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32归国

132归国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原来,蓬莱岛上的人拿肉当主食,不爱吃蔬菜。走了整个蓬莱岛,凤七七都没有看到几家吃青菜水果的,这里招待客人,都是各种肉类,飞禽走兽鱼虾,就是没有蔬菜。

    蔬菜瓜果中的叶酸,是一种很重要的营养,在怀孕前三个月以及早孕起非常关键的作用。岛上的居民喜欢食肉,厌恶素食,外加岛内近亲结婚的人很多,兔唇成了遗传病,一代代传了下来。

    凤七七说的这些,太虚真人不能理解,“丫头,你说的叶酸,是什么?难道吃青菜水果就能有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把叶酸制造出来,你不是大夫么?”

    太虚真人的话,倒是难住了凤七七,换在现代,的的确确是能把叶酸提炼出来,可是在古代,没有先进的仪器设备,如何提炼叶酸呢!

    “老人家,这个,我还真没有办法。而且,是药三分毒,与其通过药物来补充人体所需要的营养素,不如从食物中摄取,那样更有利于人体健康。”

    凤七七说的很有道理,太虚真人点了点头,“好!我会把你说的两点颁布下去!一、是将水果蔬菜纳入饮食生活当中,特别是孕妇,每日必须食用一定数量的蔬菜瓜果;第二点,就是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严禁联姻。”

    “对!就是这样!相信坚持下去,兔唇的孩子会越来越少,岛上的居民也会越来越健康。”

    凤七七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到别的办法,至于那些叶酸含量丰富的蔬菜水果,岛上也没看到,只能等以后寻着种子了,让人送到蓬莱岛来。不过她根据岛上居民的饮食,列出了一个营养配餐,让太虚真人发给每家每户,让大家都按照上面写的来调整自己的饮食。

    找到了原因,凤七七开始为岛上的居民做兔唇恢复手术。手术并不难,只是需要有人协助。考虑到以后也许还会有兔唇小孩出生,也需要做手术,凤七七特地叫上了迦蓝当她的助手,实则是要把兔唇手术教授给迦蓝。毕竟凤苍解毒后,他们还是要回北周,不可能一直在这里。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当迦蓝知道凤七七要把宝贵的经验技术传授给自己的时候,非常激动。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这些技术都是代代相传,而且传男不传女,一般是不会传给外人。凤七七居然能这样大方地教授给他,让迦蓝如何不激动,每日跟在凤七七身边,也更加专心。

    凤七七把兔唇的居民分成三组,其中又将1岁不到的婴幼儿归为一类,首先为他们做手术。

    由于来的匆忙,凤七七并没有带太多的麻醉散,好在蓬莱岛的南山悬崖下面有很多曼陀罗花,凤七七让苏眉和素月采摘,晾晒之后搭配其他药物,配置成了麻醉散,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岛上的居民听说女神医可以通过手术来医治好兔唇,都很惊讶,但是在听凤七七解释了手术过程后,那些原本期望能治好兔唇的人们又都退缩了。

    “真人,不是我们怀疑女神医的能力,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兔唇手术,万一,万一失败了,那岂不是毁了大家么!”岛上的一个年长的老人代表居民的意思,说出了他们的想法。

    “是啊是啊!没人做过兔唇手术,我们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啊!”

    “这个——”见大家这样说,太虚真人看向凤七七。说实话,大家伙儿这样的担心有道理,毕竟对于未知事物,人们一时难以接受,也更不会轻易去配合。

    岛上的居民不配合,一时间,凤七七也不知道如何说服他们。没有成功案例,这些人是不会相信的,他们只信一个,那就是眼见为实。

    “我有办法!”正在这时,一个甜糯的声音传来,凤七七回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人是小米。

    “漂亮姐姐,我有办法呢!”小米一蹦一跳地来到凤七七身边,依偎在她怀里,“我也是兔唇啊,小姐姐可以先给我治,只要我的病好了,就说明漂亮姐姐没有骗人,大家也就可以相信漂亮姐姐啦!”

    突然冒出来的小米,以及她说出的这些话,无疑帮了凤七七大忙。太虚真人原本就有此意,没想到小孙女竟然乖巧地先提了出来,“对啊,丫头,先给小米做你手术!我相信你!”

