙先让夏雪驾车,来到了离城门二十米处的地方停下。见弥沙执意如此,田志新咬了咬牙,下了命令。

    “小姐,他们过来了!”素月手中的蒲扇微微一顿,之后又继续为凤七七扇风。

    “不用管他,我们继续!”凤七七神情坦然,仿佛并没有看到眼前这五千人似的。

    弥沙和她都知道空城计,这是凤七七早就考虑过了的,可正是因为这样,凤七七才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她用空城计,弥沙一定能看出来,此时,弥沙心里一定在怀疑她的目的。明知道,却继续用,这里面的原因就耐人寻味了。如弥沙所料,凤七七的确是在赌,赌弥沙的不敢!

    五千人马,离城门只有二十米远。这样的距离,能让人看到城里的一些情景。

    沿着官道看去,城里的百姓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城外的事情,小贩们依旧乐呵地吆喝着,人们也悠然自得地走在路上,丝毫都没有惊慌害怕。

    看到这情景,田志新心中更是担心。岷州城里都是东鲁国的百姓,即便他们知道城外是“自己人”,可是也淡定的太过不正常了吧!

    再说,他们突袭,驻守岷州的北周人应该慌张备战才是,为何城里的百姓看上去并没有收到战争是滋扰?那些人到底是百姓,还是北周人伪装的?

    “将军,这城里的情形不对劲啊!”一副官小声在田志新耳边说着,“要不要派人过去看看!”

    “嗯,你去!”田志新点了个小兵,让他到城门隔近点儿去看看情况。

    那小兵骑马,来到城门口,扫地的老人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低头慢悠悠地扫地。在看城里,那些百姓像没看到他似的,继续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等小兵回来,把查探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汇报给田志新的时候,他内心里已经确定肯定,这岷州城出了“问题”。这里面的百姓肯定不是东鲁人,一定是北周士兵假扮的。

    “大人,您看现在该如何?”

    虽然田志新内心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可他们这次出来,指挥官是弥沙,他不得不请教弥沙的意思。

    “让大家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弥沙笑着,看着城楼上的凤七七。伊莲,既然你想“戏弄”我,那咱们就耗着,看看到底谁才会笑到最后。

    弥沙的决定,让田志新傻了眼。安营扎寨?让他们就在这里驻守下来?弥沙这是什么意思?

    “大人,不如后退十里吧!在这里安营扎寨,万一有北周国的援军赶到,里外夹击,我们到时候会非常被动的!”

    田志新的想法,弥沙如何不知。不得不说,伊莲选择空城计,是个极好的办法!这田志新已经像司马懿一样,被凤七七的伎俩吓得想撤退了。

    不过,凤七七的算盘打错了。她反其道而行之,以为他定会疑心,不敢进城,他偏偏不这样做。他不攻城,但要在这里安营扎寨,等着凤七七原形毕露,再和她好好较量一番。等拆穿她空城计的伎俩,他倒要看看,凤七七还会怎么做!

    东鲁人在城下安营扎寨,大有围困的意思,让凤七七笑了起来。弥沙,你果然不好对付呢!只是,你以为这样,我就怕了,你就能赢了我么?

    “小姐,怎么做?”

    “关了城门,咱们回去午休!”

    凤七七懒洋洋地起身,走下城楼。

    没了琴音,也不见了凤七七,弥沙有些心跳加速。莫非凤七七是来求和认输?

    刚想到这儿,弥沙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女人那么恨他,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又怎么会跟他言和呢!

    “大人,城门关了!”田志新指着关闭的城门,叫了起来。“大人,您看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仗,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

    “让将士们休息吧!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他们耗着!”

    近日连着赶路,让这五千人累坏了,听说安营扎寨,生火做饭,将士们都纷纷下马,搭起了帐篷。点了火,架起锅来煮饭吃。

    “将军,您说弥沙大人是什么意思啊?莫非,这城里是个空架子?咱们只要把他们困着就行了?可这城里要是真的没北周士兵,咱们干嘛不一鼓作气打进去,捉了凤七七呢?”

    “将军,我觉得弥沙大人有点儿不靠谱!咱们能信他么?之前要不是蓬莱岛的渡一怂恿陛下出兵,咱们也不会惹恼北周国,弄成现在的局面。我听人说,皇上在宫里大发雷霆,说是蓬莱岛勾结北周国,想算计咱们东鲁国。”

    副官的疑惑,也正是田志新心中的困惑。对弥沙的作法啊,他不太认同。只是弥沙没说清楚,他也猜不透弥沙的想法。至于副官说的传闻,田志新也听说过,现在再想弥沙对凤七七的态度,的确是有些可疑。

    “等着吧!要是明天还是这样,咱们再作打算!对了,让人暗中监视弥沙,看看他有没有问题!总之,一切还是小心为妙。”一想到自己手下刚才莫名其妙地死在弥沙手里,田志新吐了口唾沫在地上。要是弥沙真的和北周国勾结,这里面有阴谋,他一定会对弥沙不客气。

    不等田志新吃上热乎的饭,岷州城的城门打开,出来的人是凤七七身边的素月。

    只见,素月骑着马,一手勒着缰绳,一手提着食盒,一阵小跑,来到了弥沙面前。

    “我们公主知道您在这里,特地让我送来了些点心和消暑的酒水,请公子笑纳!”素月翻身下马,将食盒送到弥沙面前。

    “站住!”不等素月靠近弥沙,夏雪挡在素月面前,“食盒给我就好!”

