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毒宠高冷腹黑王 > 第789章 叶玲的诅咒

第789章 叶玲的诅咒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你们自己送到我的手上来了,那么我也不能辜负你们的一番美意。夜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要闯进来。这样就怪不得我把你一起给杀了!”

    说完叶玲迅速的飞身而起,她的速度非常的快,眨眼间就落在了夜北的眼前,她手中的黑雾再次在手掌心氤氲而生,朝着夜北打了过去。

    这次的距离非常的近,而且速度很快,眼见着夜北站在那里避无可避。叶瑾下意识地就拽住了夜北的胳膊,想要替夜北挡住这波攻击。

    没想到夜北却直接将她带入怀中,就在叶瑾诧异地抬头的瞬间,她见到夜北给了她一个淡淡地微笑。那笑意很浅,却看的人极为安心,叶瑾明白,夜北这是告诉自己,他有办法来对付叶玲。

    下一秒夜北身上的黑袍之中就散出金黄色的光芒来,那些散落的光芒顿时化作亮晶晶的晶体与那团黑雾里散出来的利刃相撞,两者迅速抵消在空中。

    叶玲的眼神里满是诧异,没想到夜北竟然可以化解掉她的攻击,“怎么会,这,这不可能。你怎么能化解掉我的黑雾冰晶。这不可能!”她的神情里满是不相信,她不相信夜北可以做到。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叶玲,你大约是忘了,妃樱已经败了,叶瑾已经重新夺回自己的身体了。你的庇护主妃樱在也不能保护你,你现在的灵力正在失去效应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不可能,主人怎么可能会失败,她说过的,即便她失败了,她也会把叶瑾送到我的面前来,让我亲手结果了她。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叶玲说着像是失去了理智,疯了一样的看着夜北,她的神情里满是不信,防备,还有恨意。

    叶瑾从夜北的怀中出来,她听懂了夜北的话中的意思,妃樱之前在她身上中的蛊,应该已经被夜北发现了,所以他现在才能抵挡住叶玲的攻击。

    “小玲,你放手吧,我会送你安息的,转世投胎,来世做个好人。”

    “好人?呵呵,叶瑾你以为你是圣母吗?全天下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要按照你的意愿来活吗?我告诉你,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不会死,也不会失败的。”

    叶玲说着神情变的冷酷起来,她的眸光冷冷地看向叶瑾:“就算是我要死在这里,那我也要拉个垫背的,让你陪着我一起死!”说完她迅速地挪动身体朝着叶瑾的方向攻击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夜北第一次截住了她的攻击的原因,所以这次她的黑雾冰晶很明显的弱化很多,即便她已经使出了全力,可是叶瑾这次却轻易的躲开了她的攻击。

    叶玲不可置信的看向叶瑾:“这不可能,怎么会——”她说着看向夜北,眼神冷冽:“不对,一定是你刚刚对她说了什么,对不对,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你忘记了,虽然这里是梦魇之中,但是你们都在小瑾的神识里。而这里是她留给她的妹妹叶玲的最后一片宁静之地,你是她心中的念想和最后的温情,所以才能利用这里的一切,成为梦魇的强者。但是你也别忘了,她才是这里的主宰。梦魇怎么可能杀了让它形成这一切的主宰呢?”

    夜北的解释如一壶冷水直接洒在了叶玲的头顶之上,她被浇的心透凉透凉的,嘴里只是在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就在此时,夜北的眼神锐利地看向一边的叶瑾,他的眼神明显在给她什么提示。

    下一秒,距离叶玲最近的叶瑾手中飞出两根银针来,银针在空中银光一闪,速度很快很快,瞬间穿透着叶玲的两只眼睛而过——

    “啊,我的眼睛,眼睛,我的眼睛…”

    那两根银针很准确地刺穿了叶玲的眼睛,那双冷幽的眼睛下方顿时流出黑色的液体来,她痛苦的捂住自己的眼睛,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她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她很痛苦,也好恨——

    “小玲,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弃吧!”

    叶瑾看向叶玲,轻声说道。

    叶玲却突然冷笑起来:“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弃恨你吗?叶瑾,你跟我本就是叶花生两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即便我放过了你,妃樱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何必如此执着?”

    “执着?如果你恨一个人到极致就不会这样说了。”叶玲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眼睛痛意不断的来袭,妃樱说过如果伤了她的原本,那么她将像是个在也无法拼凑起来的傀儡娃娃,只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从身到魂识,一无所有。

    不过现在活着还是死去无所谓了,与其无望的活着,还不如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不在活在这个世上。

    她的眼睛下面都是黑色的液体,随着那黑色的液体滑落下来,她周身的黑袍像是泄气的球一样,逐渐消散——

    “小玲。”

    叶瑾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过去,扶住叶玲,却被夜北拽住了胳膊,他看着她,摇了摇头。

    “叶瑾,我恨你,无论我活着还是死去,我都会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所爱,到死都不得善终,哈哈哈,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来。”

    说完叶玲的身体就彻底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分离开来。

    这一次,她是真的连残留的魂魄都消散了个干净。

    叶瑾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不是个彻底无情的人,否则此刻怎么会觉得有点难过呢?而心底里为叶玲所残留的神识才会滋生这么一个地方。

    夜北知道她此刻内心里的波澜,搂着她拉入怀中:“别难过,不值得。”

    是不值得,可她是她的妹妹,上辈子唯一的亲人。

    叶玲死了,梦魇也就彻底消失。叶瑾从梦中醒来,夜北就在她的身边,并未消失。她的眼睛里是一闪而过的惊喜,转瞬掩藏起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叶玲只是我神识中滋生的一缕执念,后由妃樱将她的灵识注入到我的神识之中,形成梦魇。”

    “我是从外面进来的,所以现在是你的梦境,是真是假,你才是最清楚的人不是吗?”

    夜北从地上站起来,他的神情依旧冷清,看似不在意叶瑾对他的怀疑,可是言行举止间却颇有自己的骄傲和气度在。

    “小瑾,小瑾,我竟然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