    有太虚真人和小米的支持,凤七七非常感动,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相信自己。二话不说,凤七七就苏眉和素月去做准备,要给小米做手术。

    手术的房间,凤七七特地选了一件向阳干燥的屋子,手术之前,整个房间都做了彻底的消毒。

    凤七七、晋墨和迦蓝穿了手术服,进了房间。床上,服用了麻醉散的小米已经沉睡了过去。

    “开始吧!”凤七七用高浓度的酒精给小米的上唇消毒,随后拿起一片薄薄的刀片,“按照我说的步骤,你们配合我!”

    凤七七拿起刀片,在小米的嘴唇上划了两下,等鲜血流出来,凤七七伸手,“把钩针和鲸鱼须给我!”晋墨连忙递给凤七七穿好鲸鱼须的钩针,迦蓝接过凤七七手中的刀片。

    只见,凤七七将翻开的嘴唇内里缝合了起来,她的针法极好,只是一眨眼功夫,小米上唇的内里已经缝合在一起。接着,再以同样的针法缝合了嘴唇外部。

    因为之前割开了唇上的皮肤,此时两片滴血的肉,通过针线的缝合,而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

    “药!”凤七七伸手,迦蓝递上一支小瓶。她到处羊脂一样膏药,将膏药轻轻擦在伤口连接处。原本还在流淌的鲜血,在见到这膏药后,立刻凝固下来。

    “把小米抱到床上,让她休息一下。等麻醉散过后,她会有一些疼,不过没什么大碍,有我的膏药,四五天应该能长好,更何况小孩子的恢复能力极强,用不了多久,她的嘴唇就能和正常人一样。”

    整个手术花费的时间并不长,等凤七七出来,太虚真人就焦急地迎了上去。“怎么样?到底如何?”

    “手术很成功,不过术后的卫生要注意,我会亲自照顾小米的,您放心!”

    果然,等麻药散去,小米疼醒了,睁开眼,小米看到了凤七七,她正拿着蒲扇,轻轻给她扇风。凤七七的模样,让小米的眼睛一片湿漉漉的,口中叫出了两个字,“娘亲——”

    “小米,你醒了!”小米醒来,凤七七很高兴,“是不是很疼?忍一忍,我们的小米是坚强的孩子,忍耐一下,等伤口恢复,就能和以前一样说话吃饭了!”

    “娘亲,呜呜,小米想你!”

    看到凤七七这样温柔,这样关心自己,小米“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小手抓着凤七七的衣摆,不肯放她走。

    早在迦蓝那儿,凤七七就听说了小米的身世,她父母在一次海上捕鱼的过程中,遭遇了风浪,最后死在海里。因为太虚真人和小米的爷爷是朋友,在小米成了孤儿后,太虚真人就把小米接到自己身边,把她当做做孙女一般养大。

    现在见小米一口一个“娘亲”,凤七七心中柔软的一处被打动,这孩子,一定是想她的母亲了!真是个让人疼爱的孩子!

    一下午,凤七七都陪在小米身边,喂她吃饭,给她上药,又跟小米讲了很多童话故事。

    “漂亮姐姐,牛郎和织女一年只能见一次,真是好可怜哦!”

    “小红帽以后千万不要再遇到大灰狼了啊!”

    “白雪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了,那七个小矮人去哪儿了呢?”

    房里,小米天真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让门外的迦蓝听了后嘴角一直保持着上扬的弧度。没想到,那女子还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一直,等小米困了睡着,凤七七才轻轻地抽回了自己被小米握着的手。给她搭上薄薄的毯子,凤七七走出了房门。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凤七七摇了摇酸痛的颈部,没走两步,竟然腿一软。

    “小心!”一双手从旁边搀扶住她,凤七七抬头,才看清楚那人是迦蓝。

    “谢谢——”凤七七礼貌地感谢。

    “你没事吧?真是辛苦你了!你现在有身孕,还要做这些事情,以后有事情叫我就行了!”迦蓝的关心是真,在看到眼前女子脸上的疲倦后,迦蓝打算扶着她回房,苏眉这时走了过来。

    “小姐!”见凤七七很是疲惫,苏眉连忙上前扶住凤七七,“小姐,你不要紧吧!”

