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38斩了她的左手!

138斩了她的左手!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塔吉古丽忍不住多打量了苏眉两眼,完颜康毁了她的部落,她要毁了完颜康心爱的人才行。这样,才叫一报还一报。

    苏眉怎么会读不懂塔吉古丽的意思,虽然她并不知道塔吉古丽是想毁了她来报复完颜康,可是眼前这女人眼里的寒意,苏眉能看出来。不过,醋意冲脑的苏眉并没有往别处想,反而以为塔吉古丽是真的看上完颜康了,这让她心里一阵恼火。

    “小世子由我们送去,你忙别的去吧!”

    苏眉毫不顾忌地玩着完颜康,往前厅走,留下塔吉古丽狠狠地看着苏眉的背影,好像要给她看一个窟窿出来似的。

    只是,她怎么会放走这样好的机会呢!塔吉古丽才不是被苏眉一句话就打发到一边的人。

    “王爷,还是让我抱小世子去前厅吧!这是我们王爷吩咐的,你这样,是让奴婢为难!”塔吉古丽倔强地站在完颜康和苏眉面前,执意要抱凤枭。

    “凭什么?”

    苏眉越看眼前这个婢女越是不爽。

    “就凭奴婢是王爷派来的,奴婢只听王爷的命令。”塔吉古丽想拿凤苍的名头来吓住苏眉,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凤七七和素月已经从后面跟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凤七七一身火红,缓缓走来。在看到凤七七第一眼的时候,塔吉古丽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这女子,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举手投足,都透露着高贵和优雅。那张小巧精致的脸上的五官,搭配的那么合适,看着让人舒服,就像停留在人间的仙女一样,特别是凤七七眉间的那粒小小的朱砂痣,更让她身上多了一丝仙气。

    凤七七一步步走过来,她的步子轻巧,裙摆,如同浅浅的水波一样,缓缓前行,让塔吉古丽看呆了。

    难怪,凤苍会钟情于这样的女子,就算是她,也会被凤七七迷倒。

    看着凤七七,塔吉古丽想到了自己的左脸。当初,凤苍将她撂下马,她毁了左脸,所以才在脸上纹了纹身,用来遮挡那些丑陋的伤疤。现在貌若天仙的凤七七比起来,她简直就是个丑八怪。男子多是视觉派,她如今的面容,就是普通男人都不会喜欢,更不用说是凤苍了——

    所有的情感,在最后,转化成了一种叫羡慕嫉妒恨的东西。塔吉古丽羡慕凤七七的绝色容颜,也恨自己在容貌方面就输了一层。只是,她并不恨给她带来这样痛苦结果的凤苍,反而对凤七七恨之入骨。

    这个女人,抢走了她心爱的男人,不就是靠得这张魅惑天下的脸么!要是她被毁容了,凤苍也会对她弃之如敝屐,她也要眼前这个得了万千宠爱的女人尝尝心碎的滋味。

    “小姐——”苏眉冲凤七七行了礼,随后叫来了素月,“素月,她说自己是王府的丫头,你见过她么?”

    素月打量着塔吉古丽,看了一会儿,摇摇头,“你是哪个院子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奴婢住的偏,姑娘自然不知道。”塔吉古丽连忙为自己辩解,只是,她这话,却让苏眉更是不相信。“王府的人,素月都认识,既然素月没见过你,那你就不是王府的人。说!你到底是谁?”

    “啪——”塔吉古丽腿一软,跪在凤七七面前,“奴婢真的是王府的人,不过是新近来的,因为小世子满月酒,人手不够,所以就被安排了进来。”

    “是么?”凤七七也察觉到了异样,她对苏眉和素月点了点头,两人上前,一左一右将塔吉古丽搀扶了起来。“别哭,你到底是谁,见到管家就知道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要做什么?”塔吉古丽装出一副害怕模样,苏眉眉头一挑,“怎么,不敢去对峙么?还是,你做贼心虚?”

    “奴婢才没有呢!”塔吉古丽挺直了腰杆,“走就走!”

    她这样,苏眉和素月倒是有些惊讶,莫非真的是新人?两人跟在塔吉古丽身后,完颜康则是抱着凤枭,走在凤七七旁边,一边走,一边和凤七七聊天。

    塔吉古丽走在前面,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摆脱现在的境遇。如果真的被苏眉和素月带去对质,她的身份就曝光了,现在离前厅还有一段距离,她得寻找机会跑掉才行。如何摆脱困境,离开这里,这是塔吉古丽要思考的问题。

    “唉哟——”走到一假山处,塔吉古丽的手按着肚子,叫嚷了起来。

    “怎么了?”

