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29再见面,恨难消

129再见面,恨难消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这次,弥沙邀请田志新和他一起进餐,直接被田志新拒绝。

    回到帐篷,田志新叫来了副官,“密切监视岷州城里的动静,还有,派人盯着弥沙,看他有没有异常举动。”田志新彻底怀疑上了弥沙,可碍于弥沙蓬莱岛弟子的身份,他没有拿到确凿证据的时候,不能轻易动手。不过,不管结果是什么,田志新已经决定,天亮之后攻城!

    一夜,弥沙都沉浸在对伊莲的深深怀念中,一直等天亮,才小憩了一会儿。

    一大早,岷州城的城楼上传来了一阵悠扬的古琴声,城门和昨天一样打开,几个老人在门口扫地,城里百姓依旧开始了新的一天。

    素月骑马,送来了热气腾腾的红薯粥和玉米窝窝,外加两碟酱菜,都是弥沙爱吃的。“公子慢用!”

    “回去,谢谢她——”

    “不客气!”

    素月刚翻身上马,一群人将她围住。

    “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田志新一声令下,十来个军士冲向素月,快得让弥沙来不及出口制止。

    “啧啧——”

    送上门的猎物,没理由不杀。素月冷笑,手中多出一条银色铁链,铁链顶头是一把手掌大小的圆刀。

    不等这些人明白过来,一阵奇怪的声响,十个人头落地。鲜红的头,扑腾在地上,滚了几圈,染上了黄色的尘土,看上去格外狰狞。

    “你!”田志新没想到素月一个娇小女子,出手竟然这样狠辣。阳光下,素月手中铁链上垂着的那片薄薄的圆刀上,一滴滴鲜血,闪烁着异样的华彩。

    “我好心好意送早点来,你们就这样报答我么?”素月不逃,而是底气十足地骑在马上,晃悠着手中的铁链,让那些血珠滴落在地上,留下一片刺眼的银面。

    “怎么?不服气么?那继续啊!”

    田志新挥手,却被弥沙拦住。“住手!让她走!”

    弥沙开口,在田志新的意料之内,果然他和凤七七有关系,否则不会这样帮着北周人。“放她走——”

    “多谢了!”素月策马回了岷州城,等她的身影消失后,田志新来到弥沙面前,“弥沙大人,您可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放她走?您和凤七七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她要这么关心你?您到底是站在哪一边?是帮我们东鲁国,还是,有别的打算?!”

    “放肆!”见田志新这样对弥沙,夏雪大声呵斥道,“我们公子才是最高统帅,公子做事情,不需要向你请示!”

    夏雪这般“张狂”,让田志新轻哼了一声,“虽然大人是蓬莱岛的弟子,可是事关五千将士的性命,大人担当得起么?!”

    “原来,你是担心我和凤七七是一伙儿的,坑你们?”弥沙恍然大悟。他倒是沉浸在对伊莲的美好回忆中,顾不得思考伊莲这么做的目的。现在田志新这样说,弥沙才明白过来。

    伊莲,你倒是懂得利用人心了,看来,我小看你了!多日不见,应该刮目相看!

    “难道不是么?”

    “哈哈哈哈……”弥沙笑了起来,“将军,不要中了对方的离间计。我承认,我和凤七七认识,可我并不是北周国的奸细,更不会做出损害东鲁国利益的事情。请将军相信我!”

    “相信你?”田志新心中有股子火哽在那儿,怎么会相信弥沙的“片面之词”呢!

    “相信你,可以!如果你让我们现在攻城,我就信你!”

    田志新的要求,在弥沙看来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他已经识破了凤七七的离间计,而他应对的战略战术就是要围困她,让她主动求饶。现在田志新这样要求,完全是违背了他的意愿。弥沙当即摇头,否定了田志新的提议。

    “大人,您不愿意攻城,我是否可以理解成您言行不一致,其实……您就是北周国的奸细?!”

    田志新一声令下,一群军士将弥沙和夏雪围了起来,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看着轮椅上的弥沙,仿佛只要田志新下令,他们就会上前取下弥沙的人头似的。

    “你们好大的胆子!”夏雪拿出了弥沙的帅印,“这是东鲁太皇太后亲自赐给我家公子的帅印,难道你们不服么?”

