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鬼王的金牌宠妃 > 152上刀山(上)

152上刀山(上)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鬼王的金牌宠妃 !

    凤苍的乐观,让明月晟微微一笑,他不知道如何去说。明月晟还是很小的时候跟随母后苗楚云来过百鸟山,当时正好碰上百鸟山的传统节日火把节,在那时明月晟亲眼目睹了上刀山和下火海。

    在戕族,能上刀山,下火海的人,都被称为好汉。

    戕族的男人以自己是“好汉”而骄傲,他们从小训练,就是为了能在成年后的火把节上证明自己是好汉。这是戕族的传统,是男人,都要经过这一关。

    虽然这两门在戕族人看来并不是那么的难,可是对于外人而言,岂止是难,一不小心,还会伤及性命。

    这次要给凤枭解蛊,凤苍必须过三关,三天后要面对的,就是第一关——上刀山。虽然凤苍自信满满,可明月晟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那些刀可都是锋利无比的,万一有什么意外……最难过的人肯定是凤七七。

    明月晟出去转了一圈儿,回来的时候领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这是我的表兄阿扎,他是戕族的好汉!”

    来之前古筠婉给凤七七讲了很多关于戕族的事情,其中一点就提到了戕族的好汉。能被称为好汉的男人,都是通过刀山、火海考验的人。明月晟的表兄阿扎,更上好汉中的佼佼者。

    明月晟请阿扎来帮忙教导凤苍,让凤苍和凤七七都非常感动,凤苍和阿扎约定了时间,第二天一早,就和阿扎来到百鸟山山顶,学习上刀山的技能。

    在山顶上,阿扎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刀山。原来所谓的“上刀山”,就是在一根十多米的树桩上绑上锋利无比的刀子作为阶梯,攀岩者要赤脚在利刃上攀爬。

    “这些都是真刀!”阿扎向凤苍等人展示手中的刀具,砍在树上,树枝直接被削断,引来完颜康的惊叹。“不是吧!真刀?那脚踩上去还不被割烂了?”

    阿扎脱下鞋子,深吸了口气,来到爬刀梯下,“蹭蹭——”一口气就爬上了顶端。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又“蹭蹭——”,轻轻松松就从刀梯上下来。

    “来,我看看你的脚!”完颜康对上刀山很感兴趣,他不相信人的脚能够踩在刀刃上毫发无损,等阿扎向他展示自己完好的脚时,完颜康对阿扎佩服的不行。

    “阿扎好汉,你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你是不是学过什么盖世神功?要是有这种神功,以后岂不是刀枪不入了?!”

    完颜康的这声“阿扎好汉”的称呼,让阿扎乐得合不拢嘴。要知道,戕族的男人最喜欢“好汉”这个称呼,被人称为好汉,是一件让他们格外骄傲的事情。

    “你再仔细看看我的脚!”

    等完颜康细看之后,才发现阿扎的脚上有一层厚厚的茧,刚才的刀在他的厚茧上,留下了细细的纹路,只是茧子太厚,并没有伤着阿扎的脚而已。

    “完了完了,表哥你这次完了!”

    完颜康连声说了好几个“完了”,惹得苏眉大怒,当下一个栗子赏在完颜康的头顶,“什么完了?姑爷还没开始呢,你就说姑爷完了,你是在诅咒他么?”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头上吃痛,完颜康立刻躲到凤七七旁边,“表嫂,你看,阿扎好汉脚上的茧明显是日积月累练出来的,若是没得十年功夫,怎么能在刀锋上行走自如?”

    完颜康说的是实话,阿扎笑着穿上了鞋子。“我从八岁开始训练,开始是赤脚踩沙子,随后把沙换成小石子,接着又把有棱角的石子换成刀背,最后才换成刀刃,足足学了八年。”

    阿扎这样解释,凤苍眉头皱了起来。八年,他显然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后天就是上刀山,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窍门,这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情。

    明月晟也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上刀山,在看到那些银光闪闪的利刀后,他心中一沉。这样的刀,踩在脚上,岂不是要把脚割成两半?只有两天时间,凤苍如何才能通过上刀山的考验呢?

