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后人 > 067 选择的力量

067 选择的力量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大院后,车队停在了三公里外的停车场暂时隐蔽。

    在艾东的黑吉普上,四名成人和吴羽伦一起观看了这段视频。

    他们的情绪从怜悯到悲愤,直至被彻底引爆。

    视频看了两遍,之后又用了很久时间才冷静下来。

    如果周立韬所言非虚,那么“手机信号”消失论也就完全站得住脚了。

    有人制造了某种可以让人消失的信号,以智能手机作为终端放大器进行传播,并且将更大功率的放大器暗中布置到重要机关和部队。

    老人和儿童因其生理上的弱势,即便是空气中没有经过放大的特殊信号也无法抵抗。

    除此之外,极少数人在这个过程中手机熔毁,化为另一种存在。

    这就是消失事件已知的全部。

    至于飞机和轮船,暂时还存在疑点,但并不影响信号论的整体基础。

    良久的沉默过后,程文月捂着心口舒了好几口气才说道:“我知道这么说有点残忍,但我还是要提醒大家……”

    “这家伙可能是骗子。”吴羽伦摆弄着手机反复观看着视频细节,“重点在最后一段,他编了一个故事让我们认为消失的关键线索在罪犯手上,吸引我们去救他的妻女。”

    “你妈的……”吕晋难以理解地看着二人,“人家都这样了……而且人家开头就说了,不要怀疑他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可他依然有挂念,需要别人去了结。”程文月咬着嘴唇嘟囔道,“其实……有关他和他老板的事情,我完全相信,但他说更多的信息在包里,在罪犯身上,这段我认为动机非常不纯。”

    “同感。”吴羽伦点头道,“感觉是在说别的事情,突然想起来这里可以偷偷撒个谎利用我们。”

    “不,这次我觉得是真的。”谷语一反常态地坚决发言,“最后阶段,他的神智根本就已经不清了,感觉是在用灵魂说话……那种表情和神态,不可能说谎。”

    “我就说么,我跟谷老师是一类人。”吕晋急切地望向艾东,“今天下午那三个罪犯就要溜了,别他妈磨叽了。”

    “帅哥你冷静一下。”程文月抬手道,“我们需要集思广益,毕竟对方是三个全副武装的歹徒。”

    “不行,这次不是帅不帅的问题。”吕晋坚决摇头,并且避开了程文月的眼神,“顺便……不好意思,你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啊……”程文月的内心瞬间崩塌。

    守了29年。

    被这种家伙发卡了?

    这种崩溃的时候,还是艾东的手掌拍在了她的肩上,重新让她稳住。

    “那个公文包,有自然好,没有也要去。”艾东轻抚着腰上的枪套,“他们现在是三个人,有很多武器,如果现在不出手,将来会是上百个人,有很多武器。我们既需要武器,又需要消灭他们,这是唯一的机会。”

    “这个立场我也同意。”吴羽伦低头摆弄起手机地图,“一旦那些武器落到罪犯集团手中,不仅是我们,所有人都会完蛋,整个蓟京都会完蛋。而且这次赌博的收益会非常大,基于我们与罪犯三人组的信息差,我们的胜算高很多。”

    “的确,如果什么都不做,反而会将未来的风险提升到无限高。”程文月叹了口气,抬了抬眼镜说道,“虽然你们已经统一立场了,但我还是要表达其它选择——罪犯们的数量不会超过300人,最多也只能支配这个城市。因此,从存活角度考虑,我们应该立即离开蓟京,逃到很远的乡村。”

    “你搞错了程文月。”艾东缓缓转过头,直视着程文月,“我最初也是像你这样做选择的,错了,彻底错了,我们错误的原因是相同的——以为存在绝对安全的选择。”

    “……”程文月咽了口唾沫说道,“当然不是绝对安全,是相对安全,总比去和三个持枪歹徒搏杀安全。”

    “不存在的,相对安全也不存在的。”艾东指向上空,“现在的世界,一切未知皆是危险,很远的乡村也未必安全,曾经的好人也未必不会变坏,路上破笼的罪犯和莫名的怪物不一定会少,如果搏杀是赌,那逃亡同样也是赌,而且是未知的赌,每一天都在赌,赢了多活一天,输了死。我们一路赌过来,活到现在,不是因为我们更杰出,仅仅是因为运气好罢了。而你活到现在,仅仅是因为我们强罢了。”

    他说着拍了拍陷入回忆的吕晋:“吕晋的刀,谷语的枪,我的体液,拼命搏杀的孩子们,在气球的包围下拯救你的,不是安全的选择,是力量。用力量杀死危险,是唯一的安全。”

    程文月听得浑身一个哆嗦。

    “与之相对的,一味地规避风险,为了追求绝对安全而逃亡、躲藏,早晚会在未知的赌局中丧命,一个叫赵梦琪的孩子,正是因我这样的选择而死的。”艾东说着看着程文月,像是父亲教育儿子一样说道,“明白了么,我们最终要选择的不是安全,而是力量,要考虑的不是向哪里逃,而是获得力量的风险。”

    艾东强大的气场令程文月无言以对。

    那是历经了无数次选择与生死,在命运的炙烤下破壳而出的决然。

    但此时,艾东又黯然垂目:“有个叫林溪行的男人,他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放弃了安全,去追求力量……只是,他的思维和行动都太快了,当时的我,根本无法理解,他口才又偏偏很烂,完全说不清自己要做的事情。”

    程文月咽着吐沫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吴羽伦叹了口气道:“应该变成气球了。”

    “……”

    吴羽伦靠在了椅背上:“所以说,我们只是运气好罢了,沃乐马的三个歹徒如果换到我们那边的超市,艾叔就是另一个周立韬了。”

    “不会的,有老子在。”吕晋使劲捶了下胸口,压抑着怒气说道,“东哥啊……我知道你有耐心,但说废话……也要看时候吧……”

    吴羽伦摇着头哼笑道,“还没明白么,你东哥在托孤呢。”

    “啊???”

    程文月更是一惊,抓着艾东的肩膀道:“不要搞这么悲壮……虽然我意见不同,但肯定会服从组织安排的,我会跟你们一起去搏杀的!”

    “你是希望。”艾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