    夏雪手中的帅印,并没有吓着这些人。北周国的军队势如破竹,占据了东鲁国的那么多国土。如今,岷州周边的城池都已经被北周人占领了,弥沙这样拖延着不肯进攻,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在等着北周的“援兵”过来,好把他们五千人一举歼灭在这里。

    没有人想死!如果不是弥沙提出的这个该死的建议,他们不会这样深入到敌人腹部,心惊胆战,面临那么多危险。此时对田志新的提议,弥沙直接否决,让他们如何相信弥沙?

    “杀了他!”

    “他就是北周国的细作!杀了他!”

    “对!杀了他,我们冲进城,杀了凤七七!”

    旁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那些人围着弥沙,也一步步向他靠近。

    此时,岷州城的城门已经关上,凤七七在城楼上看着城下的那场好戏。

    “小姐,你怎么知道弥沙不会让他们攻城?”苏眉站在凤七七身边,一脸惊讶。

    “因为,我了解他的个性。”凤七七抬头望了望天边,“纳兰信的援兵应该快到了,苏眉,去让我们的人准备好,到时候里应外合!”

    “是!”听了凤七七这话,苏眉很是激动,立刻下去让人准备。

    城下,弥沙看着走近的这些人虎视眈眈的模样,虽然面上依旧颜色为改,可心里却不得不服了凤七七。她的反间计用的极好,只是送了三次饭菜过来,就让这些人全然倒戈,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在城楼上看他的笑话!这一切都如了她的意,她是不是非常得意!

    “我改变主意了!”在对方动手之前,弥沙开了口,“既然将军不信任我,那就攻城吧!”

    弥沙松缓的语气,让田志新有些难以置信。原本以为弥沙会坚持下去,没想到这小子倒是会“见风使舵”。

    “来人,看着他们!”碍于弥沙特殊的身份,田志新不想杀他,只是让人看守住弥沙和夏雪,随后,进军的号角吹响,五千人开始攻城。

    “小姐——”城下的突变,让素月有些紧张。

    按照凤七七的计划,田志新和弥沙会内杠,等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纳兰信的军队应该到了,到时候就能解了岷州城的燃眉之急。可没想到,现在他们竟然意见一致,纳兰信的援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这下该怎么办?

    “不急——让大家迎战!”凤七七摸着小腹。莲生,你倒是学会妥协了!看来,你已经看穿了我的离间计,这么快就妥协,到真不是你的性格啊!

    凤七七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让旁边的苏眉和素月只能安静下来,等着凤七七发号施令。

    果然,不等那些长蹄搭在城墙上,远处一片灰蒙蒙的黄烟,由远而近,飞速过来。

    “将军,不好!北周国的援军来了!”副官急匆匆地赶到田志新附近,“将军,怎么办?”

    “慌什么慌!”田志新嘴上呵斥副官,心里却七上八下起来,“多少人?看清楚了没?”

    “估计,估计有一万以上!”

    副官也没看清楚到底是多少人,只是一片尘土飞扬,一想就只到肯定是北周国的大军杀了过来。“将军,看他们的速度,还有黑色的铠甲……将军,可能是鹰骑军啊!”

    “鹰骑军?!”田志新叫出声来,喉咙里一口水哽在那儿,不上不下,难受的要命。

    “快,快撤兵!”

    鹰骑军,凤苍一手培养出来的军队。经历凤邪、凤苍两代人的铁手打造,鹰骑军成了这大陆上最强悍的军队。如果真的是鹰骑军,别说一万鹰骑军,就算是五百鹰骑,也能打的他们有来无回。

    “快!撤兵!撤兵!”田志新率先上马,撒开马蹄逃了。

    众人一见将军都跑了,这会儿也没了心思攻城,都纷纷上马追赶田志新,没一会儿,刚才热热闹闹的城门口变得安静下来,只留下了弥沙和夏雪。

    “公,公子……”看着由远而近的浓雾,夏雪将弥沙护在身后。

    等那些人靠近,夏雪才看到,所谓的一万鹰骑,不过只有百来个人,只是每个人的马尾后都系着树枝的枝叶。而那一万鹰骑的架势,就是这些树枝扫在尘土上制造出来的。

    “哈哈哈哈!”马上的人围着弥沙,笑了起来,“公主真是妙计啊!只是树枝,就把这些人给吓跑了!”