    “奴婢,可能是吃坏了东西,从昨天开始一直闹肚子。”塔吉古丽疼得背部都弓成了虾米状,素月上前,想为她检查,不料对方直接洒出了一片白色的粉尘出来。

    “小心!”凤七七提醒众人闭气,完颜康却发现手中一空,“不好!她抢走了孩子!”

    一听儿子被人抢走,凤七七一跃而起,站在假山上,这才看见在王府里逃窜的塔吉古丽。“追!”凤七七先追了过去,完颜康和苏眉、素月随后赶了过去。

    塔吉古丽对王府并不太熟悉,她只是一直奔跑着,刚进了一个院子,就察觉到背后一阵凉风袭来,她连忙躲开,却发现凤七七已经追到了身后。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掐死他!”被逼无奈,塔吉古丽一手掐在凤枭小小的脖子上,“听见没有,别再过来!”

    完颜康、苏眉、素月赶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凤枭在自己手里被眼前这女人抢走,让完颜康气得不行。“你是谁?放下枭儿!”

    “我是谁?”听完颜康这样说,塔吉古丽冷笑一声,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完颜康,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塔吉古丽?!”看到眼前女子左脸上明显的黑色纹身,完颜康脸色一沉,“没想到你竟然到燕京来了!”

    “逍遥王很惊讶么?”塔吉古丽一边说话,手指一边在凤枭的颈部转悠着,仿佛凤枭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她正在细细观摩似的。

    “放下孩子!”

    完颜康一边说话,一边给凤七七使了个眼色。

    “你们别打主意!别以为我看不到!”塔吉古丽捕捉到了完颜康传递的讯息,微黑的手锁住凤枭的咽喉,“别耍花样!否则我让他跟我陪葬!”

    “塔吉古丽,放下我儿子,我放你走!”凤七七心里惊慌,可脸上却依旧保持着镇定。

    关于塔吉古丽的事情,凤七七了解了一些,也知道她是凤苍的手中败将,脸上的疤痕就是拜凤苍所赐。之前完颜康在北方作战,打败女真族,郭巴被斩,塔吉古丽潜逃。没想到,她竟然逃到燕京城来了。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看来,眼前这个女人不算太傻。只是,她这样潜入王府来,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是要掳走凤枭么?

    在凤七七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凤苍和凤枭更重要的人。现在凤枭在塔吉古丽手里,看着儿子粉嫩的小脸因为呼吸困难而涨红,凤七七恨不得立刻杀了塔吉古丽。

    “放我走?你会那么好心么?我会相信你么?”对凤七七的话,塔吉古丽一声冷笑。她才没那么蠢!凤枭在她手里,她才会安全。若是真把凤枭放了,他们肯定会翻脸无情,立刻杀了她。

    现在,塔吉古丽有些后悔自己独自过来。她想见见凤苍的女人是什么模样,顺便把凤苍的儿子拐走,好跟他谈条件,所以没带其他人,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就进了王府。塔吉古丽万万没有想到,凤七七竟然是这样精明的人,更没想到,她身边的素月居然认识王府的每一个人。

    今天栽在凤七七手里,塔吉古丽心里不服。在塔吉古丽看来,凤七七之所以能胜过她,能占据凤苍的心,无非是因为她有一副好面皮。没了这面皮,凤七七什么都不是。

    此时,被凤七七和完颜康等人保卫着,塔吉古丽心里有些慌张。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顺利脱身!她不想死在这儿,至少,她现在还不能死!她还没有嫁给凤苍,还没当凤苍的新娘,绝对不可能被凤七七抓住!

    “你们让开,否则我掐死他!”

    说话的时候,塔吉古丽的手上又多了一分力气,让塔吉古丽非常惊讶的是,从开始到现在,凤枭没有哭,没有闹,甚至在他卡住他的咽喉的时候,凤枭也没哭,只是小脸通红。

    这真的是刚刚一个月的孩子么?凤枭的异常,让塔吉古丽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凤枭。在对上凤枭那双葡萄紫的眼睛后,塔吉古丽愣在了那里。

    不对!凤苍的眼睛是黑色,凤七七的眼睛是黑色,为什么凤枭的眼睛是紫色?难道……塔吉古丽看向凤七七,难道这孩子是凤七七和别人的“野种”?