    “没事儿,就是有些困,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临行前,凤七七跟迦蓝道别,迦蓝挥了挥手,一直目送那对主仆离开。

    等到忘川给凤苍送晚餐的时候,迦蓝飞到瀑布下,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一边看凤苍吃饭,一边陪他聊天。不过一多半都是他在说,凤苍的话很少。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水潭里的水温已经没了白日的灼热,而急速下降起来。之前凤苍脸上还是一片红色,现在已经开始变成白色,甚至还有些发青。

    “凤苍,你要坚持住!公主还在等着你呢!”说实话,迦蓝内心很是佩服凤苍。忘川水,就算他也不敢轻易触碰,这水温相差极大,而且但是这股子恶臭,都让人难以接受,更不用说泡在水中了。

    “我知道。”凤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你帮我告诉卿卿,要她照顾好自己。手术慢慢来做,我相信她的能力!还有,就是……我想她。”

    这话听到迦蓝耳朵中,让迦蓝闹个了红脸。人家夫妻之间的情话,他如何传达。只是,凤苍已经说了,他这个信使就应该把话传到。

    回去后,迦蓝敲响了凤七七的房门,把凤苍的叮嘱传达给了凤七七。末了,迦蓝脸有些发烫,看着凤七七很是不自在。

    “怎么了?”凤七七抬头,看着迦蓝,“苍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他让我告诉你,他想你了。”说出这话,迦蓝脸红的和煮熟的虾子一样,让旁边的苏眉和素月都笑了起来,“我们姑爷让你传话,你脸红个什么啊!”

    “我……”被苏眉和素月笑话,迦蓝有些尴尬,“我没做过这样的信使,所以……”

    “噢,所以你害羞了?”苏眉一跃,来到迦蓝面前,“啧啧,没想到你脸皮这么薄,那以后娶媳妇了怎么办?”

    “除非离开师门,过正常人的生活,否则我不会娶妻的。”迦蓝这话说的很认真,却引得苏眉“扑哧”一笑,“你娶不娶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么正儿八经的,真是呆得很!”

    “我先走了——”免得再次被人笑话,迦蓝“冲”出了凤七七的房间。

    “真是好玩儿,他害羞了,小姐!”

    老远,苏眉的声音传到了迦蓝的耳朵中,让他脸颊更烧。真是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莫非是天气太热了?

    凤七七让素月将小米抱到自己的房间,睡在自己床上,怕她夜里会发烧,凤七七起来了好几次,一直到天亮,才沉沉睡去。

    四天后,当小米站在岛上居民面前的时候,大家伙儿看到小米一个个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小米的嘴唇好了!小米的嘴唇好了!”有小孩围着小米叫了起来,现在百姓们才相信凤七七的医术,一个个都要求凤七七给他们治病。

    “爷爷!”小米被太虚真人抱在怀里,看到小米嘴唇上的浅浅疤痕,老人很是高兴,“丫头,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你别这么客气,我还要谢谢您和小米,相信我,支持我!”

    凤七七没一会儿就整理出了个名单出来,给做手术的人安排了顺序,每天做四个手术,而且凤七七还把术后的注意事项都写在了纸上分发下去,让岛上的居民知道如何去做术后护理。

    之后的一段时间,凤七七每天都从早忙到晚,每天要做四个手术,还要去检查病人的恢复情况,日子忙碌又很充实,而她的肚子,也像吹了皮球似的,一天一个模样。

    转眼,两个半月过去。凤七七的肚子已经七个多月,接近八个月了,最开始的手术都是她来做,后来就放手交给了迦蓝和晋墨。晋墨原本就是大夫,手艺极好,迦蓝在训练了一段时间后,也能上手术室操刀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岛上那些患有兔唇的人,都被治好,很多人已经恢复了健康,凤七七在蓬莱岛的声望大涨,成了居民口中的“女神医”。

    “苍,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忘川瀑布底,凤七七靠在岸边的大石上坐着,看着水中的凤苍。

    最开始她还不能适应忘川水的味道,可止不住对凤苍的想念,每隔几天都会来探望凤苍,后来也就渐渐适应了忘川水的味道。

    “我的卿卿,自然是厉害的。”凤苍身子在水中,手却放在凤七七高高的小腹上。凤七七说孩子在母体的时候,父亲多跟孩子说话,生下来的小宝宝非常聪明,所以每次凤七七过来,凤苍都会把大手贴在凤七七的肚皮上,和孩子聊天。

    “苍,还要坚持几天,你就可以解放了!你不知道,没有你在身边,晚上我都休息不好呢!”凤七七嘟着嘴撒娇,听得凤苍心中像吃了蜜一样甜,“卿卿,辛苦你了!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那些病人。这个时候,我却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让你受委屈了!”