    “对啊!公主果然厉害!”

    夏雪紧抿着嘴唇,如果说最开始,她对凤七七的了解是来自弥沙对伊莲的眷恋,现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她终于明白为何公子会这般迷恋伊莲了。这女人,明明手下只有百来人,却能把五千大军吓跑,这份胆识和智慧,都是常人无法比拟的。

    “公子,怎么办?”

    看着包围他们的人,夏雪手心了有了汗意。田志新跑的时候场景及其混乱,以至于他们的马车和马匹都被人带走了。现在只有她和弥沙二人,却被这百人团团围住,今天难道要丧命在此么?

    比起夏雪的惊慌,弥沙倒是非常镇定。好一个障眼法,只是百来人,竟然把田志新的五千人吓跑!凤七七用的战略战术,若传出去,一定会被被记载史书中流传千古。六年没见,看来他的伊莲长大了!

    “我们公主有请!”一人上前,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弥沙见状,苦笑一声,看来今天是走不了了!

    当弥沙和夏雪进了岷州,被人“押送”到凤七七面前的时候,弥沙第一眼就看到了凤七七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种心酸的感觉在他胸口蔓延,他的伊莲,成了别人的妻子,有了别人的孩子!弥沙捏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到了掌心之中。

    “伊莲,好久不见。”

    虽然是“阶下囚”的身份,可弥沙还是保持着天真的笑容。

    “别叫我的名字!恶心!”弥沙的笑容,在凤七七看来格外刺眼。前世,这人就是用这张笑脸骗了义父和他,现在他怎么能一点儿内疚都没有,还是笑的这样没心没肺?难道他从来都没有为过去的事情后悔过么?

    凤七七的话,深深地刺激了弥沙。就在昨天,他还真的以为她原谅了他,给了他一个握手言和的机会。没想到她真的是恨他到了极致。

    “前世,我自杀,还了你一命。现在,我人就在这里,你取了我的性命,就当还了义父!”

    弥沙闭上眼,抬起头,露出光滑的颈部,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这次他栽在凤七七手里,心服口服。早先弥沙就想过,要么,得到凤七七,无论用任何办法,都将她留在自己身边。若是不能,那就像现在这样,让他死在她手里,来抵消她心中浓浓的恨意。

    “不,不要!”看到弥沙这样,夏雪抱着弥沙,将他护在怀里,“伊莲小姐,我虽然不知道您和我家公子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我家公子是真心爱你的!求求你,放过我家公子,要杀就杀我!我替我们公子死!求求你了!”

    “你滚开!”弥沙伸手将夏雪推开,“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和你这个贱婢没有任何关系。伊莲,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你杀了我吧!”

    “公子!”

    “滚——你给我滚得越远越好!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被抓住,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弥沙恶狠狠地骂着夏雪,让夏雪呆在了那里。“公子是要赶我走么?公子不要夏雪伺候了么?”

    “我不要你这样的废物!没用的东西!滚!”

    弥沙的话非常难听,夏雪胸口撕裂一样的疼痛。“就算公子不喜欢我,讨厌我,可我是公子的奴婢,保护公子是我的职责!”

    夏雪跪在凤七七面前,磕头求饶,“伊莲小姐,就算为您腹中的胎儿积德,您就放过公子吧!他对你痴心一片,也许用错了方式,可是爱一个人并没有错啊!伊莲小姐,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滚!我不稀罕你求饶——”

    “啪啪——”凤七七看到这场景,轻轻地拍起手来。“果然是主仆情深。莲生,你有心想要救她,又何必要用这样恶毒的语言来伤害她呢!”

    被凤七七点破自己的内心想法,弥沙脸颊微红,连忙为自己分辨,“不是的!我是真的讨厌她!伊莲,你要杀的人是我,她做的一切都是我的指示,你不要为难她!”

