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后人 > 004 那还剩什么

004 那还剩什么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艾东是个有耐心的人,但现在真的没空哄孩子了。

    他推开江若沫,双手按着她的肩膀道:“叔叔要开车出去想办法,你先回家等等好不好?”

    江若沫使劲摇头:“我……怕……害怕……”

    “我也怕,但我现在必须想办法,不能陪你。”艾东咬牙起身,拉着江若沫走向单元门,“你先去我家,也许艾茵会突然回来呢。”

    江若沫一路哭着被拉到了电梯间。

    艾东按下了向上的按钮,轻轻推了下江若沫:“206,你认识的,门开着。”

    江若沫拼命摇着头,双脚使劲往后蹭,艾东推一下,她就退两步。

    艾东不忍心再使劲了,擦了把汗俯身问道:“你跟我一起坐车出去?”

    江若沫红着眼睛抽嗤着连点着头。

    艾东没再多说,领着江若沫下了地库,一路走到最角落的车位,在黑色老JEEP和白色普通款宝马之间犹豫片刻后,打开了吉普的车门。

    江若沫没有多问,自己打开车门坐上副驾,扣上了安全带,之后双手捂着嘴,尽力克制着抽泣的声音。

    车子启动的时候比平常猛了许多,吓得江若沫抓住了车窗上方的扶手,她又连忙收回了一只手捂住嘴,怕哭声吵到艾东,怕再被丢下。

    艾东将所有车窗都打开后,左肘支在窗框,半攥着拳托在嘴前,单臂控着方向盘。

    随着一阵冷风灌进车厢,他也彻底冷静了。

    库内的车停得很满,正常来说,工作日应该至少开走了三分之一才对。

    结合停在一楼的电梯,空无一人的快递站,人们的“消失”应该出现在深夜,艾茵入眠之后,天亮之前。

    但并非所有人都消失了。

    至少自己,赵长德和江若沫没消失。

    中年小说作者,老快递员,六年级的女学生,这三者有什么共同点?

    完全没头绪。

    顺着上坡驶出地库,这个清晨艳阳高照。

    出入口没有保安,真识路上也没有一辆车。

    没有行人,没有早点摊,没有公交,只有红绿灯依旧闪烁。

    八点半的蓟京市,从未如此安静。

    这样的路况,让艾东的心情略微松弛,唯有闯红灯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不到四分钟,车子已经停在了真识路派出所的院子前。

    如赵长德所说,铁栅栏门是关着的。

    艾东下车扒着栅栏喊了几嗓子。

    不出所料,无人应答。

    他杵在原地叹了口气,左右望去,哪怕有一个来报案的路人也好啊。

    江若沫也下了车,虽然已经不哭了,但双眼还是肿着的,她有些害怕地走到艾东近前,想揪他的胳膊,又缩了回来,只好低着头道,“艾叔叔,你嗓子都哑了。”

    “嗯。”

    听到这个平淡的回答,江若沫的头微扬了一些:“我去给你买水。”

    “一起去吧。”艾东望向了不远处的24小时便利店,“我猜,不用买。”

    便利店的门开着,灯亮着,空调也在运转,只是里面没有人,而且很冷。

    再里面一些,饮料柜的门敞着,半筐精酿啤酒挡在柜门前,一罐啤酒横在地上,旁边是一个手机,屏幕朝下。

    按照常理推断,店员应该是在上货的过程中,突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然而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收银台也完好无损。

    结合之前的所见所闻,这个人是直接消失的。

    这也与艾茵的状况相吻合。

    虽然无法解释,但艾东只能接受这个推断。

    他掏出女儿的手机,拍下现场照片记录情况。

    江若沫看到粉色兔耳朵手机套,脸上冒出了一丝惊喜:“茵茵选的这个?”

    “怎么了?”艾东拎着兔耳朵道。

    江若沫走过去,轻抚着手机套,像是在抚着艾茵的头发:“我想要和她凑一对小兔子手机套,她成心气我,说要选猫咪的,到头来她选的还是小粉兔子,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买那只黑兔子了。”

    “哦。”艾东此时实在无心聊这些,只是随手从冰柜里拿了两瓶运动饮料,“想要什么自己拿吧。”

    江若沫犹豫了一下,仰头问道:“艾叔叔,这算偷么?”

    “这种时候,无所谓了。”艾东又顺手抓起了一块三明治,“早饭也拿一下,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

    江若沫走到满是新鲜速食的敞开式冰柜前,握着双拳,瞪着速食凉皮,伸出右手,又缩了回去,反复了几次这个动作。

    “尽量快点。”另一边,艾东已经推起了购物车,把更多的水和食物咣当咣当撸进去。

    江若沫瞪着艾东张圆了嘴:“艾叔叔占起小便宜可真不手软。”

    艾东面无表情地继续着搜刮:“我现在真的没心情解释每个行为。”

    “对不起……”

    “不用道歉。”

    艾东的搜刮的行为也鼓励了江若沫,痛下决心后,她猛地抓起凉皮,跑到艾东旁边扔进了购物车,好像搞了什么大事一样,捂着胸脯问道:“是在偷吧?这个肯定算偷了吧?”

    艾东在她脸上看到了一种兴奋。

    “你,这个……这么激动做什么?”

    “干坏事啊!”江若沫晃着两只颤颤的小拳头,“茵茵总带我干坏事,我最喜欢和她一起……”

    她话说一半,赶紧捂嘴:“没有没有,我们总是一起学习。”

    看着她的怂样,艾东终是笑了:“你们呐……唉,你们家管的是太严了。”

    江若沫看艾东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可老师说,是您家管的太松了。”

    “要不你俩好呢。”艾东随手抽了包黑色的皮筋塞了过去,“扎好辫子,上车吃饭。”

    老吉普车上,艾东嚼着三明治,再次回归了沉默的状态,江若沫简单扎了个马尾后,也只是吃自己的凉皮,并没有再打扰他。

    快吃完的时候,江若沫终于憋不住吐出舌头使劲呼扇起来:“原来凉皮这么辣的么。”

    艾东也从思绪中抽离出来,拧开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第一次吃?”

    江若沫抱着瓶子,很费力才咽了一大口下去,随后继续吐舌头呼扇手:“家里……不让我吃凉的、甜的、辣的……还有垃圾食品。”

    “那还剩什么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