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毒宠高冷腹黑王 > 第204章 孩子气

第204章 孩子气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北难得看到叶瑾这般孩子气的时候,原来,她耍起脾气来,这般可爱!

    “哈哈……”夜北笑了起来,“你都不肯叫长安侯一声父亲,可见你对你那个父亲,是成见很深啊!”

    “是啊!我就是不待见他!”叶瑾嘟着小嘴,“我受的那般苦,他都不知道!他哪里是个好父亲?我自然不肯叫他的!”

    “其实你怕是冤枉了长安侯。”夜北收敛起笑意来,“当初长安侯娶李氏,乃是皇后做的媒,陛下赐的婚。听闻李氏当年模样还是不错的,在京中也甚有贤惠之名,虽然是个庶出的,但也是皇后的侄女,况且,皇后家没有嫡出的适龄女子,所以正当妙龄的李氏来给你父亲做续弦,也并不委屈了你父亲。”

    “你倒是知道得清楚。”叶瑾赌气转过身去,不想听夜北为父亲说好话。

    “天子赐婚,不娶也得娶。”夜北道,“何况是一门门当户对的婚姻……而且,据我所知……当初你父亲是不答应这门亲事的,亲自进宫面见了陛下,后来却答应了。”

    “你这意思,这里面还有点门道?”叶瑾挑眉,下意识的朝着夜北的方向看去,虽然连个模糊的影子也没看到。

    “对。”夜北点点头,“当初陛下跟你父亲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叶瑾也有点好奇了,不禁问道。

    “陛下提到了你我的婚事。”夜北没有具体说,却让叶瑾瞬间明白了,大概苍睿帝是拿自己的婚事要挟了一下父亲吧?

    难道……长安侯是为了自己才答应了续弦?

    “所以,不要怪你父亲了。”夜北轻轻摸了摸叶瑾的脸颊,叶瑾发现,自己眼睛看不到了,这货还是趁人之危了,动不动,就跟自己动手动脚的。

    “我不怪他。”叶瑾躲了躲夜北的手,“我干嘛怪他?”

    该怪他的人,是那个死去的叶瑾。

    “对了,刚才你想问的那个问题,想不想知道答案?”夜北轻笑了一声,还是轻而易举的摸到了叶瑾的脸颊。

    “不想。”叶瑾捂着耳朵,“谁要听?男人都是一样的!”

    “我只要一个妻子。”夜北凑到叶瑾的耳边道,“我夜北这一生只娶一人,那就是叶瑾。”

    叶瑾心头一颤,抬起头来,大大的眼框里面已经布满了水雾。

    好丢人……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能跟小丫头一般,动不动就感动得不行,动不动就被男人的花言巧语给迷惑了呢?

    可是,这花言巧语……真的好好听啊!

    “你……说的可是真的?”叶瑾的手,从耳朵上拿来,朝着夜北的方向摸索着。

    夜北主动将自己的脸颊贴到了叶瑾的手心中,“我发誓好吗?我给你发誓!我若是有半句谎言,就让我……”

    夜北没有说完,便被叶瑾的手给堵住了嘴巴,“不要说了,我相信你!”

    以往叶瑾都觉得,这电视剧小说里面或许会这样写,每当男主角要发誓的时候,都会被女主角给阻止。这样的桥段也太过搞笑了,反正发誓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为什么不让他说完?要是每一个违背誓言的人,都会被天打雷劈啥的,雷公电母得累得吐血吧?多少坏人发了一万个誓,还活得有滋有味的呢!

    可如今,她却真的很有感触。要是喜欢一个人,就算是誓言,也是舍不得他发的啊!

    “饿了吗?小瑾,我给你更衣,带你出去吃点东西,好吗?”夜北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给我更衣?!”叶瑾手一颤,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穿着“睡衣”来着,从昨晚到现在,夜北一直跟自己搂搂抱抱,简直就是吃光了豆腐啊!

    “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福气让本王亲自服侍的啊!”夜北故意说道,“你害怕本王服侍的不好吗?”

    “额……”叶瑾讪讪的笑了笑,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夜北勾了勾嘴角,这傻丫头,这个时候才想起要整理下衣服,该看见的早就被看见了好吗?不过,本王是正人君子,不该看的,是一点都没看呢!

    “来,小瑾,我扶你下床。”夜北扶着叶瑾的手,带着叶瑾下了床,“我说过给你做眼睛的,你看不到的时候,就由我亲自服侍你。”

    “嗯……”叶瑾轻声的应了一声,有夜北扶着,她的确感觉到很踏实,“那就得劳烦殿下了。”

    “你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叫我的名字吗?”夜北拿来叶瑾的衣服,笨拙的给她往身上套。

    他的确是不大会侍候人,给叶瑾套好衣服,折腾了很久,才算是给叶瑾将衣服穿好。

    “慢慢跟我走。”夜北对叶瑾道,“我不会让你摔到。”

    “嗯。”叶瑾点点头,放心大胆的往前走,两人走出卧房,外面自然是有人伺候着,草儿看到夜北牵着叶瑾的手走出来,笑得看不见眉眼。

    昨晚王爷留宿榭芳苑,北王府中早已经是人尽皆知了,众人都侯在榭芳苑外面,等待着讨赏钱呢。王爷和王妃主子,终于是圆房了!

    现在看到夜北和叶瑾手牵着手从房间里面出来,两人的关系简直是蜜里调油啊!看来,这赏钱是跑不掉了!

    “大小姐,您……还好吧?”草儿很隐晦的关心了一下叶瑾,毕竟这事儿吧,也不太好明着说。作为一个资深小丫鬟,草儿对那方面自认为知道的得比叶瑾多!比如,女子第一次圆房,会很疼,甚至第二天连床都下不了。所以,当她看到叶瑾好端端的跟着夜北走出来,自然是给夜北点了个赞,咱们王爷就是体贴人。

    “我?……”叶瑾朝着草儿的方向转了一下头,目光却没能准确的落到草儿的脸上,她笑了笑,“我很好。”

    夜北沉声吩咐道,“将早膳端上来,本王要和王妃一起用早膳。”

    “是!”众人欢喜着出去,一大桌子早膳便摆上来了。

    “你们都退下吧。”夜北挥了挥手。

    草儿有些不明所以,坚持道,“殿下,还是让奴婢伺候你们用膳吧!”

    “本王知道照顾你家主子用膳。”夜北淡淡的说道,然后拿起勺子,盛了一碗粥,用小勺子舀了一勺,亲自递到叶瑾的嘴边,“张嘴。”

    叶瑾老老实实的张开嘴巴,将那一小勺饭给吃了下去。

    周围一圈人惊掉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