    “为难?呵呵,你不说,我也没有这样的想法,现在你提到了,我还真的想为难她。”

    凤七七丢了个小巧的瓶子给弥沙,“你的命,原本就是你欠我的。放过她,我可以考虑,但你必须吃了这丸子。莲生,你欠我太多,我不想你死的太痛快,那是在是便宜你了。吃了这丸子,我看着你慢慢地死在我面前——”

    “好!我吃!”弥沙苦笑一声,她真的恨自己恨到骨头里了。

    “公子,不要!”夏雪想要阻拦,却被苏眉和素月抓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弥沙吃下毒药。

    “噗——”胸口中,像压了千斤石一样沉重,弥沙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眼前的凤七七,也渐渐变得模糊。弥沙咳嗽了两声,口腔里一片血腥味。

    “咳咳……”

    看到掌心中殷红的血,弥沙笑得特别开怀,“伊莲,能死在你手里,我觉得很开心。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能够回到当初,那该多好啊!”

    “公子,不要啊——”看着弥沙脸色惨白,口吐鲜血的模样,夏雪挣脱苏眉和素月的手,冲到弥沙身边。“公子,你怎么这么傻呢!她不爱你,我爱你啊!公子,你为什么不肯看看我呢!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夏雪……”弥沙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看不清楚夏雪的模样,只能伸手,去触碰夏雪的脸。“你走吧!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心里已经有了伊莲,住不下你了!你走吧……”

    “不要!我要陪着公子!不管公子去哪儿,我都要陪着公子!”

    “傻女人!”弥沙笑了,嘴角血如泉涌。原来死亡就是这样的滋味啊!让他慢慢地死,流干身上的血……伊莲,你真的这般恨我,这么不肯原谅我?

    弥沙觉得身子发冷,胸口的疼痛越来越剧烈,那是种言语难以表述的痛苦,仿佛要将他的生命,从骨肉中硬生生地抽离一样。

    “伊莲……”弥沙挣扎着,看向凤七七的方向。此时,他已经双眼浑浊,只能看到一团白雾,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伊莲……我死了,你能不能放下仇恨……”

    “伊莲……”

    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答,夏雪在弥沙旁边低声抽泣,“公子,伊莲小姐已经走了……”

    走了?她不是很恨他,想亲眼看着他慢慢死去么?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她看不下去呢?一定是他此时的模样太过难看,所以她看了恶心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雪怀中,弥沙的身体渐渐冰冷下来,“公子!”夏雪哭得撕心裂肺,眼泪滴滴落在弥沙脸上,“公子,你等着,夏雪马上来陪你!公子,夏雪不会让你再黄泉路上一人孤单的!”

    就当夏雪的匕首要刺进腹部的时候,一颗石子打落了她手中的匕首。

    看着又走回来的凤七七,夏雪眼里都是猩红。

    “你回来做什么?你是不是想看到他到底死了没有?公子死了!他死了!现在你满意了?我没有见过你这样狠心的女人!公子到底有什么错?他唯一的错就是不该爱上你,不该爱上你这样铁石心肠的冷血女人!伊莲,我恨你!我做鬼都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等夏雪把心中的悲愤喊完,苏眉一拳打在夏雪颈部。夏雪眼睛一愣,随后抱着弥沙,缓缓地倒了下来。即便到了最后,她的手都始终紧紧地搂着弥沙,一刻都不曾放松。

    “小姐,您想好了?真的,放了他们?要是放虎归山,日后可就麻烦了。”素月看着倒在地上的夏雪和弥沙,轻声说道。

    “夏雪说的对,就当是,为我的孩子积德吧!更何况……他以后永远都不记得我了。送他们走吧!”

    等夏雪醒来,发现自己是在一间民宅里,她没死?她还以为她死了!

    刚下床,夏雪忽然想到了闭眼前的最后一幕。“公子!公子!”夏雪冲了出去,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公子——”夏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等走近,却发现这人真真实实,就是弥沙。

    此时,弥沙正靠在轮椅上,闭着眼睛。嘴角的血痕已经干涸,身上的血迹也变成了黑色,看来,人已经死了多时了。“公子,公子!”看到弥沙的模样,夏雪难过的不行,趴在弥沙的腿上嚎啕大哭起来!