    时间紧迫,塔吉古丽根本来不及去细看凤枭的五官是否和凤苍相似,主观上已经给凤枭安上了一个“私生子”的头衔。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被眼前这个女子迷得神魂颠倒,现在还要包容她和别人的孩子,塔吉古丽就为凤苍鸣不平。

    “塔吉古丽,放下我的孩子!”凤七七手中多了两根金丝,凤枭的模样,让凤七七心疼死了。这孩子居然不哭不闹,让凤七七这个当娘的心里更是难受的不行!恨不得立刻杀了塔吉古丽!

    “凤七七,凤苍对你那么好,你居然背叛他?你对得起他么!亏凤苍对你一片真心,你简直是辜负了他!”

    塔吉古丽说的话在凤七七看来有些不着边际,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是什么意思?凤七七懒得和她争辩,手中金丝一闪,“塔吉古丽,我再说一次,放开我的孩子,我饶你一命!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今天你所做的一切!”

    “我不——”

    说这话的时候,塔吉古丽忽然闻到一股异味,手中抱着凤枭的左手,也变得湿漉漉的,好像是有种温水,正从她指缝中低落到地上。

    在看清楚自己手上是热乎乎的童子尿到时候,塔吉古丽大叫一声,把凤枭扔了出去。“啊!”她生平最讨厌这些脏东西了,更何况这尿没一会儿就干在她手上,那种怪异的味道,让塔吉古丽差点儿吐了。

    “枭儿!”完颜康一跃而起,把空中的凤枭抱入怀中,与其同时,凤七七手中的金丝飞扬,缠在了塔吉古丽刚才掐着凤枭的左手上。

    “啊——”只听得一声惨叫,金丝将塔吉古丽的左手,从手腕部位,齐刷刷给她截断。

    断手,掉在地上,染红了沉寂在土地上的冰雪,塔吉古丽抱着断臂,想拾起自己的左手,苏眉和素月手中的武器已经直奔她面部而来。

    “小心!”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丢下一个烟雾弹。浓烟弥漫,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等烟雾散开,塔吉古丽已经消失,只有她那只断了的左手,还留在地上。

    “追!”苏眉和素月追了出去,凤七七却快步来到完颜康身边,“让我看看孩子!”

    “孩子没事!表嫂,我也去追他们!”

    完颜康刚准备走,被凤七七叫住。“阿康,让人封锁京城!若晚了,他们一定出城逃走,到时候要抓住塔吉古丽就更难了!”

    “我知道了,表嫂!”

    凤七七上上下下检查了凤枭,在看到他安然无恙,心里才松了口气。摸到褥子上一片冰冷的湿润,凤七七连忙抱着凤枭赶回了听松楼。

    “你这个小家伙,今天把娘亲吓坏了!”

    凤七七弄了温水,给凤枭洗了个干净,又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地涂上了药膏。塔吉古丽的手劲儿很大,外加上凤枭的皮肤很细嫩,所以现在这个小婴孩儿的脖子上明显地留下了青紫色的淤痕,看得凤七七忍不住掉下眼泪。

    “对不起!是娘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是娘不好!”凤七七眼泪像美丽的珍珠一样,往下掉。她给凤枭穿好衣服,有重新抱上了褥子,最后,才擦了眼角的泪。

    “唔……”

    凤枭转悠着大眼睛,一直盯着凤七七,刚才涨红的小脸,这会儿也恢复了正常。似乎明白凤七七是为何伤心,凤枭“依依呀呀”了起来,好像在说,“娘,别担心,我没事儿!”

    凤枭这么乖,让凤七七心里更是难受。“枭儿,走,让你爹为咱们报仇去!”

    等凤七七抱着凤枭到前厅,完颜杰和东方蓝已经到了好一会儿了。凤苍正在招呼他们,见凤七七来,凤苍大步走了过来。“卿卿,你来了!”

    由于刚才塔吉古丽去的那点儿是在王府里最偏远的地儿,所以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传到凤苍这里来,现在见凤苍温柔地走过来,凤七七开口,叫了一声“苍……”眼泪立刻“哗啦”一下,像断闸的洪水,倾泻下来。

    镇国公主哭成这样,让文武百官和他们的夫人们惊讶不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满月酒么?为什么凤七七会流泪?