    所有人都在为凤苍担心的时候,凤七七没说话,只是安静地抱着凤枭站在一边。

    这上刀山,让她想到了前世的傈僳族,他们的绝活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凤七七曾经观看过傈僳族的表演,也和傈僳族的大师交谈过,说不定这次对凤苍有帮助。

    “阿扎好汉,能不能麻烦您再演示一遍?”凤七七来到爬刀梯下,请阿扎再次做了一次示范。从刀刃的侧面看,凤七七很快就找到了一些窍门。上刀山,一是要快,二是要稳,三是踩对地方。

    凤七七在古筠婉耳边嘀咕几句,古筠婉立刻找来了五双袜子。凤七七把凤枭交给苏眉,自己拖鞋,穿上五双袜子,来到爬刀梯旁。

    “卿卿,你要做什么?”凤苍一把抓住凤七七。这些刀有多么锋利,凤苍清楚,现在凤七七这模样,似乎是要自己去上刀山,只穿袜子,万一伤着脚了怎么办?

    “苍,看了阿扎好汉上刀山之后,我有一些对应的策略,想试一试。”

    “不行!”

    凤苍和明月晟同时开口阻拦。阿扎已经说的很清楚,他训练的八年,才达到现在这样的效果,凤七七不过是看了一次,如何能掌握窍门?

    “苍,相信我!”凤七七把凤苍拉到一边,“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前世么?那里也有上刀山!我曾经得到过高人的指点,想必应该和这个是一样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凤七七这样肯定,凤苍只能点点头,貌似每次他都会“败”在凤七七的坚持下。看来,他一辈子都要被这个女人吃得死死的了!

    “苍,看清楚我踩的位置!”

    上刀山之前,凤七七冲凤苍一笑,学着阿扎的模样,五指成钩,握在了刀刃上。

    不同于阿扎的迅速,凤七七的动作有些慢,凤苍留意着凤七七踩的地方,把她的动作都记在心里。

    此时,明月晟的心悬在了嗓子眼。对凤苍同意凤七七上刀山,明月晟心里有些不满。如果是他,绝对不会让凤七七有任何闪失,哪怕是可能存在的意外,他都不会允许发生。

    看着凤七七在利刀上攀爬,明月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如果凤七七有什么闪失,他一定会第一个上前接住她。

    凤七七在爬刀梯上的模样,让阿扎长大嘴巴,看得发愣。从来没有女人能上刀山,更何况凤七七是这样娇柔的女子,虽然凤七七的动作并不快,可她的脚上并没有受伤,如果这是她第一次上刀山,那简直是太神奇了!

    等凤七七从顶上踩着利刃下来,等候在旁边的人们心中才松了口气。

    “小姐,你没事吧!”苏眉急匆匆地上前检查凤七七的脚底,五层袜子割破了三层,没有伤着脚。

    “看来,我的技术还是不行啊!”凤七七笑着说道,阿扎却对凤七七伸出了大拇指,“王妃真是厉害!如果王妃是男子,一定是个好汉!”

    阿扎对凤七七很是佩服,身为女人,能从爬刀梯上走一个来回,真是不简单!阿扎不是傻子,凤七七只是看着他,就能从里面摸索到窍门,这个女人很聪明。

    见凤七七没事,凤苍这才放心。刚才他看的真切,凤七七握着刀刃的手成爪形,脚也并没有踩在正刀刃上,而是踩在侧面,这大概是凤七七想告诉他的窍门。

    “苍——”凤七七换上鞋,在凤苍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凤苍连连点头,果然和他总结出来的一样,只是凤七七稍微运用了一些轻功的原理,将下半身的力量提升到了上半身。

    有了凤七七的演示,凤苍也换了袜子,“我试试!”

    一轮下来,四双袜子的脚底被利刃割断,只剩下最后那层袜子保护着凤苍的脚完好无损。凤七七身体轻盈,凤苍是个大男人,自然体重比凤七七要重很多,压力也会大一些。

    旁边的阿扎看着这两人虽然都是第一次上刀山,却能在穿着五双袜子的情况下没伤着脚,不由得点了点头。只是,真正的上刀山应该和他刚才一样赤足,凤苍已经很厉害了,但真的赤足上刀山,没了袜子的保护,说不定就会被割破脚底。

    “阿扎表兄,你帮帮我的朋友吧!”