    “我不委屈!只要你身体健健康康,我一点儿都不委屈!对吧,宝宝!”凤七七说话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跟着动了起来,凤七七得意地冲凤苍一笑,“你看,孩子都认同我的话呢!”

    因为月份大了,凤七七身上的女人味更加浓郁,看得凤苍迷了眼,“卿卿,你真美!”

    若不是因为自己还在忘川中,凤苍一定会忍不住去亲凤七七。只是现在美人就在眼前,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让凤苍越来越希望时间能快点儿过去,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拥抱过凤七七了。每天浸泡在忘川水中,那种寂寞真是非常难熬。

    “苍,我和孩子等你!”凤七七伸手,放在凤苍的大手上,眼神满是坚定,“坚持就是胜利,我们等你!”

    凤七七的话,像定心丸一样,成了凤苍支撑下来的动力。时间飞逝,终于到了九九八十一天,凤苍从忘川中出来,凤七七、晋墨等人早等候在旁边迎接他。

    “苍——”凤七七想扑进凤苍怀里,却被他拦住,“我身上臭,等我洗干净了,再让你抱!”

    见凤苍到了这时候,还这样在意自己的形象,凤七七轻声一笑,连忙带着凤苍回去。热水早就准备好,凤苍一直泡了好久,直到他认为身上的味道洗干净了,才换上干净的衣服出门。

    等在见到凤七七,不待她过来,凤苍已经上前拥住了她。

    只是,抱着凤七七的时候,凤苍觉得有些别扭,寻了好久,才发现原来这种别扭是因为一个大的肚子夹在他们中间,就像“障碍物”一样,让凤苍笑了起来,“看来,以后只能从背后搂着卿卿了!”

    “我是不是胖得很难看了?我都怕你抱不动我!”凤七七小脸粉红,嘴上虽然这样说,眼里却是骄傲和自豪,除却了之前的那些不适应,现在她可是非常享受当孕妇。

    不等凤七七话说完,凤苍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不管你多重,我都能抱得动!更何况是抱自己的老婆孩子,我乐意之至!”

    看到这对恋人经历那些事情在一起,大家都为他们高兴。太虚真人仔仔细细地给凤苍检查了身体,最后笑着捋了捋胡须,“你身上的忘情已经除去了,以后再也不会受胎毒困扰!”

    听到这话,凤苍站起来,深深地对太虚真人鞠了一个躬,“多谢老人家!”

    “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多亏了这丫头,困扰我们蓬莱岛十多年的病在得到了治疗,应该是我感谢你们!”

    太虚真人知道,凤苍的病治好,就是他们要离开的时候了。虽然这段时间的相处,太虚真人对凤七七颇有好感,很想留他们在这里多玩一段时间,可是凤七七快要临产了,再加上孩子身上有子蛊,他们还要带孩子去南凤国,所以即便太虚真人并没有挽留他们。

    休息了一日后,凤苍和凤七七向太虚真人辞别。

    岛上的居民得知女神医要离开,都纷纷到女娲庙来感谢凤七七,后来又自发从家里拿来了各种食物,为他们准备了淡水。

    上了船,凤七七才发现迦蓝也在船上,心里有些惊讶。“迦蓝,你不留在蓬莱岛么?”