    看到眼前女子落泪,凤苍心中一紧,“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才,府里来了个贼人,差点儿把枭儿掳去了!阿康和苏眉、素月都去追贼人了?苍,你看我们的枭儿!”凤七七的打开褥子,给凤苍看凤枭脖子上的痕迹。

    “那人是谁?”看着爱儿粉嫩的颈部那样恐怖的痕迹,凤苍脸阴沉下来,一股暴戾之气从他身上蔓延开,让整个场上的人都打了个寒颤。

    “是塔吉古丽!她抢走了枭儿,还要扬言要杀了他!”

    “塔吉古丽?”东方蓝快步走了过来,从凤七七手中接过凤枭,此时,完颜明月和凤邪也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天啦!这个狠心的女人,她是要杀了枭儿!”东方蓝气得不行,“来人,去搜城!去搜城!把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找出来!”

    “外婆,我已经让阿康封城了!”

    “好!敢动哀家的小重孙!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凤苍和东方蓝的态度一致,他握住了凤七七的手,声音变得清冷起来,“竟然混进摄政王府,塔吉古丽真是大的胆子!也不知……她这胆子是谁给的。”

    说这话的时候,凤苍的眼睛扫过来祝贺的宾客,那眼里的寒意,让所有人都觉得害怕。摄政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塔吉古丽是和这些宾客有关系?是宾客带进来的?

    这些人一想到凤苍的那些手段,都怕得不行。那些官员们你看我,我看你,不敢吭声,心里却在揣度,到底是谁干得“好事!”

    “吉祥!”凤苍叫出吉祥,扯下腰间的虎符丢给她,“传我指令,让鹰骑军封锁城门,所有人不得出城。你带着人,去一家一家给我搜!本王倒是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窝藏朝廷钦犯!若是找到了窝藏犯,抓起来!若反抗,则格杀勿论!”

    “是!”吉祥拿了虎符,匆匆出去。

    做完这些,凤苍低声安慰着凤七七,过了好一会儿,凤七七的眼泪才止住。东方蓝宝贝凤枭这个重孙子,抱着他领着完颜杰,在完颜明月的陪同下离场。

    这个满月宴的主角离开了,可凤苍并没有放眼前这些官员回去的打算。

    “坐!开宴!”嘴里这样说,凤苍把管家凤齐叫到了跟前,跟他叮嘱了几声,凤齐退了下去。

    “感谢各位来参加小儿的满月宴!多谢了!”一声“多谢”从凤苍嘴里说出来,却是寒气十足。凤苍知道,自己的王府虽然人手不多,但平时防卫还很是得到。今天凤枭满月宴,人手有些紧张,但他万万没想到塔吉古丽会摸进来。

    但凡进王府的人,都是拿了帖子才能进来的。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塔吉古丽是跟着他眼前的文武官员中的某人进了王府,也就是说,朝中有人收留了塔吉古丽。这才凤苍看来,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虽然东鲁国、西岐国和女真族已经成为了历史,可是龙泽景天和塔吉古丽并没有抓住。现在塔吉古丽竟然到了北周国的京城,说明朝中有人和她勾结在了一起。

    到底是谁呢?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收留塔吉古丽呢?

    凤苍沉默的时候,凤玉指挥人上菜,美味的佳肴一道道被摆上桌子,可在座的人已经失去了品尝的兴趣。刺杀摄政王小世子,这是多大的罪名!没有人能够承担凤苍的怒火。

    众人都在担心的时候,穆华心里也开始七上八下了。塔吉古丽真是个疯子!居然摸到凤苍的眼皮子下,还要杀凤枭!这女人简直蠢极了!他们不是商量好了,一切都按照计划来么?这个女人看着很精明,为什么今天失去理智了?

    凤齐带着人,将整个王府细细地搜了一遍,只等下午,才来到前厅。

    “王爷,这是我们在茅厕边发现的衣服。塔吉古丽杀了王府的婢女,化妆成了她的模样,婢女的尸体,已经才茅厕里找到了。”

    凤枭的满月宴,凤苍给京城里的官员发了请帖。而摄政王府的请帖是找人专门定做的,根本就不可能假冒。凤齐把衣服里的请帖拿出来,双手递上,凤苍接过来一看,这帖子上的名字是一个京城的官员。

    “周德利?”凤苍念出声,那些等着结果的人听到这名字,连忙左右查看,看周德利这个混蛋躲在哪儿。只是看了一圈才发现,这人根本就没有来。

    “去周德利家看看!”

