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路 > 第1685章 置换九

第1685章 置换九

作者:金鸡纳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子良与姜宏智交谈了近两个小时,就让他走了。

    第二天早上,罗子良起床后,发现房间的门底下塞进来了一个很大的牛皮子信封。他还以为是谁想贿赂他呢,狐疑地弯腰拣了起来。

    他坐在沙发上翻了翻,却发现这里一沓举报材料!

    材料里举报的人对象就是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姜宏智,看来,姜宏智昨天晚上来找罗子良的事情,被集团公司的领导层某个成员发现了,本着互相打击的思想,就悄悄递了举报材料。

    罗子良看着这些材料,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直接把一大沓材料狠狠扔在茶几上,纸张散满了地上……

    这个情况,刚好被敲门进来的秘书孟恩龙看见,他有些震惊地问,“罗书记,怎么了?”

    罗子良气愤地指着那些材料说,“你看看,看看,这些都是举报总经理姜宏智侵吞、溅卖国有资产的,可笑的是,昨天晚上他还来找我承认错误呢,说的那些都只是皮毛,简直嚣张透顶!”

    孟恩龙急忙说,“罗书记,我正想向您汇报呢,昨天晚上我们的工作也取得了重大进展,很多工人给我们发的微信,很多都是那些领导循私枉法的问题线索。如果用党纪国法来追究,没有一个人能逃得掉的。”

    罗子良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说话,皱着眉苦思。

    孟恩龙在一边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又不好出声打断领导的思绪,也只能眼巴巴地等着。

    没过多久,罗子良回过神来,对他说,“收集举报线索的事情继续做,但要严格保密,那些材料你要保护好,千万不能丢失。”

    孟恩龙一怔,问道,“今天省纪委的人不是要来么?我把收集到的材料交给他们就是。”

    罗子良摇头,“不,等一会我就给岳书记打电话,让他暂时不要安排人过来了,调查的事情先搁一搁。”

    孟恩龙很不解,“为什么呀?”

    罗子良苦笑道,“你也看到了,这个盘江矿业基本上烂透了,一旦进入调查程序,可能会造成人心惶惶,更糟糕的是,还有可能就会陷入瘫涣状态,到时怎么办?这么大的大树轰然倒下,咱们扶不起来呀。”

    孟恩龙点了点头,“说得也是,那怎么办呀?”

    罗子良凝重地说,“不能操之过急,慢慢自下而上地进行置换……”

    罗子良的身体今非昔比,他一个电话打过去,就把事情压了下来。

    盘江矿业宋勇亮跳楼身亡的事情,市公安局经过调查以后,排除了他杀,在官方的通报中,也是以抑郁症来定性的,只口不提什么畏罪自杀的事情。

    不但如此,罗子良还亲自参加了葬礼,神色沉痛地慰问了宋勇亮的家人,并以省委的名义献了花圈,可说是给足了面子。

    两天后,省组织部下文,调盘江矿业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进省城,担任省国资委副主任一职。并宣布总工程师杨兴华代理总经理职务,主持集团公司的日常工作。

    随后,盘江矿业下面的二级子公司,工厂、直属单位的负责人逐一被免职,重新向全社会公开招聘!

    按照罗子良的设想,这些生产经营单位的经理和厂长全部实行聘任制,不再保留行政编制,谁有本事就上,任人唯贤。当然了,国企嘛,必须姓国,在每个单位里面还保留着组织关系,这些专职书记们只负责监督,不干涉具体决策。

    一场国企深层次改革的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与此同时,盘江矿业集团公司的领导层先后调离盘江,到各地任职去了。

    其中,专职副书记廖永晖调到省扶贫办任副主任;

    纪委书记谭克明调到西州市人大任副主任;

    副总经理朱泉调到永泰市任副市长;

    总会计师龙月芳调到审计厅任副厅长;

    ……

    相对应的,盘江矿业集团公司的领导班子也进行了补充,其中,审计厅的总审计师郑伦调到盘江矿业集团公司任总会计师;福台市副市长娄义恢调到盘江矿业集团公司任董事长兼第一书记。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人都是罗子良曾经的手下。

    盘江矿业的整顿是一个大工程,涉及到省组织部、省人事厅、省纪委、省国资委等等大部门,都是罗子良在统一协调。

    一个月后,罗子良才回到省城。

    在省委办公楼,省纪委书记岳学智对他说,“我的罗书记呀,你真是大手笔,一下子把盘江矿业的整个领导层都搬开了,欧阳部长刚才还跟我叫苦呢,调动那么多人员,整个组织部都忙得不可开交了。”

    “岳书记,欧阳部长忙完,就该到您忙了。我把那些人从位置上赶了出来,就该您老的法眼仔细看看他们的屁股夹的是什么屎了。”罗子良对这些省领导还是很尊重的,说话都带敬词。

    “你呀,说得那么恶心,别那么粗俗行不行?他们做的事情真的那么不堪么?”岳学智笑骂道。

    “岳书记有所不知,这些国企领导们,就像蝗虫一样可恨,把国家的财产当成了自己家的银行,予取予夺,实在可恨呐。”罗子良摇头叹息道。

    “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就是个做纪检工作的料,不过,你闹的动静通常很大,恨不得一下把事情干完,让人受不了呀,慢慢来行不行?就像一名医生一样,该用药的时候也要用药,但一个病人好了,功劳可不全在药上,还有他自身的低抗力和免疫力。”岳学智笑了笑。

    “岳书记,您这话说得太深刻,我有些不理解。”罗子良说道。

    “你还能不了解?我的意思嘛,就是遇到这种事情淡然一点,不要上火,不要气愤,我看你呀,这段时间都瘦了一大圈,多不值呀,笑呵呵的就把事情办了,多好?”岳学智意味深长地说。

    罗子良一怔,随后点了点头,“也许您说得对。”

    “那就听我的,回家休息两天,调整一下心态,我可不想看到你皱着眉头的样子。”岳学智关心地说。

    “是啊,我也该回家看看了。”罗子良拍着额头自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