    “公子,是夏雪不好,夏雪没有照顾好你!公子,你不要离开夏雪好不好!”

    夏雪哭得伤心,忽然一只手抚上了夏雪的脸,“夏雪,你哭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我这么难受?”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雪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直接呆在了那里。再一看,弥沙睁着右眼,正看着她,这让夏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公子,你没死?太好了!公子你没死?!”

    “夏雪,你说什么傻话?我为什么要死?”弥沙一脸困惑,等他伸手摸了嘴角,又看到身上的血迹后,弥沙叫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流血了?夏雪,这里是哪里?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弥沙一连串问了这么多问题,让夏雪不知道从何说起。此时,夏雪心里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填得慢慢的。她的公子没有死,弥沙还活着!

    夏雪猜不透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她能肯定,是凤七七放过了他们。

    “公子,是伊莲小姐,她……”

    “伊莲?伊莲是谁?”听到这名字,弥沙眉头皱了起来,“夏雪,我问你,为什么我们会在这儿,你提不相干的人做什么?”

    弥沙的回答,让夏雪彻底傻了,“公子,你不记得伊莲小姐了么?”

    “不认识。”弥沙摇摇头,“这人很重要么?”

    “不,不重要,她跟我们没关系——”夏雪使劲地咬着唇,强忍着眼里的泪意。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了,凤七七放过了他们,却让弥沙永远忘记了她。也许,这对他们两人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公子,你饿了没有?我给你做饭!”夏雪摸了眼角,心中一阵激动。之前她恨凤七七占据了弥沙心中的位置,现在她却对那个大度宽容的女子充满了感激。凤七七不但给了弥沙新生,也给了她新的开始!

    “饿了,夏雪,我想吃面……”

    “好好!我给公子下面!”夏雪高兴地去了厨房,弥沙却推着轮椅一直跟着她,等煮好的面放在弥沙面前,弥沙竟然不要筷子,非要夏雪喂。

    “公子真是,越来越像小孩子了!”夏雪嘴上虽然埋怨,心里却很甜。不管弥沙是什么样子,只要他能够忘记凤七七,即便他变成傻子,她都愿意陪着他!

    苏眉看了院里的那两人,缓缓地退下。当她回到岷州城,把弥沙和夏雪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凤七七之后,凤七七叹了口气。

    “小姐,你不开心么?如果不开心,属下去杀了他们!”

    “不用。”听苏眉这样说,凤七七摇了摇头,“就像莲生说的,前世他还了我一命,之前他服下毒药,死了一回,也是还了义父的命,更何况吃了我的药,莲生的心智会渐渐退化,最后成为天真的孩童,没有能力再伤害人。我跟他以后两不相欠了!”

    凤七七抬头,看着遥远的天际。义父,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虽然我很想杀了他为你报仇,可是,天国里的你,也不希望我们自相残杀吧!

    处理了弥沙的事情,凤七七觉得一直压在心口的沉闷彻底轻松起来。弥沙已经成了过去式,有夏雪这样忠心耿耿地人陪在弥沙身边,他们应该会有新的开始。

    没了危险,也没了弥沙的恩怨情仇,凤七七这天晚上睡得很早,也睡得很沉。

    夜里,很安静。一抹银色的月光穿透进来,铺洒在凤七七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素雅的光。

    “谁?”守夜的素月听到有人靠近,连忙出来查看,在看到月下来人之后,素月非常惊讶,“姑……姑爷?!”

    凤苍不是在千里之外的南方么?为什么凤苍会出现在这里?惊讶之后,素月特别激动,刚想去禀告凤七七,却被凤苍拦下。

    “嘘!”凤苍风尘仆仆的模样,看着有些狼狈,只是额前缭乱的发,并没有他的容貌减分,反而为他增添了一丝英气。“卿卿呢?”

    “小姐已经睡了——”

    “我知道了,让我来!你去休息吧!”

    凤苍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里,在看到床上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儿的时候,凤苍差点儿没忍住自己想亲吻她的念头。只是看到凤七七睡得这样香甜,凤苍小心翼翼地脱下铠甲,又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

    ------题外话------

    o(╯□╰)o

    刚刚写完…去做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