    又等了一会儿,凤齐急匆匆地赶了回来。“王爷,周大人晕倒在他自己的马车里,看来是被人下了药。”

    听了凤齐的话,穆华的心才轻松下来。还好塔吉古丽没蠢到极致,还知道拿别人的帖子进来。只是现在,不知道这个蠢女人躲哪儿去了!希望她没去丞相府,这个时候,千万别连累到他。

    “既然没大家的事儿了,今天就麻烦你们跑了一趟!爱儿今天受了惊吓,本王要抓到凶手为儿子报仇,就不多陪大家!请大家尽兴!凤齐,帮本王好好招呼客人!”凤苍站起来拱手道歉,拉着凤七七去了后面。

    “到底是怎么回事?”凤苍一边走一边问凤七七,他这会儿可是要赶着去看凤枭,刚才只是扫了一眼,没仔细看,现在确定塔吉古丽不是到访来宾带来的人,他此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看宝贝儿子。

    凤七七把事情经过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当听凤七七说她斩了塔吉古丽的手,凤苍眼里露出赞赏的目光。

    “救塔吉古丽的人是谁?是龙泽景天么?”

    凤苍提到龙泽景天,让凤七七有些惊讶,“不是他,龙泽景天的声音我能听出来。你为什么会认为是他?”

    “塔吉古丽都能躲到燕京城来,龙泽景天也会。我担心的是他们联手,那就麻烦了——”

    王府外,一场前所未有的抓捕正在进行。

    百姓们得知摄政王府的小世子差点儿被人杀害,各个都气愤不已。这个小世子的出生,可是让他们赚了一大笔,简直就是他们的福星!现在有人要杀小世子?到底是谁这么狠心!真是太混蛋了!出于愤怒,燕京城的百姓们也自发地帮鹰骑军寻找塔吉古丽的下落。

    就在穆华心里想着,塔吉古丽千万别躲他那儿去的时候,这女人,还真的躲了丞相府。

    “喂,古丽,你怎么样?”渡一拍打着塔吉古丽的脸,相府的管家已经找了大夫给塔吉古丽包扎好了左手。幸好渡一之前帮她处理了断了的左手,才不至于大出血死亡,就会了她的一条命。

    “死,死不了……”塔吉古丽嘴唇苍白,眉头紧皱。从断手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浑身发抖。“渡一,谢谢你……今天……”

    “不用客气!下次别那么傻了!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就对抗不了凤苍的!”

    说话的时候,渡一想到了凤七七。那女人出手又快又恨,还有她手里的金丝,完全就是夺人性命的武器。还好他早就准备,否则,他们今天都会死在摄政王府里。

    “凤七七很厉害,你惹不起!”渡一给了塔吉古丽一句忠告,“你以后,还是不要招惹她!”

    “不行……我要报仇!”一想起自己的左手被凤七七斩了,塔吉古丽就发自肺腑地仇恨凤七七。

    先前她还以为凤七七是凭借美貌获得了凤苍的青睐,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这个女人有着强大的力量。不过,塔吉古丽并不认为自己比凤七七差,今天实在是事出意外,她占了大意,而且对方人多势众。若是一对一,她未必会败在凤七七手里。

    渡一从塔吉古丽的眼睛里看到了她的不服气,这女人,都因为她的固执和倔强失去左手了,还不肯悔改,还这样执拗。

    “这是汤药,每天早晚要喝。这是膏药,每五天都要换一次。”

    给塔吉古丽包扎伤口的大夫写好药方,递给管家。“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走了!明天再来给这位姑娘复诊。”

    “好,谢谢你!”渡一笑着送大夫,等大夫背了药箱,转身要走。渡一手中多出一把匕首,直接扎进大夫的后背。

    ------题外话------

    ~o(>_

    各位久等了,对不起,兔子的事情越来越多,所以最近都不能按时更新,真是对不起大家!兔子唯一能保证的是,每天都更新,月底婚期的时候可能要请假,到时候会提前通知大家!谢谢亲们的鼓励和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