    明月晟也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亲自开口向阿扎求助。戕族男子从小就跟着寨子里最能耐的好汉来学习上刀山,阿扎现在就是寨子里教小孩子的老师,如果他能帮助凤苍,最后凤苍一定会顺利过关。

    阿扎原本是明月晟母后,苗楚云大哥的儿子,后来苗家被满门抄斩,阿扎被古德送回百鸟山,才保存了苗家的血脉。可以说,这两人的血缘是寨子里最为亲近的。

    明月晟向自己求出,阿扎憨厚一笑,他可不是傻子,刚才凤七七在爬刀梯的时候,明月晟的担心模样,全部落在阿扎的眼里。可是凤七七是凤苍的妻子,这就注定了他们之间永远都没有未来。

    “阿晟啊!”阿扎拍了拍明月晟的肩膀,苗家人都很深情,明月晟中情已深,看来是不能自拔了!

    “冲着你的面子,这个忙我帮定了!”

    阿扎的想法很简单,明月晟喜欢凤七七,可是佳人已经嫁作他人妇,那怎么样也要让明月晟在凤七七心里占有一定位置,至少,要让她感激他,这样的话,做不成爱人,却能始终是朋友。

    阿扎肯帮忙,凤七七和凤苍都非常高兴,对明月晟也更是感激。

    之后两天,凤苍一直在百鸟山山顶跟着阿扎学习上刀山的技能,两天时间,阿扎把自己会的,都教授给了凤苍。只是凤苍能训练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两天稍纵即逝,转眼,就到了过关的这天。

    一大早,戕族的老老少少都来到了广场上,一根二十米长的爬刀梯竖在广场中间。

    七十二把利刀一层一层,捆绑在爬刀梯上。

    阳光照在刀锋上,闪亮刺眼。戕族的百姓们看着爬刀梯,开始议论纷纷。五位长老坐在高台上,古德亲自领着凤苍一行走了过来。

    和往日不同,寨子里的巫医早就等候在一边,做好了为凤苍包扎的准备。

    凤苍的身份不同于以前前来请求解蛊的人,凤苍是北周国的摄政王,他要是在百鸟山出了什么事情,北周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就成了国家之间的矛盾了。

    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古德和长老们商量,决定让巫医做好准备,只要凤苍脚底出血,就赶紧让他下来。凤苍不能通过这一关事小,伤及性命,那就麻烦大了。

    与此同时,晋墨也拿着医药箱等在了一边。

    “安静——”古德站在广场上,一声喝,场上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凤苍,这个北周国的王爷,为了爱子,千里迢迢来南凤国解蛊的事儿,早就传遍了整个寨子。凤苍和凤七七两人那天晚上在篝火上的表演,很得戕族百姓们的喜欢,现在凤苍要过三关,更是让这些人佩服不已。

    无论凤苍最终是否能通过三关,他为儿子做的这些事情足以表明了凤苍是一个有责任心,而且疼爱孩子的父亲。

    “加油啊!”阿扎给凤苍鼓劲,这两天,凤苍没日没夜地训练,那种拼搏进取不认输的精神,让阿扎很是敬佩。

    虽然只是短短两天时间,凤苍已经掌握到了上刀山的窍门,昨天最后一次爬云梯,凤苍穿了一双袜子,下来的时候袜子只是被割裂了一些纤维,这对凤苍来说,已经是飞跃式的进步。

    常人要训练七八年才能做到这样,凤苍却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达到了这样的效果,用阿扎的话来说,凤苍真是个天才。

    “好好干!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阿扎握拳,轻轻地打在凤苍的胸口,“放轻松!”

    凤苍在戕族百姓的欢呼声中,站在了爬刀梯下。和训练时候不同,今天的爬刀梯增加了十米,刀也由三十六柄,翻倍成了七十二柄。长长的爬刀梯直耸云端,利刀在刺眼的阳光下,闪烁着异常明亮的光泽。

    ------题外话------

    (~o~)~zZ

    先更四千,剩下的三千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