    夏雪的敌意,换来的却是素月轻声一笑,“请公子慢用!公主说,若非两军对垒,一定会和公子把酒言欢!”

    丢下这话,素月上马回了城里。

    “将军,您看!”副官捅了捅田志新,两人都盯着夏雪手中的食盒。

    这食盒有四层,夏雪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摆放在弥沙面前。第一层是各种点心,小巧精致。第二层是凉拌顺风,清爽可口。第三层是桃子西瓜,第四层是一壶酒。

    弥沙夹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味道不错!”

    “公子小心!”夏雪来不及阻止,弥沙已经把点心吃了下去。

    “怎么,担心她会毒死我?她不会的!”弥沙倒了酒,端起酒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清香。“她不是那种暗地使坏的人,这些食物不会有问题。”

    弥沙的话,落到田志新耳朵里,就有了另外一层意思。

    看来,弥沙和凤七七是认识的,而且关系不错。此时,田志新心里已经把弥沙划为了危险人物的范围之内。在田志新看来,最可怕的往往不是敌人,而是以朋友身份,隐藏在身边的“鬼”。

    “将军,过来一起吃吧!”

    弥沙冲田志新招了招手,田志新“呵呵”一笑,搓着手走了过去。

    “喝酒!这酒不错!”

    “弥沙大人,您认识北周国的镇国公主?”一杯酒饮下,田志新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认识,岂止是认识,我们还非常熟悉。”

    弥沙的话,让田志新心里“咯噔”了一下,见田志新脸色有异,弥沙笑了起来。“怎么,将军以为我是北周国派来的细作?将军开始怀疑我了?”

    “没,没有!弥沙大人您真会开玩笑!您是蓬莱岛的弟子,怎么会是北周国的细作呢!这个玩笑着呢的一点儿都不好笑!”

    田志新尴尬地笑着摆了摆手,内心想着却是另外一件事。

    就在弥沙提到凤七七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异样的感情,像是在谈论自己的情人一样,这眼神可骗不了人。田志新现在非常肯定,弥沙和凤七七有关系,而且还是非一般朋友的关系。

    “来,吃东西!放心,她不会在里面投毒的,她还不想我死——”

    弥沙咬着点心,心里想着的却是凤七七。她送来的菜,都是他爱吃的。所有点心里,他只吃绿豆糕,而且他非常喜欢吃卤猪耳朵,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都是他前世喜欢的,连味道都和前世的味道一模一样。

    伊莲,你这样做,目的是什么?难道我们之间还有愈合的可能?伊莲,我知道,城里没有多少人,你今天这样,无非是想吓走我们,可你没料到我会驻扎在这里,你现在送来这些我爱吃的菜,是想求我别攻城,想跟我求和么?

    弥沙一心想着凤七七,没注意到田志新眼神的变幻莫测。而城里,凤七七在听说弥沙吃了点心,还邀请东鲁将军和他一起吃的时候,拍手笑出声来。

    “素月,晚上继续送食盒,我说的那些都要送去。他倒是聪明,知道我不想他轻易死掉,所以不会在食物里下毒,可以放心大胆的吃了。既然他这样想,我偏偏不这么做!苏眉,记得晚上在菜里面加点儿作料,不要急性的,我要他慢慢地死……”

    果然,晚上素月再次送来了食盒。和中午不同的是,素月这次带了个人来,两人一共送来了三个食盒。

    “这些菜都是我们公主做的!公主说,公子平时最喜欢吃这些,现在一定是想吃家乡菜了,所以特地下厨,为公子做了这些菜,请公子品尝!”

    放下食盒,素月并没有多做停留,离开的时候,素月突然回头看向弥沙,“今天是公子的生日,公主让我带一句话来,祝公子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素月离去之后,夏雪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弥沙的生辰明明是腊月,为何素月会说这样的话?

    和夏雪相反,弥沙在听了素月的话之后,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他都忘了自己的这个生日了,她还记得!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和义父陪他吹蜡烛,祝他生日快乐!现在到了这里,他都快要忘记前世的种种了。

    看着摆放在桌上琳琅满目的那些佳肴,想到素月说的,这些都是凤七七亲手所作,弥沙眼里一片温热。特别是在看到一个类似生日蛋糕的糕点上写着的“Happybirthday”的时候,一行热泪,从弥沙右眼的眼角滑落下来。

    伊莲,原来你都记得!原来你从来都没有忘记我!

    弥沙的表情落在田志新眼里,直接印证了他心里的想法。弥沙是认识凤七七的,他们之间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题外话------

    (~o~)~zZ

    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