    “我要送你们回大陆!艄公只来过一次,不知道如何航行,需要有人带领才行。”

    迦蓝这样说,凤七七点了点头。当大船离开蓬莱岛,岛上的人们都冲凤七七他们挥手,一直大船走远,众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回去的路上,凤苍的手再也没有出现颤抖的情况,晋墨给凤苍检查之后,惊奇地发现凤苍身上的蛊毒余留下的残毒也消失了,这消息让凤七七和凤苍都非常高兴。

    原本还以为必须要去南凤国戕族找族长解除凤苍身上的后遗症,没想到泡了忘川水,最后的余毒也没了,这对凤苍而言,是个最好不过的消息了。

    大船一直航行了一个月,才到大陆。路上经历了几次巨大的风暴,幸好有迦蓝,所才躲过。

    大船最后在东鲁国的港口河口停泊下来,凤苍等人刚刚上岸,就有士兵上前,“是摄政王和镇国公主么?!”

    这士兵穿的是北周国的军服,一见凤苍,立刻跪下行礼,“恭迎摄政王!恭迎镇国公主!”

    没一会儿,纳兰信就赶了过来,见到凤苍,纳兰信激动地不行,当下就拜在凤苍面前,“王爷,您回来了!”

    “起来吧!”见纳兰信这样,凤苍自然知道纳兰信定是夺下了东鲁国,不愧是他看中的人。

    在看到凤七七大腹便便的模样的时候,纳兰信显然有些“吓”着了,见惯了凤七七窈窕模样,现在成了这样,倒是有些不习惯。

    凤苍和凤七七被迎进了河口,纳兰信汇报了东鲁国的现状。现在,大陆上已经没有了东鲁国和西岐国,只剩下北周、南凤两国。

    在听说明月晟夺下西岐,龙泽景天弃城而逃的时候,凤七七笑了起来,“没想到明月晟也是个狠角色!那上官无忌呢?”

    听凤七七提到上官无忌,纳兰信可惜地叹了口气,“上官无忌自刎了——”

    “什么?”这个结果实在是出乎凤七七的意料之外,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无忌会自刎。“怎么会这样?”

    “上官无忌败在大将军手里,大将军想说服上官无忌归顺,可是在西岐亡国后,上官无忌自杀了。他说没能守护西岐,愧对列祖列宗……”

    纳兰信的话,让凤七七沉默了下来。一想到当初到北周国,上官无忌路上都小心照顾,还曾经想带她一起走,那个单纯的少年,竟然以自己的热血,来书写了“忠诚”二字,他怎么就那么傻呢!

    凤七七心情不好,谁都能看出来。纳兰信悄声退下,凤苍来到了凤七七身后,大手从后,揽住了她。

    “是不是为上官将军难过?”

    “嗯!”凤七七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她把上官无忌当朋友,虽然西岐国和北周国的立场不同,让他们不得不站在对立面,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结果。

    为什么他非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呢?他明明还能有更多的选择!他真是傻!

    “卿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方式,比如他会选择忠诚,比如龙泽景天会选择逃亡……”凤苍并没有因为凤七七悼念上官无忌而吃醋,她的想法,他如何不知道呢!她把上官无忌当做朋友,现在失去了这个朋友,凤七七难过是人之常情。

    只是,凤苍比凤七七更理智,更加明白上官无忌的内心。那个男人,选择自刎的方式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恐怕一半是为了追随他亡了的国家西岐国,另一半,是因为得不到心爱的女人,所以内心早就干涸,早就在等待一个解脱的契机吧!

    因为凤七七快要九个月,接近预产期,所以他们并没有过多停留,只是休息了两日,就坐了马车,赶往北周国的都城燕京。迦蓝并没有跟随凤七七一起去燕京,反而向他们道别,登船回了蓬莱岛。

    路上,凤苍有些紧张,晋墨跟他讲了一些关于女子生产会出现的问题,原本是想让凤苍有心里准备,没想到只是“难产”,就把凤苍吓着了,生怕凤七七会遇到“难产”之内的事情,更担心路途颠簸,凤七七会在途中产子,所以一路上都放慢了进程,一切都以凤七七的安危至上。

    这段时间,凤七七的胎动特别厉害,虽然马车已经准备的非常安逸,可肚子太过沉重,让她晚上无法安睡,只能白天间歇性地休息一会儿,之后又会被胎动闹醒。

    见凤七七这样难受,凤苍心疼得不行,恨不得能替了她。

    ------题外话------

    明天就生BB啦!啦啦啦~

    不知道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