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后人 > 072 初生若星耀

072 初生若星耀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处的柜台后,董小磊已经把吴羽伦的胳膊掐出血来,整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不行了,羽伦,一秒钟也不行,我……要上了……”他喘着粗气,掏出小刀。

    “稳住啊。”吴羽伦死压着声音道,“现在暴露,在一层的艾叔会被打死的,必须等一层先出手。”

    “可……总不能这么看着……”董小磊的脑门上爆出的血管剧烈的起伏着,“我他妈的……我他妈的……”

    “那你就别看……”吴羽伦硬是把董小磊的脑袋按在地上,流着眼泪骂道,“必须等一层先出手,就算死人了也要等,给我忍着!”

    “妈的……妈的……”董小磊跪在地上,不敢睁眼,却也挡不住泪水渗出来。

    40米外的窗前,黑布被扯下,露出了女孩无神的双眼。

    她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无声地坐着,像是被抽掉了灵魂。

    老陈蹲在女孩面前,油乎乎地伸出右手:“我要……摘掉你嘴里的东西了……乖乖的,别叫啊,也不是不能叫……别太大声,不然诚哥听到了,不好……”

    话罢,他轻轻揪出了女儿嘴里的布。

    就在这个瞬间,女孩的双眼突然瞪大,像是被什么恶鬼附身一样,向前猛地一扑,一口咬住了老陈的手指。

    “啊!”老陈短促一叫,又立刻忍住,生怕被诚哥听到,只好用膝盖撞向女孩的肚子,“滚你妈的……”

    女孩整个人被撞了起来,凳子也跟着被撞飞,但她依旧死咬着老陈的手指,满眼通红。

    老陈怕再下重手把她打死了,急得扯起了她的头发:“你他妈的……松开……”

    女孩依旧狞目死咬,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一样。

    “立韬……立韬……”厕所里的女人哭喊着嚎叫起来,但她的声音依然很微弱,“快来啊……你女儿……要被打死了……你快来啊……”

    另一边,吴羽伦满脸滚着眼泪,依旧捂着董小磊的耳朵:“快啊……求求你们了……快……”

    ……

    一层,艾东已经感觉到有人接近了,很近。

    还不够……

    演的还不够……

    投入进去,就像推演小说角色的心理一样……

    想象他,体会他,成为他。

    艾东一咬牙,突然回过身,反手就给了谷语一巴掌。

    “吃什么自己拿,还等老子喂?”

    谷语被扇了个愣,脸上的灼热倒不太疼,但那种屈辱却直摧人心,她捂着脸抽泣着从货架上抓来了一包零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撕开,一把一把塞进自己嘴里。

    艾东见状大笑道:“你说说,你这么听话,我是带你回去找东哥呢,还是咱俩浪迹天涯?”

    谷语只是嘎吱嘎吱嚼着零食,不敢言语。

    “说啊!”艾东又是一脚狠踹在谷语腿上。

    谷语被直接踹倒在地,哭着哀求道:“都……都行……听你的……都听你的,别打我了……呜呜……”

    “哭他妈什么哭,起来!”

    “是……”

    艾东笑骂着转了个弯,准备换一排货架继续搜刮。

    可刚转出去,他就见到了一个明晃晃的枪口。

    是步枪。

    持枪者是一个瘦高的马脸寸头,穿着衬衫和仔裤,腰间别着明晃晃的对讲机。

    “举手。”他说道。

    却见艾东惊叫着跳了起来:“诚哥?”

    “嗯?”男人惊道,“你认识我?”

    “我新来的小邓啊,我们屋大哥给我讲过,必须得认识诚哥啊。”艾东满脸兴奋。

    同时,谷语“啊”地尖叫一声,再次瘫倒在地上,抱着艾东的大腿惊恐地蹬着地:“后面……后面……”

    一个矮个子壮汉握着枪笑着走过来:“还真是自己人,你就是前两天新来的那个是吧?”

    话是对艾东说的,他的眼珠子却一直盯着谷语没放。

    “是是是。”艾东连忙掏出一包烟来,“这位大哥怎么称呼,我真不认识。”

    “墩子,呵呵。”墩子放下枪口笑着走过来便要接烟。

    “等等。”诚哥却一直瞄着艾东,“暗号。”

    “九头蛇万岁!”艾东轻松作答的同时,把烟递给墩子,自己也点了一支,挤着眼睛傻笑道,“行了诚哥,自己人。”

    诚哥这才摇了摇头放下枪口:“你们队人呢?”

    “溜了,那俩孙子是老乡,直接就溜了。”艾东吐了口吐沫骂道,“往南去了,估计是回老家。”

    “这种人,走就走吧,东哥不需要。”诚哥放下了枪口笑道,“张志诚,砍了几个欺负我爸的杂种进来的。”

    “邓文,酒驾肇事逃逸。”艾东谄笑道。

    “她呢?”张志诚冲地上吓傻的谷语努了努嘴。

    “路上抓的。”艾东说着踹了脚谷语,“叫诚哥。”

    谷语爬着转过身,跪向张志诚低着头哽咽道:“诚哥……”

    同时,她的手缓缓摸向了右脚腕。

    她低着头,身体微微发颤。

    那不是恐惧,不是紧张,而是激动。

    她能感觉到身体的不安,能感到那屈辱的不甘。

    不一样了,那个瞬间过后,不一样了。

    没有人是理所应当的弱者,没有人能理所应当的被保护。

    弱者只会害同伴牺牲,被保护只会被支配。

    那个瞬间过后。

    那个名为谷语的女儿,死了。

    一个名为谷语的人,活了。

    墩子直瞪瞪地走到谷语身后,看着她跪地的身姿,俯下身子便要上手。“邓儿啊……这妞可真不错……”

    “墩哥别急,我先给你看个好东西。”艾东拉过他的手,打开手机,“都是我录的……可牛逼了……”

    “来来来,先看看……”墩子舔了舔嘴唇凑了过去。

    艾东这便将手机交给墩子,左手搂着他的左肩,右手缓慢地移向后腰。

    “你们俩……哎算了。”张志诚这便放下枪,拿起对讲机看着二人道,“一楼是自己人,老陈你那里怎……”

    他话未说完,艾东的右手忽然猛抽了出来。

    因这一个动作,张志诚整个人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想也不想扔下对讲机,抓向枪柄。

    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跪在地上的女人,突然抬手亮出了一把手枪。

    透过她发丝的缝隙,张志诚看到了一双残忍的眼睛。

    活生生的。

    接着,枪口亮了。

    嘭!

    呲!

    艾东与谷语同时出手,分毫不差。

    刀子划过喉咙的瞬间,子弹出膛!

    赌上生命的终极表演,无声谢幕。

    惊愕的观众并不知道,这场戏的门票。

    是死亡。